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从此踏上不归路——小记温州大罗山越野挑战赛

       比赛结束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周,赛后的酸痛感也已消失,重复了一周机械式的上班下班后,此时坐在电脑前,伴着窗外世间的声响,回想上周雨中的那场狂奔少了结束初始的兴奋,多了一些笃定安然。雨雾朦胧的山顶、只闻水声不见实景的瀑布、无穷无尽的下坡台阶、选手们奋力前行的身影、志愿者温暖的笑容依然历历在目,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越野赛,很幸运选择了温州,选择了大罗山,也很幸运,遇到了大雨,我喜欢雨中狂奔的释放感,畅快不已。既然畅快,就借着记忆记录些许片段,我的越野第一旅。

        5月17日跑完横店半马回来后,在爱燃烧上刷比赛信息,无意中看见第一届温州大罗山越野挑战赛,想也没想就直接报了名,当时什么装备都没有,没有越野鞋,没有水袋背包,对越野除了4月25日跑过的宁波山地马拉松团体赛以外也是一无所知,仅仅凭着之前在优酷看的港百和意大利巨人之旅的一些视频,觉得自己应该会喜欢越野跑。报完名后,我把赛事信息告诉阿涛,他也毫不犹豫的报了名。横店半马回来后我的右脚脚底板一直疼痛,开始几天一度不能着地,大概三四天过后才能正常走路,但是一跑起来还是会疼,查了一些资料对照自己的症状,怀疑是足底筋膜炎,而后立即停跑,担心31号的比赛能否去参加,就算参加了能否顺利完赛。28号,我试着去跑了跑,开始的时候没有多大问题,到了4公里的时候脚底板又开始疼痛,挺沮丧的。但是我告诉自己,大罗山我一定要去,就算走我也会把它走完,不想还没开始就宣告失败。


        30号上午,和翁哥、成哥开车从宁波出发,一路上都在聊关于跑步的话题,跑友们在一起,跑步当然是永恒的话题。到了温州后直奔大学城商务中心领比赛包,现场井井有条,无论自己领还是代领都挺顺利。晚上和温州的老朋友们聚餐结束,睡下已是凌晨,想起第二天的比赛有点小兴奋,睡意不浓,折腾了很久才睡着,幸好半程出发时间改为8点,可以多睡一会。第二天吃完早餐慢悠悠地晃到比赛起点现场才六点半,还有足足一个半小时,这时候阿涛突然跟我说他最近膝盖不怎么舒服,怕膝伤复发,不想跑了。我跟他说你得试试,如果真的有开始疼的迹象就立即停下来退赛,然后云云了很久,他终于决定继续参加,我把自己的髌骨带给了他,并再次告诫他有疼的迹象就立即停下来。


        比赛开始,天空像是破了一个大口子一样,大雨倾盆,但是丝毫抵挡不住我们前进的步伐,我随着人流慢慢地向大罗山靠近,并时刻注意右脚的伤,刻意将更多的力量压在左脚来减轻右脚的负担,也许是这样的方式起了作用,公路段一直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开始上山,漫无止尽的上坡,这时候也没有办法将力量集中在左脚了,于是便顺其自然,一步一步按部就班地往上走。这上山的台阶就给了我第一个下马威,我的大腿力量非常差,上坡速度缓慢,而且非常吃力,不断有人超越我,一开始阿涛还跟我走在一起,没过多久他就迅速往前了,整个上坡一直都追不上他。不知道走了多久,回头看山下,漫山遍野的雨雾,什么也看不清,看到的只是低头往上的选手们。到达cp1的时候,雨还是很大,全身早已湿透,这个时候基本已经是可以跑起来的路段了,我也追上了阿涛,原本密集的选手群现在也已分成若干股小团体,我、阿涛、一个瑞安的大姐还有一个乐清的姑娘一起跑了一段,途中边聊边跑,互相鼓励,这时候雨丝毫没有停下里的迹象,而我的兴奋度也一直处于上升状态,脚底板也没有任何不适感,我开始慢慢地撒欢,慢慢地加速。

        


        到达草地路段的时候,是此次比赛我最难忘的地方,一是因为在草地上奔跑的感觉真的太棒了,二是因为在这里不顾大雨给选手们拍照的那位摄影师真的太敬业了,大雨中孤独的身影太让我们感动了,赛后大量的好照片也出自于他手,真的十分感谢他。



        这个草地有个志愿者点,桌上放了一些吃的,我以为是补给点,我就停下来问有啥好吃的,志愿者说有鸡爪,田鸡什么的,不过都被雨淋湿了,我抓起一只田鸡就往嘴里塞,味道还挺好的,志愿者一直说前面有个大补给站,有好多好吃的。赛后我问翁哥有没有吃到那个田鸡,味道挺好的,他说没有,后来我才知道那不是补给站,那些吃的是志愿者自己带上给自己吃的,我。。。。。。感谢志愿者哈哈。

        跑过草地到达一个水库的时候,我看到对面有个支援者站在水库对面,以为就是往那个方向,当时也没注意路边的红色路标带,就一股脑往对面跑,没想到跑错了,又往回跑,这是全程唯一跑错的一个地方,幸好跑的不远。


        到达14KM补给站的时候,我的眼睛就挪不动地了,有那么多好吃的,还有那么多美丽的志愿者姑娘。这个时候我一直寻找阿涛的身影,怎么也找不到他,明明是跟我一起到达补给站的,赛后才知道平路是他的弱项,为了节省时间就没有在补给站过多的停留,而我在这里足足吃了好几分钟,还带走了很多小番茄边吃边跑。


        比赛已过半程,大雨依旧下不停,有一段时间在山顶就我一个人,周边全是雨雾,什么也看不见,我一步一步地往前跑,仿佛整个山野中就剩下了我一个人,那种感觉太棒了。比赛进入了后半段路程,开始了无穷无尽的下坡台阶,每级台阶的高度不高,一级一级下比较难受,只能一步跨多级台阶的下,加上下雨天怕滑,注意力要高度集中,跑了一会手脚开始发麻,路途中又遇到了之前一起跑的姑娘,她下坡脚频很快,边跑嘴里还不停的说抖抖抖抖抖,不一会儿就超过了我们,超过的时候给了我一块巧克力,我吃下后没过多久感觉手脚发麻的程度有所缓解。经过了漫长的下坡台阶后,终于有一段可以跑起来的稍微平缓点的路,我们开始提速,慢慢地超过了一些选手,其中便有那位乐清姑娘,她随口跟我们说在终点前等她,我说好,我们一起冲线。经过最后一个台阶转角,阿涛兴奋地说终点到了。我看到了终点的人群,全身充满了力量,但是我和阿涛停了下来,等刚刚我们承诺过要一起冲线的那位姑娘,没过多久,她出现在了台阶尽头,我们大踏步跑了起来,一起携手冲过终点。最后以3个小时57分的时间完赛,成绩虽然很一般,但是能够顺利完赛已经是胜利了,跑步从来都是自己与自己的比赛。联系翁哥得知他3个小时13分就已经完赛,正在美美地享受着午餐,而成哥在20公里处旧伤复发,却拒绝退赛,一步一步正在往前赶,最后走完了全程,这就是跑步者的精神,为他点赞。赛后我们开玩笑说他好歹也得了一个第一,他笑着说自己成功当上了关门兔。



        第一次越野赛随着菜菜给我们挂上奖牌的那一刻结束了,老天很眷顾我,赛前担心的脚痛没有发生。感谢比赛组织者,感谢风雨中为我们服务的志愿者,感谢一直坚守的摄影师,尽管赛事还有很多瑕疵,但是作为第一届已经给了我们非常好的体验,我的第一次越野赛献给大罗山很值得。作为一个新手,尽管跑步时间不长,接触越野更是第一次,但也似乎有些明白了越野是孤独者的盛宴这句话,也许越野终将是跑步者的归宿。

2015中国•瓯海“学府印象杯”大罗山国际越野挑战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681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