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当上帝给你一条缝--吴栋(简爱跑步营)

耳边呼啸的是垦丁的风,沿着流线型头盔不断往后退去,身上的铁三服还滴着刚才太平洋里的海水。加速,摆到超车道,就在并行时那位铁友居然也摆了过来,要么撞他,要么撞隔离墩,我选择了后者。时速38公里,飞在空中那一刻,我看到~垦丁的天好蓝!     

      4月12日,是我参加台IRONMAN比赛的日子,在波涛汹涌的太平洋里折腾3.8公里,接着骑行180公里,然后再跑个42.195公里,有人说这是世界上排的上名虐的赛事之一。我刚刚从那太平洋里爬了上来,用了1小时20分,这是我游得最快的一次,跨上自行车1公里处,发生了开头的事。

      起身第一件事~检查车。后变速器撞歪,用力掰直后,上帝留给我一条缝~20个齿轮中他留给我3个,勉强能用。当我转动前轮时,我缓缓的躺倒了在地上,因为他裂了,少个轮子完成179公里骑行?看来上帝没打算给我机会。

     

 救护车呼啸而来,因为我躺在地上,上来的医生先翻看了我眼睛,然后问我哪里痛? “心痛”,我回答,我恳求医生帮我联系赛会,能否借我个轮子。赛会的答复是:铁人赛的所有项目必须亲自完成,包括自行车的维修。其实我知道规则,我只是不死心。在我关注赛会的答复时,医生已经把铁三服的一侧剪开,检查肋骨,因为我回答心痛,台湾的医生好认真,看着剪开的赛服我更心痛。腿部,腹部,胸部,手,绷带绑了一圈,像是战场下来的逃兵。赛会人员解下我脚上的晶片,我知那意味着什么,那时我有泪。接着赛会人员通知收容车过来。

     或许是好些参赛者还在海里,等待收容车的时间漫长而宁静,仰面躺在垦丁公路边,看蓝天白云,人最怕犹豫,现在的状态是死心,也就净空了。太平洋的风吹在身上柔柔的,嗯,找个台妹去按摩下,不知道伤势如何,这时我才真正关注自己的伤势,数了数有10多处擦伤,这还能按摩么?

     时间在纠结台妹问题上过了1个小时,收容车没来,来了位推着车的铁友,他后变速器断了,和我商量能否把我那撞歪仅存3个齿比的后变速器拆给他。可以,铁友是一家,更何况是江苏的,老乡。准备拆时问题来了,他是新款11速,我是老款10速,上帝同样没给他缝。突然,我脱口而出,你的前轮给我行不?至此开始,上帝重新给我开了一条缝,我疯了似的从赛会人员那里要回芯片,再三告诉他,我自己维修的,我没弃赛。“奖牌有你的一半”,这是我踏上自行车时告诉江苏铁友的,0302,谢谢!

       留给我的是3个较常用的高速档,我不禁再次感谢上帝,虽然爬坡时我用尽吃奶的力气。

      完成180公里骑行到达转换区,开始跑步时真正的考验终于来了。擦伤的一片包括手臂的下方和肋骨部分,骑车时上身不动没感觉,跑步摆臂摩擦着纱布,天,这不就是传说中的严刑逼供。在1公里处我停了下来,思索了下人生。

 往前,意味着摩擦伤口5万次,停下,马上可以享受温暖的被窝。上帝给了我一条缝隙,我得钻过去,终点我的基友在等我,0302在等我。于是,我把手略外摆,走着走着,痛多了就变成爽了。

         历时15个小时,上帝给了我一条缝,我完赛了。独自上路前,你觉得很危险,回来后才发现不过如此;站在起跑线,你觉得终点很远,完赛后才发现你也可以。生活就是这样,当你害怕时,世界很大。若不去闯,前顾后虑,你就活得战战兢兢。当你尝试过,世界就变小了。运动如此,生活如此,工作如此,人近中年离开国企选择去创业,父母朋友都一再告诫我创业的危险,我承认我害怕,正如IRONMAN比赛我跳入太平洋时的害怕,但我还是去做了,我始终坚信~上帝会给一条缝。

2015 IRONMAN 台湾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435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重回那曲 重回那曲

    铁人,猛男,好棒!

    2015-04-22 13:08:57 回应

  2. 飞鱼在天 飞鱼在天

    汉子!

    2015-04-23 21:22:1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