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2015年我和大山的一场约会

2015年我和大山的一场约会

(10公里组6313号,2h33m14s)

  • 1、 缘起

很多很多年没有写过作文,退化到只能写工作总结和实验报告,然而,2015年5月9日的这一天,有幸参加了第六届"The North Face 100®北京国际越野挑战赛",其中的辛苦和乐趣让人心潮澎湃,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人生体验和心路历程,不舍得这段记忆流失,忍不住想提笔记录下来,即便是没有文采的流水帐,也是对自己的交待。

跑步对于我本是一件苦差事,在相识多年的老友脑海中,我都是一个200斤的大胖子,上一层楼都要喘半天气,直到三年前,忍无可忍的老婆给强制办了健身房的会员卡,请了私教,把我逼上跑台。那时,2000米就是我的极限,3年之后,体重减了四十多斤,我的极限也延长到15公里。这其间,对我有重要影响的,是认识了孩子小学班主任,也是一位跑步爱好者。她的分享对我触动很大,不只是运动记录的分享,还有心理体验的分享,一句“10公里是跑者训练的一个重要分水岭”让我认识到,只有跑得更远,才能更有收获。

  • 2、 赛前准备

今年3月,从同事那里得到"The North Face 100®北京国际越野挑战赛"的信息,之前我仅在操场上跑过几次10公里,从没跑过山路,也没参加过任何一种比赛,决定体验一把,还拉上三五好友同去,也算是给自己壮胆。

从3月份开始准备比赛,每周跑一次长距离,大概10-15公里,同时每周去两次健身房,加强力量练习,主要是下肢力量,也练其他的核心肌群。随着跑步次数和距离的增加,自己也能感觉到身体在向好的方向变化。不像过去那么怕冷,冬春转换的季节也不再容易感冒。心理的变化比身体更深,在围着操场跑圈的一个多小时里,不再觉得枯燥乏味,伴随着运动软件报时报里程的声音,你的身体在每一公里体验都不一样,从前三公里的亢奋,到第四五公里的平静,再到极点的疲劳,跨过极点后的再兴奋,临近终点时的积蓄能量和奋力一冲,随着每一周的坚持,虽然我的跑量并不大,依然能感觉到自己在实实在在的进步,家人也在为我的进步加油鼓劲,而我的努力也带动着全家人和我一起锻炼。

赛前准备还包括物质的准备,再一次感谢家人,为不会购物的我精心挑选了从内到外,从头到脚的全套装备。不仅是大牌的跑鞋,还有专业的内衣袜子,还包括腰包水壶,再加上途中补给的能量棒和一份高热量的早餐。

带着满满的爱和武装到牙齿的装备,我去赴一场和大山的约会。

  • 3、 比赛过程――开心、艰难、收获

5月9日早上的凤凰岭,不能仅仅用热闹和欢乐来形容,上千的跑友和热情的志愿者聚在一起过节,素不相识的人也能和你微笑着打个招呼。虽然是比赛,可是没人把别人当对手,能站上起跑线的,都是战胜了自己的怯懦,来挑战自己极限的勇者。

出发的场面更像是一次郊游,或是公司的拓展活动,漫长的队伍稀稀拉拉地向前挪动,我必须在人群中闪转腾挪,见缝插针,才能超越我前面的人。一公里以后,可以跑直线了,努力调整着呼吸,加快超越,两公里多以后,离开公路,进入山林。这一段两公里多的公路赛道也有二三百米的爬高,对越野新手们来说,足以称得上是严峻的考验,首先考验了选手们的心肺功能,心肺功能强的选手,才能跑步通过这两公里的公路,快速进入山林,那里的赛道更加险峻狭窄,超越变得更加困难,所以说,起跑的两公里完成了初步给所有选手划分段位的功能。

上山的路常常仅能容身一人,并且坡度陡增,很难跑起来,只能跟着前面的人快步行走。陡坡一段接着一段,几乎完全不给人喘息的机会,要想休息除非你停下脚步,侧过身子,让后面的人先过去,不甘心被超越,就得咬紧牙,向上爬。眼睛盯紧前面人的脚步,寻找平坦一点的容易落脚的石头,还要用心调整着呼吸的频率和深度,尽量让心跳保持在有氧运动的节奏。上山的路似乎永远也没有头,股二头肌和臀大肌首先感觉到乳酸堆积,然而稍有放松就会被别人超过,这让我只能尽力保持着速度,每每爬过一段坡路,遇到一小段平坦的路段,我就让自己跑起来,抓住机会超过几个人。偶有几个实力型选手,轻盈地从身边越过,可能是出发时站队太靠后了。大多数身前身后的选手都实力相近,红着脸,冒着汗,深深地吐着气,却绝不肯慢下脚步。你的心肺不够强,频率就会慢下来,你的肌肉力量不够强,乳酸会招呼你停下来休息,比赛比得是你平时训练量的积累。赛会发布的高程表显示,海拔最高点在5公里到5.5公里左右的地方,我一路上都把那里当作止渴的梅子,期盼在山顶能停下来休息一下,然而6公里都过去,上坡仍然没有终结的意思。转过一个山口,峰顶赫然出现在眼前,它是那么遥远,而一条由跑友们黄色比赛服组成的线,从峰顶一直延伸到脚下,清楚地告诉我,坡度有多么的陡,陡得让我绝望,我前面还有那么多的人,多得让我一丝不敢松懈。林地变成了草甸,我已无心在这里复习植被垂直分布的地理知识,眼里只有主峰,主峰!按说爬上主峰的路应该是极度疲惫和痛苦的,可是仅仅是两天之后我写这段文字的时候,都已经想不起有痛苦的感觉,只有亢奋和登顶的欲望。

终于爬上去的时候,才发现那里不是一个尖尖的峰顶,而是一道连绵起伏的山脊。山脊的小路两边开满了白色的小花,大片大片地扑面而来,两旁绿色的群山作映衬,天上气势磅礴的浓云作背景,冲进花丛,脚步停不下来的飞奔起来。大口地吸着山顶富氧的空气,乳酸似乎不翼而飞了,只希望山顶的路能不能再长一点,感觉之前的所有辛苦都值了,心里默念着,明年一定还要来!

本以为到了下山路段,我能冲起点速度,然而现实很残酷。下山的路更窄,而且雨后的山路很滑,有些地方必须侧身下山。前面只要有一个选手因为谨慎而放慢速度,后面的人就只能耐心等待,哪怕你有体力也发挥不出来。无疑,这个时候安全是压倒一切的,堵在身后的跑友,没有一个人出声催促,我也正好假这个机会放慢了呼吸,得到片刻的舒缓。到九公里左右的那一段下坡,下降的速度很快,每一步都是对股四头肌的考验,很快就能真切地体会到“上山容易下山难”的真理。股四头酸了的感觉,就是每迈出一步,都担心要软倒,还要不加迟疑地迈出去。过了十公里,山路不再那么窄了,也能跑得开了,实力的差距让跑友的队伍拉得更加稀松,有时看不到前后的队员,却能遇到逆山而上的游人,过往的游人往往也拿着手杖,一身专业的装备,都是山友,他们自觉地侧过身给你让路,有的还要加上一两句热情的鼓励,细心人甚至会告诉你前面过去了多少人。大约在那里,我知道自己排在九十多名,这让我多少有点出乎意料,作为一个真正开始跑步不到一年的菜鸟,一个四十岁以上的大叔,一个刚刚甩掉一身赘肉的准胖子,我从没想到,能看到奖给前五十名的小金人在向我招手。小金人的激励,让我不顾双股的颤抖,尽力保持着步频。山路变成平整的台阶,游人也越来越多,而且不尽是山友,也有拖家带口的游客,我知道这意味着终点将至。

跑,没有多余的杂念,身体似乎是一架机器,各部位向大脑反馈着情况,大脑协调它们互相帮衬。双腿已在勉力支撑,那就把两臂摆得大一点,帮哥哥一把;心跳开始加快,那就把每一口气都吸得深一点,别让路过的红细胞空手前进。冲过终点的那一刻,头脑有些空白,我没有兴奋,更多的是疑问:这就结束了?这就结束了吗!我多少有些遗憾的感觉,不是遗憾没拿到小金人,而是遗憾这一切已经结束了,重新体验,要等明年再来。

  • 4、 感想

在终点休息区的体验是美妙的,有冰水泡脚,全身按摩,丰富的补给,伙伴们摆着各种姿势照相。热情的志愿者让你觉得自己得到了英雄的礼遇,当然你知道自己其实不是英雄,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平凡和普通,只要愿意开始,每个人都能走上这个赛道。而那些志愿者才更像是英雄,这样一场完美的比赛,需要很多很多志愿者的辛苦付出,也许有一天,我不做参赛者,而当一回志愿者,甚至带上长大一点儿的孩子一起来当一回志愿者,那我才是真正的胜利者。这也算是我许下一个小小的心愿吧,相信一定有实现的机会。

2015TNF100北京国际越野挑战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581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