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波士顿梦想 | 另一场波马:作弊者和打假者的较量

在2015年波士顿马拉松的参赛者中,至少有47人被查出涉嫌作假。

由于波士顿马拉松在跑步界享有独一无二的尊崇地位,难免会招来一些宵小之徒对它动起歪脑筋。马拉松史上最出名的作弊事件之一“罗茜鲁伊斯丑闻”,就发生在1980年第84届波马。

罗茜鲁伊斯事件

罗茜鲁伊斯(Rosie Ruiz)是个业余女子跑者,1953年出生于古巴,9岁时随父母移民美国。她凭借1979年在纽约马拉松“创造”的2:56:29、女子第11名“优异成绩”,获得翌年波马的参赛资格。

在1980年4月21日波马比赛中,鲁伊斯用时2:31:56率先撞线,不仅一举刷新赛会纪录,而且跃居当时的史上女子第三。

然而,她几乎刚一获奖,质疑的声音就纷至沓来:几个跑在最前面的女子精英,都没见过这个对手超越自己;至此已蝉联三届波马男子冠军的名将比尔罗杰斯注意到,鲁伊斯对间歇、分段这些高手们再熟悉不过的专业术语听得云里雾里。

其他人则察觉到,鲁伊斯撞线后既不喘气,也没出多少汗,而且大腿肌肉明显很松弛,与高手迥异。体检报告显示,她的静息心率高达76bpm。被问及途经韦斯利学院的见闻时,她只字未提那里最著名的女生啦啦队。有两名哈佛学生表示,他们亲眼目睹鲁伊斯在距终点约800米处从观众丛中混进赛道的一幕。

赛事官员调出比赛视频,从头到尾仔细查看,却找不到鲁伊斯的任何影像。最后她被判定系中途溜出赛道,搭乘地铁前往终点,再装模作样地冲刺。赛后第8天,鲁伊斯被取消成绩并禠夺桂冠——当时对冠军的奖励,是一顶名副其实的桂枝花冠。直到1986年,波马才颁发现金奖。

不仅如此,鲁伊斯的纽马成绩也被举报有假:比赛期间,一名女摄影师在地铁上邂逅她,两人还结伴走到终点区。鲁伊斯自称受了伤,被送往急救站,而那里的志愿者想当然地把她当作完赛者。最后她的纽马成绩也被取消。此后两三年内,鲁伊斯还因挪用公司款项与涉及可卡因交易两度被捕,分别被判处5年和3年缓刑。

不过,本文介绍的波马弊案主要不是发生在比赛过程中(计时芯片和分段计时点的出现,基本杜绝了波马的搭车和抄近路作弊),而是发生在波马开跑之前:骗取波马资格的造假行为。

去年波马,至少有47人作弊

去年我们介绍过一场轰动美国跑步界的风波: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中年男子麦克罗西(Mike Rossi),2014年在参加中途未设分段计时点的Lehigh谷马拉松时,成绩突然大跃进至“空前绝后”的3:11:45,并由此到手一张2015年波马的入场券。

又是一个“罗西”!事实上,去年波马涉嫌作弊的参赛选手,远不止这位老兄。有个年过半百的消防员也在2013年一场赛事中抄了近路,从而波马达标。

当美国《跑者世界》网站向此人出示其作弊的证据时,他只得承认:“这太让人泄气了。我的生活和工作都要建立在诚信的基础上,而我却作弊了。”

据打假者调查,去年至少有47名波马选手的参赛资格是骗来的。这一现象的大背景是,这一最受热捧的美国跑步赛事的报名难度一年比一年大。

波马每年9月开放报名,成绩好的优先,导致2015年共有1947个达标选手没报上名;报名成功者的成绩,至少要比达标线快1分02秒。而今年的入围者至少要比达标线“溢价”2分28秒,遭拒的BQ选手猛增至4562人。

那些跑不快的人还有一个办法:去争取波马分配给27个慈善合作伙伴的名额。不过,这些名额虽然没有成绩门槛,却有一道同样具有挑战性的慈善募捐门槛:5000美元打底。

少数成绩上不去、又没有门路筹钱的波马觊觎者于是决定尝试第三条道路:走不正当的捷径。最常见的办法有以下四种:

一)拿别人的号码布去跑波马,即冒名顶替别人,其缺点是成绩不在自己名下。

二)请人拿自己的号码布去跑达标赛事,即让别人顶替自己;代跑“枪手”被称为“号码布骡子”(bib mule)。

三)在达标赛事中抄近路。

四)伪造比赛成绩。

波马主办方波士顿田径协会(BAA)的执行理事Tom Grilk对此明确表态:波马致力于确保比赛报名的诚信度,“我们严肃看待这种事,也采取了解决措施。”但他同时指出,在每届3万多名参赛选手中,涉嫌骗取参赛资格的人所占的百分比非常微小。

但作弊者哪怕只有几个或几十个,他们的存在毕竟对其他老老实实为BQ而奋斗的人很不公平,更让马拉松成绩打假者视如寇仇。促使后者行动起来的决定性因素,正是去年5月发生的麦克罗西事件。

波马的义务打假者

在美国跑步论坛LetsRun上,罗西事件总共产生了2.2万个相关帖子,家住辛辛那提市的45岁商业分析师德瑞克默菲(Derek Murphy,下图左)也是密切关注者之一。他先是创建一个关于比赛作弊的博客,去年夏天又与三名同事一道,着手为波马义务打假。

他们打假的第一个步骤是:从所有完赛者中,找出那些成绩不如达标成绩的选手。

波马选手编号有一个规律:号码越小的选手跑得越快。例如跑进3:03者的号码都在5000以内,跑进3:17的在10000号以内,依此类推。

墨菲设计出一种算法,用来筛选出波马成绩比达标成绩至少慢20分钟的选手,这一群体人数多达2439人。下图中的每个点代表一个选手,蓝点代表波马成绩与达标成绩相近者,粉红点代表波马成绩比达标成绩慢20分钟以上的选手。后者正是墨菲他们的调查对象。

当然,波马成绩退步的未必都是骗子。他们可能苦于伤痛,去年比赛日的凄风冷雨也不利于跑出好成绩,还有一些可能只是在给朋友当私兔。

接下来,墨菲团队会先查询波马官网数据库,确认涉嫌选手去年的成绩,顺便看看他们以前是否跑过波马;再查马拉松照片网站MarathonFoto.com,查找选手的比赛照片;最后通过Athlinks、MarathonGuide等成绩汇总网站,搜寻涉嫌者的过往成绩。

这个办法让他们查出一些很明显的作弊者:一个高中教职员波马达标成绩跑进3:20,而她第二快的马拉松成绩比这慢50多分钟。赛道照片显示,有个男子冒用她的名字参加2013年纽马——这是典型的“号码布骡子”替跑作弊法。

截至今年3月底,墨菲他们已经查清那2439人中的1409个,发现其中有47人有作假嫌疑。

墨菲自己也跑马拉松,但尚未波马达标,他说自己更喜欢漫长、慢速的超马比赛,目前正在备战第三场24小时赛事。他喜欢为波马打假这种漫长的挑战,也很好奇那些作弊者到底是何许人也。

这47名嫌疑人来自六个波马大国:法国,意大利,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和美国(谢天谢地,没有中国!),年龄多为三四十岁,其中33人为男性;他们在商界、政府、教育和市政部门工作,两人开有跑步博客。

他们中有29人冒名顶替他人,10人涉嫌抄近路,4人请了“枪手”,4人成绩造假。墨菲打算将调查结果交给波士顿田协。

作弊者画像

那位抄近路的消防员向《Runner's World》解释自己作弊的经过:他曾在两场赛事中接近达标,无奈因伤未能如愿。他已经BQ的妹妹说,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和哥哥一起完成波马。

在2013年11月的达标比赛中,跑到近26公里处,他知道自己的希望又要破灭了。来到一个3.2公里的折返赛段时,他钻进一个流动厕所,出来后趁机混入对面选手中间。

那场赛事设有四块计时地毯。比赛成绩显示,这位消防员前半程的平均配速是每公里5分46秒,但半程至32公里的平均配速竟达到2分36秒!他同步到Runkeeper的GPS路线也明确显示,他确实抄了近路,只跑了39公里不到。目前他的账号已被删除。

赛后此人在脸书上欢呼:“两天前我刚刚波马达标!那么,2015年我要跑波马喽!”如今的他却追悔莫及:“我心里难受死了。如果这件事能收回的话,我会这样做的。”

他怀疑有三四个人知道自己作弊一事,包括妹妹和同事,但他的跑者妻子还不知道,他打算向她坦白。他恳求媒体不要公开自己的名字,否则他可能被要求提前退休。

知名博主吉娅阿尔瓦雷斯(Gia Alvarez)则是被人发邮件举报给墨菲的。举报人称她将自己的2015年波马号码布交给另一个跑者,再用那人的成绩获得今年的参赛资格。BAA已经取消她的参赛资格,并对她终身禁赛。

阿尔瓦雷斯向《Runner’s World》表示:“我真的很抱歉。我不想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找借口。”她解释说,自己在去年报名成功后怀了孕,“因此我很愚蠢地把自己的号码交给一个朋友。当时我真的不知道她会跑什么样的成绩。当她的成绩达标时,我大感意外。后来我就作了个糟糕决定。”

即便在数起作弊事件引起全国关注之后,要求拿别人的号码跑,以及请人代跑的现象仍未绝迹。这些要求大多在结伴跑步时、脸书群或匿名论坛上提出。

今年2月初,一个自称“J”的匿名跑者在MarathonGuide.com的一个论坛发了一个求号帖。他写道:“需要有人拿你的号码跑波马,替你明年达标吗?或者你有慈善号码,却因伤无法参赛?我会跑出你明年达标需要的任何成绩。”

电话中的J相当直言不讳。他说自己跑过四次波马,其中两次拿别人的号码;他的最好成绩是2:50,足够为任何年龄段的选手达标。他自称只替那些已经BQ、但因为伤痛或时间冲突无法参赛的人跑,但在该帖引来的12个回应中,有8个要求他为那些无法达标的人参赛。

潜在的作弊者当心了

匹茨堡一个全马2:36的律师2013年透露,他曾被两个跑者请求在一场达标赛事中佩戴一张号码布跑。

欧洲一项得到国际田联认证的主要赛事的赛事总监表示,近10年来,有四名跑者提出愿意花钱改动自己的成绩,但被他拒绝了:“如果有哪个赛事总监真的答应这样做,我会无比震惊:你这是在欺骗每一个诚实的运动员啊。我为那些向我提要求的人感到难过。”

50岁的纽约人克莱尔达菲(Clare Duffy)去年9月以3:47首次波马达标,却因为一只脚应力骨折而无法参赛。4月5日,有个熟人在推特上问她:你能不能去领号码布,再转让给另一个跑者?

达菲拒绝了:“我永远不会考虑这样做,这基于一个事实:波马是神圣的。何况一旦我被逮住,就会遭到禁赛。”

尽管波士顿所在的马萨诸塞州并没有专门立法取缔参赛作弊行为,但法律界人士表示,波士顿田协人仍可以起诉在成绩或身份上作假的选手。

“这就像让别人替你参加法学院入学考试,你再用这个成绩去上哈佛一样。”波特兰马拉松赛事总监、律师Les Smith指出。他认为只要BAA提起民事诉讼,就很可能赢得官司,因为“使用别人号码布的人犯有冒用他人身份和蓄意欺诈罪”,转让者也不能免责。

不过,BAA似乎无意耗费大量精力和金钱,去和波马作弊者对簿公堂。

而墨菲则表示,他的调查并不是在指责波马打假不力,涉嫌作弊者确实只占极小部分。他希望自己的努力可以起到阻吓作用:潜在的作弊者当心了!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郊区,有一个数学控有的是时间和耐心,愿意仔细筛查成千上万个比赛成绩,以便从中逮住作弊者。他已经计划好,今年波马一完赛,他将展开新一轮打假调查。

那个抄近路骗取2015波马参赛资格的消防员万万没想到,会有人不怕麻烦地深挖数据,戳穿自己的丑行。他也没想到过,自己夺走了一个真正达标者的名额:“意识到这一点让我感觉糟透了。”

但愿在马拉松作弊现象更加猖獗的中国,也会出现像墨菲这样嫉恶如仇和较真的马拉松打假者。

#波士顿马拉松# #波士顿梦想#

更多2016波士顿马拉松相关内容请关注爱燃烧2016波马专题小站

iRanshao | Live在现场,不怯场——2016波士顿马拉松爱燃烧专题报道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小熊快跑 小熊快跑

    中国选手基本不用考虑直接花钱买名额

    2016-04-18 11:44:15 回应

  2. 熊本乱太郎 熊本乱太郎

    要是有这样的打假者,真的难得:)

    2016-04-18 11:44:26 回应

  3. _木鱼_ _木鱼_

    中国很多举报了,组委会根本不处理

    2016-04-18 12:37:25 回应

  4. 无敌大金金 无敌大金金

    你以为你在玩游戏 实际是游戏在玩你~

    2016-04-18 20:23:3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