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最后的战场,但我不想说再见

飞机又晚点,到家都十一点了,明天要上班,但还是开了两瓶酒。其实不是很想喝,不过赛前说过完赛就开了酒,作为一个饮食非常苛刻的人,每天吃着鸡胸肉通心粉和西兰花,我把酒这种罪恶的东西留到了这个时刻,我,此时此刻,值得这一瓶酒。

我是杭百老司机,去年的参赛选手;我是杭百新司机,我终于“第一次”完赛了。完赛这事,并没有给我太大的感觉,在回程的飞机上,我想,我终于完赛了,我是(应该是)一个什么心情呢?答案是什么心情都没有。很平静的感觉,就像飞鸟飞翔于天空,游鱼游畅在江河,我在付出不算少的汗水后,终于合理地得到一个完赛奖牌,一切理所当然的感觉。

我不知道是否应该如此,我不知道别人(特别是有天赋的人)是如何,但是于我来说,过去的一年多简直就是一场血泪史,我的比赛记录就是没完没了的退赛记录:大理,因为组委会不负责任地在关门前劝退而退赛;杭百,因为被关门兔赶上而退赛;龙洞,因为情绪低落而退赛;四姑娘山,因为高反而退赛。。。。。。过去的一年就是无穷无尽的退赛史。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训练已经够拼命,我的装备已经好得不能再好,但是我就是无法完成任何一个越野赛事。我很怀疑我自己。

我经常会对跑步这事情感到困惑,对于越野跑会特别困惑,因为我太渣了。我已经付出了足够的努力,每个礼拜都去爬梧桐,没完没了地因为训练而受伤,足底筋膜炎,骨膜炎,髂筋束综合症,腰肌劳损,不停地因为过度训练受伤,或者抵抗力低下感冒咳嗽;我的装备都是一流的,从头到脚从外套到底裤,都是最好的。我的饮食就跟清教徒一样单调和虔诚,我爱鸡胸肉、通心粉和白水煮青菜;我的热情,我的付出,都已经非常彻底,但是过去一年多,我竟然连一个完赛的越野赛都没有。我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很怀疑自己,是否坚持了错误的东西。

有时候觉得,天赋和热爱不匹配,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我的一切天赋都在杠铃上,我也许可以成为优秀的力量举爱好者或者健美爱好者,甚至有一点靠这个吃饭的可能性,但是我没法成为优秀的跑者,我的奔跑天赋垫底。我很爱她,她却丝毫不爱我。

跑步,特别是越野跑这事情,我已经付出太多了,连我老婆都不断抱怨我忽视家庭了;为了这次杭百,我跑了好多的超长距离山地训练,我想跑更多,但是身体已经承受不了,每天都陷于疲惫和伤痛的挣扎中,老婆也抱怨儿子不认我了。我不知道我付出的汗水是否足够完成百公里,但是我已经无法付出更多了。

可能,继续下去或者再见,就在这一次。我不想对跑步说再见,杭百,是我最后的战场。

========我们回到比赛===========

CP1 -》我老婆怎么这么快

赛前我给自己做了一份无比精确的时间表(职业病),并预计自己的完赛时间应该在26小时左右。CP1的时候比预计时间慢了五分钟,刚给老婆发短信就看到老婆进站了。我非常惊讶,我没想到她会这么快,我本来还担心她无法完赛,看来我多虑了,她的天赋远胜于我。匆匆鼓励她两句,离开CP1。

CP2 -》我老婆真的太快了

到CP2这段有点困乏。景色很单调,灰蒙蒙的天,灰绿色的山,浅灰色的台阶,深灰色的泥土路,路上不断涌起去年的记忆,这里很熟,那里也很熟,熟得没有新鲜感。速度不知不觉就慢下来,到CP2比预计的慢了半个小时。正在吃香蕉,听见有人叫爸比,WTF!怎么又是我老婆!

CP3 -》伤身又伤心

离开CP2不久,竟然开始左腿髂筋束疼痛。过去我髂筋束从来不痛,二月份开始第一次右腿髂筋束痛,今天开始左腿第一次痛,两次都是没多少运动量就开始疼。理论上臀部肌肉发达的话就不会有髂胫束的毛病,我觉得要么是理论错了要么我的身体有什么毛病。

情绪顿时变得非常低落,我觉得我完蛋了,不管过去半年我多勤奋,一场莫名其妙的疼痛就终结了这一切。如果我在后半段脚疼,我想我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受伤这事情,可是我才跑了两段,这让我平时周末12个小时的超长距离训练显得很好笑。

这一段很沉闷,伤身更伤心,有点想哭。

CP4 -》退赛吗?

在cp3到cp4的路上,我的左腿已经痛得无法正常行走,在布洛芬的帮助下一瘸一拐地慢慢挪。我忽然又想退赛了,我想,虽然我退赛了,但是我可以支持位于十分钟后的老婆完赛42公里组,她的成功就是家庭的成功,就是我的成功,我爱她,她完赛了,这也很好。我想,以后可以把精力都放在家庭上,偶尔进行高效率的训练就够了,家庭的幸福才是三十多岁的男人应该争取的东西越野跑算个屁。我想,我连走路都很艰难,退赛好像是个理智的决定,我好像不应该苛责我自己。

可是,可是说服自己退赛,并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我不停地对自己说,现在连正常的行走都无法继续,百公里注定无法完成,坚持有什么意义。但是劝说自己退赛,真的很难!我为了这个百公里,付出了太多汗水和伤痛,为什么我就这么退赛了,我觉得很难面对自己!

路上不断给老婆打电话,告诉她路况如何,某些地方容易跑错,等等。其实并不是真的怕她迷路(虽然我去年迷了一小段),我只是想知道她还有多久赶上我。我知道,一旦她赶上我了,我的心理会彻底崩溃,我将没有继续完成的勇气了。

于是我就在CP3到CP4的十多公里的漫长路途中慢慢地挪,我不知道是多次超长距离训练起了作用,还是布洛芬起了作用,左脚的疼痛竟然慢慢消失,或者说降低到一个不影响慢跑的程度,我又可以慢慢跑起来。速度很慢,稍微加速就疼,但是总算可以跑了。

CP5 –》终点

CP4之后的路程其实没什么可说,我原本计算好了到每个点的时间,把目标26调整为28-30,每个cp都在可控范围,最后提前一个多小时完赛。终点前青芝坞的一公里我可以不考虑脚伤尽力奔跑了,这也许是我跑得最快的一公里。

赛后一天,我不想回忆那恶心的台阶和爬升,我没有很兴奋,我甚至没有满足感,我有的只是,我付出了这么多,我终于得到了应有的回报,的一种平静感。

感谢我的老婆,她在我不近人情的鞭策下(轻松)完赛42公里组,在我受伤情绪最低落的几个小时里她是我的精神支柱。她在CP1和CP2的表现也让我感叹我的无数汗水比不上她自由发挥的天赋,她肯定可以取得远超我的成就。感谢我的儿子,我不想让他知道他父亲是个懦弱的人,他的父亲绝不是轻易放弃梦想的人。我其实不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最难的那几个小时的,我相信那不是布洛芬的效果,我能坚持到终点,是我对跑步的热爱,我对家人的爱。我做了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仅此而已。

谢谢这一切,谢谢赛事总监天狼和V总,谢谢志愿者,谢谢同行的每一个跑者,你们都给了我力量。

我爱你们。



2020 天狼·杭州100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s://iranshao.com/diaries/195745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61606d6b874bc8ecb8af1efeaa336508
    卡卡Lv.21
    2017-03-28 14:02:55
    任何事都始于热爱,终于天赋。

    回应

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