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王生和洋洋的30座城跑

我真的期望,有那么一天,我和自己的孩子坐下来可以进行一场真正的称之为比较理性与智慧的对话,可以探讨人生,可以探讨宇宙,可以探讨一切可探讨的话题。期望,他不经意的问到我年轻的时候做过的最有意义的事情的时候,我不会忽然的哽住,而是可以微笑着跟他描述:“来,你老爹我送给自己和你老妈30岁的礼物是30座城市的文化之跑。”我知道,那个时候描述这个场景时的我是多么的骄傲,客厅里隐约飘来几十年如一日的菜香,我的洋洋会探出她的脑袋,假装厌烦的叫唤道:“一把年纪了,真不会谦卑,显摆个什么劲儿!”转身的洋洋脸上洋溢着自豪,这也是她的30岁,她的30座城市奔跑。

很不凑巧,王生不是属于百分之二十的那种成功人士,他和百分之八十的普通八零后一样,在一所普通的大学毕业,进入一家外资企业后,月薪600,不包吃不包住。 顾客面对的琳琅满目的商品,是王生他们堆叠的。从仓库中出货,拿出,一件一件分门别类码齐,皱了要熨,坏了要退,少了要补,遇到客户投诉了,低头哈腰陪笑免不了,恨得牙痒痒的时间占了24小时的绝大多数,王生觉得,再等一等,再等一等,或许就不一样了。就在这样一种近乎昏天暗地的工作环境中,王生的表现得到上司的赏识,能力的认可加上自身的努力,升职加薪是一种理所当然的事情,破格提升后,他参加了一次公司组织的跑步活动,这种左脚放在右脚前,右脚紧跟左脚的变化,慢点儿是为走路,快点儿是为跑步的活动,给自己带来不一样的感觉。王生是这样被别人带着跑起来的。

东北人的形象大概是三大五粗的粗莽汉子形象,王生天生一副“小白脸”, 笑着无害的模样引得很多人的好感,东北爷们的爽朗也在这无害的模样之下。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跑步的另外一个原因在于——逃避现实。

“那个时候,我的压力非常大。”王生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出现少有的痛苦,“女友对我的依赖,同事对我有意无意的嫉妒,上司对我的期许……”低头的王生忽然的抬起了头,用一种近乎指控一样的语气道:“……我曾经!……因为一个店面的装修,一整个月不回家,就为了赶工期,为了薪资单上数字的略微变化。在那一个月,灰头土脸,吃喝睡都在那间店铺!”说完了这些,王生有些无力,他想起了不该错过的过去,我知道,他的她就是在这样一种复杂的、无法自我解救的压力下离开了王生。

王生开始正式跑步了,一圈金鸡湖,小点儿是17km,大点儿可以半程,那时候的东方之门,还不是“秋裤”,她是具有中国古典园林气息的“世界第一门”。在觉得工作压力大的时候他会跑,在自己无聊的时候他会跑,被别人不能理解的时候更会跑,风雨无阻,这圈金鸡湖跑道上遇到的跑友越来越多,一年后,他的跑团人数——用王生的话解释:“简直不可思议!”而洋洋,也是在他跑步期间认识的,现在的洋洋,是他的夫人。

不跑不相识

“一开始参加比赛,是一种对自我的肯定,赛事多起来后,就会变得乏味。就像吃东西一样,同一种食物吃多了会腻,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感觉会让人产生厌恶感。”

王生喜欢历史,恋旧,心思重,倔强和执着在他身上最大的表现是“隐忍”。那些痛苦,他不会说,那些快乐,也只是跟洋洋稍微表现一下。他跟洋洋说要跑30座城的时候,洋洋只是缓缓道:“带上我一起就行。”

王生定制了一面旗子,上面印着他和洋洋的英文名,每跑过一个城市,他就在旗子上写上这个城市的名字。

轨迹旗

王生和洋洋很忙,忙到有时候王生只能一个人去跑。

他一个人跑过南京老城墙,跑完后一个人独自在城墙上看日落,直到世界都黑了才匆匆赶车回苏城;他和洋洋一起跑过九寨沟,在那个美如仙境的地方,睡眠不足的他们笑靥如花。

1月。南京,一个人,13.5公里。2月。大同,两个人,9.8公里。3月。无锡,一个人,21.1公里。4月。镇江,一个人,5.92公里;重庆,两个人,8.31公里;九寨沟,两个人,12.9公里。

5月。成都,两个人,15公里;都江堰,两个人,10公里;泰安,两个人,11.2公里;曲阜,两个人,11.2公里;滁州,一个人,10.3公里。

台风、炎热,6、7月无法成行,王生和洋洋两个人难得的停下脚步修养身心。

接下来,平湖、衢州、绍兴之后,八月:海宁、杭州、武夷山、黄山;九月:昆明、大理、丽江、青岛;十月:西安、常州、金华、扬州;十一月:厦门、溧水、奉化;十二月:衢州。

有时候他也会忽然的停下来,思考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么忙忙碌碌的状态下跑30座城市,还要带着同样忙碌的洋洋一起疯。如果说一开始是一种类似宣誓的改变,那么接下来在跑步过程中,他更多的是在寻找答案。

“洋洋吸引我的地方在于她的聪明,有时候我会害怕她的聪明,因为会让我觉得不知所措,我没法对自己无法掌控的东西安心。”他顿了顿:“在越来越多的相处过程中,我慢慢的觉得,感情是不能掌握的,也是无法掌握的,洋洋对我的好,是出于本能,爱是一种能力,她想对我好,才对我好,这是一种伟大的能力。”

王生和洋洋的结识是因为彼此对跑步的热爱,成为朋友后,洋洋非常热心,知道他还单身,洋洋给王生介绍过两个姐妹,但是她们刚见面就直接问王生是不是有车有房有存款,王生不是个有很多家底的人,而且他所奋斗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的双手换来的,那也是他颇为骄傲的地方,就是这么骄傲的地方,却在现实面前碰了钉子,或许也就是那个时候洋洋对他的支持,才让本就是朋友的两个人最终演变成恋人。

接下来的时间里,一切变得理所当然起来,王生和洋洋开始安排时间见双方父母、订婚、结婚,现在的他们,依旧很忙,他有时候也会因为工作的事情在公司一待就是几天,有时候也是出差,在公司加班的时候,洋洋偶尔会在夜班接他回家,车上会放上洋洋做的糕点。有时候他体谅洋洋辛苦,自己开车回家,走过黑暗的楼道,插入钥匙,转开后的客厅,明亮得像要举办宴会,泄出的灯光,照亮楼道,也照亮着王生的心,餐桌上,是一碗冒着热气的汤和花样多变的甜点。

“我知道,自己会成为80%的普通人,我会为生计奔波,会为了房贷车贷与压力抗争,会跟产生分歧的上司争吵,会为每年不升职加薪愁苦。我跟洋洋,也会偶尔拌嘴,也会争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这是我们想过的日子,我们跑的30座城市,也是我们想跑得城市。洋洋和我,跟千千万万对中国普通的夫妻一样,会有自己的孩子,会尽心尽力的抚养他们,就像我们的父母抚养教育我们一样,最终的我们,收获的应该是80%的人收获不到的20%的幸福。我一直觉得,这30座城,是在见证洋洋和我两个人的爱,这也是我和洋洋想要送给我们的孩子的礼物。”

30岁的王生和洋洋,送给他们的礼物是30座城市的奔跑,有的是5公里,有的是10公里,有的是甚至更多,尽管有时候王生只能一个人奔跑,尽管有时候他们会为了某次的奔跑疲惫的顶着黑眼圈,可他们在继续。

“生活的意义在于,今天我过得不好,但我能用今天的不好丈量明天吗?就像跑步,在跑之前,我不会知道我在跑步过程中的状态,我的心率,我的速度,我的路程,那些未知才是让我们不断跑下去的动力。因为继续着,因为继续跑着,才能遇到那些原先触碰不到的东西,感受到越来越多生命赋予我们个体本来的价值。生活得继续,而且,我跟洋洋的爱,也在继续,它会传达到我们两的孩子身上。”王生说。

他偏过身子看着洋洋忙碌的身影,浅浅的笑着。阳光落满了屋子,窗台上的吊兰在微风中摇曳,风铃叮呤当啷。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916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sikongchen sikongchen

    好棒@!

    2015-08-18 18:06:47 回应

  2. 大力水手_4615 大力水手_4615

    大赞,群主

    2015-08-18 19:55:56 回应

  3. 我奔跑我快乐 我奔跑我快乐

    感动了

    2015-08-19 08:55:46 回应

  4. yi5an23 yi5an23

    好幸福!!!!

    2015-08-19 10:24:20 回应

  5. realmj realmj

    祝福小两口永远幸福!

    2015-08-20 09:18:42 回应

  6. 邓南 邓南

    写的好美

    2016-09-07 00:42:35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