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孤独的跑者——首马记

如同去年有人分享过的经历,凌晨4点31分,我被组委会“您早饭吃了吗”的短信惊醒。

5 点前吃好两片土司加一根香蕉,2小杯牛奶。在两侧跨下涂好凡士林,穿上压缩短袖短裤,费劲地扣上号码布扣。套上珵同学友情提供的patagonia棉服 (轻薄保暖易折叠)。5点22出门去坐地铁,外面一片漆黑。2站路就到南京东路,全是各色背白色存衣袋的人。阴暗的小巷子里汇集了各路人马,大旗飘飘,人声鼎沸,有点学校开运动会的感觉。

在虎丘路找到存衣车,旁边正好有个亮灯的办公室开放,一群老 爷叔在里面聊天换衣服。我进去放水,在角落做拉伸运动。6点半脱去外套,得意地将轻巧的袋子存掉。再放水。去往外滩跑道的北京东路上摩肩接踵,密不透风, 短袖短裤一点都不冷。听到哗啦一声,一扭头后背的号码布扣一端已脱落。好在我有Emergency plan,spibelt腰包上备了4个别针。找个空位,请人将号码布别到spibelt背后。会不会像短裙?管不了那么多了。

挤到相对靠前的位置,远远看到起点线,还有熟悉的AIA大厦,赶紧掏出手机深情地拍下。6点45分,GPS手表开始定位,心率101。当轰鸣的直升机出现在上空时,现场一片沸腾,盖过了领导的讲话。

发令枪响,人群慢慢挪动,到起跑线的150米路走了3分40秒!踏上黑色计时毯时,按下手表计时键,告诉自己比赛开始了。第一次跑在宽阔的全是跑步者的马路上,心情有点激动。开始的3公里跟所有人描述的一样,跑不开。我左闪右跳,用手臂扛住侧面碰撞,在缝隙中穿梭。还有几次脚底板被人踢到。就这样金陵东路转河南中路那1k跑了5:20。马路两边全是观众,激动地给亲人朋友加油。南京东路上有热情的老年腰鼓队。

到了南京西路速度就上来了。今天身体状态很好,步伐轻盈,腿上装了弹簧?一看实时配速,4:06/km,大惊,稍微缓缓,计划的配速是4:45。都说一开始不能快,要控制速度。可是我决定听从自己的身体,平均4:36的配速也不算夸张。有人说过The best pace is a suicide pace.

第一个供水站出现,看准前面没人的桌子,没有减速右手一抓纸杯就跑,饮料是柠檬黄色的,边跑边灌,洒到身上。嗯,下次要折一下杯口。对于半年喝掉5箱宝矿力的人来说,佳得乐真难喝,像廉价汽水。

7.5公里水站,志愿者体贴地伸手托着浸水的蓝色海绵,有人接过后擦脸又挤水浇在头上。怎么办,我戴着手套,一抓手套就湿了。犹豫一下,还是轻手握起海绵,尽量不把水挤出来。脸上一抹,哇,神情气爽。幸亏没戴导汗带,根本用不着。

淮海路上风景如画,跑得很快很轻松,追了一小会儿电视转播车,看到有摄影师坐三轮摩托开过,路边协警大叔心细地踢走跑道上的旧纸杯,Nike旗舰店的拉拉队没有表演,有肌肉发达的老阿姨跑得跟我一样快。

9 公里多的时候右腹隐隐岔气,深呼吸几次,脚步放柔和,很快就感觉不到了。9.5公里,从spibelt上拔出第一根能量胶,戴着手套没撕开。于是用牙咬住一扯,油然升起咬手榴弹的豪情。低头扫一眼,bana?应该是口味评价最好的香蕉草莓味了。吃完差不多到饮料站,喝水解腻,这次是蓝色的。跑过淮海中路上西藏南路,迎着清晨的阳光,看到路边热情加油的老阿姨和尽职的警察,我爱这座城市的念头在脑海里强烈单循环。

外马路段很失望,边上都是工棚,哪有码头江景看。19.5公里吃第2个gel,巧克力味?怎么一股中药味道,太难吃了。通过21公里是1:39。比计划的还 快一点,快速心算,2个1:39就是2小时80分钟,就是3小时20分。明年我来做400兔子吧,不,430兔子,慢悠悠跑。前25公里一直轻松保持 4:40左右的配速。

到传说中29/32公里处的“伤心大桥”,眼前一亮,跑道终于有点变化了。坡度跟我平时10公里必跑的小短坡差不多,不怕。前倾上身,加大摆臂,减小步伐,配速5:17。可是,说好的热力四射的拉拉队呢?5,6个妞列队喊了两声加油,穿得还很多。下桥后吃掉第3个gel。

33公里,左边是灰蒙蒙的江岸,几乎没有观众,跑道实在枯燥。双腿发酸,我开始思考大众问题,我干嘛要跑马拉松?过了一会儿,答案是我再也不跑马拉松了。

35 公里,真正的比赛才开始。后面的每一公里对我都是全新的体验。吃掉最后一个gel,看看配速还在5:00,5*7=35,再有35分钟就结束了。稳进 330。转过36公里那个弯后,我突然安慰自己,极限总会过去的,后面38,39公里又能轻松了吧。这时,6点45分就萌芽的尿意开始泛滥。还好前方 37.5公里点有移动厕所。大声问路边的警察厕所在哪,答没有。开始问候组委会。坚持到转弯,看到一片工地围墙,紧闭的铁门是凹进去的,位置绝佳。于是跑到路边讪讪地对穿制服的人说“上只厕所”,就猛地一跃跳过膝盖高的围绳。瞬间心里一惊,怎么跳这么高?马上后悔,这要浪费多少体力。放水的时候不忘计时,居然将近1分钟。慢走回赛道上,酸胀的肌肉强行加速奔起,就像残旧的引擎一点即着,让我心神一定。此处路上走的人多起来了。听到有人说抽筋了。

40 公里,双腿胀痛到要爆炸。深呼吸,调整摆臂,索性以LSD的5:30 配速和状态,完全进入单人模式。目标变成跑完即可。一个又一个身影,甚至一群人簇拥着330兔子从我身边超过。村上担心私生活中令人不快的事被太太发现, 而我前一天还被吵架,没休息好。一想就自己可怜自己。调整呼吸。想到小朋友调皮的面孔,focus! Speed. I am speed. 又想到有人在越南旅游,不敢多想,集中精神。想象村上说的我是谁我在干什么已经消失了,可是很快发现自己还没到那忘我的境界。带动崩溃的双腿需要克服巨大的疼痛和阻力,一个绝望的念头冒出来,我跑到终点就要死了。解放日报。4个大字像阳光照进阴影,成为我全部的寄托。明天的解放日报会刊登完赛选手的名字。我一定要跑完42公里。事实是我在最痛苦的时候也没有放弃,没有停止奔跑的步伐,没有放任自己一丝的惰念。在身体最脆弱的时候,意志站出来独掌全局。

终 于右转进入冲刺跑道。恍惚间听到有人说,还有500米,加油!我简直不敢相信,地图上看起来就200米的样子啊。抬手看表,3:25:xx,怀疑能跑进 27分吗?但只是怀疑,脚步并没加快。我只要跑过终点,其他什么都不重要了。两边隔离栏外挤满观众,举着相机摄像机,就像大光圈的焦外一样进入我视野,而我的视线只是前方的水泥地。这条500米的冲刺道,居然还要再转个小弯才能看到终点。在挂着超大seiko计时器的终线拱门前,我唯一想的和做的只是抬起 手表看时间和按停止键。3:27:07,心满意足。顺手调出平均心率,184!就当比赛的“溢价”吧。向前跑的惯性一停止,巨大的酸痛涌上两腿。一个踉跄,志愿者递上的塑料保温布没拿到。跌跌撞撞走出志愿者的包围,从spibelt掏出手机找人拍照。想着要做拉伸,走到空地,忍着痛歪歪扭扭意思了一下。

进场退芯片,领到一瓶水,4块lotus焦糖饼干(正合口味)和2块士力架。超级大惊喜是Nike为会员免费提供按摩!趴在床上,什么都不想,感受每一寸肌肉的放松。按摩师(其实好像是学生)可能觉得我小腿肌肉僵硬,按完后又帮我重新捏了一遍,心里好感动。

暖阳下换好衣服袜子,挂上奖牌,一个人一瘸一拐去吃饭,凯旋。

2013上海马拉松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38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