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宁海的梦想与DNF的现实

去年9月底的某个时候,我穿着崭新的slab跑鞋站在宁海越野挑战赛的终点拱门前,为每一个参赛选手记录下终点过门的最终时间,那是我第一次亲身参与一场越野跑比赛。至今依然记得那天的雨断断续续下了一整天,珊瑚撑着伞摇着铃铛在终点前迎接着每一个冲线选手的到来,从闫龙飞到最后一个四川妹子。当时我就决定,来年一定要在这里跑一次。

转眼一年过去了,我如愿地站在了宁海越野的起跑线前,场景从去年没有灯光的破庙变成了社会主义新时代的豪华小学,起点的拱门分外气派,检录存包有模有样。照例再次错过了赛前的集体照,等进入起跑区已近发枪。商人大宝成功地把过去两年的草根比赛在今年成功升级为了体制内比赛,明星领跑,领导发枪,一切都那么熟悉却如此陌生。好在赛事总管蹩脚普通话的发言还算简短,让人们的反感情绪还没来得及积聚起来就发枪起跑了!

从上半年无锡马拉松以后,训练状态就开始像儿子的睡眠时间一样不规律起来,体重也近乎达到了人生的最高点,去年杭州威斯发的奇大无比的T恤如今穿起来是如此的合身。然后,手贱报了港百,秉着逢抽必中定律(终于在伦敦上失效!),第一个百公里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如期而至。10月的第一周,我默默地在Nike plus上设定了一个挑战,Red Moon 300KM,期望在2015年最后的100天里实现一次救赎,而宁海也许就是救赎的第一步。可天总是不随人愿,比赛前几天,眼角开始隐隐作痛,新鞋也尚未彻底磨合,面对从未面对的距离,心中满是茫然。

一群人参加比赛的好处是可以互相壮胆,尤其是当这个队伍的实力涵盖了赛会前三和倒数第三的时候,一群缺练的人在赛前一天吃喝的时候便约好了秋游的计划。可比赛开始,现实又是另一番光景,原本说好的秋游计划在一连串小上坡后烟消云散。

早上灌了600毫升鸡血蛋白粉,鸡血没有起来,600毫升液体却和那个一年没用的越野包一样伴随着身体肆意地晃动。一手捂着腹部的腰带,一手握着不时抽动的水袋管,就这样蹩脚地爬完大约5公里,眼前早已没有熟悉的身影,所幸终于等来了下坡。

猛然发现跑了半天是水袋包的肩带没有系紧,胃里的液体似乎已经稀释得差不多了,鸡血蛋白粉的鸡血部分终于开始有点效果起来了。双腿终于又找到了些许轻快地感觉了,配速终于回到了个位数,翻过一片空旷的茶园,终于看到远处的秋游组骨干:蛋妞和鱼老板,以及期盼已久的摄影师,赶紧梳妆打扮一番,愉快地奔跑起来。下了茶园就是CP1,一个磐石错落的小村,借着超过越野名媛的机会蹭到了唯一两张证明我跑过宁海的照片后抵达比我想象中豪华许多的CP1。

1个半小时抵达CP1,表现中规中矩,比原先预想的两小时快了不少,还是在起跑状态如此之差的情况下,心中多少有些宽慰,由于之后即将面对赛事最虐的母猪峰,识趣地灌满2升水外加一壶宝矿力,信心满满地向未知的高峰进发。

离开CP1是宁海最欢快的记忆,连绵的公路下坡,扯着自认为姿势跑法的舞步一路奔腾,450,438跑出了人生最快的两公里越野配速,超越了十多人后,快乐很快被一条拦腰的公路斩断。穿过公路,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工地,但清晰的路标显示我并没有走错路,滚滚灰尘后隐匿着一条崎岖的山路,低头看着号码簿上的海拔爬升图,无尽的爬升开始了。上坡虽然不是我的强项,但多年徒步的经验至少让我对上坡的感觉并不陌生,特别是那种举步维艰的陡坡,因为所有的人都举步维艰,所以也不会显的自己多么地弱了。

凭着这股子阿Q精神,埋头前进,上坡时身边的人往往是固定的几位,此时我前面是一位日本大叔,一位新加坡帅哥和两个香港跑友,身后是两个穿着Nike Free的韩国欧巴,从这一搭配组合就足以展现出这场比赛的国际化程度,好在大家这时可能都累了,没有精力攀谈起来,否则这场面肯定会更加的壮观。

国际团队就这么胶着到母猪峰突兀的山脊前,视野豁然开朗起来,由于赛前刚刚看过《蚁人》,当时母猪峰上的场面就像是无数只穿着亮骚装备的蚂蚁在一坨干枯的翔上蹒跚。磕了一根特别为宁海准备的双倍咖啡因人参味的能量胶,那滋味真的是像极了人生的味道,长舒一口气开始征服母猪峰!说实话,魔柱峰的爬升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虽然烈日当头,但好在温度并不高,加上山脊上不时吹来的凉风,体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疾速流失。

可以说在见到峰顶声嘶力竭呐喊助威的珊瑚前,整个宁海越野的记忆都是美好的,至少不是痛苦的。就在被女神加油光环加持以后,鸡血过头的我开始嘚瑟起来,原本小心谨慎穿越的巨石路瞬间在眼中变的平坦起来,甚至开始尝试K天王视频中的下坡姿势,然后~~~在嘚瑟了50米之后,膝盖瞬间就开始崩溃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原本在出发前都没有异样的眼角也再次出现了状况,似乎汗水流进原本感染的地方,瞬间火热的灼烧感在眼角愈发猛烈。

此时眼前到CP2的500米下坡忽然间变的无比漫长起来,UMTB后采访珊瑚时,她这么描述超马的魅力,因为一切的未知才具有挑战,这一刻我无比真切地体会到了这句话的蕴意。纵使你前28公里的记忆再怎么美好,这场比赛留给你的却依然是眼前近乎不可逾越的500米。

模糊的视线与愈发沉重的膝盖让原本轻松愉快的下坡变的举步维艰,原本抓地力出色的战靴也因为内心的怯懦开始不再那么地可靠,似乎每迈出的一步都会得到大脑无情的否决,就这么唯唯诺诺地,终于挪动到了山脚下。

穿着STY红色完赛马甲的老板娘分外显眼,经过她身后的打卡点时间显示4:56,纵使刚才这500米多么心酸,但这个时间依旧比我预设的六小时快了不少,于是一个经典的问句出现了:继续还是终结?

充裕的时间,以及后半赛段相对简单的难度是我继续的理由;眼角的肿痛和膝盖的不确定是我终结的借口。如果30岁以前的我肯定会选择继续,但这一次我却没有怎么犹豫地选择了后者,于是我人生的第一个DNF记录被定格在了宁海磨柱峰下的云顶山庄。

DNF这个词是在宁海前不久才学会的,Did not finish,就是退赛的文明说法,这是在翻阅今年Kona资料里年纪最大的参赛者Lew Hollander的文章里多次提到的,今年的Kona,85岁的老头再次收获了一个DNF。

DNF肯定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但也没有那么地见不得人,它就像是姑娘们的老朋友,时不时地来那么一下。你不可能每次比赛都DNF,那是有病,也不可能从来没有DNF,那是有缺陷,庆幸的是我的第一次DNF来的并不那么地猛烈,而且我相信至少在1月24日香港大帽山下的终点线前它都应该不会再来了!

2015宁海越野挑战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267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XYZ~ XYZ~

    没有DNF的越野跑人生是不完整的~还有,我也同样手贱报了港百然后中签。。。

    2015-10-21 22:51:14 回应

  2. tudou721 tudou721

    DNF,学习了

    2015-10-21 23:06:41 回应

  3. fred_die fred_die

    三爷袖子管嗲

    2015-10-22 11:01:37 回应

  4. 壹小明 壹小明

    人生完整了 明年一起来啊

    2015-10-22 13:07:57 回应

  5. yi5an23 yi5an23

    楼主继续加油!

    2015-10-22 18:02:10 回应

  6. ericbenjaming ericbenjaming

    感觉你给我在摩柱峰拍了个照就退赛了,有一种深深拖累了你的赶脚。55555

    2015-10-23 00:55:01 回应

  7. sansan sansan

    感觉你给我在摩柱峰拍了个照就退赛了,有一种深深拖累了你的赶脚。55555      ericbenjaming
    001号参赛选手的赛记呢?

    2015-10-23 10:13:10 回应

  8. 跟着小徐混 跟着小徐混

    当一个人光芒万丈的时候是这样的

    2015-10-23 14:36:25 回应

  9. 薛乾曜 薛乾曜

    感觉你给我在摩柱峰拍了个照就退赛了,有一种深深拖累了你的赶脚。55555      ericbenjaming
    001号选手的跑记呢

    2015-10-23 20:16:19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