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中国跑者 | 跑出真勇气,我是关雅荻

《跑出勇气之童年梦想》的一段长镜头中,身着红色皮肤衣、压缩裤、小腿套,手持双杖的关雅荻在草甸丛林中奔跑。速度不算快,但是配合着悠扬的背景音乐和明媚的眩光镜头,整个过程显得流畅而又写意。这是关雅荻今年6月份在意大利Lavaredo 119公里越野赛中的一个片段。像这样类似的片段在这两年关雅荻的生活中并不少见,好像他就是一个以奔跑为生的人。

电影,越野跑,这也界定了关雅荻的双重身份:电影人,跑者。而事实上,他认为自己更是“一个热爱超马的电影工作者”。

因此,关雅荻在这个截然不同的两个领域有着两批粉丝,电影圈儿的粉丝和跑圈的粉丝。前者是慕名《每周影评》中笑侃当今热门电影、或褒或讽口若悬河的电影人关雅荻而来,后者是在跑圈里知名的 Running Bravely、不停奔跑的关雅荻。不可否认,无论是在影视圈儿还是越野跑圈儿,关雅荻都是一个极具话题性的人物。

当然在此之前,他可并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红:“其实我从来不在乎我个人所谓‘粉丝’,可能是因为多年我做制片幕后工作,从来没有聚光灯下角色的心态,即使《每周影评》也是一个地方台播出很小众的节目,所以关于这部分我从来没有想很多”。面对“爱燃烧”的采访,关雅荻谦虚道,随后一改一本正经的样子,恢复往日调皮的本色,“只有前两年,我去过长沙几次,几次被路人认出来,我才想,或许我们那个节目其实还是有人看的。当然,被认出来也不是什么很享受的事情,因为每次对方都会不好意思的问:你是不是就是《每周影评》里张小北旁边的那个?——所以说,名字不好记很吃亏的。”

严格意义上讲,关雅荻并不是一个超马越野赛的高手。他和大多数爱好越野赛的发烧友一样,抱着“纯粹的好奇心与乐趣”去参与一次又一次地超马越野赛。

2012年的香港毅行者是关雅荻第一次的接触超马越野赛。第一次百公里对于大多数跑者来说都是痛苦的,关雅荻也不例外,但是这让他对百公里的距离感有了更多的概念。尽管随后超高难度的大屿山100公里多多少少有些不自量力,以至于他在60公里处退赛,但当他真正意义上完成自己心目中表现还算过得去的大连100公里越野赛,19个半小时的成绩令他很开心。

而2013年的极地长征冰岛站一战,让更多人认识了关雅荻。或者说,这一场赛事,关雅荻让更多人认识了他。他的知乎专栏“YADI, Running Bravely”的第一篇文章就是冰岛长征的故事。冰岛站的比赛对于关雅荻来说意义非同寻常,无论从人气的角度,还是参赛的角度。后者的意义如他所言,“极地长征的比赛奠定了我此后对超马比赛的理解和对我的意义——超马对我只是一场自我的对话,我只求安全顺利完赛。”

关雅荻做电影和去跑步,看似两件毫无关系的事儿却有着密切的内在关系:“我从小喜欢电影,基本逮着谁就跟谁聊电影,当然后来给聊成节目了是后话。我喜欢跑步,当然愿意跟人聊跑步,但岁数大了,30多岁了,见谁就逮着聊跑步,这个画面想象一下都有点不靠谱,所以我就写文章、发微博、答知乎、做短片,甚至开发了一个电视节目《雅荻跑世界》,然后拉着电影的朋友做纪录片《跑出勇气》。”

如此吊儿郎当的话之后,又跟了一句认真的总结:“下棋我从小就很臭,我从来没有赢过我们家大院的任何一位大爷,包括我爷爷。所以,我不觉得我擅长下什么棋。如果一定要说,为什么因为跑步会做这些事,我只能说,有种东西在自然生长。或者客观地讲,我希望看到更多人会做关于跑步,特别是越野跑文化传播的事,更多的人去拍摄关于越野跑或超马的纪录片和影视作品。我的性格是不能等,我有兴趣的事情,自己先做,哪怕交了学费,但我不会等。”

冰岛之战后,2013年9月,关雅荻着手发起了一只三人越野跑队,拉着他的好哥们、同时也是国内顶尖越野跑高手于雷和王子尘组了一个“ST越野跑队”,一起征战UTWT(Ultra Trail World Tour,全球越野跑巡回赛)。

2014年,雅荻正式开启了UTWT的征程。

2014年1月,作为UTWT第一站的香港一百公里越野赛(赛事介绍详见爱燃烧专题文章《桃李不言成蹊径,唯有港百扬其名》),ST越野跑队自然不会错过。特别是高手于雷和王子尘组成的首创小金兔——“因为他们俩速度超级快,可以在13小时内完成百公里,国内最顶尖水平,这次他俩联手放弃自己追求最好成绩的机会,为其他目标冲击16小时完赛拿小金人的跑友做百公里配速兔子”——赚足了国内越野跑者们的眼球。当然,作为队长,UTWT第一战以关雅荻“收队”而顺利完赛。

4月下旬,UTWT赛事第二站,亚洲影响力最大的越野赛事UTMF。这是关雅荻第一次尝试100英里赛事,可想而知他赛前几天内心是如何焦躁与忐忑。与此同时,除了《跑出勇气》系列之外,国内第一档跑步节目《雅荻跑世界》也启动了。但是在UTMF期间他们的拍摄团队只有两个人加一个翻译,因为语言问题,加上当地交通情况,他们也没法租车,所以只能跟着官方大巴跟随拍摄,所以拍摄素材相对有限。另外,身为节目中的主角,关雅荻不得不适当地为了配合节目而在牺牲一些比赛时间。最终45小时惊险完赛(UTMF关门时间为46小时),雅荻继续为ST越野跑队收队。

6月下旬,文章开头提到的UTWT赛事之一,意大利Lavaredo Ultra Trail 119KM对关雅荻来说难度更上一层。这里说的难度不仅仅是赛道本身,以及严苛的关门时间,还有更深层次的心理因素。因为不同于HK100和UTMF有很多可供参考的前人经验去学习,Lavaredo 从未有中国人参赛,“我会是第一个完赛的吗?”相信在赛前,雅荻一定会不停地问自己这个问题。同时,还有拍摄方面的心理负担。因为上次UTMF因为拍摄一定程度上损失了比赛时间,这次关雅荻决定比赛优先,拍摄其次:“我跟摄制组说的是:我跑我的,我完全不配合拍摄,直接当摄制组不存在,我完赛是第一位的,其他你们自己安排,能拍到多少就拍到多少。”

其实这次拍摄队伍更加壮大,配备的翻译和司机使得摄制组在技术上有条件开车跟拍,因而《跑出勇气》第二部的视觉效果也比第一部明显好很多。

相信所有参加过百公里,甚至马拉松赛事的朋友们都深有感受,就是无论事后用什么样的语言去描述最后阶段的痛苦都会略显轻浮。那种“想放弃”与“要坚持”之间的博弈挣扎到了极点,以至于扭曲了人的五官、搅碎了几近破碎的肺腑。在Lavaredo最后的那段路,关雅荻描述道:“我用慢速换安全,但最后终点前十公里,实在是太困了,终于有史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幻觉,各种强烈幻觉啊,我只能慢慢走,感觉就是吃了各种LSD,不是眼冒金星,而是看哪都像是有无数张脸在看着我。”最后雅荻在关门时间70分钟前以29小时49分完赛完赛。

顺利吗?还算顺利。痛苦吗?痛苦死了。那还跑吗?当然要跑。而且跑得距离更长,赛道更虐!

9月上旬,巨人之旅。虽然不是UTWT赛事,但是赛道太虐了。光是数据就会让人闻风丧胆:332公里,总爬升24000米,翻越25座大山,150小时关门时间。光是敢报名参加这个比赛的人,就足以让人竖起大拇指了。关雅荻的外号是什么?Running Bravely. 速度比不上顶尖高手,但最不缺的就是勇气。虽然最后在201处被关门以致退赛,但是他一直在坚持。笔者认为,其实巨人之旅最难的部分不是站在终点,而是站在起点。

10月下旬,留尼汪100英里长征。这个赛道真的是太虐了。事后关雅荻回忆的一个片段足以说明一切:“不幸的是,今年还倒霉的遇到比赛前和比赛过程中连续几天都下雨,整个赛道泥泞不堪,然后赛道各种变态的连续超过1000米的陡升和陡降,其中最变态的是在一处悬崖下降,居然路书上写着接下来2公里要下降900米!!!尼玛我当时以为上面印错了,结果爬到山顶开始下降,居然真的是全程沿着悬崖扒着墙上的保护钢索往下挪啊!!最后看海拔表,的确是2公里下降了900米...这绝对是过去两年多我参加的最难的一条超马赛道,技术性赛道比例占据了将近一半。所谓技术性赛道,就是不算爬升,在下降和平路时,因路况地形复杂导致你有体力也跑不起来。”

所以,当他在90公里处被关门时,并不感到意外。“如果有可能,我很想2015年10月再去留尼汪,那个比赛我还是有机会完成的,去看看后半程的赛道到底有多美。”雅荻在采访中说道。

身为UTWT一年级生,雅荻交出的这份超马越野赛成绩单,相对于大多数国内越野跑者来说太优秀了。除了规定的“试题”之外,他还完成了“加试”部分:《雅荻跑世界》第一季的节目会在2015年2月前后北京纪实卫视首播,同时可覆盖几个主要省份,然后逐步全国落地。而《跑出勇气》院线记录片电影,计划在2015年年底前推出,之前会陆续推出同名系列越野跑记录短片。

至少笔者本人会十分期待。不同于K天王的salomon TV和Seb的“get ready for trail”,他们把越野跑变成了一门艺术在演绎(好吧,或许有时Seb并不给力),关雅荻的《跑出勇气》和《雅荻跑世界》更加值得我去关注,因为关雅荻并不是那些存在于世界另一端的大神,而是本质上和我们一样的平凡爱好者。这对于本身就是普通爱好者的观众们来说,有着非比寻常的归属感和认同感。

不得不承认,宏观角度来看,从越野赛事的角度讲,关雅荻开拓了国人从未参赛过的新赛事领域,从越野文化的推广角度讲,他在社交媒体上的活跃,影视文化的宣传,这些都为中国越野跑文化的推广打开了新的宣传方式。

而从个人角度来看,他奔跑着,快乐着,成长着。正如雅荻在自己的专栏简介所言:“开拓视野,冲破艰险,看见世界,身临其境,贴近彼此,感受生活。这就是生活的目的所在。”

跑步电视节目《雅荻跑世界》第一季预告片

撰文 by 小明

图片 by 关雅荻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天舒 天舒

    有钱有时间有勇气够任性

    2014-12-08 14:35:53 回应

  2. 小涵 小涵

    他们做的事情真的很棒!

    2016-01-27 10:33:12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