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心里住着一头不甘平庸的小兽——柴古唐斯越野赛记

(注:文中出现“无情”“唯一”“深秋”“金水宝宝”“致远”为好友QQ昵称)

       一次机缘巧合我加入了“常熟阳光跑步俱乐部”这个大家庭,与小伙伴们一起训练一起活跃在全国各大马拉松赛场,从此让原本枯燥的跑步变得如此快乐!从征服十公里到半程,再到以四小时零九分的成绩拿下上海全马也只用了一年时间,俱乐部里好友“无情”“金水宝宝”早在去年就开始转战山地越野跑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他们拿下杭州山地100之后又双双去挑战香港168公里山地,天天看着他们晒美图聊赛道谈大神我的那个馋啊!我心里住着的那个不甘平庸的小兽开始躁动起来。便悄悄着手添置装备,从手杖到头灯,从压缩腿套到山地跑鞋,一样不缺统统到位。于是,也跟着他们喊起了口号:马拉松半程才入门,全程不是终点,山地越野才是归宿!——我要越野!冲动之下不甘落后的我居然在无半点山地越野经验的情况下报了4月11日“柴古唐斯”的全程。没想到无锡全马下来出了点岔子,右脚掌受伤莫名的疼痛,虽然问题不是很严重,但眼看离“柴古”赛期越来越近。怕是黄了。心里无法接受首次参加越野就要被关门或退赛的现实。所以即使报名了,但在朋友面前也是只字不敢提起。等脚伤稍好就拉着朋友赛前抱佛脚狂练,赛前一周还模拟了一次45公里山地体能耐力训练,安全顺利地完成了45公里的耐力训练这让我又重新燃起对“柴古”一定完赛的斗志。

       比赛由原先预定的凌晨五点改为与半程选手六点同时鸣枪起跑。可能主要是考虑到安全与补给方面因素,不像城市马拉松赛动辄几万人,越野赛事参赛人数严格控制在几百人左右。六点钟准时出发,我们一行四人,其中“唯一”跟“深秋”很快就随着人流跑得不见了踪影, 而且“深秋”也是头一回参加,是与我一样的菜鸟。“金水宝宝”与“唯一”有过几次越野完赛经验,指望“唯一”这头野兽肯定不靠谱,所以我就把带着我完赛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宝宝”,并向他下了死命令。只要我能完赛他就完赛,我如果不能完赛他也休想,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谁让他叫我“三锅”咧!进山之前大约有两公里,兴奋地打了鸡血一样的大神们撒着欢儿一路拼命的奔跑,只有我和“金水宝宝”不慌不忙落在队伍的最后为他们压阵。以致于在进山前穿过一条公路时负责封路的工作人员冲着我俩大叫:后面都没人了吧?就你们俩倒是快点呀!我跟宝宝才悠哉悠哉的快步穿过马路并在山脚进山的第一个补给点两人各领了一听“红牛”装在水包里踏上山路朝第一个目标CP1进发。也开启了我人生中的首次越野之旅

       尽管越野不同与马拉松,但我感觉马拉松上的一些完赛经验这里完全可以套用,长距离的比赛要做到合理的体力分配,前半程在保证不被关门的前提下要为后半程保存足够的体力,这也正是我跟“宝宝”开跑时不慌不忙的真正原因,在我们爬升的途中很快就超越了多位大神,看着他们站在半山腰不停的喘着粗气心想他们肯定比我还菜,我也不放过调侃他们的机会:继续跑啊?刚才进山前你们不是跑得挺欢的吗?才进山怎么就不行了,这只是刚刚开始呢!同时我撑着两根登山助力神器蹭蹭蹭把他们落在后面。

       东风好作阳和使,逢草逢花报发生。一路走来,绿茵如盖,山花烂漫。青山绿树间,羊肠小道上,五彩缤纷的大神构成一条蜿蜒的彩带朝山顶蠕动。爬升600米抵达CP1打卡点,这里有个美丽的名字:美女照镜。极力搜寻,美女众多却不见照镜者,倒是眼前豁然开阔,仙境般的云海便浮在眼前。绵延起伏的山峦与飘渺的云海恍若桃园之境,令久居钢筋混凝土城市的我叹为观止瞠目结舌。终于知道山地越野为什么会让人上瘾。如果这是毒药,此刻我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医!莫不是因为比赛时间紧迫,我会端起相机把这所有的美景都统统装进我的镜头据为己有!

       参加本次半程比赛的人在不出意外的情况下应该都能完赛,CP3是半程的终点,CP1到CP2直到CP3赛道基本上不算很虐,除了赛道有些陕窄因为前天下雨没有干透有些湿滑之外,基本上平坦没什么大起大落的陡坡。难度都集中在后半程,为了保证完赛,给后半程的关门时间点节约出些时间,我们也开始林间小道上奔跑起来。穿过一片茶园抵达CP2时我们基本上为后面的关门点节约出了大约45分钟宝贵的时间,为我们能够顺利完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CP2补给点除了提供饮料、水果之外还备有饭团为我们充饥,我为水袋加满水,就着“红牛”草草吞下一个饭团就匆匆上路。

       山上所谓的赛道只不过是相隔三五十米远就在山里小道两旁的树杆或树枝上拴着印有“柴古唐斯——括苍之巅越野赛”字样的红布条,沿着红布条指引的小路,(有时根本就看不见路)如果不细心很容易走错。刚出CP2的“兰辽林场”,我们差点偏离赛道,所幸一位好心老大爷提醒我们才得以及时折返,千恩万谢过后就回归比赛,甚至都没来得及记下好心老大爷的面貌也没注意他肩上到底担着什么。翻过一座山岭迎来了一个较长较陡的长下坡,通常越野高手都体现在下坡上,他们身体前倾,脚尖点地如蜻蜓点水般潇洒轻盈地“飞”下山去。此刻菜鸟的我只有及时给大神们让道的份。抵达半程终点“上白岩村”CP3打卡点时已经接近十二点,辗转在山里奔走了近六个小时,此刻身体已经略显疲惫,好在这里有热气腾腾的粉条,味道确实不错。赛后听野兽“唯一”说他在这里整整干了五大碗粉条,让志愿者妹子盛得手软眼睛瞪得老大如同真的发现了野兽。名符其实的野兽食量当时一定吓坏志愿者妹子。我总结“唯一”能如野兽般能跑的原因就在这里——能吃!

       CP3出发前志愿者总要耐心询问每一位参赛者有没有带好头灯。前半程的轻松让自己低估了后面赛道的残酷,甚至还乐观的认为头灯带着都显多余。预计最多十三小时天黑前就能完赛。短暂的平坦后迎来一个近乎垂直拔升的大陡坡,正午的烈日无情地炙烤着裸露的肌肤,无穷无尽的上坡下坡。让我们真正领略了“柴古唐斯”的“拆骨躺尸”。身上汗水干了又湿湿了又干,脸上一层盐霜摸上去像一层沙。尽管被虐得像狗,心情却愉悦得像飞出久锢的小鸟,快乐写在脸上,这一点潜伏在沿途诸多的摄影师为我们精心拍摄的每一张照片就是很好的证明。此时我不由得佩服起与我一样菜鸟首次参赛的“深秋”,居然这么久都没让我们追上。CP3到CP4只不过短短的6公里距离,而我们足足用了1小时35分钟。我们到达CP4查了下另外两个伙伴过去的时间,不出所料“唯一”这野兽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而“深秋”则刚过这个点,比我们提前了几分钟到达。“深秋”平时就很少训练,以我们现在的速度应该很快就能追上并超过他 。CP4点补给对于我们来说很关键,赛会组织说明会上就特别提醒过。CP4到CP5之间不但最艰难最虐,甚至沿途找不到一眼山泉,如此大强度的比赛又这么长距离如果断水后果真不敢想像。尽管水包里还剩余不少水也不敢怠慢。卸下水包让志愿者给添满,胡乱往嘴里挤了一袋能量胶,味道很怪难以下咽,又以最快的速度往嘴里灌了一听“红牛”连同能量胶一同冲进胃里,尽管没食欲,但知道这个时候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必须补充能量来维持体力才能经受起后面艰难的赛程,随手又往嘴里塞几块志愿者切好的甜橙和几截香蕉。这个点上出状况的人明显多了起来,有走路一瘸一瘸因伤退赛的,也有对后面的赛程没信心而退赛的。这时候退赛大多是明智的,来之前大神“无情”就告诉我,如果要退赛迟退不如早退。至少不会被继续折磨继续像今天的“拆骨”。其实能够这个点与我们同时到达CP4“盆化寮”,速度还不算太慢的,如果没受伤意志力坚强点完赛我想应该问题不大。因为现在离这个点的关门时间还早出半个小时。虽然我对自己首次越野完赛极没信心,但我心里这头不甘平庸的小兽告诉我:只要踏上“柴古”赛道,除非受伤不得以否则哪怕再苦再累再艰难,我也要坚持到终点。自己没别的优点,唯有着一股认真执着劲!我一直坚定的认为,长距离的马拉松到最后拼的不完全是体力还有超强毅力和意志。退赛与完赛往往就在自己一念之间。就看你能不能战胜自己。

       领了一听红牛和一根香蕉和“宝宝”又一头扎进赛道往CP5大风车阵“跑马坪”进发,继续完成我们的受虐“拆骨”之旅。“宝宝”登山是全程不用杖的,据说越野高手都不用杖。但在翻越陡坡时明显比我吃力,我几次想分一根杖给他但他坚持不用。也只好由着他,我走在前面他总是不紧不慢的跟着,心里特别的踏实。令我温暖而感动!我们合理的分配着体力丝毫没有比赛的紧张感,把握着比赛进程的节奏朝着目标迈进。在森林防火道一大片塌方的地方我们追上了同来参加比赛张家港的一位跑友“致远”,他有杖却没拿出来用,而是斜插在背后的水包上,那杖一眼看上去很像古装剧里剑客斜插在背上的剑,很有侠客风范,他说要挑战一下自己能不能不用杖坚持到完赛,一副仗剑走天涯的江湖味道。沿着坡度不大的进山防火舒服了片刻突然发现没有了路标,当然也就意味着我们又一次偏离了赛道,赶紧回头寻找,原来在身后不远处有路标拐往山顶,庆幸发现及时。这条荆棘丛生几乎看不出是路小道蜿蜒而上直插峰顶,由于陡峭再加上大家体力都已经消耗严重,朝上看不远处的人们尽管比赛时间越来越紧但也是不得不攀攀停停,想快也快不起来呀!谁也不是钢筋铁骨,更何况我们只是未受过专业训练的一群业余爱好者。值得庆幸的是到目前为止除了长距离长时间运动形成的肌酸堆积,肌肉略显酸胀之外,各个关节没出现明显的疼痛和不适。又翻过几个山坡到达一处坡顶几块耸立着大岩石的坡底,远远就看见有个美女摄影师镜头对准了我们并向挥手示意,后来才知道这大岩石叫“纺车岩”,也许这几块大岩石的排列像儿时记忆里油灯下母亲手里的纺车而得名的吧。感谢摄影师在这里为我们留下了不少精彩镜头,值得一生珍藏回味的瞬间。临行问美女摄影师到CP5还有多远。美女回答令我们差点彻底绝望,脚心直冒寒气——她说这场比赛真正的磨难你们才刚刚开始。后面无穷无尽的近乎垂直陡峭的大上坡大下坡一个接着一个,乱石嶙峋的森林防火道,刚爬过一过山头本以为会松一口气又迎来个近似悬崖的陡坡。每一座山峰都是一个不一样的世界,虽然被虐但很值。我真希望自己的眼睛就是一架摄像机记录下这所有美景。为了安全省力我借着杖慢慢的走着“之”字型路线艰难的移动。腿部肌肉都在发抖,为了防止肌肉抽筋我跟“宝宝”也不知道是第几次停下来吃盐丸补充体内电解质了,“宝宝”出汗量大,加强版的盐丸他每次一吃就是三颗。我甚至担心他这样吃会不会过量。也就是在这最煎熬最折磨最虐的乱石坡中我们追上了“深秋”,深秋的状态果然不出我们所料,可以用糟糕透顶来形容,要不是因为处在上不上下不下尴尬的位置他早就放弃前行了。在这个位置退赛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返回CP4,要么继续前进到CP5,赛事组织还没高大上到派直升机来接你下山的地步。缺少训练的他膝关节本来就不好还学大神全程不带杖。此时膝关节已经痛得他举步维艰,可以看得出他现在每行一步对于他来说都是煎熬。看这状况我们也帮不了他,只好给他吃了颗盐丸又把我手里的两根借了一根给他就跟“宝宝”继续前行了。

      虐完了乱石岗又遇羊肠小路,此时少了根上坡助力神器的我只能用另一只手攀着路边的小树借力艰难向上挪动。在半山腰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基本不敢朝上看,延绵不断一眼看不到顶的山路只会令自己更加绝望。回头朝下看自己越过的峰能让自己多少平添几分信心。这十一公里的山路不知道怎么就这样的漫长走不到头。又翻下一个岭听见岭下有人喊“加油!“你是好样的!”志愿者的声音我们一阵兴奋,以为到了CP5,但又心生疑惑。从赛事地图上看应该是坡上并且有风车阵。等我下到坡底才知道原来这里是组织方考虑到这段赛程的难度,补给点过长而在这里又临时增加的一个补给点。赛事组织方的良苦用心周到且人性化的安排叫人感动。我接过志愿都递过来的一小瓶水一饮而尽,通过志愿者我们了解到经历了这么长时间数都数不清爬过了多少个山坡越过多少个岭居然离CP5还有四公里!尽管后面的每一个里程每一个坡对于已经被折磨得疲惫不堪的我们来说都是痛苦的煎熬,抱着每迈一步离目标就更近一步这个信念继续前行,终于看到对面山坡上的风车阵了,那里应该就是CP5打卡点“跑马坪”了。我们现在已经饥肠辘辘,好在事先我有预备几块能量棒这个时候正好救急派上用场,嚼在嘴里如同粗糠实在咽不下去,只好嚼一口喝口水送下喉。十一公里的距离我们整整用了近四个小时,到达CP5时已经是晚霜满天了,落日的余晖撒在我们身上像镀了一层金,这里的摄影师为我们定格下了这美轮美奂精彩的一幕:落日下奔走在山脊上的我们尽管筋疲力尽但脸上笑容依旧。

       “跑马坪”上无遮无挡,大风高海拔的傍晚温度迅速下降,凉意阵阵袭来。咽下半个热馒头又匆匆朝CP6进发,整个赛程到这里已经完成45.5公里,后面剩下的10公里难度相对要小得多,距CP6“米筛浪”只有3.6公里,舒舒服服地享受了“跑马坪”上难得的两公里平坦路面,下了一个坡穿过盘山公路再一个陡峭的攀升便到达本次赛程的最高点——海拔1300米的“米筛浪”。尽管就这点路程,但也耗去了我们一个小时的时间,下坡时冻得发抖,爬升时又汗湿衣袖,不但感受着“拆骨”的折磨还经历着冰火两重天的考验。不知道是不是体力严重透支还是别的原因,突然发现自己用足了目力想看清某个物体时甚至都要费好大的劲。CP6的打卡点设在一家山顶的小店门口。这里居然又为我们准备了热腾腾的猪肉粉条就着可口下饭咸菜,一口气两碗下肚,暗自庆幸跑在前面的大神并不都像野兽“唯一”般的食量,否则像我们这个点到的恐怕连汤都不剩了。

       因为是周末,空旷的山顶上撑起很多帐篷,其中几顶帐篷旁边还生了一堆篝火,一群穿着厚厚棉衣的男女围着篝火取暖,我在纳闷这样的山上怎么还允许生明火就不怕引发森林火灾?而我们一身的比赛短打装扮似乎与这画面极不协调,也引来了他们的诧异目光。确实没想到山顶晚上与白天温差会这么大,赛前也就没准备御寒的衣物,身上冻得瑟瑟发抖,沿途想向游客借件雨衣来御寒,结果令我失望。想起本次越野赛组委会虽然从赛事组织到补给安排无可挑剔,唯一的疏漏就是没有为参赛者预备一次性雨衣,但值得庆幸的是今天没有下雨。

       后面赛程6.4公里是由1300米的括苍山主峰“米筛浪”下到山脚的“东长枧村”终点。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我们亮起头灯,林间赛道上的标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由红布条换成了反光条,在头灯光线的照射下十分醒目,蓝色的反光条远远看上去像黑暗中高高举起亮着的手机屏幕。正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更何况已经经历了十二个小时“拆骨”折磨的我们。现在最想要的是冲把热水澡躺在大床上舒舒服服美美地睡上一觉。沿着石阶拾级而下,膝盖已经完全超越了所能承受的强度范围在隐隐作痛,用仅有的一根杖借力支撑来减轻对膝盖的冲击。数不清的台阶无穷无尽的下坡总是没有尽头,径直下山的路也不知道多少次穿越盘山公路。总怀疑他们是不是测的平行距离而没算上坡度距离。隐约听到由山下传来的音乐声也仅仅是个心理安慰,其实还有很远的距离,这时候宝宝的头灯又不争气的渐渐暗了下来,因看不清路面一脚踏空一头撞在我身上差点两人一起滚下山去,惊出一身冷汗!下山这段路程比我们预计的整整多花了半个小时,抵达终点时已经是晚上8.35分。听见广播里报我和“宝宝”的参赛号码时,“唯一”激动的从屋里冲了出来与我们一起在终点拱门前合影留念。这头野兽虽然一路甩开我们,但在终点二个多小时的守候抵消了我们决定回来对他的集体讨伐。

       领完完赛奖牌及纪念T恤。喝了一大碗红糖姜茶,这里又不得不为赛事组织的人性化安排点个赞。冻了那么长时间已经出现感冒症状的我要不是这一大碗姜茶肯定好不了。我们吃了碗稀饭换好衣服在等“深秋”的消息,原以为深秋在CP5退赛,可成绩查询里居然查到了他过CP6的时间,这充分证明他还在完赛途中而没有退赛,虽然他柱着我借给他那根登山杖一瘸一瘸抵达终点时已经过了关门时间近半个小时,也许是这些跑者的执着精神令人感动的原因吧!赛事组织方网开一面宽容的临时修改了规则,只要CP6点没有被关后面还坚持跑完全程到终点的都以完赛通过并发给完奖牌和纪念品。后来“深秋”告诉我他这次完赛完全是因为退赛上收容车的点还要走5公里,后来想想与其走5公里退赛还不如往终点走也不过多出个几公里而已,结果就在他的一念之间糊里糊涂的就完赛了。当然也为此付出了第二天浑身疼痛行动不便的代价,但他都认为值!至少这趟“柴古”没有白来。皆大欢喜!我们一行四人全部完赛。虽然过程不是很完美!我也以全程14小时34分38秒的成绩为我的首次山地越野交出了满意的答卷!感谢“金水宝宝”的一路陪同!更感谢“柴古唐斯”近乎完美的赛事组织全程提供周到的服务和补给!还要感谢沿途为我们精心拍摄每一张精彩照片诸多辛苦的摄影师们。在“跑马坪”风车阵那里我就亲眼目睹一位摄影师为了拍到我们身后高大的风车背景竟然穿着专用的裤子(裤腿膝盖处缝有两块皮垫子,防止沙石地上跪倒受伤保护膝盖用的)一次次跪下用仰拍的方式为我们拍摄风车阵上壮观的画面。虽然无从知晓他的姓名,但他辛苦的那一幕已经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时刻感动着我!“柴古唐斯”括苍山之巅——我们肯定还会再来!

       人生就是一条适者生存的竞争跑道,总会有人遥遥领先,也会有人因故掉队。只要不妥协不放弃!就能到达既定的目标!

       ——其实每个人心里都住着头小兽!

2015 括苍之巅-柴古唐斯PLUS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497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金水宝宝 金水宝宝

    金水宝宝是中国最美的越野跑小伙伴!

    2015-04-23 22:24:14 回应

  2. 风中的老屋 风中的老屋

    金水宝宝是中国最美的越野跑小伙伴!      金水宝宝
    臭美。

    2015-05-03 08:58:58 回应

  3. 临海市登山协会 临海市登山协会

    人生就是一条适者生存的竞争跑道,总会有人遥遥领先,也会有人因故掉队。只要不妥协不放弃!就能到达既定的目标!

    2016-04-19 09:58:26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