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戈壁长征-我与戈壁的六个日日夜夜


戈壁长征是极地长征(racing the planet)每年四站极限耐力赛的其中一站,其他三站包括了阿塔卡玛(最干的沙漠(有区域400年没下雨)),撒哈拉(最大的沙漠)以及南极(最冷的沙漠)(南极冰盖下面是沙漠).每站的都是为期6天250公里的极限赛,每个选手都需要在6天中自我补给,赛事组织方只提供一定量的水,但是后来发现作为志愿者还是能吃到馕,新疆拌面等不错的食物。这就是差不多我在出发之前对比赛的了解,其他的就是赛事组织方发的一些材料,除了强制装备列表其他也没太仔细看。

出发那天,在飞机上一觉醒来好像还没有离开上海,一看手表已经快9点了,但是透过机舱窗口外面还是那么明亮,就在清澈的蓝天,微微漂浮的几缕白云的下面是广袤无边的山川荒野,这让我一下子意识到我已经来到了乌鲁木齐。

因为第二天要赶去哈密作为今天极地长征中国站戈壁长征的志愿者报到,就匆匆打了车去高铁站附近找了间旅店住下了,如果飞机上是我对新疆的第一个印象的话,那第二个印象就是所有的城市都差不多,乌鲁木齐除了有看不懂的回文就其他并没有引起我太大的兴趣。

第二天也是匆匆赶到了哈密,在高铁站遇到了三个来自新加坡的选手,寒暄了一番就各自进了车厢。3个多小时的高铁有足够的时间欣赏沿路的风景,看似是一成不变的荒凉戈壁但却又能不知疲倦地盯着它看,因为信号不好干脆后来连手机都不看了。这一天没什么事就check in酒店之后,和大力以及厦大的选手们吃了吃饭。

但三,四天是赛前的志愿者培训和比赛选手检录,也是第一次感受到极地长征对待赛事的认真和对选手的负责,特别是在选手检录的时候,一一核对所有的强制装备,以及所带的食物是不是满足了每天的2000大卡的标准,但凡有一点点缺漏都会要求完成。我想要是中国的比赛,这些环节都会被省略吧。其中就遇到了中国的盲人选手Wang Qi,他只能看见非常非常近的东西,否则只能辨别光亮或者黑暗,最后在向导的带领下完成了所有赛段的比赛。


中国盲人选手Wang Qi

选手检录现场

第一赛段(Stage 1):

每天的赛前一晚所有志愿者都会被布置第二天的任务,很荣幸我和一位来自挪威的老爷爷Gunnar就被定为第一赛段的sweeper,主要就是沿路拆除所有路标和保障最后一位选手的安全。不要小瞧这位老爷爷可是完成了全部四个沙漠赛事,并在2009年60岁完成了越野跑的殿堂级比赛UTMB。比赛刚开始不久,在前面的日本60多岁的盲人选手崴了脚踝,但经过向导的快速处理之后继续比赛,和Wang Qi以及三个向导一起作为the sound of small bell团队完成了整个比赛。他们的全程纪录片会在班夫电影节上映。

选手出发前

我左边就是挪威老爷爷Gunnar,2009年UTMB finisher

再次说说国外团队的专业,这只是sweeper身上的部分装备包括blackberry,对讲机,卫星电话,类似戈壁之眼的定位器,还有Garmin的GPS,头等,急求包,Sweeper book(每到CP点都需要CP点manager签字确定通过该CP点的人数和是否有人退赛)。对了要提一下,可乐也是sweeper的强制装备用来急救用的,神物,一般不让喝。

日本盲人选手Taka

盲人Team, the sound of small bell,向导徐黎晓正在帮助Taka下乱石坡,此时中国选手Wang Qi应该已经飞奔在前面了

超级喜欢这张,一路上就是这样默默的坚持

随着比赛的进行开始飘起了雪,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气温也骤降下来,不得不夸一下土拨鼠的神衣,防水,防风和速干的功能在这时候发挥的淋漓尽致,配合skins的长袖完全hold住,只是鞋子在过草原的时候全是水,又混着沙,那么只有一个结果就是脚底起了两个大水泡。幸好在后半程天空放晴让我们看到了如此美丽的景色,但从景色来说第一赛段是最美丽最多花样的,有雪山,沙漠,河床,草原和小湖泊。

第二赛段(Stage 2):

因为第一天扫尾的关系,第二天直接被安排去终点休息和帮助终点的其他工作人员和志愿者。这天也是住宿最好的一天,不再是帐篷而是当地村民的土房,从来没有觉得如此破旧的土房在此时在每个人眼里是多么奢华的住宿条件,至少有墙能挡风,有炕可以睡觉,不用再睡在硌得浑身不舒服的碎石地上。这天天气也相当的好,除了一开始翻越天山是下雪之后一路都是和风煦日,由于没有任何的手机信号,于是就这样安安静静在终点和大家聊着天等着选手的会来,为他们欢呼为他们递水,享受着一份好像与世隔绝的生活。这也是我还蛮喜欢做飞机的原因,享受被迫离开手机,不被人找到,也不联系人的安静时光。晚上作为志愿者的福利吃了不错的新疆拌面。

天山山顶的天山庙

由于比赛是规定选手们不可以使用手机,这些是给选手收发邮件的tablet

当天比赛的前三,其实也是最后总赛事的前三,都来自美国都是跑不死的神经病

Finish Line

第三赛段(Stage 3):

要问我哪天的赛段是最狼狈的,我会毫不犹豫的说第三赛段,相比第五赛段的80公里,42公里短了很多,但是就在这天所有人有经历了大雪和寒冷的肆虐。作为在CP3(终点前最后一个休息站)的工作人员在搭建完了所有的CP点设施后本以为已经过了天山海拔又不高应该不会再下雪了可以优哉游哉地等候选手过来补水离开,但是当前10个选手路过后大雪又不幸地飘了起来,大风好像拖油瓶一样地跟过来了,越晚到CP3的选手越是狼狈,有几个几乎失温而躲进了帐篷,不得不靠睡袋,热水和高能量的食物来慢慢恢复体温。尽管CP1和CP2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都来帮忙,但是还是一度出现了混乱,太多的选手在这里需要休息很久,他们的身体和心理受到了双重折磨,但是最后都咬牙重新投入风雪的怀抱向终点前进。 由于两位女生sweeper被风雪折磨了几乎30公里,最后的一段我和另一位男生志愿者扫完了最后的12公里,运气不错的是天气好转了起来竟然开始有点开出了太阳。最后一位选手Katherine应该是这次比赛我见到最坚强的选手,在去终点的最后一段哭过,想过放弃,但还是忍着伤痛嗑着止疼片走到了终点,虽然最后在stage5的CP3退赛,但是至少她在后面几天的笑容告诉了我们她没有一点的后悔,她做的已经远远高过了她的极限!晚上的工作很简单,就是大家围在篝火边上各种烤自己的臭袜子,臭鞋子,互相都没有嫌弃,简单的一簇火让每个人都格外的满足。

CP3

失温的选手,但是里面穿的是波士顿马拉松的tee,懂的自然明白也不是泛泛之辈,反正10年之内我肯定没戏

扫尾虽然慢但也要自娱自乐。

说说这位当地的大叔吧,是这次让我最感动的人,每天都任劳任怨地跟在我们sweeper的后面穿着一双破旧的皮鞋牵着自己马和骆驼走完了全程,包括通宵的第五赛段,我们sweeper还天天轮换他就一个人,他没有奢华防风防雨装备,包里只有馕,说了不流利的汉语,当碰到老外志愿者做sweeper时候,因为交流不畅第二赛段40多公里路没喝一口水,到终点叫到我只喊渴,然后咣咣喝下两瓶水,朴实的有时让我感到好笑又同情。一辈子生活在这茫茫大戈壁里面,守着这天和地看着马场没有去过大城市,他说看到我们他很开心。六天赚1000块刨去中间人的钱到手就几百,我他妈就呵呵了。


第四赛段(Stage 4):

相对于前一天的虐,第四天的比赛就归于平静,我站在CP2迎来一个个的选手,每当有选手匆忙的跑过的时候我们都会提醒他们回头看看后面的雪山,真的美。好像也在告诉我们在生活不要被现实的压力压的一个劲往前冲,停下来看看自己走过的跑过的路,当时也许很痛苦,但是猛一回头发现就是那么美好的展现在你的眼前。

选手背后的雪山

选手都顺利的经过了CP2,我们于是回到终点,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气温的变化直接羽绒服换成短裤短袖还热的发晕。因为stage5会有8个CP点,所有今天另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清点第二天比赛每个CP的所有设备,慢慢地体会到了举办一个成熟成功赛事数10年背后的艰苦,赛事主管Riitta,Sam和Zeana三个女生个个都是女汉子一个顶3个。

这只是一小部分设备清点

任劳任怨的赛事工作人员之一的Zeana

索性过了没多久就临近日落了但是已经8点多了,这就是一个和我们其实有时差但是又没有时差的地方。于是大家都来到终点欢迎凯旋归来的选手们,我临时捞了一份敲羊皮鼓的机会。

一点遮挡都没有真的很热

每当见到远处有选手回来,就使劲地敲起鼓

第五赛段(Stage 5):

相比前几个赛段,第五赛段全程80公里最后的终点是荒凉萧瑟,鬼斧神工的魔鬼城,对于后面选手来说几乎是要通宵20个小时才能完成,所以sweeper也被分为白班和夜班,我觉得我蛮幸运地被安排的白班。但是当比赛开始5,6公里以后发现真是超级孤独的赛段和赛段的名字一样cross the black Gobi(穿越黑戈壁),和之前的有了鲜明的对比,没有雪山的洁净,又很少绿色植被,放眼望去就是黑压压的黑戈壁,脚踩在地上只有碎石的声音,如果那时候你停下来静静地听真的只能听到40多度气温的声音,我觉得温度真的有声音一种由耳朵入脑的声音。如果你想体验孤独的感觉就来黑戈壁走走吧,一定有一种独胆侠客仗剑走向世界尽头的滋味,只是我手上不是剑而是一面面做路标的小粉旗子。

本次赛事的小粉旗路标

在将sweeper任务交给后面的志愿者后就沿路经过各个CP点会重点魔鬼城,虽然是坐车但是一路上来自戈壁的热气逼得人已经好像失去了感知温度的能力,一路上见到选手就将车上多余的水都递给他们,见到有水都纷纷不再吝惜自己身上的水,几乎无一例外的就往头上浇,对于几瓶水的渴望无异于是一个绿洲,喝完之后的问题就是离下个CP点多远,鬼知道啊,在去往魔鬼城的路上都是崎岖的沙路,就连车子都开的异常的慢,只敢开前人留下的车痕,一面陷入里面。 最后大概短短的20公里连开带停带检查路上选手的身体状况,花了4个多小时才到魔鬼城的露营点已经快赶上日落了,几位大神早早就已经到达光着膀子欣赏着美丽的日落,对于他们来说250公里征程已经结束了,第二天的10公里只是溜达地冲过最后的终点而已。

Stage5临近魔鬼城的赛段

悠闲的大神们,但是大多数的选手可能还只走了一半的路,即将进了夜晚赛程

日落的魔鬼城

一整晚一直到到第二天早上8,9点一直有陆陆续续的选手到达,每一个人都被最痛苦的感受和经历丢在了身后的黑夜中,带着笑容冲过了终点线。

在所有选手到达的这一天是唯一的一天休息,让大家可以养精蓄锐完成最后的冲刺。但是安静惬意的日光浴被这个季节异常罕见的沙尘暴打乱,本地工作人员焦急的呼喊让每个人尽量把包和物品放在帐篷布底下以免被刮走,然后躲在大的石头边上,没过多久狂风伴随着漫天狂沙就朝每个人席卷过来,瞬间天地一色,沙子夹杂着小石子儿打在身上还是有微微的刺痛,满嘴的细沙已经迫使自己不去嚼动嘴巴。每个人也都各尽所能防沙。一开始的沙暴还让大家有点兴奋,不少人顶着沙暴拍照录视频,随后沙暴无休无止的刮了3个小时后,大家都在开始安静地依靠的大石等待着风沙的停止也等着赛事主办方的下一步安排是不是要直接撤出魔鬼城。差不多晚上10点多风沙停了于是决定就地露天宿营,因为所有的帐篷早已支离破碎,每个人掏出睡袋仰望着星空睡去。本以为就是如此,但是凌晨再次的沙暴是的比赛最后赛段取消所有人撤回哈密。

回到酒店的每一个6天没有洗澡的人都迫不及待的地冲去房间洗澡然后就就是好好休息等待晚上的庆功散伙宴了。

刚出戈壁6天没有洗澡的志愿者们

晚宴上清理干净的各位

流水账就是这样了,最后恭喜厦门大学继去年撒哈拉之后再夺沙漠挑战赛的团队第一。同时最后还要提一下另一支叫做Asma’i的团队,有5个女生组成,3位实力超群的欧美选手带2位来自阿富汗的选手完成了全程比赛。在阿富汗,女生是不被允许跑步甚至运动的,会被认为不是处女不再纯洁,再加上一些其他的政治文化的原因,如果她们在媒体上暴露,家里也会受到生命的危险,所以就不在这放她们的照片了。她们带着free to run的精神挑战落后封闭的观念,其实跑步,马拉松,特别是百公里以上超马在很很多人眼里都是一群神经病的在那折腾,但是作为一件特别个人的事情,我们只是在坚持我想要的生活,他妈管你们屁事儿!终点没有金灿灿的奖牌和沉甸甸的奖金证明这还是一项相对简单和快乐的运动,跑了你就懂了。




极地长征戈壁赛事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712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卡卡 卡卡

    今年在哈密一定很热啊,13年是在博乐还比较凉快,不过碰到了暴风雪。

    2015-06-17 11:37:32 回应

  2. 奶黄包包包包 奶黄包包包包

    最后一段无比赞同

    2015-06-17 16:46:19 回应

  3. TOM TOM

    一辈子生活在这茫茫大戈壁里面,守着这天和地看着马场,没有去过大城市,他说看到我们他很开心。--淳朴啊

    2015-06-17 19:08:56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