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扬州在左,人生在右---用流水账和旁白标记一下我的首马

2015年4月19日上午6:40,

我怀着一种到底要不要清理肠胃的纠结,匆匆走出京格酒店的大门。大门边有位等人的美女,天蓝色压缩裤,阿迪跑鞋,长发挑染了几绺蓝色,犹如一例秀色的淮扬清炒虾仁,在我尚未饱食(或者说不敢饱食)的肠胃里搅起春天的味觉。首马,我怀着对肠胃的深深忧虑上路了。

2015年4月19日上午7:20,

26路公交车宛如大肠梗阻般转折蠕动,车厢里充斥着跑步者蓄满的多巴胺气息,公交车司机大义凛然打了一把方向盘,逆向行驶入对面慢车道,注意,是慢车道,司机的义举为这辆车里七八十号跑者争取了至少十分钟的检录时间。我跳下车,一位貌似很资深的帅哥対旁边跑友说,到了起点尿尿要排队。于是跟着他,在汽车站的卫生间提前释放了一下。

2015年4月19日上午7:40

5号存包车前,我仔细检查了一遍鞋带,压了压腿,根据微信里面的信息,摸索到了南京悦跑的大旗,因为几乎不参加集体跑步活动,所以群里的各路神仙美女基本上都不认识。但我这人向来脸皮厚,和楠哥的山顶洞野人夫妻造型以及光头的充气娃娃造型合影留念。

2015年4月19日上午7:50

受公交司机慢车道超车的启发,站在起跑区栏杆外面寻找突破口,我必须很羞射的承认,这点投机取巧的心理实在是不道德。猛然一抬头,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这不是传说中貌美如花、脚力惊人、江湖美誉度极高的米神吗?我腆着脸打了声招呼,米神说:“啊,我今天跟着你跑啊”,我说;”不,我跟着你跑!”。这里补充一下对话背景,之前在群里和米神以及几个小伙伴相约冲击150,彼此都想找个大腿抱。事实证明,我今天没抱着米神大腿;事实证明,我没抱到大腿是多麽错误;事实证明,CCAV今天直播给了米神3秒钟的镜头,如果我跟着跑,尼玛,咱也是上过央视的了!

2015年4月19日上午8:04分

一声很闷很轻的枪响,人群呼啦的集体启动了引擎,我顺着被打开的栏杆缺口,十秒钟后冲过起点。我心里暗自得意,跟着米神有肉吃,这么快就冲出来了,流弊啊得瑟啊。可后来的事实严酷的教育了我,跑得早不见得跑得好,因为下面的21K里,你将体验永远被人不断超越的感觉。

2015年4月19日上午8:28分

440配速五公里,我一路不断地看表,我之前的美好愿望是前15公里争取505配速坚持下来,如果最后6公里掉速,还是很有希望能在150内完成比赛。结果,菜鸟就是菜鸟,顺着汹涌的人流一路飞奔,还没觉得自己快了,到了五公里才发现,我是按照我万米最好成绩的配速跑的。这个过于兴奋的开头,注定了我最后三公里的力不从心。

2015年4月19日上午8:53分

49分整到10公里点,整体状态尚能应付,但因为紧张的缘故,一路上不敢和围观群众做任何互动,之前就听大神教导我们,要把精力放在比赛上!路上看见一个手拿手机的145兔子,好像是官兔,速度非常的飘逸,我心里想着,哥这回也是逮着兔子了,还是只145兔子,比150目标逼格高多了!

2015年4月19日上午9:19分

到15公里点,看了看表,估摸着150的大计似乎有戏,于是大着胆子和路边的祖国花朵们击掌、挥手、竖大拇指,我党发动群众的水平那是杠杠的,小学生们周日不补课,都上赛道了!突然,一阵大喇叭把我这颗菜鸟的心率飙升5个点,一看原来是人见人骂的轮滑真人秀上演了,我一直想不通,主办方是不是觉得轮滑是个很能体现城市品位的文艺运动,拉风装逼加酷炫。赛后看毛豆微博,说是亲眼见到轮滑者在终点前穿号码簿混完赛包,我想好了,明年我骑鸟车来。

2015年4月19日上午9:44分

到20公里点,这时候配速已将降到515-520,只见145兔子的气球远远的飞在百米之外,于是默默地按捺住不切实际的145幻想。就在五分钟以前,突然感觉心脏有些轻微的过速疼痛,怕死的念头让我迅速调整了步伐,老老实实保命要紧。赛后听说今天救护车很忙、医院很忙、医院的大夫微博吐槽也很忙,感谢鉴真老人家没有让我今天给医院添堵。远远望见终点的拱门,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加速,想着反正任务已经超额完成,最后快个十秒二十秒那都是浮云,关键是,冲线的姿势那一定得潇洒!

2015年4月19日上午9:50分

冲线,然后感觉好渴。一路上因为紧张,也是因为一直自己单练所以没习惯中途补给。所以全程没喝一滴水没吃一点东西。志愿者们说,后面有水,于是哥走啊走,一路看见按摩的没敢停,看见拉伸的没敢停,看见美女也没敢停。最后撞到了存包点,感谢志愿者心灵手巧眼疾手快10秒钟找到我的包,于是,喝到了包里的半瓶脉动。于是,我的首马至此完结。

对了,最后净成绩146.08。赛后各种信息渠道里,对扬马的槽点很多,有些确实和我有印证,但不管怎样,还是感谢扬州在13年之后,给我再一次体验人生的机会。这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通过真实的脉搏和呼吸,以及乳酸的生成,让我在人生迄今为止最长距离的跑步过程中,有一个可以令自己满意的结果。

13年前的那个夏天,是我上一次来扬州。在某条河边的岸堤上,我结束了大学阶段的首次恋情。那时的记忆沉淀至今,早已经模糊不清,但隐约中的感受,可能和我此刻小腿根部的感觉差不多吧

2015扬州国际半程马拉松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482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