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F8b65485f1d3c0e5d632e6cd8259b500

5个人1台车,24小时竟然只跑了180公里…

这是一场没有补给的比赛,

这是一段一个人无法完成的一百八十公里,

这是一个日晒与暴雨交织,

疲惫与幸福并存的24小时。


“接力赛之母”Hood to Coast 人车接力赛,

起源于美国,是世界上最长的接力赛。

去年引入中国,6月30日在崇礼举办第二届。

今年的开幕式上美国HTC负责人也说:

崇礼的“越山向海”是难度最大的。

这场180公里,5人1车,自补给的接力赛,

对观赛者来说是传奇,

对参赛者来说是考验。

我们采访了两支今年的参赛队伍,

听他们讲述这段“每一公里都不平凡”的故事

……


 “又跑步,又开车,够累的。” 

6月19日晚,大狗熊完成了一组burpee+划船+俯卧撑+跑步的训练。

此时距离2018年越山向海人车接力中国赛还有10天。从开始备赛起,狗熊每天都在中午跑10K,做高温下的跑步适应性训练,同时做burpee、划船机穿插训练来练习爬坡。

赛前一个月,组委会给出了此次赛道的介绍,狗熊作为青铜队伍中的“黄金选手”(自封的),总想着多练一些,“我多出一份力,他们就能轻松一些”,在比赛时就可以为队友多争取一点时间。

大萌作为队伍的“隐藏大佬”,跑过马拉松跑过越野赛,也完赛过几个百公里。不过在参加HTC之前她更多的参加的都是个人赛。

团体赛,还是人车接力,在和大狗熊组队参加HTC之前,这对她来说都是未知的。

6月25日,“哆啦AV梦之队”赛前第一次会面。他们给自己订做的队服上有每个人专属的卡通形象,还写着“Never stop Running Eating”(不停吃)的字样。

虽然都是认识的朋友,但正式组个队去参加比赛还是第一次,离比赛没几天了,参赛准备基本就绪,倒数着比赛开始的日子。

尽管刚了解赛程时都会觉得这比赛挺虐人的,不过大萌说“和几个朋友吃吃喝喝边跑边玩也还不错”,于是,五个人就把这次的HTC当做朋友的公路旅行。

乔丹、小黑、66、吴大萌、神医少女、大 狗 熊

赛前的车辆装饰是HTC很特别也很重要的环节。比赛途中的交接处通常会有几十辆车在等待自己的队友,亮眼的装饰可以让参赛者在第一时间找到队友和补给的方向。

装饰车的过程也是队伍第一次搭档磨合的过程。“哆啦AV梦之队”得益于队员小黑“专职彩绘师”的绘画技能,他们的车赛道上吸睛不少,也骗到了不少人,真以为他们是有“冰阔落”的收容车了。

车窗上的标语,把几位队友的名字都串在了一起

6月30日1:20,根据赛前提交的预计完赛时间,他们该出发了。

 “我们赛前的次序计划就改了五版” 

玲珑爸爸来自上海,在汽车行业工作,人车接力这种形式对他而言有着特别的吸引力。

去年他所在的跑团组了队去参加了中国首届越山向海,今年的队伍里有他。虽然赛事介绍里写着“强烈建议队伍中有一名女队员”,但他们还是五个大老爷们组队去了。

队伍里的人住得天南地北,广州、上海、北京,赛前一块训练的可能性是不大了。

于是,在报名伊始他们就拉了个微信群,在群里互相鼓励,交流备战心得。大家虽说都跑过马拉松,但对于这种连续的长间歇跑,还真是需要新的训练方法,比如如何增强爬坡的能力,锻炼自己的耐力等。

队伍成员:柯神、玲珑爸爸、唐神、团长、齐神

拿到组委会给出的赛道介绍后,他们就琢磨着排兵布阵了起来。根据每个队员擅长的路段、时间等信息综合后,不到三天他们就排出了第一个版本,第二、三版又平均了一下难度系数。

这张表格几经更改,最后定稿第五版

意料之外的是,赛前最后一天,才恍然不是12:00统一起跑,队伍的起跑时间在3:20,那原本把不擅长熬夜的玲珑爸爸定在第一棒和第八棒的计划此刻不得不全部推翻重新来过,最后第五版在起跑前几个小时才确定下来的。


 “我为他们翻山越岭也无心看风景” 

大狗熊跑比赛有个习惯,边跑边数自己超过了多少人,“纯跑很无聊的,草地风车再好看,看了一百八十公里也烦”。

这个手势表示他在这一棒已经超过了4个人

说是说的那么轻松。实际上跑到最后这个队伍尿血瘸腿肠胃炎一个没拉下。

“一群奇怪的青铜选手,说好了不追求成绩,却每个人都在拼命,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这是大萌在赛后发的朋友圈。

原本说好的“公路旅行”,跑到最后却都在“玩命”。

大萌跑到赛程后半段也开始出现不适,或许是把那句“和朋友们吃吃喝喝边跑边玩”贯彻得太彻底了。后半程她的胃开始翻滚。

“放弃吧”的声音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又一遍,好巧不巧地遇上雷阵雨,就快要将想法变成决定的时刻,身旁小姐姐的一句“下雨了我们一块跑吧”,即刻打消了放弃的念头。“当时一下就哭了,还好在下雨看不到”大萌说。


“其实我站在交接点,等待每一棒交接前,都不想跑”。

“口是心非”的大狗熊,每次接棒之后都全力以赴,因为他说: “我可是队伍里唯一一个黄金选手”,更多的是觉得“整个队伍的责任都在我肩上”。

自己报比赛,跑快跑慢甚至想退赛,都是自个儿的事儿,可这场比赛不一样,组队参赛,每一步都不是个人成绩的好坏,超过的每一个人,都是整个队伍的前进。

 “一个团队的比赛比一个人跑要有意思多了” 

虽然起跑时间发生了变化,但最后的并没有改变给玲珑爸爸安排的第一棒。这给擅长跑步,却并不习惯于熬夜的他出了个大难题。

这一棒他跑到天亮,或许是在起跑前多少休息了一会,预想中熬夜带来的状态不佳并没有出现。

他还是出色完成了在团队中的任务,甚至“前期怕跑崩我都收着跑,后来觉得可以再跑快一点”,这得益于赛前对个人配速的预估和和控制。

另一段他记忆尤深的赛段,是他跑的第17棒。

6月底,崇礼已经入夏,气温基本在30度以上,HTC的赛道两旁是广阔的草原,这也意味着在日头高照的情况下,选手会毫无遮挡地直面高温日晒。

然而比赛当天下午17:00左右,雷阵雨隆隆而至,劈头盖脸地砸在每个选手身上。

玲珑爸爸刚接棒就开始下雨打雷,后来越下越大,起风之后体感也越来越冷,险些失温。但不同于大多数人下雨时会降低配速,“我喜欢下雨害怕大太阳”,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反而将配速提至415,成绩比预估的还要好一些。

尽管这一天下来,高温、雨战、低温,都体验了个遍,但正如他们赛前严谨的方案准备,比赛中他们基本都在队友到达前十分钟到了交接点处,没有出现过用手机互相通知交接时间的情况,都是按着计划来。

最后他们跑了15:59:59,和他们第一版计划预计的16h不谋而合,算是成功挺进15h。

 “撕逼?不存在的” 

传说“一起跑过HTC还不绝交就会成为生死之交”

漫长的赛程中除了跑步就是开车坐车,吃喝睡都要在车上完成,次序安排、个人状态、临时预案每个问题都要五个人共同协商解决。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有争执估计还是大家对比赛的追求不同吧,我们就不一样啦,从开始定的目标就是享受比赛,每次交接完回到车里感觉像回家一样。”

虽然爬坡的时候想到车里的朋友们在吹着空调喝着冰可乐就觉得真气人,可在每一次结束奔跑都有队友迎接的感觉也不是随便哪个比赛都能体会到的。

“大家还是互相照顾吧,而且我们都是按照计划来跑,发挥出自己的水平就好,我们也不是来拿奖的,发挥出自己的水平就好。”

来自一个跑团的跑友们虽然不怎么见面,也在比赛时培养出了不需言说的默契。


 “明年目标15h” 

 “明年不来了” 

 “一般这样说的人最后都啪啪打脸” 

比赛结束了快半个月,参赛选手也早已回归各自的的工作和生活中,崇礼的那场日晒雨淋似乎都有点不太真实了。

玲珑爸爸在比赛结束后第二天一早回了上海工作,错开了和队友们的赛后聚餐。

不过大家每天都在群里继续讨论着比赛当天的种种,“就现在都还在说着”,他们打算明年继续参赛,目标更新至15h,为了这个目标,他们已经在微信群里商量着怎么训练了。

现在和大狗熊提到HTC,他想到的第一个画面是和队友一起迎着夕阳手拉手走向终点。

“这也是比赛中最开心的瞬间,什么痛苦都没了,就是一种幸福,颅内高潮般的幸福。”

不过再接着问他明年还来吗?他说:“美景我看够了,太晒,不想去了。”

“一般这么说的人最后都啪啪打脸”,大萌对于队友的回答表示——最后报名还是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手的。

 编者后记 

对于每一个参赛选手来说,HTC都从听说和朋友圈里的图片文字跳出来,成了五感中的真实经历,眼前有无尽的草原风车,耳畔呼唤着加油,还有雷雨的隆隆声,汗水从毛孔中渗出,吃一口自带的干粮瞬间回血,还有路上偶发的不适……

最后沉淀的是感情,对于这场比赛的感情,对于队友的感情,和对于坚持的自己的感情。这些是以上经历的底色,贯穿始终又无需言辞细表。

听过他们的故事,再看“越山向海”,看到的不只是距离、不只是环境,而是那句赛事标语:

“一心,向速;同心,致远”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点击链接了解两支队伍的更多故事

信队友,敬对手——2018 BMW越山向海参赛记

一群弱鸡选手的Hood To Coast接力赛


感谢玲珑爸爸、吴大萌、大狗熊

三位跑友接受我们的采访!


欢迎大家来爱燃烧原创平台写下你的参赛故事


2018BMW越山向海人车接力中国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201826

您需要才能回复
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