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风雨磅礴,雾锁括苍,雄关漫道再穿越——柴古括苍百公里完赛小记

柴古唐斯括苍越野赛,我们每年的固定节日,自然不能缺席。今年是我第二次参加柴古括苍百公里,熟门熟路,轻装上阵。虽然天气预报有中雨,也作了些准备,心想还是能够抵御恶劣条件的。

4月14日早晨5:30,老婆开车送我去兴善门广场,路上看见一位外地参赛者在问路,顺便把他接上车,一问,也是百公里组的。到了兴善门,只见彩旗飘扬,音乐震天,穿着五颜六色赛服的各路大神齐聚广场,拍照,热身,现场气氛热烈。天空一直下着小雨,老婆陪着我,静静等候比赛的开始。

6:30,在倒计时的齐声呼喊中,拱门前狼烟四起,现场气氛达到高潮,选手们热血亢奋,在一片加油声中开始艰难历程。与老婆挥别后,我跟着队伍穿过拱门,小跑当作热身,来到长城入口。人多入口窄,堵了几分钟。上了长城,过龙兴寺,望江门,从西门下来,观众夹道呼喊加油。下长城,过望江门大桥,在茅山脚下与50公里组分道,往茅山水库方向跑。这次柴古百公里路线我都熟悉,知道哪里难哪里容易,所以出发时排在队伍最后,前面慢慢跑,合理分配体力。从开始跑了3.5公里平路,就到了第一座小山,茅山水库边上的日山前。一上坡,队伍就明显慢了下来,对于上坡,我是轻松的。我跟着队伍,时不时地超过几个人,很快就到了山顶,开始下坡。这时的下坡,有点出乎意料。以前这里下坡,天晴路干,虽然陡,但可以跑下去。今天不行,一夜的雨,再加上前面走过的人多,路面变得泥泞,队伍又堵车了。我开始以为这次柴古路滑难走只是在这里难走,后面的下坡路会好一点,却不知,这样的泥泞道路一直伴随到终点,没有最难走,只有更难走。道路难走又堵车,时间过得特别快,总算滑下了日山前,跑到CP1龙潭岙村,时间比预想的多了15分钟。

喝过水打了卡,谢过志愿者,冒着小雨往大爬升1100米的面杖山头出发。都是熟悉的路,一个月前的柴古训练营刚爬过。我跟着队伍往上爬,一路上都在超人,超过一个一个小分队。路是泥泞的,好在是上坡,还可以走。9:30,我已站在面杖山头的山顶——桃岩,这时雨已经停了,天空碧蓝如洗,云海缭绕山腰,令人心旷神怡,清风拂面带走燥热,真是身心俱爽。SP1桃岩有水喝,这些水都是志愿者从山下挑上来的,不容易啊,饮水思源,组委会考虑真周到。过了桃岩防火带,开始下面杖山了。以前我下山慢,都被别人超,自从上次柴古训练营后,现在胆子大起来了,下山也跑下去。一路飞奔,也超过不少人。在里岙坑废弃村,和两位民防志愿者打声招呼,这次民防志愿者好样的,都在最艰苦的地方设立联络点,全方位保障赛事顺利进行。过了里岙坑村,下坡路被人踩多了,又陡又滑,速度慢了很多。这次柴古,不滑倒是不可能的,只有早滑与晚滑的区别,滑多与滑少的区别。在边走边滑中,来到后山村,泥路变成石阶路,可以跑起来了。一路跑下来,再加上两公里公路,于10:50到达CP2车口溪村。

CP2车口溪村的特色美食是炒面,我连吃两碗,真好吃,顿时觉得舒服多了,人也不怎么累。休息片刻,灌满水袋就再出发。前方是柴古赛道的最高点,海拔1382米的括苍山主峰——米筛浪。这段赛道爬升1500米左右,8公里长,前2公里极陡,好在今年组委会把去年的赛道倒过来走,让陡下坡变成陡上坡,安全很多。这时比赛队伍已经稀稀拉拉了,人与人之间距离拉开了。上坡路虽然陡,但不滑,喘着气慢慢爬,时间也在掌控之内。偶尔有一段平路,就小跑,有超过别人,也被别人超过。就这样,花费3小时10分钟后,在下午2:10到达CP3筛浪。

进站后,喝了热咖啡,吃了米筛浪美食馄饨,养了养精神,打了卡就向CP4跑马坪进军。这一段路只有4.5公里,基本都是下坡,没什么难度。一路快走,山顶雾很大,就像小雨一样,衣服里外全湿,人在运动中,也不感觉冷。55分钟之后,下午3:20,到达CP4跑马坪。这段路不累,体力精神都很好,也没停留,打了卡,谢过志愿者,就向最难赛道九洞尖出发。

从CP4到海拔1250米的九洞尖,5公里,是一条很好的山路,缓下坡,最后有点上坡,但是在雨天,特别是前面已经过65公里组800多人的踩踏,一切都变了。可以舒心散步的山路变成魔鬼赛道,肥沃的黑土变成泥团,脚踩上去直打滑,人都站不住,又是下坡,每一步都需要仔细看好落脚点,不滑倒就是万幸。就这样慢慢地挪到九洞尖,在山顶见到一位民防志愿者,道了声谢。接下去的路就更难了,从九洞尖下降到三十六口缸垭口,下降300米,山路长800米,这是有多陡啊。以前是往上爬九洞尖,累得直喘气,现在往下滑,不知会摔几跤。这次柴古,我不带登山杖,自己觉得一般下坡已经不需要登山杖了。不带登山杖的好处是,两手更灵活,可以抓着树枝、藤条往下滑。我拉着树枝,踩着路边的草丛走,尽量避开无法站立的路中间。山路已彻底泥泞,光溜溜地像滑梯一样,无论什么防滑的鞋都已失效,人是无法站稳的。眼见几位赛手,索性坐在地上,就像坐滑梯一样滑下山,还说反正是滑下山的,这样滑那快一点。边走边滑,听到坡底有人在打电话,好像是情况严重要封路什么的,走近一看,原来是驻扎在三十六口缸垭口的民防志愿者们。志愿者们告知,因雨大路滑,且溪水猛涨淹没山路,组委会决定百公里组往CP5黄家寮方向道路封道,百公里选手直接向大楼基方向走。听到这消息,心头一阵轻松,因为往CP5黄家寮的道路,特别是伐木累下坡路段,雨天湿滑肯定难走,能避开这段路,人轻松许多。于是整了整行装,向大楼基进发,接下来的都是防火道碎石路,没刚才的路那么滑,只是雨依旧很大,没有一点会停的意思。此时已是下午5:30。防火道都在山脊,风很大,人一旦停止运动,就有可能失温。这一路上,我走得很快,想尽量在天黑之前多赶路,这里离CP6盆化寮还有7公里

天渐渐黑下来,风雨很大,还起了雾。我戴上头灯,一照,发现问题很严重,起雾比风雨还要难办。白色灯光被雾气反射回来,眼前更加白茫茫一片,能见度极低,不足两米。只能看见脚下的路,看不见防火道两边的树,人走到悬崖边也不知道,好在能看见远处的反光标志。仗着对山路的熟悉,我依旧快走,速度也不慢。约晚上7:00时,到了纺车岩下面,驻扎着几位民防志愿者,随风、飞扬等。打过招呼后,随风告诉我,因为天气恶劣,事故多发,为防止出现更大意外,组委会决定终止比赛,所以选手到就近服务点结束比赛。他让我到2公里外的CP6盆化寮结束比赛,并告知他们组委会的决定。谢过随风后,继续前行,这时风雨更加大了,眼睛快睁不开了,心想从没遇到过这样的越野,这越野是不是有点过头了?心里在想,脚下一刻也不停,只为能快点到CP6盆化寮服务点,可以换上备用衣服。终于听到前面传来的音乐声,转过山角见到了灯光,CP6盆化寮服务点到了,此时约晚上7:45。

一进盆化寮服务点,我就问志愿者,收到组委会终止比赛的通知了吗?结果他们都说没有收到。我也没多说,路还是要走下去的,下一站是7公里以外的CP7上白岩。事后证明我的决定是正确的。如果在CP6盆化寮终止比赛,要回临海,车辆要绕道黄岩,有100多公里,耗时3小时以上,况且这里前不着村后不者店,车辆难以安排。CP7上白岩村情况就好多了,服务点大,离临海近,在那里终止比赛会快捷得多。于是,在享用盆化寮的特色美食——馒头公子的肉包子之后,换了衣服打了卡继续赶路。

CP6盆化寮到CP7上白岩,7公里,翻越海拔1000多米的青尖顶。放在平时,没什么难度,但在这风雨交加,重重迷雾的黑夜,天使也会变魔鬼。往上爬青尖顶,没难度,放慢速度就行了。在山顶,又有两名民防志愿者驻扎在这里,为过往选手服务。下青尖顶,难了,下坡又陡又滑,且看不清路面。只能不顾一切地往下滑,不摔倒就是万幸,也知道再滑的路也不过一千米,过去以后就好了。终于下到了泥土公路,都是熟路,一路疾走,后面还跟着好几个人,不能让他们迷路。3公里的疾走,很快就到了CP7上白岩服务点,此时约晚上9:45。一进站,就有志愿者挥舞着小旗,告知比赛终止,请打卡。哦,真的是组委会决定,这决定非常正确。进站后,吃饭,给老婆打电话报平安,发微信红包,在大型取暖器前烘干衣服等。一会儿,服务站安排了面包车,就给我们送回临海。老婆已在终点等着我,感谢她的陪伴。这风高雨急的黑夜,人一停下运动还真觉得冷。领了奖牌、完赛服等,回家洗漱睡觉。好了,第二次参加柴古括苍百公里越野就此完赛。

这次柴古,夜黑山高路滑,风大雨急雾浓。回首赛前,自己准备工作还是充分的,如果不是气候条件恶劣,比赛成绩应该比去年好。既然今年有点遗憾,那就等明年吧。

这次柴古,志愿者服务比去年更周到,更细致,无论是美食,还是其他补给,非常充足美味,还考虑天气恶劣,提供大型取暖器,给雨夜里的选手们带来温暖。

这次柴古,组委会决策果断,应对突发事件和恶劣天气有条不紊,做到以人为本。就好像是老天爷要考验组委会的应急能力一样,实际也证明,组委会应急能力一流。

这次柴古,多了一支保障生力军,他们是临海民防救援队。哪里最危险,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在人迹罕至的青尖顶、纺车岩、三十六口垭口、九洞尖、里岙坑、桃岩等,都有民防志愿者驻扎。他们与CP服务点前后呼应,保障路上每一位选手的安全,他们是赛事的保护神。

对组委会有两点建议。一是在陡下坡处设置下降安全绳,比如九洞尖、青尖顶等处,因为下雨使路面比预想的更糟糕,设置绳索,至少能安全下降。二是比赛日期能否放在比较干燥的秋季,比如10月底,避开多雨的春季。

回味柴古如喝酒,越喝越酣畅。这酒,明年更醇,我们继续喝!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201283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A豹GZY A豹GZY

    10月台风容易来袭哦,宁海100就是个例子

    2018-05-14 17:45:5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