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的郑开马拉松

我的郑开马拉松

本来不想写,但还是按耐不住冲动,坐在电脑前敲下了这些文字,分享给同样喜欢运动,特别是喜欢跑步,并且也有一个“想跑马拉松”梦想的朋友们。

2015年3月29日上午8点30分,郑开大道白沙服务区,郑开国际马拉松比赛现场。五颜六色的衣服汇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随着一声枪响<我没有听到,也可能根本就听不到,当时的情景是人山人海,锣鼓喧天,振聋发聩,只能用这些词描绘吧>,人流开始涌动,应该是开始出发了,跟着人流往前挪动,是挪动,不是跑。低个子的,只能看见前面晃动的背影,高个子的看到的是一个个热血喷张的头。不要分心,千万记着不要踩别人的脚,更不应该让别人踩你的脚。直升机在空中飘荡,有人使劲地晃动着双手,声嘶力竭地呐喊,这只能是自娱自乐吧,飞机上的人根本看不到你,航拍出来的照片你自己也找不到你在哪里。大概3分钟吧,距离渐渐拉开,别小看这3分钟,世界冠军的速度几乎跑出去1公里了。我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心中在默默地祈祷:左脚千万别疼。在赛前训练中莫名其妙的引起老伤复发。来之前专门找医生在病疼处打了封闭针,把云南白药气雾剂喷了一遍又一遍并且还随身带着,以备急需。芬必得胶囊,一板都快吃完了<一日2次,一次一粒>。来郑州时还带了2双跑步鞋,挑选脚感最好的那一双穿。不说赛出成绩,起码得顺利跑到终点,了却这桩心愿,对得起近一年来的辛苦训练。对得起家人,同事和朋友的期盼。我可是带着强大的亲友团来的:近80岁的岳父岳母,不顾年迈,冒着炎热<当时郑州的最高温度是达到25度,少有的热,>来为我打气加油;妻子,内弟,弟媳还有在郑州上学的侄子受当天温度的感染,一样热血沸腾。路边的志愿者,你们最辛苦,你我素不相识,你们却用热情的双手为每一个参赛选手递上最需要的水和饮料,为每一个参赛选手摇旗呐喊,加油助威,还有我的几个同事在终点,正用焦急而又期待的目光在人群里搜寻着我。

就这样,前10公里在这种战战兢兢,胡思乱想的担忧中跑完了,用时1小时,不错,时速10公里。保持下去。控制速度,按平时训练的配速跑,宁慢勿快,保存体力,毕竟这是第一次跑,没有经验。一拨人又一拨人从我身边匆匆而过。大部分是跑半程的,他们该提速冲刺了吧?他们已经看到希望了。而全程的我离终点还很遥远,

如果说前10公里还有点担心的话,到20公里的时候,我基本已经放下心来了。伤痛一直没犯,更加坚定了我跑完全程的决心和信心。吃下备用的第一个能量棒,为奔跑着的身体增加一点燃料。

一路上,不断有跑友们相互鼓励和加油,一个微笑,一个眼神,一句话,瞬间拉近了两个陌生人的距离,增添了无尽的力量。

30公里的地方有个计时地毯,我看了一下表:用时3小时。速度,速度,我心中默默地念着这两个字------我控制的很好。速度是制胜的法宝之一。很多很有实力的选手,就是一不小心败在自己没有控制好速度,忘乎所以,过分追求快,而倒在半路或是终点前;制胜的法宝之二就是耐力,耐力是平时科学的训练量的积累。没有日复一日长距离<20公里以上>慢跑的量的积累,比赛时想跑完全程马拉松<42.195公里>就是天方夜谭。所谓的跑马拉松“撞墙期”基本上就是在30公里以后。双腿沉重如铅,速度瞬间落下来。这时候就到了意志和身体的对抗,意志战胜了身体,度过这个平台期,就能继续前行;身体战胜了意志,就半途而废,无缘终点和奖牌<完赛奖牌>。

35公里,36公里,37公里.........,路旁一个个醒目的标识牌不断在提醒我,终点越来越近。古都人民的热情扑面而来,“加油”,“加油”,“坚持就是胜利”,不绝于耳,此起彼伏。满身的疲惫随着我的奔跑被甩在了身后,一个字:“跑”,不到终点誓不罢休。

“12点44分”,终点的计时器在我眼前晃动,“主任”,“主任”,熟悉的声音,一下子把我的目光拉到路旁欢呼的人群中,我亲爱的同事们,我看到你们了,我没让你们冒着酷热在这里白等几个小时,我赢了,我跑完全程了。

在志愿者的搀扶下,我摇摇晃晃的,小心的挪着似抽非抽筋的,沉重的双腿,来到领奖台,颤抖着双手接过那枚属于自己的奖牌,骄傲的挂在胸前----------

窗外,一片寂静,思绪从狂热的马拉松现场回到现实,哇,5点了。下班了,我也该换上跑鞋出去跑步了,新的征程从今天开始,从现在开始。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383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