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百公里的梦想,to be continued——2015北京TNF100赛事日记

关于这次北京TNF100的结局,我想过很多:要么就是完成,实现人生新突破;要么就是关门,重蹈杭百CP3的覆辙;要么就是退赛,说明自己水平还没到能完成比赛的份上。但是我再也没有想到,当中午11点半,我到达位于庙洼的SP8时,等到的除了1000米海拔的狂风暴雨,还有就是比赛中止的消息。虽然百般的不愿意,但这就是现实,这就是这次北京TNF100的现实,尽管遗憾、尽管无奈,却也要接受。

其实,参加这次北京TNF100纯属偶然。本来我是打算跑完419扬马,就好好歇着了,但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3月底,北京壹季体能训练营的祝贺老师来南京参加南京山地马拉松,临回北京前,他和我说:“考虑一下,5月份来北京跑个TNF50?”虽然之前没有参加过TNF的比赛,但是对这个赛事还是有所耳闻的,也听我杭马的兔子张宁说起他去年在北京TNF100当志愿者的事情。回去后,我研究了一下50KM的赛道,心想:50KM,爬升3000米,关门时间18个小时,完赛的概率好像还是蛮大的,而且是在凌晨0点起跑,也算为以后的100公里积累一点夜间赛事的经验,所以就向祝贺老师表达了要去“作死”的想法。谁知张宁听说我要去参加50KM后,劝我“别50了,直接100吧”,其实我当时心里是很纠结的:一方面有所担心,害怕再像杭百一样,碰上那么多台阶,然后再被关门;一方面也有所期待,因为我一直在为100KM在努力,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将梦想变成现实。就这样在一半是担心一半是期待的纠结中,我选择了100KM。

TNF100不是我的第一次100KM,但是这一次我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一定要争取完赛,而且得是安全、无伤的完赛。 “安全、无伤的完赛”,这七个字说起来轻巧,但是要真正的实现它,却很难。不仅因为100KM的漫长、艰巨与未知,更是因为我不想为了一场比赛而付出过于沉重的代价。

决定去TNF100“作死”后,就开始像模像样的备战。除了常规的堆积跑量外,就是对赛道情况的了解、装备的选择和准备,等等。官网上的路况图、线路分析和路线介绍,我已经反复看了N次,知道红色代表土路、黄色代表台阶、绿色代表公路,知道终极老怪会是78KM-88KM的阳台山,甚至不用看路况图就知道每个SP点大概在多少公里。同时,考虑到5月北京的气候和以往几次比赛的检验,我确定了TNF100的装备:CS的帽子、护腕、袜子和压缩绑腿,NIKE的短袖T恤和紧身中裤,NORTHLAND的皮肤风衣,鞋子则是陪我跑过无锡鼋头渚越野的Lasportiva。

在这里要特别感谢北京的跑友小满。我是在杭百CP3关门后在收容车上认识小满的,当时我俩对着杭百一番吐槽之后还不忘来一句“加个微信吧”。确定要来TNF100之后,小满和我说了不少赛道的情况,还有他去年参加TNF50的经验和感受,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比赛前,我们在微信上就一直在盘算怎么样才能完赛。于是,我们以24小时为deadline,将100KM分成若干段,计划用9个小时左右抵达西山森林公园、17小时到牌楼、20小时爬到阳台山山顶,这样24小时完赛就基本没有问题。

7号晚上,我和张宁、朱凌霞坐T66去北京。记得那会儿在北京念书的时候,就坐这车,所以一上车的时候,总有种错觉,以为时光又倒回若干年前,老爸老妈把我送上火车的情景一下又浮现在眼前。在火车的摇摇晃晃中,沉沉的睡去。一觉醒来,车窗外已是一副北方的场景。下了火车,熟门熟路的找到地铁站,2号线换4号线的到了位于人大附近的酒店。放下东西,就出门找朋友吃饭、去42195买补给,还终于喝上了心心念念的北冰洋汽水。晚上还去人大找了间自习室,和小满一起对着赛道海拔图,再次确认了第二天比赛的分段时间和进每个SP点的计划。不想说打什么无准备之仗,只想说:如果我高考也有TNF100这么上心,考上南大还是很有希望的。

8号早晨,稍微睡了个懒觉,然后搭上小满的车去凤凰岭。在路上的时候,开始下雨,好在快到凤凰岭的时候,雨停了。在起点,看到了粉条儿,她知道我除了身上穿的,只带了件皮肤风衣外,特别叮嘱我:晚上山里冷,如果不行,就退赛。毕竟时间那么长,比赛那么多。

比赛在下午2点10分左右正式开始。比赛一开始,是一段上坡,按照预期的计划,这段是要用走的,毕竟当时人还没有分散开,而且又是上坡,即使是跑也不见得比走快到哪边去。到了平路和下坡,开始慢跑,一个又一个的S弯,感觉还不错。大概7K后,开始第一个大爬升,海拔500多米的望京塔。爬升真的不是我的强项,只能趁大家都堵在山路上的时候,休息一下,缓一缓,这时就听到这边有人感慨“没想到北京城里堵,出了六环还是堵啊。”,引得我们一阵会心的笑声(凤凰岭在北京六环以外)。好不容易到了望京塔,就是下降,下降的时候我没落的太远,一直跟在小满身后。终于在花了2小时20分钟左右,到达CP1,我们预期的也是这个时间。

CP1到CP2的路况相对好很多,没有什么爬升。用了一个半小时不到吧,到了狂飚乐园。刚刚进站的时候,看到一个男的从我旁边走过,觉得有点像王子尘,但是因为知道他这次不比赛,不应该穿的这么运动出现在赛道啊,所以就直接进站。这时,小满问我:刚刚你偶像从你旁边走过去,你没看到啊?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才从我旁边走过的真的是王子尘。于是赶紧转身,看到王子尘还站在路边,赶紧百米冲刺的奔过去。一问才知道,原来子尘是来检查赛道和补标的,子尘还特别提醒我,后面有一段路不太好走,让我小心。谢过子尘后,我回到补给站,这时北京壹季的谢新海老师递给我私补——一瓶黄桃罐头,张宁的老婆王菲也问我要不要啤酒。简单吃了点东西后,就上路了。

CP2到CP3要爬三柱香,爬升的时候,我又开始犯怂,就看到小满蹭蹭蹭的往上,听到他拴在手杖上的铃铛一直在响。好不容易挨到下山,已经是7点多了,天开始黑了,刚刚爬升的时候出了一身汗,被风一吹,感觉浑身都冷,于是借来小满的皮肤风衣穿在身上,开始下山。虽然上山的时候会犯怂,但是下山的时候我又活过来了,也在我们预定的时间内到了植物园。

出了植物园没多久就开始进香山公园。一进香山公园,我的噩梦就来了:先是全程比赛的第一次困点来临,然后是肠胃因为高强度的比赛开始不舒服。在爬完香山的台阶后,坐在路边歇了20分钟,站起来的时候把之前喝的可乐全吐了。比赛后,小满和我说:他是在那个时候放弃24小时完赛的念头的,不过他也说,他没想到我吐完后,还能跑起来。不过我吐完后,确实是不困了,状态也好点了,在晚上11点半的时候,到达了西山。当时在西山,完全不想吃东西,就喝了点热水,休息调整了20分钟,就开始往老望京赶。

到老望京之前要爬一个好汉坡。我想说,我是真的很怂,爬坡前死皮赖脸的坐在地上歇了20分钟,爬到一半又往地上一坐说要歇会儿,然后肠胃不适又开始吐。好不容易挨到老望京,被小满逼着吃了碗泡面。那会儿已经是夜里3点了,老望京的志愿者看我坐在那儿犯困,就让我去里面躺会儿,我当时裹着毯子躺在垫子上,真的特别想睡觉,小满不让我睡,说一定要在7点前到狂飚,不然狂飚不会关,庙洼也一定会被关。

虽说从老望京到狂飚这段不难,但是我开始进入全程第二个困点,以至于在路边的时候,一不小心踩到路边,然后摔了下去。还好被一堆枯树枝挡住了,如果没有这堆树枝,就滚下山,如果是撞到一棵大树,脊椎肯定严重受伤,所以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在到狂飚前的平路,我基本已经跑不起来了,小满和我说他先跑去狂飚吃他寄存的饭团,我就在后面大步快走。之前小满问过我好几次还去不去阳台山,他担心我这个状态上山会出状况,我则是担心自己去了阳台山会拖死他,所以,一边走一边考虑退赛的事。大概6点40左右,我到了狂飚。在路口,我看到王菲拿着热水和吃的在等我,还和我说:你那个朋友一直在那儿等你。到了狂飚的补给站,祝老师先给了我一个拥抱,然后我就和祝老师嚷嚷着念叨了很久的大保健,心想,先享受一把再说退赛的事。我之前就和王菲说,记得在狂飚挑个最帅的给我大保健,没想到祝老师亲自给我放松按摩。我趴着享受的时候,看到小满坐在路边,感动的都要哭了,觉得怎么着都不应该再有退赛的念头,更让我感动的是,祝老师还找个了朋友陪我们一起,最后30KM全程用走的,把我带进28小时完赛时间。

享受完之后,我们三人上路了。一出狂飚,我又开始犯困了,就是那种走路都能睡着的状态。就这么走几秒,闭几秒眼睛,睡了几秒后,我精神多了,在九点左右,到了阳台山山腰上的牌楼。那会儿已经开始下雨了,雨越下越大,到了海拔1000米的时候,周围全是雾。当时我一个人落在后面,都不知道前面有没有人,还有多远,风一吹过来,冻的浑身发抖,手连杖都握不住了,心里面一直在骂自己:谁叫你作死报100的,现在受的苦吹的风都是当时脑袋里面进的水。好不容易在11点半,到了庙洼,进了帐篷,捧着热水、披着保温毯,却还是像帕金森一样在发抖,肯定是失温了。当时有不少人退赛,我觉得,都到了这儿了,离终点只有15K,而且只有500米的爬升和1000米的下降,退赛就太可惜了,所以我想着等一会儿缓过来,最晚12点半出站,这样还有5个半小时,肯定能挪到终点。没想到,庙洼补给站的站长过来和我们说:因为雨势太大,组委会决定中止比赛,一会儿会有大巴接我们回起点。这时,就有跑友出来说有没有完赛奖牌,说我们也不是退赛也没有被关门,剩下的路程大家都可以完赛的。站长听到后,及时和组委会进行了沟通,和我们说都有奖牌。等到大巴后,拿了完赛服和奖牌,就坐车回市区了。在回市区的路上,手机终于有信号了,知道小伙伴们一直在终点等我,于是赶紧和他们报了平安,说明了情况。

11号早晨醒来,退房,准备坐地铁去南站。结果一出酒店大门,看到北京天那么好,眼泪一下就出来了。虽然微信上很多朋友都和我说,这块奖牌是你应该获得的,没有大雨,你也是肯定能在关门时间前到终点的(如果不下雨,我觉得我能在24-25小时之间完成比赛),或者,86KM,已经很不错啦,等等等等。但是,一切的一切都掩藏不了我心里深深的遗憾,如果自己上坡的时候不那么怂,能在大雨前通过庙洼,结果会不会就不一样了?而且这种遗憾是和杭百不一样的那种,明明是可以冲过终点线的,但是……。这种心情、这种感觉,真的没法去形容。如果你和我一样,也在庙洼呆过,也渴望完成自己的首个百公里,你就会懂。

如果问我,为什么非要和百公里“死磕”?我想说,这是我去年开始有的一个想法,也是答应自己要在2015年完成的一件事。我知道自己的能力离完成一次百公里还有很远的距离,我也并非想通过这个来证明自己很牛逼,只是想着,能有这么一件事,让自己认真准备、毫无保留的付出,就可以了。这次在北京TNF100差的14KM,终归还是要补回来的,不管是TNF欠我的,还是我欠TNF的,总归都还是要用下一场TNF来“偿还”。

感谢北京壹季的祝贺老师。如果不是有祝老师的提议,我也就不会来参加北京TNF100,所以感谢祝老师为我这次参加比赛做的努力,还有在狂飚乐园的服务。

感谢小满。谢谢你赛前帮我分析赛道情况、和我一起研究比赛“攻略”,特别是在比赛的过程中,全程陪着我、鼓励我,真的特别的感动。如果没你,我肯定70KM狂飙就退赛了。如果以后还有机会一起100KM,我希望自己不要再像这次一样那么怂。

感谢北京壹季的谢老师、感谢张宁王菲、感谢粉条儿,感谢志愿者,感谢所有所有帮助我、陪伴我的人。

我想我会记得2015年5月9日-5月10日在北京凤凰岭发生的一切,记得帝都的夜景,记得指引我前进的力量。我会把这一切都牢牢的记在心里,然后转身,微笑地走向下一个未知的挑战。

再见,北京TNF100;再见,未知的挑战。


2015TNF100北京国际越野挑战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559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奶黄包包包包 奶黄包包包包

    虽败犹荣

    2015-05-12 17:08:40 回应

  2. 奶黄包包包包 奶黄包包包包

    虽败犹荣      奶黄包包包包
    应该是不败犹荣

    2015-05-12 17:09:02 回应

  3. 老杨216 老杨216

    不算败 挑战了自己就好 当然 能提升 些 再去挑战 更好 对自己负责 对家人负责

    2015-05-13 10:03:55 回应

  4. 云淡风轻 云淡风轻

    你就是鼋春赛写不抄近路的MM哎,鼋春赛完赛时间是跟我差不多的哎,我是根本不敢想100公里的,MM太厉害了,你写出酒店眼泪下来了,我眼泪也跟着出来了哇

    2015-05-13 11:42:12 回应

  5. zhang zhang

    放开那个大叔,让我来!

    2015-05-14 08:51:53 回应

  6. dxwj dxwj

    赞一下南京mm,拜读了你的几篇赛记,路跑成绩不错,但越野赛“完败”,也是情理之中,路跑跟越野跑完全是两个概念,这次幸亏提前结束了比赛,要是按你86公里的状态,在风雨中后面14公里就很容易出现受伤等意外。国内的越野赛道其实是非常安全的了,如果是换作UTMB的赛道,一不小心就是几十几百米的下坠,何况在疲劳的状态下有N多的难点是根本过不去的,那需要丰富的高山徒步和攀登经验。所以任何比赛安全第一,享受过程第二,不用纠结完不完赛。看了你去年紫金山荧光跑的赛记,今年也会参加的吧?

    2016-06-17 01:10:24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