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漫山遍野 回家是真正的终点 ——柴古唐斯50公里赛记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

  很遗憾,这么一个精彩的标题,不是我想的,是跑友CC想出来的。他甚至专门做了一个横幅,在柴古留下了一个金光闪闪牛逼哄哄的冲线视频。CC不仅跑得比我快长得比我帅,被摄影的功力更是领先了好几个光年。所以,本篇赛记中,帅的,都是他的照片。

  说回柴古,转眼已经过去大半个月。当时在括苍山的凄风冷雨中大吃大喝的我,现在正坐在市医院二号楼二十二层二十二床边,一边瞅着无精打采躺在病床上的老婆,一边在手机屏幕上打下这些字。


  


一、括苍风雨欲来的寒意

  很早就觉得这次柴古雨战无疑,13号下午在余姚站以六十秒之差误了临海动车后,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虽然误车跟下雨似乎没什么联系,但当检票口的胖阿姨低眉凝神面无表情地吐出“出门左拐改签”六个字时,我分明在她冷峻的语音中听到了括苍风雨欲来的寒意。

  改签之后回到候车室,一边啃面包一边想如何应付雨战。50KM越野是第三次了,柴古的爬升不算最高,去年宁海100时也遇到了大雨,冲锋衣也带了,问题不大。所以,这次的重点,应该是去领略一下传说中逼格奇高的柴古风貌,瞻仰一下“为人不识老板娘,野遍天下也枉然”的板娘风情。重点的重点,则是细细品尝超五星自助补给大餐。一个人越想越高兴,越啃越带劲,然后,右边脸颊下颌骨居然咬错位了。

  傍晚到达临海,领了参赛包,和CC以及几位网友一起晚饭。对,越野跑就是网友见面会!餐厅是他早已预订好的高逼格的新荣记,一瓶庄主红酒也已醒好。我一边用半边牙费劲地啃着椒盐水蛇段,一边暗自担忧明天的五星自助大餐能否顺利吃完。

  吃完晚饭出来,天空终于飘下了雨丝,愈飘愈密,越下越急。


二、还有八分钟关门

  4月14日晨,兴善门。雨在临出发前两分钟又开始变大!六点半,烟雾弥漫中,大神老司机们呼啸而出。我作为观光吃货客,心中默念着各个CP点的美食菜谱,老老实实跟着人流往前溜。

  起点到CP1的9公里难度不太,爬升不多,雨也不急,安安稳稳到达,喝了两杯可乐,抓了一把小番茄和坚果,继续上路。CP1到CP2只有8公里,又是大下坡,但在大雨之后却出现了泥泞塌方。一处大堵车耽搁了二十分钟,屁降下来仍然摔了两跤,手套也变成了泥套,更麻烦的是眼镜上的水汽不能擦掉。到达CP2,先喝了两碗热乎乎的桂圆汤,左手捏着橙子右手抓着香蕉走到前面,居然有热咖啡,又干了两碗。再端着一碗到边上的小溪,排队洗手套。因为只带了一双手套,接下来的上下坡还要靠它。用力搓了两遍,拧出来还是泥浆,也算是洗过了。从溪边回到补给桌前,正寻思着再喝碗桂圆汤还是热咖啡,一个可爱圆脸志愿者笑吟吟地告诉我“还有八分钟关门了!”一语惊醒梦中人,吓得我抓了一把干果,撒腿就跑。



三、三碗土豆牛肉汤

  泥泞山道上,一边小跑一边紧张地计算下一个CP的关门时间。10公里两个小时,700米的爬升,应该可以。悲哀地发现,计算关门时间这么悲情的事情,在我的跑步经历中还是第一次!看着绵延而上仿佛永无休止的黑泥路,拂一把打在赤裸大腿上的冷雨丝,甩一斤大红鞋上的淤泥,低头继续往上爬。

  如果没有来柴古,我现在应该是陪着可爱的女儿在青少年宫陪读吧,下午到电影院看看期盼已久刚刚上线的《湮灭》,晚上窝在温暖的沙发上继续读那本神道的《刺杀骑士团长》。为什么来?是为了在终点收获那面别人眼中一文不值的奖牌,是为了在朋友圈得到上百个点赞?显然不是。生活不仅有平淡如水的日常,更需要不同凡响的壮阔。而在这山野之上,在自然之中,你总能得到一种平和的力量,能和生活的日常之魅对抗的力量。这和求虐其实没有关系,更像自己和自己的对话,肉体也罢,心灵也罢。你能把自己练的多强,你就能承受多大的冲击。而且只要你肯,这个答案,永无止尽。

  忘了是什么时候到达CP3的,时间应该很充足,因为吃的很饱。重点是吃了三碗土豆牛肉汤,牛肉不卡牙,又不烂到没嚼头,土豆又糯又粉,基本是入口即化。导致我其他吃的什么都忘记了。出站之后精神大振,感觉还能再战50公里,虽然肚子已经撑到走不动。达到了身体在泥里,灵魂在云端的境界。

  CP3到CP4是16公里,组委会在中间贴心地设立了一个简单补给点,水和补给都是志愿者提前肩扛手提爬升1000米往返数十公里运上去的。意外的是,在这里还吃到了浓稠香滑的白粥,白糖榨菜凭君自取。好感动,觉得自己这么差的成绩根本不配吃这么好,一边感慨一边稀里花啦喝了一大碗。强忍住再来一碗的冲动,匆匆出站。



四、把一地鸡毛炖成一碗鸡汤

  补给点出来两公里,转过几个山坳,阵阵寒风打在湿透了的短袖上,顿时牙关打战。忍了一秒钟,觉得还是应该对自己好一些,果断从背包里取出冲锋衣穿上。一旁的短袖大哥露出艳羡的眼神,跟我搭讪:“确实蛮冷。”我心虚地回答:“多亏带了外套。”大哥说自己是山东的,这次来的匆忙,没带啥装备,着急追前面的朋友,补给点也没吃东西,现在肚子饿得慌。我小袋里正好有刚抓来的一袋饼干,顺手便送了他。他很是感激,英雄气短地说自己去年报名后积极备战,准备大干一场的,没料到过年后被流感击中,一躺便废了,沦落为完赛选手。我一拍大腿,惺惺相惜地说我也是妻子女儿全部流感,耽搁了自己成为精英选手。他想了三秒,又摇着头说单位忙得像狗。我眨眨眼睛,拍拍他的肩膀说大哥您赢了,我先走一步,您加油!

        人到中年,大都一地鸡毛。家人需要照顾,事业陷入瓶颈。可除了继续努力向前,还能如何?正如我现在身处大山深处,脚下泥泞湿滑,前途高不可攀,四周风大雨急,雾蔼重重。然而,我知道只要坚持前行,必将到达终点,鲜花拱门之下,英雄一般凯旋。更何况,在向前奔跑之中,总有一些瞬间能够击中心灵,带给我们力量:是80多岁老婆婆在山道边的守候补给,是一个人跨过清澈溪水时的从容,是从枝叶密布的缓坡上快速掠下时的欢喜。这50公里的冷雨寒风,这阻我前路的重重山峰,终将成为回望来路时的难忘回忆。

        时光匆匆,我们能做的,不过是把沿途的一地鸡毛炖成一碗鸡汤。



五、两个不一般的女人

        即将到达CP4之时,远远便听到了阵阵凌厉的鼓声。到得近前一看,是珊瑚和一位女生在击鼓。先直扑补给桌,从头到尾仔细看一遍,选择了热腾腾的糯米饭团。一口咬下,柔糯的米饭里还裹着咸香的榨菜丝,再喝一口滑滑的海带汤,这一路的疲惫和寒冷,竟已去了大半。一个饭团眨眼下肚,说不得,只好再来一个。

        边吃饭团边看珊瑚打鼓。就是这个女人,前年告诉我:“我们迷恋长距离比赛,更多的是迷恋长距离中的痛苦。因为那会是我们普通生活中,不多的伟大时刻。它壮阔且不同反响,让我们有力量,接受和面对更多忙碌又平庸的日子。”我信了,报了宁海100的50公里,淋了一路的雨。去年,她说:“所有参加过柴古的人都说:柴古像家。老板娘的眼泪、唠叨、红烧肉,像自己的妈妈。”我又信了,所以,我在柴古淋雨。

  现在,这个女人,专注而微笑着,气势非凡地击打着一面大鼓。从我听到鼓声到准备出站的二十多分钟里,竟丝毫不停,气势也不减半分。想象这个女人征战330公里的TDG和168公里的UTMB,成为中国越野女性第一人时,应该就是依靠这样的豪气吧!两个饭团下肚,抓了一把坚果,在珊瑚的战鼓声中,默默踏上最后6公里的征程。

  4公里的下坡之后,最后2公里是城区道路。在进城前见到了传说中的补妆点,难看如我,自然就不进去了。最后几百米是穿过临海老街,意外见到了在路边红肿双眼为每位选手加油的老板娘。这个因为恶劣天气紧张到通宵未眠的赛事总监,此刻像一个普通迷妹一般,淋着大雨,张开双臂,高举大拇指,与每一位选手击掌,给每一个需要的选手拥抱。此刻,我又想起了珊瑚的话:柴古,就是一个大家;老板娘就是唠叨的妈妈。揉一揉仍然发酸的右脸颊,向终点的小龙虾冰啤酒和黄金饭大叫一声:“家,我回来啦!”

  赛后,老板娘发了一篇完赛总结,复盘了本次柴古种种不为人知的艰辛努力和感恩之情。一位著名跑者留言,说出了我想说的:“看到第一段,眼眶就湿了,心疼板娘。一直在探究,为什么有人倾尽所有,耗尽心力去办一场赚不了钱的越野比赛。也在庆幸,正是有这么些赛事总监,他们的偏执,他们的热忱,让我们见证一项伟大赛事的诞生并与他共同成长。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我觉得板娘就是造梦师,营造一个恢宏的场景,满足跑者对山野的梦想和拼搏后的荣耀!――CC”



六、明年再见

    在手机屏幕上复制粘贴完CC这段文字时,我已回到宁海大山里的一个小村庄,为几天前去世的一位长辈陪夜送别。小屋里高朋满座,亲切而嘈杂。我一个人躲在角落,安静地在手机上打完最后的文字。

    夜已深,走出室外,寒气逼人。仿佛又回到了括苍的风雨里,见到了老板娘的眼泪。万能青年旅店漫不经心地吟唱“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或许每个囿于昼夜厨房与爱的人,心底都仍有山川湖海吧!

    柴古唐斯,明年再见!



2019 柴古唐斯-括苍越野赛 The Fifth Edition of UTGK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201347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Wilbur Wilbur

    总有些时候想对自己狠一点……

    2018-05-07 21:33:48 回应

  2. 阿呆20170808 阿呆20170808

    虐得越狠,爱得越深

    2018-05-07 22:28:57 回应

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