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太空人跑伦马,不能更high的马拉松

在距地面400公里的国际空间站,英国宇航员皮克用时3:35:21跑完虚拟现实版伦敦马拉松。

4月4日格林尼治标准时间上午10点,就在将近4万名参赛选手开始跨过位于格林尼治村的第36届伦敦马拉松起点线的同时,英国宇航员皮克(Tim Peake)也在太空中迈出他的2016伦马第一步。他所在的国际空间站(ISS)此刻正从太平洋的上方掠过,距离地面足有400千米之遥。

在太空中跑马更吃力

据《卫报》报道,皮克的参赛服是红背心和黑色紧身短裤,身后挂一面米字旗。他奔跑的不是伦敦的古老街道,而是ISS舱内的跑步机。

跑步机就安装在太空站的厕所外面,四面都没有窗户。皮克跑“太空马”的过程中,美国宇航员杰夫威廉斯一度从他身边飘过——去上厕所,出来时顺便为“太空小伙伴”拍了几张照片。

皮克的跑姿干净利落,速度相当快:每公里5分配速起步,跑到32公里时,速度已经提高到4:10左右。他不时擦拭额头上的汗,补水则用魔术贴固定在天花板上的水袋。

啦啦队自然少不了:太空站上的另外5名宇航员。不过,更多的观众却是在地面上——设在德国科隆的欧洲宇航员中心,他的训练基地兼大本营。

中心里的相关工作人员这个星期天都不休息,他们盯着控制室墙上显示屏中皮克的身影和反映他身体状况的各种数据:不是为了看热闹,而是把整件事当作一项科学试验。

当天的伦马赛道上还出现一个”太空人跑团“(Team Astronaut),与皮克遥相呼应。

皮克最终用时3小时35分21秒顺利完赛,虽然这比他1999年最后一次跑伦马的成绩3:18:50慢了不少,但地面控制室里仍爆发出热烈掌声和欢呼声。在皮克跑完这场马拉松的时间内,太空站已经环绕地球超过两周。

“比赛跑完了,这让我松了一大口气,我相信Tim也是如此。”两年来一直在和皮克共事的宇航员体能锻炼专家Patrick Jaekel说,“他的跑姿实在好,而且一路保持到终点。这是一次完美的完赛过程。”

来自吉尼斯世界纪录的代表Marco Frigatti当场确认了皮克的历史性壮举:在太空跑完马拉松的第一人。“这是正式的:Tim Peake现在是一项吉尼斯世界纪录的骄傲拥有者。”但他又补充道,皮克的完赛成绩还需要核实。

为了跑这场太空伦马,皮克已经备战了很长时间。事情还要从7年前说起。

太空中的马拉松跑友

2009年5月,欧洲航天署(ESA)招募新宇航员,总共吸引来8000多人应征。经过多轮笔试、面试和身体状况评估,总共只有六人被录取,英国人蒂姆皮克就是其中之一。

皮克出生于1972年——人类最后一次在月球上行走的年份。

他是威廉王子的学长:两人均毕业于桑德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以及皇家空军防务直升机飞行学校。只不过皮克退役前是英国陆军航空兵少校,而比他小10岁的威廉在空军开搜救直升机,军衔是上尉。

皮克虽然没有威廉的尊贵出身和显赫地位,但能被欧洲航天署相中,说明他是个千里挑一的精英人才。2010年11月,他完成了为期14个月的ESA宇航员基础培训课程。

去年12月15日,皮克与两名俄罗斯和美国同行塔乘俄产“联盟-FG”火箭,从哈萨克斯坦拜科努尔发射基地升空,4个半小时后,火箭运载的“联盟TMA-19M ”飞船抵达国际空间站并与之对接。又过了2小时25分,三名宇航员进入ISS。

进驻之后,皮克一边享用第一顿太空大餐——其实就一个培根三明治加一杯茶(还不如咱们凡夫俗子吃的飞机餐!),一边查看从英国各地雪片般飞来的贺电。道贺者不仅有Elton John之类名流,还有威廉的奶奶、伊丽莎白二世女王陛下。

皮克会在ISS一直呆到2016年6月5日。除了执行欧洲航天署的任务之外,跑伦敦马拉松这件“私事”也早已排进他的待办事项清单。

其理由不难理解:让这样一个平日喜爱各种户外运动——从爬山、探洞、越野跑到玩铁三的汉子,呆在局促狭小的国际空间站长达半年时间,不憋出毛病才怪。最好的释放办法当然是撒开双腿,尽情奔跑一番。

ISS和伦敦有天壤之隔,如何增加跑伦马的现场感呢?办法是通过一种叫RunSocial(社交跑)的跑步应用。

皮克开跑时,跑步机前方的平板屏幕会同步显示赛道的高清影像,而且可以根据他跑过的距离变换街景,就像玩赛车游戏那样现场感十足。

”我最期待的一点,是我还可以和地球上的每个人互动。我会带着iPad跑伦马,一边在位于地表上方400公里处、以每小时2.7万公里的速度环绕地球轨道飞行,一边看自己跑过伦敦的街道。“皮克去年告诉欧洲航天署网站。

第一个跑太空马拉松的女人

跑步机早已是国际空间站上的标配,因为宇航员在ISS内的体重会比地球上轻30%,每天至少需要锻炼2小时,才能多少减轻失重对人体心脏、肌肉和骨骼的不利影响,缓解骨质疏松等疾病。

在失重的太空跑步,你会感觉身轻如燕,缺点是也会像风口上的猪那样到处乱飞,所以必须把自己”绑“在跑步机上。

下图是2015年欧洲宇航员Samantha Cristoforetti在ISS跑步机上锻炼的情形。

换个角度,这是欧洲宇航员Alexander Gerst 2014年在ISS拍的照片。他在推特上发图的配文是:”刚在跑步机上跑了16300公里。“——用28000公里的时速跑35分钟的距离。

皮克这样解释:“我必须穿上一个有点像双肩包的挽具系统,它有腰带和肩带,必须提供相当大的向下力度,好让我的身体保持在跑步机上。因此,大约40分钟过后,它会变得很不舒服。我不认为自己会创造任何PB。我把目标设在3:30至4小时之间。”他终于如愿以偿了。

伦敦马拉松以慈善募捐著称,是获得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的全球第一大年度筹款活动。皮克的太空伦马也有慈善目的:提高王子信托(The Prince’s Trust)的知晓度。

这是个旨在帮助弱势青少年的慈善基金,由查尔斯王子创办于1976年——皮克和威廉一家的又一次交集。

事实上,皮克并不是第一个在太空跑全马的宇航员。这一荣誉的拥有者是美国女太空人桑妮塔威廉斯(Sunita Williams)。

2007年,这位印度-斯洛文尼亚混血儿在ISS远程完成波士顿马拉松,用时4小时24分不到。当时其他宇航员同伴在旁边为她加油,还扔给她橙子作为补给;她姐姐迪娜和另一女宇航员则在地面作呼应跑。

威廉斯1965年9月出生在俄亥俄州,成长在波士顿郊镇Needham。她上高一时才开始在田径场跑步,主要是为了备考海军学院,后来就变得欲罢不能。

17岁那年(1983年),威廉斯第一次跑波马。当时她没有跑鞋,参赛时穿的是篮球鞋,而且还是霸王跑。

成年之后,她不管到哪里出差或度假,都会带上一双跑鞋,包括在美国海军服役期间。她不是在军舰甲板上跑,就是等上岸后再开练,跑过的国家包括西班牙、法国、意大利、以色列、希腊、挪威和阿联酋。

1998年,威廉斯入选NASA宇航员,又有机会将跑鞋带到日本、加拿大、俄罗斯和印度,当然还有太空。

威廉斯跑太空波马的原因很简单:2006年,她在休斯敦马拉松跑出3:29:57,达到波马的报名资格。她原定第二年从ISS返回地面之后,和姐姐结伴跑波马。

不巧由于返程航期延误,波马当天她人还在太空。她于是决定在ISS的跑步机参赛:”我认为达标是个巨大荣誉,而且也不想让自己的资格过期。“

在太空跑波马的过程中,威廉斯也在看视频——赛会官员提供的2006年波马精彩片段。补给用的袋装水和柠檬水也是用魔术贴固定在跑步机旁边的墙上。到了完赛前的最后1小时,其他宇航员向她扔出切片橙子,她等它们飘浮到身边时再伸手去抓。

跑完后,威廉斯浑身湿透,对此她解释说:“在太空跑步,好玩的是你会流很多汗。在地球上你也会流汗,但如果风大或天冷,汗就会在你身上干掉。而在太空,汗水有点像粘在你身上的大水珠。我彻底湿透了,唯一可以变干的方式是脱掉湿衣服,换上新的。跑那场马拉松时,我考虑过这样做。但后来又想:算了,我只想不停地跑下去。”

回到地球后 ,2008年威廉斯又跑了一次波马,成绩是4:20:42——只比在太空跑快3分钟不到!2009年她将完赛时间缩短到3:49:49,但不知为何没有净成绩。

2012年,威廉斯甚至在太空完成一场马里布铁三,游泳的替代方式是做NASA健身教练特意在一种举重机器上设计的一套动作,它使用的肌群与游泳相同。那次她的完赛时间是1:48:33。

虚拟现实版线上马拉松

两位宇航员在太空跑线上马拉松都像模像样:经赛事官方认可,有号码布,还有人计时。不过,皮克的太空伦马有两样东西,是威廉斯的太空波马所没有的:高清赛道影像和实时互动。

这正是RunSocial区别于其他跑步APP的独到之处:主打混合现实(mixed reality)技术。它号称是“世界上唯一结合社交跑步与跑步路线美景高清视频的跑步机视频应用”和“跑步机乏味症的解药”。

虚拟伦马并不是仅仅面向宇航员的”特供“。伦马与RunSocial合作推出的数码伦敦马拉松(Digital Virgin Money London Marathon),世界各地的人都可以参加。

赛道高清影像拍摄于2013和2014年伦马,再转化为交互式的”混合现实“视频,让在线参赛者可以在跑步机上边跑边观赏。家中有跑步机的人,还可以将iPad或iPhone接到宽屏大电视,影像品质据说不会下降。

RunSocial通过”计步器“功能感知跑步机的振动,借此估算出跑者的速度,再以此控制视频的回放速度。

它也推出一种安装在跑步机下的硬件传感器TreadTracker,可通过蓝牙将实时速度数据传输给APP,控制赛道视频的回放速度,结合LifeFitness跑步机的”Discover and Track+“控制台,它甚至可以通过蓝牙或USB自动调整跑步机的坡度,对应画面中显示的赛道起伏。

参加者将看到世界各地跑者的虚拟现实化身出现在赛道上,就像电影《阿凡达》中一样。皮克的特别制作替身将穿上欧洲航天署的太空服。

”想象一下,你和一个住在千里之外的好友同跑巴厘岛的情景。“RunSocial的一份新闻稿中写道。

用户可以设定时间或距离目标,边跑边在屏幕上实时追踪自己的进展;如果在起跑时发脸书和推特帖,沿途还能看到粉丝和好友的评论弹幕。

RunSocial手机应用免费,但数码伦马要收费4.99英镑(1英镑约合软妹币9.4元)。截至去年12月初,全球已有24.7万人申请参加虚拟伦马。

RunSocial与赛事主办方合作推出的还有布拉格数码马拉松(Prague Digital Marathon)。今年的布马将在5月8日上午9时发枪,线上版官网的口号是:”来跑著名的布拉格马拉松,随时随地。“(Run the famous Prague Marathon, Whenever wherever.)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奶黄包包包包 奶黄包包包包

    这事的起因一定是,有个人对他说,你行你上天啊……

    2016-04-26 10:31:56 回应

  2. 东京cool 东京cool

    有点酷!

    2016-04-26 16:44:14 回应

  3. akuma9660110 akuma9660110

    RunSocial is interesting!

    2016-04-27 21:32:54 回应

  4. 无名朋克少年 无名朋克少年

    浪费氧气啊

    2016-05-06 13:35:3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