导航

痛并快乐着、痛并感动着 —记录从化CH50

不去追溯为何进入的越野坑,许是踩在脚下树叶的咯吱声比较动听,又或是登顶时视线所及的大好风光。



开放报名之前,蔡叔在群里一再强调CH50是如何的虐,让我们慎重,可我还是毫不犹豫报下全程组,虽然嘴上说着大不了被关门。 年后回来基本逢周末都到火凤线签到,直到开跑前一周完成了火雷火后,进入休跑状态。结合最近几周的拉练和自身情况,我把目标完赛时间定在13小时,感谢11帮我做的完赛配速表。

因周四已在广州领取参赛包,周五晚上八点半直接到达从化下榻民宿。夏生订的这个民宿很不错,不但便宜,还有KTV,关键是离起跑点还很近。放下行李后就去附近先填饱肚子,往回走时看着月光下的天堂顶,莫名的心慌,明晚的此刻我会在何处?回到民宿时人已到齐,客厅瞬间热闹起来,K歌、啤酒,这群神兽完全不把明天的比赛放在眼里,半程选手们还在讨论明天的早茶去哪家。

收拾完,检查好明天的装备,尤其是强制装备确保无漏。比赛最怕肠胃不适之类,尤其明天一整天的食物来自于补给站,喇叭牌正露丸也要全程携带。


在一整晚的昏昏沉沉中迎来了晨曦,昨晚的啤酒对认床的老毛病起不到任何作用。7点15分到达起跑点,已聚集了大部分参赛选手,聊天、拍照、热身…

进去就看到了我们3R又帅又能跑还经常撒狗粮的蔡叔和小光,蔡叔去年完赛全程组,今年报了义工,在起终点和cp3架着摄像机恭候。小光老司机带车恭候,哈哈,至于什么车大家心照了。有摄影师在,拍照肯定是必不可少了。此刻,去他的公里数、爬升、下降,拍多点美照才是正道。



每场赛事,都是各地跑友相聚的盛大宴会。继清马后又见到了君哥,还有几位南宁悦跑会大神:糖麦、研仔、秦九、东东、蜻蜓、金峰。虽未曾谋面,赛前在微信群里有所交流,首次见面就像久违的老朋友般。老规矩拍照留影,嗯,有幸蹭了铁三旗的合影。


时间在进入了起跑的倒计时,挑战组和全程组8点起跑,半程组和体验组9点30分开跑,小伙伴们慢悠悠的去吃早餐了。除了小鬼挑战组,我,文峰,夏生是全程组。在一片欢呼声中,选手们快速的向前跑出,所有人都还处于兴奋当中。



CP1月牙湖: 官方距离10公里,累计爬升1036米,下降267米,关门时间10:45分,按照计划我需要在10:30分到达。CP1作为全程最难度最大的一段,一点都不敢放松。起跑3公里的村公路开始转入山路。一路上坡,且大部分为窄小山径,只一人通行,因挑战组和全程组同时起跑,3-4公里路况处于堵塞状态。5公里挑战与全程组分道后赛道人群疏散开,挑战组转老虎头方向,全程组则侧向月牙湖。一路无止境的上坡,部份路段坡度倾斜面60-70度,且路面多为碎石,很多选手开始用杖。途中超过一位大叔,看了看我喘着气说:这段路那么陡可以把杖拿出来省点力,傍边的帅哥说,她不但没用杖,还没喘气。(我:其实是我还不太会用杖)。再往上爬100米左右我也决定用杖,这坡实在太虐了,然鹅,才走10分钟竟然到顶了.....


下到青石梯时,发现右脚轻微足底筋膜炎,以为像往常一样,过不了多久就自动消失,没有把这点小痛放在心上。到达CP1打卡点时是10:00,比计划时间提前半小时。补水补充能量,期间休整停留5分钟,走时看到夏生和文锋,打声招呼后便往CP2方向先走了。

到CP2这段路距离10公里,爬升372下降975,难度算是较低的一段。但在三角髻后的急降开始,之前被我遗忘的足底筋膜炎开始明显,山上的泥土地还好,转到有碎石的村路时下脚不平容易崴脚。期间遇到东东,挑战组还一路带着直播装备,这是要跟上K天王的节奏。好不容易撑到公路,赛道指引义工说还有两公里到打卡点。几百米后跑不动了,机耕路路面太硬每一次右脚下去都标配一次皱眉。

这次不但没在计划时间到达打卡点,还挪用到了前面CP1争取到的时间。 一到CP2就看到在前面机耕超过我的文锋在吃橙子,边吃边说:小谢,这个橙子很甜,我吃了很多...因为等会要上鸡枕山,在补给点吃了很多,之后又跟义工医师沟通如何缓解足底筋膜炎,被告知只能后续多做按摩恢复。


停留大概15分钟就跟文锋一起出发上鸡枕山,因为之前有跟3R的小伙伴们探过路,对于上山的路况还算了解。距离CP3有7公里,爬升825下降799。作为整个赛道最最虐的路段,爬升难度极大,大多路段只能单人通行,且有几处险峻地形需手脚并用。一路都看到不少选手几步一休息的停在路边。文锋因大腿有抽筋现象,上山不敢走太快,而我的足底筋膜炎上山稍微好点,没有做多停留。路上偶遇了君哥和秦九,到分道口时,君哥跟我说爬这段路的配速是30多分/公里。调整好呼吸便往下山方向,已经放弃足底筋膜炎会自动消失的想法,尽量不去在意。下山加速一路超越好些人,结果还是被文锋和几个大神飞速超过,一转眼尾灯都看不到。刚过24公里没多久,在下一个陡坡处便听到蔡叔的声音:慢慢下,下这里不要跑不要用杖,不行就抱树,过了这里前面都是好路。


赶在计划时间前到达打卡点,已是下午两点多。开始出现疲惫状态,这里补给和休息停留了25分。还在吃粉时文锋就准备出发了,喜滋滋地跟我说他现在状态越来越好,真是羡慕死隔壁。文锋刚走夏生也到达,刚好可以约在一起走。前往CP4距离为8公里,爬升628下降281。这段路难度不大,且从黄村园到下溪村的路之前也走过一段,到下溪村后便转到盘山公路上坡。跟夏生半跑半走的竟然也比计划时间争取到了35,心里切喜,心想13小时完赛没问题了。结果后面验证了什么叫乐极生悲...


在CP4看到蜻蜓,这一路上遇到他很多次,都是前后到达CP点。CP4的补给最为丰富,喝了鸡汤吃了豆腐花啃了馒头,每次都是捧腹离开补给点。



开心不过两公里,右腿膝盖后侧开始痛,平路或上坡还好,下坡时膝盖痛到无法弯曲。以为是抽筋,盐丸、能量胶、喷药结果也完全起不到作用。一路只能靠着两支杖,拖着无法弯曲的右腿和足底筋膜炎的左脚,一路向前挪,夏生说看着我的姿势就像是在挪动一个三角支架。尤其是在下天堂顶岔路口前的那段碎石盘山路下脚不稳,几次崴脚和差点摔倒。夏生一直在后面让我不要急,可是真的想快点到CP5,那里有义工医师,我希望那里会有药物帮我缓解这种痛,因为天堂顶还有1200米的急下降等着我。这段路走得很绝望,那种心里着急却又跑不起来无力感,可由此至终,脑海里从未动过退赛这个念头。

CP5 婷婷远远地说终于看到你们,跑过来给我一个拥抱,那一刻真感动到想哭。5分钟后,义工医师告诉我并非是抽筋,而是肌肉拉伤,以后还想跑长距离下肢力量的训练和跑量都需增加。冰敷、拉伸依然没有好转后,婷婷以及义工医师建议我退赛,可以安排车送我回终点。没有犹豫一秒我拒绝了,看了下时间,离关门时间还有四小时,走也会到达的。

CP5没有怎么补给,躺了太久又是晚上,站起来时感觉要失温。这时天已经全黑,拿了半根香蕉就和夏生赶紧离开上天堂顶,问糖麦要不要一起走,她说需要再多休息一会。CP5至终点距离8.5公里,爬升531下降1250。上山的路也不容易,爬升直上500米,边爬边喘气还要注意脚下的石头和树根。远远看着天堂顶,有灯光的地方便是通向终点的路。没有在天黑前到达天堂顶,虽然错过心心念的云海和满山的杜鹃花,但还有一轮明月陪伴和遇上在山顶做指引义工的小伍,第一次在山顶赏月,看着月亮很近很近,又大又圆。




上坡很虐,下坡很痛苦,连续的下降加上头灯不够亮,靠着杖和夏生从后面照亮的灯光一路磕磕绊绊的走。速度比上坡还慢,主动为后面赶上来的选手让道。下到半山树林,坡度更陡,之前依靠的登山杖已成为负担只能收起来,降低身体,慢慢抱树而下,后面看了这段的配速,40多分才一公里。出了山径便是机耕路,这时已是21:30分离终点还有两公里,而夏生被我慢爆了,走得比我辛苦,确保自己能在半小时内到达终点,让夏生先走约好终点见。在快走也超越了两个同行选手后,突然发现前后都没有人,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路两边虫叫声。心里莫明的恐惧,便试着跑起来试图追上前面的选手,也许是恐惧战胜了痛楚,结果发现竟然还能跑,在走了十几公里第一次跑起来,当时想到的是:终于可以是跑向终点而不是走!这一公里超过了很多选手,冲刺时间21:43分58秒,比计划时间慢了44分。没有预期的兴奋感,毕竟负伤的完赛依旧是一场败战。



写下这篇赛记的此刻还在休跑状态,隐隐痛的足底筋膜炎时刻提醒这次败战的一点一滴,可我知道并没有后悔这样的选择。痛并快乐着,痛并感动着!感谢CBN组织的这次赛事,赛道确实很虐,但体验真心不错,无论是补给点、赛道指引方方面面没有可挑出错的地方。也感谢一路上给我鼓励、给我擦药、赠我盐丸的各位跑友和义工。特别是夏生的一路陪伴同行,在下天堂顶的大长坡时心里默问,如果是我一个人,是否会退赛...


从来山水间,化作脚下路!我想,这片山野我还是会再来的!

逆向四峰 ——2018广州CH50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200966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