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括苍行

每次一比赛就是大量摄入咖啡因的时候,主动或被动地。对于我这个平日丝毫不沾咖啡,可乐,红牛的人来说,药力往往能够持续到次日甚至更久。此时肌肉的疲倦混合奇异的神经兴奋,加上胃中翻腾的甜辣热浪都在提醒着我:又作孽啦!是的。继去年差点被柴古赛揍趴下,并以损毁一条cwx的惨痛代价压线完赛后,我又来体验了一把加倍柴的快感。今年春季的升级赛全名“括苍之巅 柴古唐斯plus越野赛”。去年十一月的经历带来心里免疫,又因赛名相似,起初我并未对“括苍之巅”有何概念,只是在心里简称这四月份的比赛为柴P:无非是比柴古唐斯虐点,先往死里柴(打)你,然后你就P(劈)了呗!事后证明我的预想哪里是不准确,简直是大错特错,这是两个气质格局完全不同的比赛,无法作比。如果非要简单概括,那便是所谓的升级版已经超脱了去年冬季赛的影子,完全用得起“括苍之巅”威武霸气的四字英名,尤其在目睹过不少用浮夸名词自诩的景点真容后,括苍山走一遭,“巅”之震撼风采确实让人心生名副其实之感。

最会越野的赛事摄影师追小命所拍视频截图

作为先前被柴得七荤八素的老客,我很幸运没有错过这个新柴的机会。去年三十公里一趟下来,自觉赛道设计,沿路风景,赛事服务还是挺对胃口的,于是毫不犹豫地报了名,欣欣然期待开赛了。身为一个没天赋也不勤奋的跑者,基本没有备战什么赛一说,只要我的能力能cover所报比赛的难度就可以,况且上次猪肉饭的美味在心中留下了种子,我还喜滋滋地想着这次又有什么新美食呢!就这样有一搭无一搭,保持正常的训练节奏,时间很快到了清明。赛期临近,本来我应像上次台州之行一样,兴高采烈地去,哭笑不得地回(这回极有可能是笑不出来的),可是造化弄人……感谢造化弄人!颠三倒四的排班让我在十二天的连续工作后有了完整的三天长假,仿佛一下有了一笔巨款不知如何使用,呼朋唤友打算去爬山,打开微信恰好看到赛事总监蔡宇在找人五号先行探路后28公里,群里各位男女大神都无法拨冗,于是速度联系上,就奔赴临海看赛道啦!欣欣然期待开赛的情绪就此中断,开始时不时忐忑忧虑了。

坑坑洼洼的路面,碎石组成的!是不是很像没剁好的包子馅

依稀可见Z字形的人迹,陡就算了,还那么长!!

图片来自帅哥HowerLee

忧虑首先来自这后半段的体能消耗,时间限制探路时我们只行进到倒数第二点就撤退了,3-5大量肆意妄为的爬升下降,各种奇形怪状的石头路况,除了在林子里,跑起来是基本不可能;其次忧虑来自未知的前半段,据说很好跑,带队的老街老师还嘱咐朋友说你这种奔跑能力强的选手前半段一定要控制,留体力给下半段的爬升。我的心在默默流泪:一席话把我撇到建议空白的境地,我们这种奔跑能力不强的咋办啊??咋办啊!!

看见人了吗??这是刚从另一边爬上来

当然是尽力为主,控制为辅了。开赛前一分钟伴随着右小腿腓肠肌一下下的异动,热身教练意犹未尽地把话筒递给了蔡宇,匆匆倒计时中我不忘安慰自己,小腿这是太兴奋了,它要跑步所以一跳跳的,还来不及询问未曾异动的臀大肌和股四头肌,人群已经四散开跑了。我受不了一直吃甜,自己背了一袋鱿鱼豆子之类的咸食——探路之后我已经彻底没有了对美食补给的期待,只想前面赶点时间,后面慢慢崩溃。吸取tnf进站时间太长的教训,进一步下定决心这次进站不坐,带了一堆自制燕麦棒,节省了不少时间。

六点的小城略嫌湿冷,前两公里按舒服的马拉松配速热身,逐渐习惯略微沉重的背负,到了山脚下不累,得,那就开始爬吧!不用力,但也不能怡情。周围有不少选手在讨论说笑,我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在看表,看路,吸鼻涕上。要说我昨天跑得多认真多努力,鼻涕流了一路我都没有拿纸出来擦一下,说实话空不出手,很多时候也是不敢,怕一不留神就摔倒擦伤,这赛道十分需要谨慎小心,形象还是放在第二位,安全第一。此时的爬升尚能流畅,并不虐人,保持节奏很快到了六公里第一个打卡点。跟人倒班调休的两天快过去了,今晚得火车赶回去,可怜我当时还在做这种白日大梦呢!后来掰着指头一算不跑到十小时根本没戏,然而晚上赶回去确是一个有效的刺激,让我这慢性子激发出潜能。接下来十三公里能跑在跑,不好跑用杖助力小跑,实在无法跑也在快走,趁机吃个枣子燕麦条。就这么稀里哗啦跑过湿润柔软的小径,跑过味道清新的山林,跑过汩汩流淌的山间小溪,跑过大片笋壳和偶尔冒出土地的巨笋。土坡碎石坡泥巴坡大石头坡一应俱全,跑累了开爬,爬累了接着跑,山间阴凉和燥热的属性随植被变化交织忽冷忽热,调节体温效果特棒,鼻子终于消停了一会。当脚下逐渐习惯地面,脑子里也开始想起了些别的,多数是那些有关我穿林跑山时的美好回忆……当然,还有某些跑者做了更浪漫的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我怎么没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越野时玩个亲亲

美丽的兰辽茶场中我偶遇了驾驶飞行器的摄影师追小命,tnf一别后数月未见,我全身心投入在茶田嶙峋的小怪石间跳上跳下,竟没有抬头看眼命总被脚踝旧伤长期所困那憔悴的容颜,心里只有快点小心两个念头。只听命总喊道,段,加油。哈哈,我当然会加油,我还想赶晚上火车呢!加速到cp2的竹林末端有段大石头夹心的坡,由于向阳,表面附有一层浮土,我心里一阵紧张,被后面几位飞人迅速超车,不禁抓紧了手里的杖,脚步略微停顿的当儿只听几声噪音,低头一看一位形貌酷似曾小强的选手已经端正地躺在我右脚下,无辜又痛苦地望着我。坡上滑下个大帅哥,只可惜我没穿小裙子不能傲娇地惊呼一声,大脑有点缺氧,见此情形即刻被吓呆一句话说不出。在这尴尬的坡上他躺着我站着,我还得寻思寻思下坡的路线,更不敢扶他起来,结果该帅哥自己顽强地站了起来埋怨道,我就是为了躲你刹车才摔倒的,你让下我呗!唉,我心想你不要娇嗔了,我恨不得是最后一个下坡的,能慢慢蹭下去才好呢!小强话音未落就刷地一下飞走了,仿佛没有摔倒一般迅捷,也顺便带走了我的内疚(也没有完全带走啦)。不敢下,就逼自己下,记住我是要赶晚上火车的人!稀里糊涂跑下去,一个志愿者看了号码簿大声喊,哇,又一个女汉子!猜想我应该是全程女子第四个到第二站的,但我一点都不乐观:一共没来几个女的跑全程,后边的真得快点,否则完不了赛。抓了一截巨大的香蕉和几个小西红柿,灌了临海特色饮料红牛接着赶。当时不太熟悉红牛味道的我并不知道灌进去的是何种饮料,由于从这个站就开始喝红牛,直接导致跑完胃里不停泛酸水,第二天逛街的时候留心看了下,发现街边小店里即便没有可乐,红牛也是标配,难道是跑山神兽太多,带动了临海的红牛市场吗?

美丽的茶场,图片来自HowerLee

cp2到cp3的某段跑得不甚顺畅,太阳已经开始散发威力,无情烘烤大地了,好在我还在树林里蹿来蹿去。学霸生涯给我的身体带来了悲剧的肌力不对称:长时间伏案写字头向左偏,全身重心习惯性左移,跑右侧悬崖,左侧土坡的羊肠山道时总是很不顺心,仿佛一个不留神就会向一边坠落,路也又窄又滑,只好改走,吃个海苔米果振作一下。如果现在心情就不好了,接下来根本没法跑,几天前探路时在绝望坡身心崩溃的感觉还很熟悉呢,那可是在cp4之后。

五小时终于到cp3,我那个急啊!晚上赶回去的念头像灰姑娘舞会的钟声,和高频率的心跳一起撞击着耳膜,其实已经来不及了,可是我数学不好,当时也无暇细算。强迫自己休整了十分钟,考虑到后面过山车一样的路程我认为吃点自带的小饼干就好,听说有人吃了七碗粉丝才走,挺好奇后来这人怎么样了,不过现在我更好奇那粉丝到底什么味?总之肚里灌了两杯可乐,心中反而产生了小兴奋:看这脚下碎石大坡,不就是通往龙泉峰顶的路么,去年五月份我背着八宝粥哭着爬上去,今年穿得凉快,小风吹吹舒服极了,这feel倍儿爽啊!接下来跑马坪附近还有类似张掖的地理景观,熟悉的阳光热度,纯净的风,有着梦幻般色调的天空,土地和植被,哪一样不是我回来后朝思暮想的?只不过……只不过横亘在这一切前的几个虐坡……那又怎样?竟然生出一种奇特的期待,我期待着大坡和密林绝望坡快点到来,加快步伐跑到了盆化寮。

此地不宜久留,耍酷小心跌落(帅哥除外)

盆化寮之后的妖孽巨石,好多人的手机就是在这丢的吧?

负重加倍,灌上1.75升水,随手拿了两个美瑞克斯的产品,在此赞一个果冻和迷你棒好好吃mua,算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能量食品,配方也挺科学滴。突然看到一位女子选手被三四位男选手簇拥着离站,状态比我好多了,没力气追,就此改为步行。自此我一路尾随,每每上坡总能看到他们,下坡却总是被后面的选手超过,太阳晒着,胃口和脾气一样差,下坡的路况又特别恐怖,陡而崎岖很难落脚,若不是此时神经早已被折腾麻木,恐怕还要更慢。这段路最艰辛,我又悲剧地没做好补给,很快由步行变成了爬行,一步一拐,心情跌落谷底,唯一支撑着我的念头就是还没爬到的绝望坡,印象中是密林深处的某个拐角duang地一下骤起的爬升,过了此处就升上快乐天堂了。大坡一个接一个,即便是我这样形容词泛滥的作者,也无法准确细致地描述出那群坡的形态和看到它们时的心情,只能说真陡!真长!往上时真切感受到小腿的叫嚣和跟腱的张力,一刹那间我甚至想起了刘翔,额啊,还是踮脚跟,甩胳膊,爬楼梯一样慢慢上去好了。抬头看前方似乎到了悬崖?哦不,竟是一个极陡的下坡,乱石密布,乍眼看上去像一大堆没剁好的包子馅一样,银灰色的石头姿态各异,大小不一,凶狠地从土里探出半截身子。我已经没有别的想法,脑子里只有俩字:我去啊!!!本来下坡就差到不能再差,这叫我怎么办?幸亏先前来过一次,否则我真得再浪费点时间站坡顶整理下混乱的思绪。按照朋友传授的秘籍小步晃下去,时间已经不计较了,好歹没摔跤,好歹没把股四头肌整崩溃,如此上下往复起码四次之后终于进了林子,绝望坡你在哪里?我来啦!!!

在我之前离开cp4的女选手

下陡坡

事实上绝望坡不绝望,爬完绝望坡又上下几次后举目四望,印象中应该能看到跑马坪的风车了呀!为什么周围还是群山环抱?为什么我还要爬?有点沮丧,开始担心起完赛的概率,由此可见不仅数学差,时间概念也差。忘了爬到第几个山头时真觉得好累,被拐孩子般在一堆针状矮树间瞎走,阳光很美,是炸鸡的颜色,天空很蓝,让人想驻足凝望,正发着呆,树丛里闪出一位背着巨大osprey的男士,问我要不要喝土红糖,其实满肚子红牛挺反胃的,不过此时有必要停一下,那就来杯红糖水吧!叔叔还贴心兑了冷水让我喝,我一饮而尽抹抹嘴走了。说也奇怪,十步之后顿觉身轻如燕,哗啦啦下坡迅猛无比,这哪是红糖水,简直就是血嘛!我又活过来了。

补血之后士气高涨,一路杀到跑马坪,经过之前过山车地形的蹂躏,此时好多小的爬升下坡都不算事儿了,除了脑袋有点糊涂浑身经络通畅,走错了三次,在夕阳正好时到了cp5,正当我把红糖馒头塞到包里,差点第四次迷路的时候听见有人叫我:这边!这边!定睛一看两位摄影师,一位匍匐在地,一位举着小镜头,接着就看到路标。趴地上的摄影师又喊,从我前面跑过去,我想此时浑身脏咸的能有什么好照片,让你随便拍拍吧。摄影师接着喊,看我,我笑了,想到之前给人拍淘宝照片各种张牙舞爪失败的废片,估计我这个也不例外吧。谁知这摄影师功力不浅,拍出了这张把人推向感动巅峰的照片,我是拍照会死星人好嘛……谢谢摄影师,把我拍得如此美丽。

据说妈咪看了这张照片之后不再反对我越feng野pao

最后一个cp是与跑马坪隔着几层山的米筛浪,或许没有几层山那么多我已记不得,唯一有印象的是隐匿在树丛后解急时发现大姨妈突然造访,当时无语极了:看来柴古唐斯系列都是对裤子不友好的比赛,上次划破裤子,这次好不容易没屁降,最终裤子也难逃被弄脏的厄运。跑出腹肌,跑出勇气,跑出大姨妈,听起来似乎不太酷,然而这时候我才不care裤不酷,再不抓紧时间,裤子脏一大片的时候就彻底不酷了。米筛浪是想坐也不能坐,大风凛冽相当冷,喝了一碗烫掉舌头的豆面碎汤,加点鲜笋雪菜,看到还有阳光,紧张的情绪终于有所缓解,趁着喝汤的当儿放任下感性吧,细细品尝着寒风中鲜美的食物,看到志愿者像家人一样给我加汤加菜,心像掉进热腾腾的豆面锅里一样暖。

终点休息室,可以坐下啦

朋友说你好好跑,我带条裤子在终点等你,这决策实在太英明,当我活蹦乱跳地踏上通往村口终点的平路时,已经是将近十三小时了,一开始我想着赶回去上班,后来我想不要让我十小时完赛的精英朋友等太久,可不管怎么赶,终究力有不逮,无论如何,我尽力了。下山时曾经一度怀疑脚下某个间歇性发出欢呼的地方是不是终点,望去一片漆黑,走近了才发现是个类似小学校门的地方,一群孩子见到选手就疯狂地喊加油,让我想起utmb赛道旁狂摇牛铃,喊啊类啊类的孩子,不知在这些小孩眼中,一群冲线的脏臭咸是疯狂呢是帅呢还是怎么地,不过我相信内啡肽绝不只是一种体内的化学物质,它是一种辐射力强大的气场,让孩子们激动疯狂,甚至透过照片辐射了对我跑步颇有微词的老妈,而奔跑的欲望也绝不只是一种隐藏的天性,它是存在于周身世界中的呼唤,通过一花一木的姿态变化,通过风云雨雾的变幻召唤着我们,从自然中来,到自然中去。

据说运气好时这里能看到云海

无伤无痛,四肢微酸,柴P之行是愉快而满足的。十一月的柴古唐斯我在屁降坡上望坡兴叹,在猪肉饭前小醉一把;四月份的括苍之巅,我在此起彼伏的乱石从中奋力搏击,站在风声猎猎的山顶心潮澎湃。若只是因赛道难度不同带来迥异的身心感受,远不足以构成括苍山令人沉醉回味的理由,短短十三小时,从江南小村的清风竹林移步换景至海拔一千多米的荒芜巨坡,括苍山的壮丽深深震撼着我的心灵,伴随急促的心跳呼吸深深镌刻在记忆里。如果说去年的柴古唐斯是清新微甜的古早味蛋糕,那括苍之巅则是浓郁华丽的歌剧院,两者都让我欲罢不能。我庆幸自己选择比赛时优秀的直觉,更想对所有为赛事付出努力的志愿者们说声感谢,奔袭于狂野的山水之间,感谢你们的悉心照料,感谢你们把我视作朋友家人,集中十二万分的注意力给我送来食物,笑容和鼓励。为了防止选手发生脱水危险,比赛时在4-5之间临时增加了补水点,背着从cp4灌满的水袋一步步捱下石坡,看到狭小的低地被志愿者和一堆矿泉水挤满,我的内心有震动:明明已经反复强调4点要补好水,这坑爹的路,他们竟然背着水爬上来!悉心照顾至此简直要媲美爸妈。虽说越野强调自给自足,然而个人能力有差,比赛是人办的,没有人情味的比赛不能称为好比赛,作为超级感性的双鱼座妹子我自认有资格说,柴P的主办方和参赛选手们人情味都浓浓哒,棒棒哒!

向志愿者们说声感谢

由于各种琐事的不期而至,算上今天写这篇赛记花了五天功夫,57公里不长,5000字不短,更多的就把它交给记忆。我有时想跑步就跑步吧,比赛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在我某天烦躁地盯着地铁里闪烁的点点时,能忽然想起曾经有那么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有那么一段吭哧吭哧的攀爬,有一杯散发可可浓香的土红糖,有一群心疼我肩膀晒红的志愿者,有一个火急火燎的妹子在赶路——这些人事物,只会奇异地产生并存在于彼时的情境中,无法想象,无法复制,因而显得珍贵,在我疲倦的时候,它们总能将我拯救。

今早看到另一位跑友写的赛记,其中一段十分触动心灵,我也没有其他更好的表述可以传达相同的意思,就借用来作为结尾吧:如果可以,我愿像他们那样,有生之年把时间浪费在这里。抬头看苍穹,感受与天地同在的质朴生命;低头看云海,体味自然的静美和从容。不忆过去,不问将来。我会把一半的灵魂送给这座城市,一半灵魂分出去隐遁山林——一半是关于早已凝固的生活细节,一半是关于近乎幻觉的生活梦想。

图片来自HowerLee

(再次感谢主办方,志愿者,各位互帮互助的选手们,感谢敬业的摄影师们。除特殊说明,本文所用图片皆来自爱燃烧网站)

2015 括苍之巅-柴古唐斯PLUS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465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假行僧 假行僧

    越野妹纸最美丽

    2015-04-16 15:02:57 回应

  2. 南京小鑫 南京小鑫

    好棒的比赛,那张照太美,超值,没去后悔中。。。

    2015-04-16 15:47:51 回应

  3. Fenrir Fenrir

    年轻就是任性能写啊

    2015-04-16 15:55:35 回应

  4. 神雕猎鹰 神雕猎鹰

    写得真好!跑得更好!把美丽奔跑的身影留在苍山之巅风车阵中!

    2015-04-16 17:08:05 回应

  5. 老鹰部队 老鹰部队

    只能说太棒了

    2015-04-16 17:18:10 回应

  6. 关羽 关羽

    哇啊!这一下子吸引了我好多朋友到爱燃烧里来了,希望临海也能在此次赛事之后出现更多的越野跑爱好者!

    2015-04-16 17:56:16 回应

  7. 九拍 九拍

    快到CP5时遇到你,拍下了你的背影,当时真的很佩服你。

    2015-04-17 11:59:34 回应

  8. tudou721 tudou721

    下次要去参加次半程试试

    2015-04-17 16:39:52 回应

  9. 江南风 江南风

    山很虐人更野

    2015-05-02 18:22:42 回应

  10. 威力 威力

    恭喜完赛,能跑会写,太棒了。

    2016-04-18 18:51:56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