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跑在2015 | 跑在最后

跑步的high点在哪里?
相信拿到奖牌的一刻算一个。

如果尚未开跑便将奖牌直接发你呢?
那感觉嘛,像剧透,又像早泄。

而就在陪跑IAAF(名词解释:国际田联)10km大喜的日子——的——前两天,我的第一枚早泄牌没有预兆的来了。

2015年北京世锦赛男子马拉松比赛中,大众跑者有史以来第一次与专业运动一起开跑。虽然后者的距离只有10km,但作为跑者,这10km意义非凡。

比赛日当天,只睡了不到4小时的我5点多便爬起。起这么早,当然是编辫子扮少女啊。在无意义的事情上折腾一番后,我于5:30出门与伙伴汇合。


前一秒心里还骂着“周六5:30出门的都是神经病”,出门的一刻即被北京的“阅兵蓝”所震撼。我当然知道这蓝色的背后有太多自欺欺人和虚假繁荣,但蓝天之于跑者,就是绯闻之于明星,辣椒之于小面啊。

至于路线,比赛的起点和终点设计得非常“十三不靠”,无论是私家车,公交还是地铁都有不同程度的迟到风险。再三衡量,我们决定选择离起点最近且最难迷路的北京南站路线,所谓“最近”,就是出了地铁,离起点还有2km,当然,我们得跑过去。

2km热身后便来到了起点——永定门城楼。
永定门位于北京中轴线。
路盲如我对北京的地理并不熟,但却对“中轴线”有种近乎迷信的崇拜。“故宫”“天安门”“鸟巢”都是北京的标志。而“中轴线”却有种兼具功能性和气质性为一身、深沉而古老的牛逼,它是老北京城规划的起点,是北京的脊梁,是串起这些标志的主动脉。有了“中轴线”,北京才成了柯布西耶心中的“人行之道”,北京的街道才这般正北正南。在北京生活的人们从此学会使用了“东南西北”,而不是“你面向那个麻辣烫店左手边的方向”。

清晨的大脑果然适合想这些有的没的。
但,跑步才是任务。
过了安检,穿过照相的人群,我们来到的起点。
“终于可以看到顶级马拉松选手了~~”我鸡冻!
然而,
图样!
往起点的方向看,是这个样子的⬇️⬇️⬇️

回头看队尾是这个样子的⬇️⬇️⬇️

于是我连选手们的尾灯都没看到。

以我卡门经验丰富的资深酱油跑者来看,我这个位置起码要10分钟才能到起点。就是说,虽然关门实际时间为80分钟,但这个位置起跑必须跑进70分钟才可以。这真是“穷人越穷”原则,快的人,拥有各式各样的buff。慢的人,面临方方面面的阻力。

想我堂堂一个玩过越野的半马选手会被这点困难吓倒么?
あの,答案是会的。
跑之前我的目标是PW(名词解释:个人最差成绩),8分配速扭回来即可,让我7分配速跑,我!不!高!兴!

但撅嘴撒泼耍脾气都是没用的。
还没有听到枪响,人群已经开始蠕动了。没错,是蠕动,走了好久我终于听到了起点的音乐声。
然后,
跑!

前2km我的配速大概是6'12。
这怎么行!?说好的PW呢,要慢下才行啊~
而上天放佛听到了我的祈祷,一瞬间,我的身体放佛通了电。那感觉:屎!意!正!浓!
于是,支线任务解锁:找厕所

但机智的我马上意识到,在长安街找厕所几乎是不可能的。问了负责戒严的警察,他们也不清楚。绝望地纠结了片刻,我的决定是——放弃支线任务,用内力hold住继续跑。

于是,我真的开始慢悠悠地,小心翼翼地,扭着颠着把配速又刷新了一个低度。
事实上,自从13年跑步以来,我的进步虽然肉眼难辨,但还从未像这次一样如此接近队伍的最末尾。但也因此,我经历了不同以往的事情。
队尾的气氛基本上是两极分化,一方是欢脱无脑地玩玩玩:让观众照相,与警察合影,跟同伴耍贫。另一方则是垂死的挣扎:这些跑者的眼神早已不是坚定,而是涣散,灵魂放佛被蒸发,带着一副令人担心的脸色吃力而机械地前行。

我也没好到哪去,一路跑着,心里并没有完全放弃找厕所的念头。
就在此时,身边慢悠悠开过一辆救护车。后面跟着的,则是一辆空驶的大巴。“这是收容车么?”“这么高级,不会吧哈哈”,大巴让酱油们的情绪瞬间高涨。这是收容你们的啊,居然这么开心。我嫌弃地加了速,心里想着,我跟你们不一样。

然而心里说不一样,身体却真心快不起来。过了5km的饮水站,磨磨唧唧又来到了7.5km的补给点,从未消失的屎意和暴晒的阳光已经让我的灵魂出了窍。
“还是阴天好啊,这蓝天白云大太阳的只适合照相,不适合跑步。真正的明星无需绯闻,正宗的小面没辣椒也能吃。此刻的我就是村上,跑在炎热的雅典古道上,路边是一动不动不知生死的狗,过了35km的撞墙期,我将迎来最伟大最有历史意义的胜利。”我的思绪有点飘,开始了剧情play。

9km了。
此时的警察叔叔们貌似接到了指示,好像在准备什么。
我意识到,要关门了!
一回头,彼时见到的大巴正从我身边缓缓驶过,它,果然是收容车!上面已经坐满了酱油小黄人们。到底是自己主动上去的,还是强行收容的啊!!
“还差1km,我可不想被收容!”正琢磨者,旁边一个脸色难看的大姐用最后的力气跟我说道。

旁边的人群也在给我们大声加油。
“还有50米啦!”这是我听到的最善意的谎言。
“快到了!坚持!”不同口音的呐喊在此时如此字正腔圆。
“快点!快点!跑起来!”还有通过大喇叭给我们鼓劲的,声音洪亮有力。
啊!不对!这来自大喇叭的,加油声,似乎,来自,警车。是的!是警车。此时已经是关门的最后时刻,还有五分钟,交通管制就会被解除。没错!我们正被警车撵着跑!

就这样,在和警察叔叔相爱相杀地彼此追逐下,我等酱油黄人们最终安全撞线。
有没有被关门我不确定。
但PW的任务,我是圆满达成了。
神奇的是,屎意也消失了。

这真是一次奇妙的跑步体验啊!

2015北京国际田联世界田径锦标赛10公里大众跑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936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小熊爱跑步爱旅行 小熊爱跑步爱旅行

    哈哈,的确是早泄的感觉

    2015-08-23 20:30:27 回应

  2. tudou721 tudou721

    应该是晒个半死吧

    2015-08-24 12:46:16 回应

  3. Mr.叽歪 Mr.叽歪

    早泄牌!

    2015-10-13 15:08:2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