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春风十里不如你——扬马的真相(二)

友情提醒:还是没图,而且个人回忆较多。跟比赛关系不大!

我的小学在广陵路靠近古运河边的一个小巷子里,隔壁是一个颜色被刷得像极了儿童积木的天主教堂。第一次知道自己体育不好是在一次立定跳远测验时我无论如何也跳不过及格线的时候,除了对于体育考试略有担忧之外,整个小学生活简直就像电影《菊次郎的夏天》一样缓慢悠长充满了温暖记忆。在这个永恒回忆银河之中,有无数闪闪发光的人和事,今天要回忆的是教了我好几年数学的陈老师。
所有的小学同学都记得这位风趣幽默教学方法独特的老师,原因之一是他风雨无阻地在校园里晨跑(因为他家就住在学校后门附近)。我不太了解陈老师晨跑的路线,反正每天早上如果去的早一些就能在校园里看到他奔跑的身影,有时候同学们会一起站在二楼的走廊上一起为快速跑过的陈老师喊加油,而他也会笑着朝我们挥挥手。

陈老师上课的方法也十分与众不同,每天布置课堂作业时,他会让同学按座位分成四个小组,每组最快做完题目的同学赶紧冲到教室后黑板那里站定,等全组同学都做完题之后他就要立刻冲到讲台的黑板那里快速地写下答案,一旦写好就不可以更改,等四个组都完成后宣布答案,按照冲刺顺序以及答案正确与否来确定小组冠亚季军排名。当同学们完成题目的速度差不多时,教室里就会响起热火朝天的加油声,而“八”米冲刺的场面更是家常便饭,沸腾激烈程度一度让校长都前来干预。之所以对这段记忆印象深刻,是因为冠亚季军小组组长负责保留的带花边三角奖旗,是我妈妈亲手做的。

有一年冬天陈老师意外地摔伤了腿,不能来上课,更不要说跑步了。我完全不记得陈老师不在的那段时间由谁来代课,只记得一个白雾茫茫的早晨,刚走进教室的我就发现空气里洋溢着一种按耐不住的激动情绪,坐下后同桌飞快地告诉我说:“陈老师回来了!”我睁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让我更意外的是,另一个跟我同时进教室的女同学听到这个消息的那一刻竟高兴地哭了出来。

唠唠叨叨写了这么多,跟扬马有什么关系呢?在上一篇吐槽贴中,我提到在漕河路瘦西湖路拐弯处一个轮滑小哥不慎摔倒的细节,而就在那之后不久,已经开始觉得疲惫懈怠的我看到了路边的小学生加油团,他们整齐地穿着棕褐色校服站在隔离带的另一侧,由老师带领着奋力地喊着加油,听到这些稚嫩的声音我心中生出无比的感动,原本沉重的双腿似乎又有了一些向前的力量。而突然间,原本萌到让人心都快融化的童声合唱转眼间变成了冲上云霄拼尽全力的尖叫声。原来,他们在参赛人群中发现了自己的老师,孩子们瞬间就沸腾了,我甚至能感觉到有些小朋友简直想从隔离带冲进来跟着老师一起跑,估计跟我前后左右的跑友们都感到了这一瞬间燃到极点的热情。如果说这一界的扬马有什么值得让人大书特书可以“媲美国际”的特色,那么唯一足以担当的就是赛道两边延绵不绝的群众加油团了。

跟往年相比,今年的加油观众真是让人百分百的惊喜,从起点开始赛道两侧就站满了人,随着大队参赛选手地跑过,观众们的情绪也逐渐达到制高点。除了一如既往的小学生加油团外,还有很多单位组织的员工观众群,如果说这些属于“政治任务”不得不出席的话,那么至少还有50%的观众是自发集结的。而跟往年最大的不同是,这些观众们不再沉默地站在路边了,他们完全地投入到了这场万人狂奔的欢乐氛围中,不管是喊号子的集体加油,还是各自为阵的呐喊,我想那一刻奋力跑过的参赛者们统统都感受到了,而且也因此而获得了更多继续向前的动力。

不知道那群棕色校服小学生们回家后是否会被要求写一篇关于扬马观后感的作文,一如我小时候每次参加大型活动那样,也许他们中很多人也跟我当年一样绞尽脑汁不知道从何下手。文字终将消散,但我相信,很多年后,在某个如同今晚的特定时刻,记忆会带领他们重新回到那一刻沸腾的瞬间,当他们看到自己的老师飞奔而过之时,心头涌起的那股热潮,将回到眼眶之中。

2015扬州国际半程马拉松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517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