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从上马开始上马——我的上马跑记


PART 1 前传

我清晰地记得我是从2012年4月25日开始跑步的。那个早晨一骨碌的起床改变了我这一年零七个多月的生活习惯,而且体重直降16公斤。

不要去问发生了什么,总之他就这么发生了。

借助一个叫“跑步控”的手机APP和一双迪卡侬的“kalenji”(一直不知道他的中文名,在这次上马的展会照片上才知道叫“快羚径”)慢跑鞋,从刚开始的只能跑五百米,逐步到能跑一公里、三公里、五公里,用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

尔后,一发不可收拾,逐渐上瘾。将六公里、八公里设为每天晨跑的常态距离。开始逛各大跑步论坛,看各种跑步知识。

尔后,带动家里LD也一起跑。

尔后,两人一起在2012年12月2日上海马拉松的跑道上霸王蹭跑六公里,感受到了马拉松的狂欢式魅力。在万体馆终点看着一个个参赛者在成功抵达后的那种淋漓、那种恣意,内心深受感动。于是心里坚定地说:明年的上海马拉松我也要来跑半马(那时的目标还是半马)。

尔后,开始烧装备,各种跑鞋、跑步手表、专业训练压缩衣,不断败入。并因此痛下决心置换房产,把家安到跑者云集跑步环境上佳的体育公园旁边。

尔后,在2013年4月份报名参加苏州环金鸡湖半程马拉松,以2小时12分完赛,上演了人生的第一场马拉松秀。

尔后,认识了很多爱好跑步的人,参加跑步圣经论坛(上海版)的约跑,开始在这个论坛里写跑步日记。

尔后,在2013年9月7日,以队长身份,和家里LD以及几个熟悉的跑友共6人组队“串串香”参加滴水湖24小时马拉松接力赛,以255公里的总成绩排名男女混合组75支队伍之第26位。尤其是在比赛即将中止时的最后一圈,6人并排扛着“串串香”的白色旗帜,一起奔向终点的那一幕,让整个滴水湖都为我们喝彩!串串6人组,从此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以“爱出跑,跑出爱”的宣言,奔跑在各个赛场。

尔后,串串们在2013年11月3日再次相聚杭州马拉松,纷纷刷出PB。我本人也一路憋着便意以2小时04分的净成绩完成半马PB。

而这一次,2013年12月1日,上海马拉松,串串6人组全体参赛,一个都不能少。


PART 2 赛前

话说2013北京马拉松名额3小时被秒杀之后,国内各大马名额貌似一下子火爆起来,人说“有如抢春运火车票”。于是,上海马拉松的报名也让我们开始紧张起来。所幸,串串香副队@自由姜 有点小路子,从外围帮我们全队成员的报名一揽子解决。6个队员,我和@自由姜、@浮华徐报了全程,@幽夜狼眸、@GIGI不是GAGA和我家LD报了半马。接下来,就悠哉悠哉的看别人趴在电脑前抢票了。

一定要把我的第一个全马献给我所在的这个既爱又恨的所谓魔都。

从上马开始真正上马。这是我的初衷。

既然全马名额抢报成功,那就好好的备战!

关于训练,我的跑量是让我欣慰的。虽然2012年8个月跑量只有800公里,平均每月只有100公里。

但2013年的前11个月的跑量却达到2728公里,平均每月约250公里,每月平均出勤18次。基本上每次起步价10公里,每周至少一次16公里以上的LSD。

在1月份获知MAF低心率跑训练模式之后,于2月份败入GARMIN运动手表,开始绑着心率带跑。从最初144心率只能跑730的配速在5、6月份之后通过跑量的累计逐步提升到620左右的配速。而后因为天太热绑着心率带容易把胸前磨得生疼,放弃心率带,以自己最舒适的配速(也就是615左右的配速)随意的跑。

在滴水湖24小时发现自己能跑510左右的配速之后,9、10月份开始逐渐提高配速,并在10月份跑出半马进2小时的训练成绩,信心立马倍增。于是接着尝试性地在操场跑了一个全马,4小时35分,扣除中间的两次小憩和补给,净成绩为4小时11分。从此,内心更有底气,称自己为“跑者”、“跑马者”。

这些不断的进步,得益于自己这近一年来一直执行的“漫跑,慢慢跑;长跑,常常跑”的不受伤跑法。

好了,怎么还在前戏?

嗯,该说装备了。

上马前一周,出差徐州,直到周六晚上九点才回到家,所以装备是请@自由姜 帮忙代领的。

不过,在早几天就通过微博、微信了解到,这次上马主赞助商NIKE发的物料还是蛮赞的,除了赛事红TEE,还有一大堆小玩意,比如运动BRA(女士)、乳贴(男士)、润护霜、保心丸、创可贴、手机臂包、配速贴纸等等,比起某步赞助的只有一件超大文化衫的杭马,高大上不少。

周六回到家,马上拿出官方装备拍照,然后开始搭配自己的实际参赛装备:

SKINS A400黑色压缩长衣长裤;

ADIDAS酷跑团赞助的黄色TEE;

NIKE黑色跑步短裤;

MIZUNO WAVE ELIXIR8亮骚跑鞋;

INJINJI黑色五趾袜;

ADIDAS小蓝帽子;

SPIBELT黑色小腰包;

NIKE手机臂袋;

NIKE发的乳贴;

GARMIN410手表;

SALOMON 魔术头巾;

SKINS手环;

GU和HIGH5能量胶各2条。

没想到跑个步也有这么多洋品牌。

别上C1699的号码布,收拾妥当。把闹钟设在4:00,洗洗睡。

可是,可是,因为是第一次参加全马,居然一晚上翻来覆去睡得很不踏实。当凌晨四点的闹钟响起,心里直犯嘀咕:这状态能跑吗?

起床发完一个工作邮件,把LD叫醒,排空,洗漱,早餐。

吸取了上次杭马早餐吃了一个肉包子后闹肚子一路憋着屎意跑的惨痛教训。这次吃了半个蛋糕、一杯燕麦糊,一个苹果,一瓶水。

果然健康,让我后来的上马一路无尿点屎意。


PART 3 赛中

出发。与住在附近的@Kevin Li、@幽夜狼眸和LD一起,一行四人。

在这个空气质量指数直飙230多达到重度污染的清晨,高架道路上几近无车,十五分钟我们就抵达徐家汇。停好车,转乘地铁。

早班一号线,人很少。但是在人民广场转到二号线6:02的第一班地铁时,所有车厢挤满了人,全是背着NIKE“JUST DO IT”的白色存衣袋的跑马者,我们挤进车厢,挤进那种氛围,那种乐享万人大趴的兴奋刹那升腾起来。

6:10左右,来到和串串香其他小伙伴们约好的地铁二号线南京东路站5号口集合,串串六人组全到齐了,拿出串串香的新旗帜,拍下一张赛前合影。

这次我们串串六人组分成两拨,报了两个跑团,我和@幽夜狼眸报的是AD酷跑团,其他四个报的是虎扑跑团,其中@GIGI不是GAGA还是虎扑跑团半程215的兔子。

但因为我到的时间太晚,错过了与AD跑团以及和跑步圣经大部队的集体合影。

不管了,拍完我们串串自己的合影,跟随人流走向存衣点,走向外滩起跑点。整个北京东路存衣点已经被各个方向涌来的人群挤得水泄不通,我们几个没走多远就被人群冲散,都只顾找各自的存衣车去了。我找到我的12号存衣车存好袋子,在群里给小伙伴们发了一条微信:“人太多了,大家各自照应,终点再见”,然后为避免杭马的一路憋尿跑再次发生,开始找厕所。

一转头,看见那片被叫做“万国建筑群”的楼前竖了一排的绿皮厕所,每一个前面都是长龙。随便找了支队伍,排在队尾,跟随着对面传来的跳操节奏,不自觉地舞之蹈之热起身来。

15分钟过去,终于解决了若有若无的小便。

再进入摩肩擦踵的赛道时,时间已经是6:45了。

一片茫茫的人头和各种各样的旗帜,似乎看不到起点START的标志物,于是我拼命地侧着身往前挤,直到举步维艰,感觉离起点还有两、三百米,也就作罢算了。

停步落脚,解锁手表,搜星定位,自拍两张。一会就到了例行的领导讲话、万人齐唱国歌的最后仪式部分。这一次,领导讲话真短,还没缓过神来,也没听到枪响、没看到起点处有黄烟,就跟队伍开始往前缓慢的移动,脚底下左脚刚踩着一件雨衣,一会右脚又踩着一坨垃圾,艰难地走着,等我踩上起点的计时毯时,我启动手表计时,再抬头一看官方的计时横梁已是7:03。

好了,前戏终于结束了。我的第一个无间歇、不停留的42.195公里马拉松高潮之旅正式开始。

可是,真的有高潮吗?这接下来漫长的四个多小时其实依然是前戏。因为我前面说了,从这次上马开始才真正上马。

从起点外滩,右转到金陵东路、随后右转到河南中路、再左转到南京东路,前面两、三公里,一直跑不开,配速维持在630左右。大概在南京东路上过了南北高架之后,约四公里时,慢慢开始有了状态,配速也开始稳定在550左右。

这次的心里目标是4小时15分完赛,全程平均配速应该在603。而根据资深跑友的经验,前面10公里的配速应该要适当控制一点,慢一点。可是,跑上这个赛道,跑开起点段拥堵的人流之后,配速不由自主的被人带快。

反正自己也感觉很轻松,那快一点就快一点呗!

在梅泰恒楼下路边大妈们的摇旗呐喊声中,很快跑到了健身跑的终点上海展览中心。想起去年的上马,我和家里LD的霸王跑,也是跑到此处和半马、全马的人分流进入6公里的终点,混吃混喝地拿到了第一块跑步奖牌。而今天,我将把这一终点甩开去,继续往前、往前。

在华山路、南京西路的交叉口,看到转角那栋楼上LED大屏里轮番播放着NIKE最新邀请如@光光姚、@格蕾丝等沪上跑步名人摄制的“跑步宣言”系列广告,内心里充满着无奈的憧憬:为什么不是我、什么时候是我。

进入华山路、淮海路段的这7、8公里,状态很稳定,内心很平静,表情很严肃,除了在淮海路NIKE旗舰店门口有些群情激昂之外,一路乏善可陈。

大概到15公里处开始与半马跑者分流的地方,西藏南路隧道口,猛然看见路中间的围栏边站着一排人在嘘嘘小便,虽然没有北马尿红墙那么壮观,但也还是引来一阵“喝彩”声。

脱离半马人群之后,便开始了一路的折返跑,能看得到另一侧逆向道上跑得快的跑者,于是我边跑边用眼睛搜寻对面熟悉的跑友。果然,碰到很多跑步圣经看着面熟的人,还碰到经常跑闵体的人:在约16公里的地方碰到跑345目标的@kevin li,他正跑到对面的19公里处;随后没过5分钟又碰到闵体的龙门师傅陶老师正带着龙二师姐和沈阿姨,后面不远处又看到金阿姨,他们都是目标350的。

按计划,我在跑到第20公里时,从腰包里拿出第一个HIGH5能量胶,以前没吃过这玩意,第一次吃感觉黏糊糊甜乎乎,还不错。

到大约半马21公里处时,旁边有一位也是AD酷跑团的帅哥开始跟我搭话,问目标多少,我说415,他说他420,我说目前的配速基本靠谱,他说他30公里会撞墙,我说我的撞墙点也差不多在32公里处,他说他是嘉兴的,我说欢迎来到上海但是今天空气质量不好……巴拉巴拉一边聊一起跑,正好来到22.5公里处AD酷跑团的补给点,看到我俩穿的是酷跑团的衣服,一群美女马上摇起铃铛、摆动气球、伸出拿着香蕉的手,站在啦啦队末端的还举起了相机咔嚓咔嚓的,我受不了这么热情的架势,边跑边摆POSE,顺手接了一根香蕉继续跑。

又和那个嘉兴的帅哥跑了约两公里后,我略微加了点速,没来得及告别就把他甩后面了。

到25公里处,看看手表,平均配速550,控制的不错,而且身体状况一切良好,再看看此时逆向道上又汇合在一起的半马跑者,大多已经开始接近跑崩的状态。于是,我的心里开始抖伐抖伐了,盘算着今天会不会跑进405,一股斗志不由地昂扬起来。

又跑了一段,转到云锦路上,突然看见对面一个身影飞奔而来。哟,那不是滴水湖色魔队的@光光姚 嘛,于是,在路的这边大喊了一声“光光姚,加油!”突然这么一叫,@光光姚 虽没回应,倒是赢来路这边跑友一片诧异的眼神。

看了下表,约莫记得已用时2小时45分,再看看两边的路牌,我这边是27公里,他那边是39公里,内心不禁“我靠”一声:他竟然快跑到终点了!

随后开始转入之前跑过几次的龙腾大道,又是一段超长的折返路线,而且很快就到了龙腾大桥的爬坡段。也许就是因为这段爬坡,让我的身体渐渐地开始有了反抗,虽然到30公里处时平均配速依然保持在550,但两腿膝盖上方已隐隐出现不适感。从后来跑完从Garmin connect导出的每公里配速表来看,果然是从31公里处出现缓缓地掉速。

按计划,在30公里处时我吃掉了我随身携带的第二条HIGH5能量胶。

32公里再折返上龙腾桥时,恰好碰到“一起跑”的兵马俑团队,看他们一直保持着两个纵队的整齐划一地边跑边喊,引来一阵阵围观群众的欢呼,也秒杀了不少菲林。

经过这个方阵,正好来到32.5公里处AD酷跑团的补给点,一众美眉又是纷纷伸出手来给水、给香蕉、给巧克力,我微笑着摆摆手。可是一美女硬是说“拿一点拿一点”,盛情难却之下我又跑回来一点拿下她手上两样东西的其中一样,随手往嘴里一放,原来是半截黄瓜。

说到补给,这一次,我从十公里开始,不管渴不渴,每五公里后碰到水站都会顺手取水,不降速地边跑边喝一点,而且还在10公里时吃了一条士力架,在20、30公里处分别吸了两条能量胶、在22.5公里处吃了一根香蕉,在32.5公里处吃了半截黄瓜,应该是我跑长距离以来沿途吃喝最多的一次。

随后的1公里,跑在前面的全程跑者又开始出现在对面的逆向道上,我又看到了龙门师傅陶老师、龙二师姐,还看到沈阿姨貌似抽筋了在走。

然后就是连续两个短折返,从这个路段开始,不断地看到路边有抽筋的、有靠着栏杆拉腿的、还有跑到志愿者处去喷云南白药的。

果然如资深跑者所言,在35公里之后,真正的马拉松体验开始出现了。

我在30公里处就已经出现的隐痛也在35公里(尤其是36公里)后逐渐加剧,双腿的沉坠感越来越强,配速也开始不稳定,一会550甚至530,一会630甚至700。看表的频率越来越高,期待里程牌很快出现的想法越来越强,默默地在心里倒数、倒数、倒数,默默地对自己说快了、快了、快了。虽然迈腿已经很艰难,但强大的内心仍然支撑着我605左右的配速。

38公里处,看到很多人都纷纷跑向旁边的志愿者求喷云南白药,整个赛道上都弥漫着这股药味,我也跟着跑向内侧隔离带的一位美女志愿者,在双腿膝盖上方喷了点药,以求缓解隐痛,但是其实没什么奇特效果。

39公里时,想着只剩下最后3公里,看看表,平均配速554。不错,看来平均配速进600没问题,内心又开始释怀,状态又转入兴奋。

40公里,拐弯进入龙华寺门前那段在修的路,碰上了色魔队的美女@朵小V,主动上去攀谈求搭识,还说自己关注她的微博,还说了自己的微博名和在跑步圣经的ID,总算套上近乎了。然后问她目标多少,@朵小V 说420,我说那肯定妥妥的。随后说了句“我先跑了”,就甩开了她向前跑去。

可不曾想,在41公里处时她反超我,从此我再也没追上(跑到终点在AD酷跑团休息时,再见到她,她说成绩是415,比我提前1分钟),让我好没面子。

41公里后,两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密,喊加油的越来越勤,给你报里程数“最后800米、最后500米、最后300米”的也越来越多。我一下子感觉有如英雄归来,提速冲刺。

穿过内环高架,跑入体育场内,眼睛一个劲地瞄向两边的观众,盼望着能找到些熟悉的面孔,可是,一个也没看到,直到终点。

踩过计时毯,忘了看官方计时横梁上的时间,自己掐表一看:4小时12分17秒。本人的第一个全马赛事终于顺利完赛,全程无尿点、无屎意,有撞墙但也熬过来了,达成415的目标成绩。此时想起村上春树在《当我跑步时》的书里写到的一句话:哪有什么成就感,只有终于跑完了、终于不用跑了的放松。

披上防寒布,拐进奖牌领取处,工作人员递过来一个塑料袋,除了一瓶水还有什么其他的没看清,就此打发我了。

拆开鞋带,取下计时芯片,退给工作人员,得到一块比土豪金还土豪金的奖牌。

拿出手机,只剩下5%的电量,查看咕咚居然显示距离52公里,回了一条家里LD发来的“2小时48分跑完半程”报喜微信,走出赛区,问路取衣,然后与串串小伙伴们在AD酷跑团终点休息站处汇合。


PART 4 赛后

到汇合点式时,三个跑半马的串串小伙伴已经在那悠闲地坐在咖啡桌前聊天晒太阳了。

从AD酷跑团终点站处拿了一瓶脉动和一根香蕉,我也坐了下来,进入彻底的放松状态。然后还让家里LD他们商学院请的专业赛后护理人员做了一个拉伸按摩。

等最后一个跑全马的串串伙伴在4小时50分抵达终点后,我们六人组一起换上官方红TEE,拍下串串香上海马拉松完赛的集体照。

然后到预订好的蒲汇塘路洞庭春,一顿赛后FB也是必须的。聊各种完赛心的、赛路历程、趣闻花絮,一直到下午两点多才各自散去。

最后,汇报一下这次串串六人组的完赛成绩:

@自由姜,全马,成绩358;

@我自己,全马,成绩412;

@浮华徐,全马,成绩445;

@幽夜狼眸,半马,成绩202;

@GIGI不是GAGA,半马,成绩215;

@家里LD,半马,248。

最后的最后,我不得不吐槽一下:赛后的几天内在各大网站海量的上马照片库里居然没找到一张属于我的照片,感觉自己象一个隐形人一样跑了42.195公里。

(趁着记忆还鲜活,在手机的备忘录上断断续续写下这篇长文,是为记)

2013上海马拉松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45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