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柏林战纪 | 2015柏林马拉松:回顾与前瞻

“世界最快赛道上的马拉松节庆”(The Marathon Festival on the fastest track in the world),这是2015年第42届BMW柏林马拉松官网打出的口号。

世界最快赛道

“世界最快赛道”这一头衔,没有第二项赛事敢和柏马争抢。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其他城市马拉松可以和纽约比规模,和伦敦比慈善,和东京比服务,但在速度上,只有柏林马拉松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独孤求败”。

纵览马拉松男子(=人类)世界纪录榜,前10位中有6项是在柏马创造的。打破最新6项纪录的赛事,清一色全是柏马。自2003年以降,柏马的赛会纪录,就是世界纪录。

在这条赛道上,马拉松的三大关口先后被人类攻破:

2小时05分——肯尼亚人保罗特加特(Paul Tergat),2:04:55,2003年;

2小时04分——埃塞俄比亚人海利格布雷塞拉西(Haile Gebrselassie),2:03:59,2008年;

2小时03分——肯尼亚人丹尼斯基梅托(Dennis Kimetto),2:02:57,2014年。

柏马也是创造世界纪录次数最多的马拉松赛事:男子7次,女子3次。第二名为伦敦马拉松的前身、1909至1996年举办的理工马拉松(Polytechnic Marathon),共8项。

早在柏马举办的第四届(1977年),西德女子名将克里斯塔瓦伦西克(Christa Vahlensieck)就创造了赛事第一项世界纪录2:34:47,并成为第一个跑进2:35的女人。

2001年,日本女子巨星高桥尚子也在柏马跑出2:19:46,为女性率先突破2小时20分大关。

不过,现在的柏马已经不是最快的女子马拉松赛道。它的女子赛会纪录,是2005年日本选手野口 みずき(Noguchi Mizuki)创下的2:19:12,不如芝加哥马拉松的2:17:18(2002)和伦敦马拉松的2:15:25(2003,当前世界纪录)。后二者均由英国人波拉拉德克里夫(Paula Radcliffe)保持。


卑微的起步

刚起步时的柏马,是一项很不起眼的小赛事。

1974年10月13日,第一届柏林马拉松在柏林东北郊富人区夏洛滕堡(Charlottenburg)的一条小马路上举行,主办者是起点旁边体育场的主人——夏洛滕堡体育俱乐部。

第一届的参赛者只有286人,获得男子冠军的是柏林当地人君特哈拉斯(Guenter Hallas,此人至今仍在跑柏马),成绩为2:44:53;女子第一名尤塔冯哈斯(Jutta von Haase)则以3:22:01完赛。

很显然,创办伊始的柏马只是个很小的业余赛事,男女冠军的成绩与当年2小时09分、2小时46分的男女世界纪录相比望尘莫及。

1981年以前,规模最大的柏马是1976年的那一届,但选手也不过397人。第二年瓦伦西克之所以在柏马打破女子世界纪录,是因为它身兼西德的全国马拉松锦标赛。

1981年9月27日,在费了很大力气说服当地政府和警方之后,柏马首次进入西柏林市区:起点在联邦议会广场,终点是号称“德国香榭丽舍大道”的库尔费尔斯滕丹(Kurfuerstendamm)。

那一届的参赛人数井喷至3486人,共来自30个国家,使柏马创下德国史上马拉松赛事的规模纪录。1985年,报名人数首次突破一万;翌年完赛人数首次过万。2008年,35783的完赛人数使柏马跃居全球第二大马拉松赛事;2012年完赛人数首次突破4万。

柏马历史上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并不是因为某一次打破世界纪录,而是1990年9月30日举行的那一届:再过三天后,二战后分裂45年的两德即将统一。很多选手在第一次跑过东西柏林之间的勃兰登堡门时,眼里都饱含热泪。

自2003年起,柏马将起终点都定在勃兰登堡门——18世纪末由普鲁士国王弗雷德里克威廉二世下令建造的新古典主义凯旋门。


柏马崛起

柏马也从那一届开始跻身世界最快赛道的行列:来自澳大利亚的冠军莫内盖蒂(Steve Moneghetti)创造了当年世界最好成绩2:08:16。

5年后,肯尼亚人勒雷(Sammy Lelei)在柏马跑出2:07:02的史上第二好成绩,仅比世界纪录慢12秒;这也是七年来全球最好成绩。

1998年是柏马的第25周年庆典。那一届的参赛人数达到创纪录的27621人。巴西人科斯塔(Ronaldo da Costa)以2:06:05打破男子世界纪录,成为以3分(时速20公里)内配速跑完全马的世界第一人(注:3分配速的完赛时间为2:06:35)。

2003年,34岁的肯尼亚长跑明星特加特在第30届柏马率先跑进2小时05分,以2:04:55完赛。其实他只是险胜——差点被同胞科里尔(Sammy Korir)追上,最终后者以1秒之差屈居第二。另一位肯尼亚选手Titus Munji获季军,成绩是2:06:15。前三名的亮丽表现,使那届柏马成为截至当时史上水平最高的一场马拉松比赛。

2008年在柏马,埃塞“长跑皇帝”格布雷塞拉西借助理想的天气条件(无风晴天,气温14至18)、配速精准的兔子(半程用时62:04)以及一名肯尼亚对手出人意料的紧跟不舍,将自己一年前在同一赛道创造的世界纪录2:04:26缩短至2:03:59。

去年9月28日,30岁的肯尼亚人基梅托在柏马成为跑进2小时3分的第一人,以2:02:57将同胞威尔森基普桑(Wilson Kipsang)一年前也在柏林创下的前纪录缩短了26秒。30公里后领跑、第38公里才被甩开的肯尼亚选手伊曼努尔穆泰(Emmanuel Mutai)的成绩2:03:13也破了世界纪录。

连过这三道大关,为柏马确立了至尊马拉松赛事的地位。各赛道前10名男子成绩的平均值也佐证了这一点:柏林以2:03:55高居第一,第二名芝加哥2:04:40,第三迪拜为2:04:46,第四是鹿特丹2:04:52,第五伦敦2:04:56。

女子成绩方面,柏林以2:20:05位居第二,不如伦敦的2:18:59,芝加哥、迪拜和波士顿分别排名第二至第五。


大赛前瞻

今年的第42届柏马,定于9月27日星期天上午9时发枪。本届参赛选手达41224人,来自131个国家。

精英阵营照例高手云集,其中实力最强的是肯尼亚三驾马车:基普乔戈(Eliud Kipchoge)和两个穆泰——前面提到的伊曼纽尔和2012年柏马冠军杰弗瑞。他们心里都惦记着世界纪录。

30岁的基普乔戈已经是第六次跑柏马,最好名次为亚军(2013年),那次他以2:04:05不敌创下2:03:23世界纪录的基普桑。但今年他在伦敦马拉松报了一箭之仇,以5秒之差力克基普桑夺冠,成绩为2:04:42,他的马拉松平均成绩也由此排名世界第一。

在周六的赛前记者会上,基普乔戈表示,自己“状态很好”:“如果万事俱备的话,可能发生很特别的事。我相信我的训练伙伴伊曼纽尔穆泰和我可以一同冲击一项新的世界纪录”。他的计划是用1:01:30跑完前半程。

同龄的伊穆泰则低调得多:“我很期待星期天的比赛,并作了充分准备。我的目标总是跑得比以前快。每个人都想赢,不管发生什么,我都接受结果——不管是我自己,Eliud或者杰弗瑞拿第一。”

与他并无亲缘关系、33岁的杰穆泰2012年柏马夺冠之前,2010年还拿过柏马亚军。2011年,他以世界最好成绩2:03:02称霸波马,同年又在纽约马折桂。他说自己近两年苦于各种伤痛,发挥不理想;“但现在我很高兴来到柏林,对这一赛事感觉很好。”

今年的女子比赛,可能成为两获柏马冠军的埃塞人柯贝德(Aberu Kebede,2010和2012年)与肯尼亚的半马世锦赛冠军切若诺(Gladys Cherono)之间的两强对决。后者虽然只跑过一次全马,但1月在迪拜的那场首秀成绩骄人:以2:20:03收获亚军。

“破纪录,看柏马。”2015柏林马拉松会不会再次刷新世界纪录?且看今朝。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