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震惊!俩三旬直男9小时50公里一路形影不离 是道德的沦丧还是…

温馨提示:本文共4365 字,预计阅读时间 13分钟。原文发于微信公众号“乌托邦的海”

江南100是我参加的第四个越野赛。从21公里、22公里、30公里再到这次的50公里(实际距离45.8公里),每一次的距离都在增加,都在延续着对自己极限在哪里的疑问。从一个跑5公里都会喘成狗,对马拉松想都不敢想的跑渣,到现在居然能撸完将近50km的越野选手,这项运动不仅在改变我的体质,同时也在慢慢改变对自己的认识。

跑前一晚惯例晒装备

到达CP1的合影


壹:十年同船渡 百年同配速

在终点前一百多米的民居,我在拐角处等了又等。距离我下山已经5分钟了,前方终点处的音响声很清晰,而祖福还没有要出现的意思。我内心的小心思开始活动了:要不要自己先冲线呢?

我犹豫的原因是:在CP3出来后不久,我跟他提议,我们俩一起冲线。

祖福跟我是校友,都是福州人,在武汉的南湖畔,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共同度过4年的大学生涯,他学的金融,我主修新闻。因为福州同乡会的篮球队而得识,后来也都在福州工作。但直到2015年福州马拉松我俩才重新熟络起来。

大约2个多月前,江南100开启报名后,我很快报了名。上次一起跑福州五虎山越野的杰哥也在鼓动下报了50公里。有长跑习惯的祖福也被我拖下了坑,那时他刚刚在雨中完成厦马。再加上被强哥动员的蔡慧群,我们居然组了一个4人团队参加这次比赛。

赛前我在小群里分享了一个大神的理论,其中一点是不要刻意组队跑,最好各走各的,否则容易打乱节奏。大家都纷纷称是。我在赛前以为我和祖福两人在越野比赛中的状态可能是分分合合,可能在CP点会相遇,但多数时间各走各的。

第一个大爬坡,首次参加越野赛的祖福令我意外地蹭蹭蹭领先而去。等我爬到一个平台时,发现他居然在等我。这奠定了接下来将近50公里越野,一路都是我们开玩笑说的“野合”的互助局面:上坡和平跑他有优势,他领着我;下坡我有优势,我等着他;我们互享带的补助和物品,一路上都在聊天排解各种负面的情绪和身体的酸痛。

从CP2出来,有一段长长的公路下坡。经过前面5公里的大风路段,我已经冻得够呛了。他看我徒手抓着手杖,估摸是很冷,于是把他带的两个头套都给我,让我包手。这招很有效果,减少了不少的体能消耗。

鲁迅说过,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同配速。我们就这样,一路互相鼓励和支持着,坚持到了终点前。



几乎有一大半的路段都在雾中奔跑

这个大风口待几分钟就会有失温的危险

我们进CP2时热水和泡面刚刚消耗完一波,苦不堪言


贰:除了大风大雨 还有大雾大泥路

又有十几个选手从山上下来,但祖福并没有在其中。他们小跑过我的身边,朝终点奔去。我能感受到他们的喜悦,虐了九个小时,终于可以解脱了。终点设在半山上,此刻天空正飘着小雨丝,视野里一派烟雨江南的味道。

如果是来逛景区的,或许会对当下的美景有感触,有雅兴的还会赋诗一首。可是对于在风里雨里泥里已经奋战9个多小时的我们来说,还是先结束这次比赛更为重要。

早上6点多一些,大风、大雨和低温就给刚从接驳车上下来的我们上了一课:越野,绝不是在山里跑上几十公里那么简单。

尤其是从21公里一直到26公里的CP2这段,结结实实地让我知道失温是种什么感觉。

这路段有经过防火道,赛道很宽敞,部分还在山脊上。是人的通道,同时也是风的通道。爬到八九百米的高度,这时已经没有什么大树可以帮我们挡风了,江南雨季肆虐的大风无情地带走我们的体表温度。

前面爬山的汗水和这一路上的雨水,已经把我的参赛服打湿了。本来还只是湿湿的有点儿不爽,这七八级大风一吹,简直要冻成狗了。我一面绝望地向上爬,一面提醒祖福把袖套拉上,好歹保点温度。难以致信的是,我们一直到了24km处才想起来,要把之前脱掉的皮肤衣披上,简直是被吹傻了。

这时我俩开玩笑说,现在经历的这些,赛前一天的技术分享会,赛事总监农民CPA都已经在台上跟我们说过了,估计会有八级的大风以及不小的雨,他们会有相应的应对措施。目前看来,最大的应对措施就是及时的告知啊。

咬牙挺到了CP2,以为终于可以摆脱寒气,舒舒服服地躲个风。结果到了一看傻眼了:CP2设在开阔处,没有任何可以挡风的地方。我们进的时间非常不好,前一波热水和泡面刚刚用完,后一波还没供到,简直欲哭无泪。祖福蹲守在唯一的电磁炉前,愣是帮我俩守到了两个热包子。想起自己带了肌鲣强还没用,赶紧拿出来跟他一人一袋吃下去。

虽然现场风大,我还是决定按原计划在CP2换衣服。这么下去,我总觉得会受凉太重以致于拉肚子,那就麻烦了。于是祖福和我找了一个边上小屋的背面,勉强挡个风。好死不死,在我咬牙脱衣时,一阵大风刮过,我的五花肉在风中颤抖~

好在出了CP2,大风大雨就离我们而去了。


为避免水泡破裂,中途停下来上水泡贴


叁:这一路的伤和痛 都是越野的勋章

又是七八个选手欢欣鼓舞地从我身边经过,我越来越焦急,终点近在咫尺,我却不能冲线。最后的这一段下坡,虽然难度不能算大。但对于体能下滑的我们,还是很有点小虐的。他不会滑倒受伤了吧?

我又等了十几秒,他还是没有出现,在成绩和队友之间天人交战了几百个回合的我最后决定:回去找他。

重新跑起来,已经歇了将近10分钟的疼痛感又上来了,左膝上方的那块肌肉最疼。

这个伤说起来也搞笑,从CP2出来是大柏油路的长下坡。跑了一段我就觉得有点儿尿急,于是瞅着路边两棵树稍微可以挡点,就跨过护栏。祖福也一起跟来,我俩对着四明山的大美景开心地嘘嘘,他还讲起了“小孩迎风尿三尺,老汉扶墙尿湿裤”的段子。结果此时一阵大风朝我们吹来,还好是尿在中途,还能使劲与风抗衡(男生都懂的),险险没有把自己的裤子弄湿。

解决完生理需求,我一身轻松地准备跨过护栏回到路上。结果太大意了兼体能下降,腿抬太低,左膝盖上方的那块肉与护栏来了一个亲密接触,疼得我嚎了一声。

除了这次意外的伤,长距离容易产生的水泡这次也终于遇上。跑到景区有一尊大大的弥勒佛的地方,我的右脚右后跟处,已经被磨起了一个扁长型的小水泡。还好有水泡贴,找了一片形状合适的小心贴上。重新穿上袜子和鞋子试了一下,只是不会有磨破的风险,疼痛感仍在。内心有点儿小绝望,这还有将近20公里哪!

过了CP2后,我的右侧髂胫束,左小腿迎面骨,两个脚掌的脚趾头,都处在有些痛苦的状态里。右侧髂胫束是老问题了,是这次比赛要防范的头号问题。好在虽然后半程一直处在要爆发的状态,还是很好地控制住了。

左小腿骨和膝盖连接处很疼,赛前也已经有预兆,可能是拉练半马引发的。但脚趾疼没有地方躲,下坡的速度稍快,脚趾头与鞋子一直在挤压状态。前面30公里还算好,后面就难受了,几乎每一脚下坡都要咬牙。好在是越野赛,跑跑停停,忍忍也就过去了。

疼归疼,要装的时候我们可不含糊。贴完水泡贴那会,刚好跑进景区入口处,一大群的游客从坡上下来。我和祖福心照不宣地用很快的速度,表情轻松地超越几个正在走的选手,迎面跑上坡。游客们都好奇地望着我们,不时有传来几声加油,还有一两位美女掏出手机来给我们拍照,大概我们俩会出现在她们的游记里吧。

短短一百米的上坡路一结束,转入无人的土路,我们俩立马卸了劲儿,恢复死狗状态,然后很有默契地相视大笑。


一起撞线的我们

两个三旬老汉开心得像孩子一样


肆:终于等到你 一切都那么完美

重新反向奔跑的我与好几个选手擦身而过,临近终点的他们都一脸疲惫却又十分兴奋。他们以为我在路上丢了东西,准备回去找。

那时的我心里隐隐有各种不太好的想法。是我把祖福带到了这个赛事里,如果他出了点事,我多少是有些责任的,一定要帮他解决问题。我一边想着,一边加速朝山上的方向跑去。

幸运的是,刚刚跑过不到一百米,一个披着灰色皮肤衣的熟悉身影就出现在房子的转角。祖福顺利地从最后一个坡下来了,看到彼此,我们脸上同时绽开胜利的笑容。他在赛后说,最后那坡下得他生不如死,但一到平路就赶紧快跑来追我。

一切的辛苦都有回报。人生第一个50km越野的终点,虽然对于大神们是微不足道的距离,但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天大的荣耀,现在终于就要到了。终点前五十米,我看见错过我三次越野终点的小春风,这次也终于在终点等着给我拍照了。一切都很完美,我有些小激动。

最后二十米,祖福跟我说,我们握着手一起过吧!

他的右手,我的左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我们同时撞线。

9小时13分钟27秒,搞定!

开心的是,我们这次的50公里4人组(都是各自的首个50公里越野)全部顺利完赛!另一个参加110km组别的锋哥虽然遇到麻烦,但也以23小时第18名的佳绩完赛。同一天参加更虐的柴古唐斯50公里的强哥,也擦着关门时间顺利完赛!

可怕的是,在比赛中后程被虐得不要不要的时候,曾经暗下决心再也不搞这么长的越野了。可是刚结束两天,看到自己的完赛证书那一刻,以及其他组别更虐的图时,不安分的心又开始躁动,开始期望下一个更长更虐比赛的开始。

越野这个病,能治吗?怎么治?在线等,挺急的。


顺利完赛的50km四人组及家属

精心设计的奖牌,好大一块

第四张越野赛的证书,沉甸甸


伍:路上的花絮,就像四明山的樱花那么多


1、撩妹失败的大哥

刚出发不久,经过瀑布路段,转入真正的山林道。这时发现路上有一对参赛的男女,男的正在用手机给女的拍照。

参加过好几次比赛,路上总能遇到一些情侣跑者,所以这种情形也算见怪不怪了。而且往往这些选手路上不停地拍照,到最后还是比你跑得快,不服不行。

但这次有点儿不一样,我们跑到他们跟前时,那看上去有40岁的大哥拿着手机跟那女生说加个微信吧,我把照片传给你。那女生不知道是真的着急比赛,还是推脱,说来不及加了,赛后再说吧 ,就甩开大哥绝尘而去。

我看了心里暗暗发笑,这撩妹手段有点儿过于刻意了,再加上大哥长得确实有点儿抱歉,没成功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2、神的世界我们不懂

168公里组和50公里组的路线,最后大约二十公里是重合的。于是在跑到最后12公里,我在一处下坡等祖福时,下坡的身影里出现了一个很像跑者八零的身影。我再定睛一看,确实是他,短发,一身桔黄色的上衣,短裤,只在腰间带了一个小挎包。

我下意识地喊了一嘴:“跑者八零!”本来下一句是“大家赶紧给他围住了,别让他跑了”,但我这一声嚎,这一段下坡的七八个选手全都心领神会地把他架住了。好在八零十分随和,很配合地完成了我们几个热情又幸运的粉丝的合影。就连从来不追星的我,都忍不住上去咔嚓了一张。

合完影,他朝我们一挥手,就腾腾腾地继续下坡了,一会儿就消失在转角处。最后听说他的成绩是第4名,相当牛逼啊。


3、莫名其妙的一次被超越

在接近CP3时,有一段爬坡路段。路很窄,基本上只容一人通过,这一段大概用时十来分钟左右。爬到平路,看到前面一个穿绿色背心的大哥,我和祖福都大惊失色。这大哥在刚上坡时被我们超越,而我俩也完全没有在路上被他超过的记忆。

他是怎么跑到我们前面的?这个问题成了我俩一直到赛后也没弄清楚的疑问。我们讨论了很久,最后觉得可能性最高的,还是他抄了近道。那段路一直是上上下下,而景区本身有一条水泥盘山道,相对距离较短。

不过我们也没有证据,只能是猜测,也许人家真的神不知鬼不觉地超越了我们呢?


4、被村里大姐搭讪的祖福

跑到一个村落的时候,我停下来整理蹦到右鞋里的小石子。祖福在村里的水泥路上叉着腰等我。

估摸是看着好奇,村里一位年纪大约50许的大姐上来跟祖福搭讪。在她的眼里,并不是很能理解我们这群人,大部分都在城市里生活,干嘛没事跑到山里去虐自己。

大姐问祖福哪里来的,他回答说从西岙跑过来的。她说她就是从西岙搬上来的,然后又问要跑到哪里去,祖福说他也不知道。她说刚刚还有人跑过去了,祖福说我们跑得慢啊,然后大姐就说,嗨,什么跑得快不快的,都一样。

真会安慰人~


5、尴尬的UD背包

这次为了备战江南100的50公里,特意上网买了一个UD的AK3.0背包。

买这款的主要考虑是装载量,之前用的CAMELBAK背包,应付大罗山的30公里还勉强够,但50公里要带的皮肤衣+备用赛服+各种补给+手机,明显就不够用了。

不过在使用过程中也发现UD这款包的缺陷。一是大屏手机(如我用的iPhone 6s Plus)只能放到右侧的第二个口袋,拿的时候手要往后伸很多,而且弯曲角度很别扭,特别不方便。杰哥跟我用的同款背包,结果就在一次拍照后没放好,把手机给丢了(幸好被志愿者捡到,赛后送回)。

另外,与背部直接接触的是一层网状口袋,这个从排汗角度可以理解 。不能理解的就是再往里一层还是网状口袋,从口袋大小考虑放衣服最合适,但放了就等于整个比赛过程中会不停吸汗,很是尴尬。

6、路上的竹笋 扛一颗到终点吧

组委会挑选这个时间进行比赛,其中很重要的一个考虑就是这时节的四明山,樱花正在盛开季。所有组别的选手,都会经过樱花园。那段路简直就是《桃花源记》中“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樱花版。跑起来心旷神怡,无比享受。

跑一路看一路,山上的树,明显是有人工干预的痕迹存在,才有这绝佳的红色和绿色相间的层次感。如果能把无人机带来航拍,想必也是绝美的画面吧。

当然,最让我心动的,还是路上经过几个竹林路段时,路边冒出的笋。在江南100的赛事宣传照片中,就有一张赛事总监农民CPA扛着一颗超大的笋行进在村道上的画面。路边有一些笋,是当地居民已经挖出来放在路边准备运下山的,有一些还长在土里,满山满野都是。

结果在赛后的终点照里,我们看到真的有一位女选手完成了我们的梦想:抱着一颗大竹笋开心地撞线。

路边的竹笋,落英缤纷的樱花林,红绿相间的树林,沿途路过的村落建筑,以及利落的赛道本身,江南100确实是无愧之前推广中所提到的“最美赛道”之称(你们违反广告法了,过来喝茶)。



最后要正式地感谢一下江南100组委会的工作人员,救援队员,以及所有的志愿者们,没有你们的努力,我们不会有这么虐又美好的感受,你们辛苦了!




江南100英里越野大赛 2018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200976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