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和郑开的第二次约会

跑完郑开,我就又开始失忆了。完全想不起来关于比赛的细节和过程,就像之前的比赛一样,诸如几公里处的难关,几公里处的路段地形(当然郑开基本都是直道),需要借着别人的描述才能略微想起来一二。


而跑步之前,则需要不断通过各种参照物来拾起对这个城市的回忆,才不至于同另一个城市混淆。因为我对这些城市全都是一知半解,虽然去过不止一次。而城市和城市,乍看之下可能会是如此相似。


郑开是第一条我第二次跑过的全马赛道,我喜欢这条又直又长的赛道,因为两次跑进445的经历都属于这里,但在别的地方都跑不进五,这也让我产生了这样的不自信:是不是因为这条赛道的便利才让我跑进了445?或许我依然不具备进五的实力……


作为一个习惯自我怀疑的人,我或许需要通过不同方式、需要全方位的证据才能去确认一个事实。第一次跑郑开时有朋友为我配速,于是之后一直觉得这全部的功劳都属于朋友稳定的配速。这一次起码又有了一个新的证据:我自己跑进了445。而下一次,我需要一条不同的赛道……


对郑开的组织工作稍有微词,从领装备到赛后领奖牌,感觉程序繁琐,需要不停地排队,尤其赛后秩序混乱。这样的程序完全可以优化,比如领装备时需要先确认网络报名,但网络报名确认处的队列和全程半程领装备处的队列一样都是两列,队排得超长,这里应该增加工作人员,甚至取消掉这个程序,不明白这个确认的意义在哪里。到终点时,可以把奖牌直接发给选手,食物和水等等的补给可以排列在路边让选手自取,不过终点休息处有点拥挤,要排开也不容易……另外赛道上有选手吃剩下的香蕉皮,这些应当及时清理,甚至选手虽然是在比赛但也不应该这样把香蕉皮扔在赛道上,后来者踩到很容易滑跤。路上还踩到一个水没倒尽的水杯,水都溅到了身上,也是很不好的体验。


另外起跑早了五分钟,大部分赛程距离都跟手表显示相符,直到三十七八公里的时候,开始比手表少200米,以致到达终点时我的手表还没有到42.195公里,硬是往前走了好多步才凑满手表距离。大会时间4:44:09,手表计时是4:41,据说郑开起点没有计时毯,所以没有净成绩,于是这次还是没能PB,不过并不觉得有遗憾。感觉目前的水平也就是这样了,如果真想跑进430,还要更严格地训练才行。天赋不行,只有勤奋来补。


比赛前在虾米播放器里加了很多歌,david bowie、joy devision、iggy pop、gala……还有尹吾。如果说前一串都是用来打鸡血的歌,我想我是想从尹吾的歌里获得一种精神上的鼓励。事实也的确如此,比如一听到gala就忍不住边跑边笑,虽然后来我意识到我只是感觉自己在笑,实际上表情应该很奇怪……而一听到尹吾和heroes,精神就会振作起来。


《Heroes》里唱:We can be heroes just for one day.

我觉得这句话用来形容跑马的我们真是再适合不过。

David Bowie还唱:

“I, I wish you could swim

Like the dolphins, like dolphins can swim”

想起《萨拉宁愿跑步》里那些像海豚一样腾空而起的自行车手,我也希望自己能有这样矫健的身影,不是指骑车,也不是指游泳,可以是指跑步,也可以是指某种精神上的矫健……


跑的时候一直想着能不能pb的问题,一方面觉得“不行啊,做不到啊”,另一方面又在想象着pb后的志得意满。像后者这样的意象化还是挺有用处的,至少一直支持着我不要放弃。


还要谢谢比赛控团队的TM(Training Matrix),怎么说呢,我感觉到一种期许和鼓励,而这对我是很重要的。赛前几周30公里的LSD若不是想着要完成任务向TM汇报,我可能跑着跑着就不跑了。这次要不是TM赛前对我说后半程心率要到175,我可能也不会坚持去维持那样的速度。领装备时碰到一个同样来自上海的小伙,他去年的上海首马就跑出了3:07,我们聊到在比赛的时候一个人拼命跑才是最困难的。一个人拼命跑,得有多强的内部动机才能坚持下去呀。毫无疑问我暂时做不到这点,我是因为在心里装着TM的指示、想着跑完之后向TM汇报完成了指示的图景,才这样跑到了终点。某种程度上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的时候容易放弃和脆弱,某种程度上我就是这样的……


三月跑量252.195km,好像是最多的一次。四月继续。

2014郑开国际马拉松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73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茄子-xu 茄子-xu

    今年还去吗

    2016-03-15 13:22:13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