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为了忘却的纪念

—记2015第七届TNF100北京国际越野挑战赛(流水账浓缩版+最新最酷配图)

前奏

北京TNF100,据说是大陆越野赛的鼻祖,有着不同凡响的影响力。在喜欢上越野跑的第二年,就将参加TNF100的100公里组别,该是多么荣幸和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啊。事实也是如此。我的第一个100公里越野赛,是今年3月15日的问道杭州100,因为大雨被强行中止于62公里处,越野首百完赛梦碎。这一次的TNF100,可以说是踌躇满志,志在必得。赛前的备战,不可谓不充分,有梅岭主峰夜跑,有武功山明月山穿越跑,有梅岭头往返跑,反正有各种跑。

从南昌来参加TNF100的有剑客、建军和我,前面两个都是南昌越野跑的先行者。比起上回杭百的孤军奋战,这次感觉好多了。三个人,两列火车。8点到北京西站,转地铁,9点到安河桥北的摆渡车起点。在庆丰包子铺吃包子,分析比赛策略。剑客是稳健型,计划18个小时完赛。建军是享受型,原则是每个sp点歇够十分钟,吃饱喝足再走,充分享受比赛,管他用时多久呢。我属于懵懂型:白天拼命跑,晚上随便走,计划在16-20小时之间完赛。吃完包子准备离开,偶遇了大神跑者八零。之前我没有见过八零,只是看过照片,以为是个高大威猛型男,结果却是个短小精悍型男,身材和我有的一拼。看来我也有大神的潜质了。

天公不作美,12点到凤凰岭,雨纷飞,凄冷,浑不似前几天的暖和劲。直接冲到医疗站躲雨(此处有深意),后来又转到按摩站去等待。帮我们领装备的北京跑友奔奔姗姗来迟,一点二十分才和朋友打的飞奔而来,此时离开赛只有40分钟的时间。别号码布,戴芯片,穿芯片。在开赛的最后一刻,才在舞台车后面换上短裤,幸也不幸。

(和第一个大神零距离!跑者八零)


(和又一个大神零距离!闫龙飞)


(梅岭三剑客,自封的,其中有一个是真正的剑客!)


比赛

天公作美,下午2点过5分出发,刚刚的淅淅沥沥都烟消云散。我初生牛犊不怕虎,起跑前我就尽量挤到了前三排,起跑后也是不甘人后,一直跟着第二集团,保持在10~20名的一个名次。蜿蜒起伏的公路,平路大家速度基本相当,一碰到下坡我就落后面了,一回到上坡我又死命追回一些距离,就这样拉锯着。一路交替领先的选手都很客气,超过时都会喊一声加油。 等到走野路拔高上山,我趁机又超过几个人。此时的我,还不忘拍几张风景照,故作潇洒。经过望京塔后开始下山,石阶湿滑,下坡就显出了我的短板。好在到sp1沐春亭时排名还是11,差一点前十名,呵呵。模仿高手们的节奏,匆匆喝了饮料,拿了香蕉和两个谷物棒,就匆匆出发了,停留时间应该在60秒以内。

(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


(人潮人海中,是你是我)


(和前面这位白衣跑友可谓是纠缠不清,一直纠结到cp4之后才分开。赛后数日,总算是认识了!)

从sp1出发,开始还是一段公路,然后拐向小路。只见我前面十米外一个红衣选手朝着一条标了大叉叉的大路直奔去。我赶紧喝住他,否则还不知道他要到哪才发现走错了呢。接着又听到路边的工作人员议论说去年的冠军在后面,我好生纳闷,谁呀!我竟然超过冠军了!此时的我也没有多想,心中豪气顿生,脚下呼呼生风。在经过一个公路大拐弯的时候,三个摄影师指挥着我:往外面跑!我以为是路要改变方向呢,巧合的是正好有石阶小路下行。我三步并作两步,跳下石阶。吓得几个指挥者慌不迭的叫到:回来!跑错了!我才知道我会错意了。他们的意思是让我沿马路外侧跑,以下面广阔的田野村庄为背景,在构思大片呢!好吧!大片是没有了,赶紧走人吧!继续,沿公路一路狂飙到sp2狂飙公园。匆匆照了一张照片。继续匆匆的节奏,饮料、香蕉、谷物棒。

(你可知道被我甩在身后的是谁吗?去年TNF100的冠军,草根跑步达人,李福越)

从sp2狂飙公园出来不久,只听路边的工作人员大喊:李福越加油!冠军加油!我这才联想起来,他就是去年的冠军。李福越在这里超过我,摇摇晃晃的跑,一边跑,一边勒肚子。感觉状态不太好。本来我还想去撵李福越的,发现撵不上,罢了。跑过一段马路,进入曹雪芹小道,开始山路爬升,一路到山巅。看来曹雪芹体力真不赖。然后下行,进入我的弱项。然后就到了sp3植物园。名次依然在十几名,依然匆匆的停留,匆匆的走。

出sp3植物园,穿过了一些名胜古迹,接着穿过香山公园,游人多。蜿蜒而上的围墙和石阶,好像长城一样,趁着上坡,勉强超过了几个人。上到山脊公路,俯瞰四野,灯火通明,好像无数个机场。刚刚被我超过的几个人都超过我而去。跑者八零也在下坡不久超过我,轻盈的跑下去。天渐渐黑了!我一直懒得拿头灯,想捱到sp4,无奈后面的小路无路灯,只好拿出头灯,一路来到sp4西山森林公园。

下到sp4,来去匆匆,喝稀饭,蛋汤,拿起香蕉和能量棒就走。工作人员提醒说好汉坡改线路了,注意看路标。对我们陌生人来说,改不改都一样,反正都是看路标。刚出sp点,就超了女子第一的粉红女郎,后来得知是女子冠军邢如伶。在一处密林,路标被破坏,几个人差点迷路。好在没费多少工夫,就确定了方向,来到了大马路,来到了cp5,后面的路段,打卡点和补给点都不在一个点。

随后一段长长的下坡公路,这一段,好悲催,是我最后崩溃跑p的前奏。眼看着一个个跑友小跑着下去,轻轻松松超过我。我却跑不动,小腿肌无力。悲情的下坡公路似乎没有尽头,我都快要哭了。费了半天劲,终于马路到头,转向山路爬坡,随后来到又一个马路,有志愿者拦住说打卡,原来cp6到了。然后沿公路左转不远就是sp5老望京了。我担心膝盖吃不消,让志愿者给喷了一圈药。然后坐下吃了碗面条。跟着后面来了好几个人。sp点的志愿者大叫:邢姐好样的,邢姐加油!我才知道,原来这个就是大名鼎鼎的邢姐(实际上都做外婆了)。

和邢姐几乎同时离开sp5,下坡,我赶紧让过她。下到防火道,本来想尽量跟上邢姐的,结果却只能看着邢姐渐行渐远。月黑风高,抹黑换了头灯电池。然后扎入小小五的树林里,开始爬坡,在灌木林小路里穿行,一个人默默的穿行。半路上,黢黑的树林里,竟然还有志愿者,远远的听到动静,就开始喊加油。经过时,又告诫我要小心,后面下坡多。后面果然下坡多。而我偏偏就怕下坡。只能双杖下探,扎稳后才往下挪。此时小腿已经无力支撑,只能靠登山杖的力量。无尽的下坡,无尽的下探。在这个陡下坡半途,一个清秀的白衣女子超过我,后来知道,她叫石砚秀,获得了第二名。看着她蹭蹭蹭就下去了,我心里那个羡慕妒忌恨啊!恨的是自己,小腿不争气!就这样,一路下坡,数次让路,终于在一段长长的下坡之后,终于听到了人声。来到了cp7。

悲催的下坡总算暂告一段落了。志愿者说加油,就快到狂飙乐园了。我信以为真,心里想狂飙,脚下却不听使唤,只能勉力向前,沿着公路绕啊绕,跑啊跑,穿过了人家,穿过了狗吠声。快到狂飙公园时,看见前面有个跑友从大马路下面往上跑,呵呵,原来跑过头了。跟着他一前一后进入sp6狂飙公园,时间是晚上11点48分左右,离下午2点出发还不到十个小时,超额完成任务了。志愿者拿出寄存的袋子。整理东西,不换衣服,继续穿短裤跑,看天色挺好的,把备用的速干长裤和笨重的充电宝也放下来。整理好行装,重新寄存。到补给区吃了碗热面,喝了点汤。不想再拿谷物棒了,有点腻了。此后的胃口明显不佳了,疲态尽显啊。

(sp6,狂飙乐园,夜深了!)

拿了两段香蕉,继续出发。沿公路一直跑,遥遥的看见前方有几个头灯闪烁。遥遥的看见后方也有头灯闪烁。这一段公路为主,公路到头,就开始土路爬升。想快,快不起来了,不快,也不算太慢。有个头灯一直在后面闪耀,却一直没有追上来。好不容易,上到了公路,打了卡(cp8),问名次,那人犹豫了一下,说是前20,其实就是第20吧。不错了! 这一路跑来,可以说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沿公路往前400米,就到了sp7牌楼。志愿者迎上来拿了登山杖,给我端上羊肉泡馍。我呲牙咧嘴,无比艰难的坐下,开始享用羊肉泡馍了。热情的志愿者抄起按摩棒,说要给我放松放松。我心中一紧,不要吧!志愿者不由分说,将按摩棒伸到我的小腿后面,开始上下滚动起来。就这样我被强制服务了,我呲牙咧嘴的一边享用羊肉泡馍,一边享用马杀鸡。


从sp7出发,开始了妙峰古道的大尺度爬升。前半程和另一个跑友不离不弃。我以为我的强项来了,比赛前,我曾乐观的扬言:我就靠这一段爬升来超一些人了。哪知道越爬越力不从心,冷得也有点吃不消了。让那个跑友先走,我停下来穿上风衣,吃了一个士力架,稍微感觉好些了。后来查看地图,我添衣服的地方正叫冷风口,果然名不虚传啊!然后继续往上拔。古道到头,志愿者在那喊加油。我以为到了补给点。志愿者只是告诉我:最艰难的路段过去了。后来才知道,最艰难的时段还远远没有来到。志愿者还说后面马上追上来的是50公里组的。我心中期盼着第一个跑过来的一定是闫龙飞吧。也没劲管了,心中盘算着,何处是阳台山,何处是最高峰。经过一段崖边的小路,开始下山了。我以为阳台山就这样过去了,心中暗暗窃喜。远远的前方出现了灯光,应该是sp8了。沿公路前进,凉风嗖嗖。前方的灯光,感觉好温暖。穿过小路,跑到灯光处,却发现sp点还要下十数级台阶,我当时差点都不想下了。两腿已经僵硬,无法弯曲了。但没有选择,还是侧着身子老老实实的下去吧。找了个椅子,艰难的坐下来,喝了碗羊肉泡馍和咖啡,让志愿者照了张像。此时,右脚大脚拇指连接处,左膝内侧都有不适反应。而左脚背上接小腿的那根大筋也感觉不爽。让义工给小腿和膝盖喷了药,但是左脚背的大筋,懒得脱袜子,也不好意思让义工去喷了。一念之差!

(在海拔最高,最冷,最累的sp8庙洼补充能量,依然笑着!)

从sp8出发,艰难的爬上台阶,发现还有高耸的山,一路逶迤有几个头灯在闪烁,原来这个才是阳台山。凉风习习。艰难的爬着,后面的头灯已经追过来了。我自诩爬坡快,此时也是脚下不听使唤了。前半程用力过猛,现在是无力回天了。让过几个驴友,好不容易,来到了山顶阳台。后面追上来的一个女跑友追着我问:“有急救毯吗?我好冷。” 我怜香惜玉,虽然自己也冷,还是很乐意的答复到:有,你自己拿吧。女跑友从我的背包里翻出救生毯,裹住了下半身。此时的我,依然是大短裤,上身也只是短袖和皮肤风衣,勉力抵抗夜寒。找到了下山的路口,让过女跑友,跟她说:你是要争名次的,赶紧跑吧。我是不是心肠太好了。

然后开始下坡,开始我悲催的艰难的下坡,无穷无尽的下坡。左脚背上接小腿的那根大筋继续不爽,刚刚忘了让义工喷药,这回继续折磨。小腿酸胀无比,无法弯曲了。靠着登山杖的支撑,勉强,尽其所能的快些,也快不了。想想海拔要下1000多米,得下多久啊。坡还挺陡,好几处都是用杖支好,双脚跳下去的,因为不跳下不去,腿已经无力弯曲了。心里一直在期盼着下一个sp点,翻看了几次号码布上的海拔图,sp9似乎遥不可及。前面的头灯时隐时现,后面的头灯也隐隐约约。半山坡上竟然有两个志愿者在那,给我们加油鼓劲,我问道:离下一个sp点还有多远。那个女志愿者倒也诚实:还有好远!后来,我算是见识了,确实好远,远到无法用语言简单回复我,只能说好远。下到一个稍平缓处,太冷了,风衣早就不够了。没办法,只好停下来,翻出雨衣,粗暴的套上,算是温暖了一些。后来查看地图,此处叫做大风口,果然名副其实啊!NND,好不容易熬过了冬天,却差一点冻死在夏天。 脚下依然短裤,倒也没有什么感觉了。继续无尽的下坡,转过一个山头,又上一个小山头,这样往复几次。后面闪烁的头灯不断超过我,喊一声加油,就离我而去。

终于,终于,终于开始了真正的下山,在一个山谷里,坡度急切。天已微亮,我艰难下行。随着海拔的下降,感觉不冷了。进入让路-下行-让路-下行的节奏。看着别人轻盈的,蹦蹦跳跳的下去。一直下,一直下。天完全亮了。终于来到了cp9,让义工打了卡。这一段,过去了好几个小时了。问名次,27,女子过去了6名。按照这个节奏,小金人还是有戏的。打卡志愿者看出我的步履维艰,问我是不是受伤了,要不要喷药。我置若罔闻,还在盘算着小金人呢。急切的下行,下来没几分钟,我就后悔了,此时左脚背的大筋已经很痛了。想回去让志愿者喷药,又不心甘。算了,还是走吧,应该离sp9不远了。实际上并不远,但对我而言,实际上又很远。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挪吧,此时其它部位的不适都让位于左脚背的大筋了。好不容易,挪到了sp9,好亲切啊。赶紧艰难的坐下,让志愿者喷了药,特别是左脚背。然后喝了点饮料,拿了根香蕉,就出发了。

离开sp9,心中盘算中就差最后5公里了,就算是爬也可以爬过去吧。志愿者告诉我还要爬一个后山。当时我就有点蒙了。看好路标,沿着台阶,老老实实的爬,一步又一步。其实这里是凤凰岭景区游步道,风景不错,有点像江西上饶的灵山。只是此时的我,已经无暇也无心欣赏风景了。说来也奇怪,这一段路,好久都没有人从后面追上来,让我既纳闷又暗喜。一直到长长的下坡,才有跑友才追上来,经过我,问候一句,喊一声加油,注意安全,然后轻盈的下去。此时在我眼里,所有跑友动作都是那么的轻盈潇洒。他们的问候和加油,让我心中暖暖的。心中虽暖,脚下却更艰难了。后面的跑友呼啦啦一来就是无数个,小金人是不要再奢望了,能到终点就万事大吉了。只是,却迟迟不见剑客。我的那个纳闷啊,按照剑客的实力和速度,也差不多早该追上来了。就这样,一直挪到了台阶底部,已经看见了cp10打卡点,最后一个打卡点。猛一抬头,只见一个高大威猛的身影,从天而降,呼啸而来。多么熟悉的身影,正是剑客。剑客看出我的不堪,关切的问我情况。我让他赶紧跑,让他在终点等我即可。剑客恋恋不舍的冲下去。我艰难的挪到下面的打卡点,终于打了最后一卡。只剩终点了!

让志愿者赶紧又喷了一圈药,工作人员问我要不要帮忙,上车,我那肯啊。那个喷药的志愿者也不肯:都跑了97公里了,怎么也要完成最后3公里啊,马拉松的精神嘛!那个喷药的女志愿者直接把喷雾剂给了我,算是给我最好的支持和加油。最后3公里本来是康庄大道,一路缓坡到凤凰岭景区的起点。可是,于我,却是一眼望不到头。我慢慢的挪,两手拄着杖拼命的撑,却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方法。这个时候,真恨不得像那个跑马拉松的肯尼亚女人一样,爬到终点去。后来,我换了个前进的方式,用左脚尖掂地,感觉稍好。就这样,我可以前进的快一点了。接着,剑客也戴着完赛奖牌过来了,陪着我,安慰我,让我慢慢走,不用急。终于,来到了熟悉的路口,还有1200米,还要绕一圈才到终点。看见终点了,还有400米,就在桥那头。我收拾好心情,本来还想收拾一下衣服的,腾不出手来,就算了。无数的相机和手机已经瞄着我,我憨笑着,不好意思。在众人的欢呼声加油声中,我终于挪到了终点,踏上了计时毯,完赛时间17:30:10。美女挂牌师迎上来给我戴上了完赛奖牌。(赛后查名次,63名,出乎意料的好。回南昌后几天后才反应过来,最后5公里超过我的一半是50公里组的。后来最终59名,前面有几个给罚时了。)


(步履蹒跚到终点,依然笑着。)

挪出跑道,挪到医疗站,昨天跑到医疗站躲雨,今天还是躲不过,又进来了。医生也只是喷了一下药。剑客帮领了寄存包,在按摩棚,让按摩师按了一通。按摩放松并不放松,掰的我呲牙咧嘴,跌不休的告饶。那边建军也回到终点了,完赛成绩19小时35分。建军果然说到做到,每个sp点都歇够了十分钟以上,吃饱喝足才肯走,一路下来,光方便面就吃了20多碗。这个架势,是要把报名费给吃回来。

又开始下雨了! 幸也不幸!

我的北京TNF100,竟然就这样完赛了!整个比赛全程下来,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囧,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虎头蛇尾。如果把我的比赛过程放到暴风影音中去播放,那么进程应该是这样的:一开始是快进,然后就正常播放,然后就开始慢动作,最后5公里差点卡带死机了,好在硬撑着挪过了终点,完成了“特能疯100"。第一个完赛的百公里越野赛!是喜?是悲?这可不是我期待的终点和终点的冲刺。


关于北京TNF100

不愧老牌传统的中国大陆越野跑赛事,大牌云集,很多都是之前在新闻和传说中的大咖,和我们同场竞技,不由得豪情顿生。
赛事组织到位,各个sp点由不同的跑步组织来负责,主意新颖,广告兼PK。一路的志愿者和工作人员,辛苦了!
路标太多了,太好了,特别是晚上,头灯一照,想迷路都难。不足的是有几处路标被无良者破坏了,差点迷路。
应急到位,25公里组的启用备用线路,100和50公里的后期因雨终止比赛,保障跑友的安全。
赛道够野,特别是最后的阳台山上下,名副其实的“凶残”,我就不幸被凶残给伤害了。如果全程公路比例再少一些,就完美了。
不足之处:sp点的补给食物品种不够丰富。赛后的照片服务不及时,不周到。等了两个多礼拜才放出主力照片,还是带水印的,等的花儿都谢了!

关于受伤原因分析

心态不好,一直想拿小金人(前50名),追求速度和名次,不自量力。
没有经验,策略失误,前半程跑得太快,用力太猛,导致后半程没有体力。
急于站到起跑队伍的前列,赛前热身拉伸不够。
每个sp点停留休息的时间太短,食物进食不充分,给身体休息的时间不够。
以上四点归结为一点:急于求成(绩)!
保暖措施不够,低估了山上的温度,也是脚筋受伤的一个关键因素。是时候去买条压缩裤了。
脚筋有状况,不舒服的时候,没有及时处理,抱着侥幸心理,自以为是。
后来也有跑友提醒,有可能是鞋子的问题,我穿的是一双路跑鞋,并不适合越野。

当我越野时我该想些什么

经过了这次比赛受伤,让我感触颇多,一路下来,心态起伏,心绪万千。
后悔是无济于事的,经验就是这样从教训里面得来的。
以后的我,要放松心态,享受越野跑,享受比赛,远离伤害!
都说人生就是一场马拉松。其实,人生更是一场越野赛!
越野,其实是和自己的比赛。人生,何尝不是如此!
我的2015北京TNF100之旅就这样结束了!
可我的越野跑之旅才刚刚开始呢!
UTMF,168,不能用杖,想啥呢!
Pain is inevitable,Suffering is optional.(痛,是难免的,苦,是甘愿的)


这首歌唱的太好了!


奔跑不只为第一

词曲:小柯
演唱:群星

当四处加油声喊起
我只能听自己呼吸
这一刻只有孤独自己
才可以相信我可以
当我们加油声喊起
只是为了能告诉你
这一刻有我和你一起
冲顶的路途不孤寂
奔跑不只为了第一
选择真实的自己
有多少路可以上山岗
你要亲手去开辟
奔跑不只为了第一
倾听内心的声音
每一步都在证明你
存在的意义
当四处加油声喊起
我只能听自己呼吸
这一刻只有孤独自己
才可以相信我可以
奔跑不只为了第一
为了创造出神奇
让世界为你去喝彩
你要感谢你自己
奔跑不只为了第一
对手只有你自己
当你努力迈开第一步
冠军已是你
奔跑不只为了第一
选择真实的自己
有多少路可以上山岗
你要亲手去开辟
奔跑不只为了第一
倾听内心的声音
每一步都在证明你
存在的意义
奔跑不只为了第一
为了创造出神奇
让世界为你去喝彩
你要感谢你自己
奔跑不只为了第一
对手只有你自己
当你努力迈开第一步
冠军已是你
当你努力迈开第一步
冠军已是你

2015TNF100北京国际越野挑战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660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tudou721 tudou721

    真是牛人,路跑鞋跑越野100公里,没有压缩裤也坚持下来了,佩服

    2015-05-29 13:47:05 回应

  2. yi5an23 yi5an23

    好厉害!!

    2015-05-29 20:06:59 回应

  3. Just农民 Just农民

    真是牛人,路跑鞋跑越野100公里,没有压缩裤也坚持下来了,佩服      tudou721
    不是牛哦,是懵懂无知,没有经验!结果受伤了!

    2015-05-29 20:41:05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