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简陋到令人震惊!肯尼亚马拉松明星训练营探秘

即使你有心理准备,但当看到这些马拉松巨星们日常生活和训练的场景,你依旧还是会震惊不已!

在2016年半马世锦赛报道中,我们提到一个事实:在起点摔倒受伤、最终仍成功卫冕的肯尼亚“90后”坎沃若(Geoffrey Kamworor)之所以17岁才跑步,一年后就勇夺柏林半马冠军,原因之一是他有幸与基普乔格(Eliud Kipchoge)、伊曼纽尔穆塔伊(Emmanuel Mutai)和基普罗蒂奇(Stephen Kiprotich)等大神一起训练,从中受益匪浅。

马拉松群星云集的训练营

以上这几位,都是当今世界的一流高手。

基普乔格是2015年马拉松跑最快的地球人,而且也是带伤夺冠的励志偶像——还记得去年他在柏林拖着一双上下翻飞的鞋垫、强忍着脚踝剧痛,却能跑出年度世界最好成绩2小时04分整的传奇么?

穆塔伊则是史上马拉松跑第二快的人。2014年他在柏林以2:03:13打破世界纪录,可惜运气有点背,遭遇跑更快的同胞基梅托(Dennis Kimetto),只能屈居亚军。对他来说,大满贯赛事的银牌已经稀松平常,迄今他已到手伦敦和纽约马拉松(2010、2013和2010、2011)的亚军奖杯各两座,芝加哥(2013)和柏林马拉松的各一座,外加2011年伦马的冠军奖杯。

至于基普罗蒂奇,他虽然没法和前面两位比速度,PB仅2:06:33(乌干达国家纪录),但这位同样17岁就进该训练营的27岁乌干达人,却拥有一样会让众多实力比自己更强的肯尼亚同行垂涎三尺的东西:奥运会和世锦赛双料冠军,先后收获于2012年的伦敦和2013年的莫斯科。

而坎沃若除了在最近两届半马世锦赛蝉联冠军,还赢得过2015年贵阳越野世锦赛冠军、北京田径世锦赛万米亚军,以及阿联酋RAK等半马比赛的冠军,也算功成名就。

这个明星云集的跑步训练营名为“全球体育训练营”(Global Sports Camp),位于肯尼亚西部裂谷省Eldoret地区的卡普塔加特(Kaptagat)村,由肯尼亚前3000米障碍赛高手桑(Patrick Sang)创办。

桑曾获得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亚军,以及1991、1993年两届世锦赛亚军,1990年代后期改跑全马和半马。

你可能会以为,这些大牌训练的地方应该十分高档奢华吧?毕竟他们有的是钱。基普乔格仅去年的收入就不下百万美元:世界马拉松大满贯积分王50万美元,外加伦敦和柏林两场大赛的出场费、冠军奖和成绩奖各有几十万美元。

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个训练营竟然简陋无比,简直得像一所贫困农村的学校;而那些身家百万美元的大神却甘愿在这里过着苦行僧一样的清贫生活!

今年1月底,美联社摄影记者Ben Curtis深入卡普塔加特村探营,拍下不少这个马拉松明星训练营的训练和生活照。

马拉松巨星从轮流打扫卫生开始

每天清晨5点,用螺丝固定在宿舍走廊上的这只自行车铃就会准时响起。这是训练营的morning call,标志着新的一天开始了。

营员们起床、洗漱后,纷纷走进食堂棚屋,围着一张木头大餐桌坐下,一起吃早饭。菜谱极其简单:切片白面包和茶。后者用一只硕大的铝壶在柴火上烧开,要喝的人自己倒进搪瓷杯里。早饭完毕,各人要洗干净自己的杯盘和刀叉。

晨练的强度相当大,来自几个训练营的数十名运动员拂晓前就完成集合,他们要穿过树林,在起伏不平的土路上奔跑。

训练结束后,基普乔格的脸上、睫毛和腿毛上都被红土灰尘沾染。这是他们的跑后拉伸。

2015年“世界马拉松先生”基普乔格的宿舍。他刚刚晨跑回来,准备换衣服。

卫生间?公用的,每个人都要轮流打扫。自来水?对不起,没有,只能到外面的水井打水。营员有时会有牛奶喝——直接从在附近田野中放养的奶牛身上挤的。

房间很小,他还要跟一个室友合住——右边那个来自巴林的小伙子。一起训练的好处是大家可以互帮互助,“我帮他们,他们也帮我,这是一种互利”,基普乔格告诉记者。

公用客厅有一台小电视——训练营里唯一的家电。这个房间还充当仓库,一边堆着一袋袋谷物。训练计划是手写的,写在一张张撕下来的纸片上,再钉到门边的墙上。

一个角度摆着一张按摩台,这是坎沃若训练结束后一边看手机,一边接受按摩。

营员们跑完后换下的湿透衣服,就这样铺在树丛上晒干。

营员之一是同如今加入英国国籍的当今中长跑第一人莫法拉一样出生在索马里、现已加入荷兰籍的Abdi Nageeye。刚来时,这里斯巴达般的简朴条件让他大吃一惊。他还经常感觉吃不饱,肚子饿得咕咕叫。

但他慢慢明白了基普乔格这些大明星宁愿呆在这里的原因:“他的亲友个个都有求于他。逃避到这里对他更有好处,不会有人打扰。”

他和基普罗蒂奇都指出,在训练营里,谁也别想瞒着他人偷偷使用兴奋剂,因为大家都在别人的眼皮底下生活,彼此串门时基本都不敲门。

据基普罗蒂奇说,经常会有人过来“突然袭击”,采集尿/血样。他自己不理解为什么有人会使用兴奋剂:“做这种事的运动员似乎想走捷径,不想费劲走远路。”而他们这个训练营“就是远路”。

“我们像军人一样过日子。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们都得干活。如果厨师不在,我们就自己做饭,而且训练照样要完成,不能停止。轮到你干某件活儿时,你最好很快干完。这里的第一条规矩是:所有运动员人人平等,不管你是奥运会冠军还是新手,我们所有人都一样。”

这是今年的卫生值日表,哪怕你是再大牌的明星,一样要轮流打扫卫生。

在基普乔格房间的墙上,贴着巴西小说家保罗科埃略(Paulo Coelho)的一句话:“If you want to be successful, you must respect one rule: Never lie to yourself.”(如果你想成功,就必须遵守一条原则:千万不要欺骗自己)。

这句话当然有所指:自肯尼亚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赢得11枚奖牌至今,该国已有38名田径选手因为使用兴奋剂遭禁赛处罚。

基普乔格认为,问题的根源出在对急功近利的追求。“人们忘了一点,金钱不是能收割的。如果你想收割金钱,就得先播种。那种子是什么呢?是刻苦训练啊。”

在如此真正极简的训练条件下竟能跑这么好,赛场外的肯尼亚跑者同样值得敬佩。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realmj realmj

    马拉松,破记录的事情也就这些苦行僧似的黑人兄弟们能干了。

    2016-04-01 10:03:50 回应

  2. 运河老马 运河老马

    。。。。。。。。。。。。。。。。。。。。。

    2016-04-01 10:41:06 回应

  3. redpigirl redpigirl

    期待这个月的伦敦马拉松,看三大高手再次比拼

    2016-04-01 11:42:03 回应

  4. 跑到天堂终点线 跑到天堂终点线

    中国运动员就缺这个!

    2016-04-02 10:38:32 回应

  5. 布瓜z 布瓜z

    梦中的地方。

    2016-04-02 16:47:45 回应

  6. 杨戨 杨戨

    中国大部分运动员就缺这样的吃苦精神,吃喝拉撒都需要照顾

    2016-04-03 07:58:17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