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黑车无保障,乘坐需谨慎 ——莫干山日落马拉松半程完赛吐槽篇

“日落马拉松,是傍晚进行的长跑赛事,顾名思义是日头落下后的比赛,沿着美丽的莫干山小路前进,一路可以欣赏到别样的夕阳。”——这是2014莫干山日落马拉松越野赛官网上的一段迷人的描述,所以我一直认为期待总是美好的,而现实是残酷的。

对于跑山,我只是一个入门者,除了赛前2周跑过一段威斯线路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相关的经历。可能一众越野高手会对这篇文章无处不在的吐槽嗤之以鼻,而身为初学者,却不得不感慨现实给予我们印象深刻一个周末——黑车无保障,乘坐需谨慎。遗憾的是,直到比赛开始前一天,官网和QQ群里的组织者也从来没有正面给出任何关于半程赛道是否闭环、补给是否能够确保之类的让人不再担忧的解释——我先吐槽一下吧,官网上的资料显示全程是闭环,而半程只是跑到全程的一半就结束了,但QQ群里一直有人在说半程路线已调整。尽管我一直以为,越野更应该是顺着大自然给我的感觉慢慢跑下去,而不像路跑一般有明确的标志、有专业的自愿者、有无数的相机镜头。

DN、LB、parry和 ZH在赛前也表示很忧伤,他们在还没有见过越野鞋的情况下就决定跟我一起报名参加,殊不知我也只是看到别人穿过泰尼卡的越野鞋,而且去年买的自行车水包也从来没有用过。所以,我一直努力说服自己,对于民间赛事,千万不要报多大的希望,一切都要自给自足,要做好一路都没有饮用水补给的准备,要带够能量胶和盐丸,要备好头灯的电池,山里有蛇那咱就穿长裤,长裤外面再套一层压缩腿套,迷路了就原路返回……这是我的习惯,做好最坏打算总比半路退赛被人抬下山强。

周四下午,我坐在办公室里,一种莫名其妙的焦虑开始蔓延,点一根烟,想了5分钟,我开始理清单:压缩衣裤袜、护膝、肌效贴、鞋、水包、盐丸、电解质片、能量胶、士力架、空顶帽、头灯+电池、手表+心率带、手机+充电宝、背包灯、号码簿带、急救包、军刀、钱、身份证、防蚊液……然后我才察觉到,这是一场负重越野——所以有个朋友曾经评价我是双鱼座的男人暗藏着处女座的奇葩,这真叫人心痛。然后,我在微信上告诉DN,8月30日早9:30准时出发,不许迟到——对于没有时间观念的水瓶座男人来说,人生中从来没有“准时”这个词语——哦,不对,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迟到”……

真是奇迹,我们5人居然从萧山准时出发了。到酒店安顿完,想着晚饭是没着落了,于是在附近一家兰州料理店里狠狠地干掉了一大碗炒刀削面,吃完看地图,发现官网上毫无征兆偷偷更新的领装备地点就在附近,车子转了2个弯,终于看到了黄金岛大酒店,大堂里一张脏兮兮的白纸上歪歪扭扭写着“莫干山越野领装备502”,我心里一寒,Parry说看着像《国产凌凌漆》里的丽晶大宾馆……

下午14点,顺着导航开到了传说中的锦绣山庄,也就是比赛的出发点,LB说:我还以为至少是个度假山庄,没想到只有一幢3层楼房。我说:这个龙门架不会是去年的吧?怎么看起来这么破?我有种不祥的预感。Parry说:我找个梯子,帮他们把上面的喷绘拉拉挺吧,我虽然不是处女座但实在看不下去了。DN从ZH的车里下来,一脸倦容,问:这是哪里?

还好,山庄里的小妹比较热情,给我们打来开水泡了茶,打发了比赛开始前的近2个小时。期间有个开着安徽牌照车子的哥们上来问我,比赛的线路有了吗?我很不好意思的摇摇头,告诉他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奢侈。

16:05,半程组终于出发,望着四周穿棉T恤、平底慢跑鞋、完全没有补给的一大群人,我们很有默契地排在队伍的最后——如果排在前面但是中途不幸被他们超上,可能会是致命的心理打击。前面大约2公里的水泥路,在目睹一辆装满混凝土准备铺路的拖拉机翻入农田之后,终于转道到上了山。一大段石子路,坡不算陡,LB已经远远落在后面,他一定很恨我们,忘记了出发前定下的“上坡走、下坡走、平路小跑”的准则。

莫干山不愧是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林子里安静、凉爽,我们喘成狗一样翻上第一个坡,满眼都是竹子,空气好的让人以为痛苦的大口喘气都比城里赚了300多倍。补给了一根香烟之后,开始下坡,心里狠狠地感激了赛前让我务必带根登山杖的前辈,之前我一度以为带着登山杖绝对是累赘,周四陪DN去迪卡侬的时候我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买一根廉价的登山杖,事实证明一根不起眼的棍子在湿滑的山路上至少节约了30%的体力。19点左右,天色开始暗了下来,半路偶遇了赛前约好只求完赛的一个魔都阿姐也加入了我们的队伍,DN在迪卡侬买的头灯居然不会亮,不知道他穿着满身迪卡侬装备手里拿着LB的备用手电是什么感受。12公里补给的香蕉早就转化成了满身的臭汗,又是一个令人绝望的上坡,简单直接,甚至都没有“之”字型,路两旁的竹林里各种奇怪的虫鸣,我跟在队伍的最后,竹子上系着的反光条摇摇晃晃,大家忙着赶路都懒的讲话,我总感觉后面有东西在推我——恩,这是心理作用,赛前我特地留了一个星期的胡子,据说这样看起来阳气重,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不会缠着我。

又翻上一个大长坡,看了眼手表已经是17公里,两个工作人员似乎是用手机备忘录登记着我们的参赛号——我实在忍不住再次吐槽,出发的时候根本没人记录到底谁参加了谁没参加,半路登记参赛号有什么用?中途如果有人迷路或者落单受伤,组委会应该完全没有办法知道吧?我又干掉了一块士力架,其中一位工作人员很主动的告诉我:前面基本没有上坡了,离终点大概还有10公里,前面5公里还有一个补给点,有啤酒,小伙子们加油啊!

坏就坏在啤酒上面。挣扎着走走跑跑趟过10多个泥浆塘,在一个下坡的转角处发现了补给点,我是滴酒不沾,拿起瓶矿泉水就跟着魔都阿姐继续赶路,距补给点50米右转上了山。LB他们4人停下来喝了一听啤酒,晃晃悠悠地错过了上山的路,据说DN还天真的说了句:看,山上有萤火虫。后来分析,那应该我头灯发出的光。是啊,他们跑错了路,幸亏往前跑了1公里左右遇到另一拨跑错路又折返回来的人,否则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体验一把莫干山日出马拉松的动人情趣。ZH打来电话,问清楚了上山的路,我已经跟着另一拨人下了山,惶惶不安地穿过一个没有任何标记的村庄,在路口激动地看到了一辆闪着灯的山地车和一个黑幽幽的小老头。

见到大路,安心了不少,我决定在这里等他们一下,魔都阿姐说:我陪你吧,反正关门时间来得及。20分钟之后,Parry的电话终于打通了,从他的描述中我判断,他们应该又走错了路,从村庄的另一头绕了出来,并且至少已经在我前面1公里。黑幽幽的小老头说离终点还有5公里,我看了看时间离关门大概还有半小时,心想这下可把魔都阿姐害惨了,连块奖牌都混不到了。娘的,拼了,跑!跑出100米,又遇到一辆竖起来的山地车和一个小老头,指引我们上山,黑漆漆的上坡,10.8公里/小时的速度,而边上的魔都阿姐气都不喘,还不时提醒我小心看路。翻过一座小山坡, ZH抽着烟坐在路边,情绪激动地说着什么,我冲他们大喊,快跑啊,要关门了!ZH大吼:他们敢关门,老子把门都给他们卸掉!不是说24公里吗?这他妈已经27公里了,刚才那个老头说还有3公里!

唉,幸运的是,那些上了年纪的志愿者可能对于距离的尺度各自都有五花八门的理解,1公里之后,这场槽点无数的民间越野比赛终于结束了。对于龙门架简陋,我宁愿相信这是出于节约的美好目的;对于标记缺失,我宁愿相信是组委会为了考验我们的认路能力;对于距离不准,我宁愿相信是组委会让我们有跑多了就赚了的体验;对于补给点里的重要物资萨其马,我宁愿相信这可能有不为人知的绝妙功效。算了,反正都已经结束了,归根结底是我们自己哭着喊着要报名参赛,至少也是我们至今为止连走带跑的最长距离了,自我安慰,权当减肥。

Parry说,这是我见过最丑的奖牌和最山寨的龙门架。

LB说,一大段没有任何标记的山路你们跑着是不是很心寒?你们上坡为什么都不等我?

ZH和DN说,迪卡侬200多块的越野鞋,还是扔了吧?刚才那个陪你的阿姐去哪里了?

我说,官网上说终点有西瓜、啤酒和烧烤,原来只是每人发一张20元的代金券,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噱头。

PS:今天听说说好的48公里全程,跑完是31公里,我真是欲哭无泪,我书读的少,这么奇葩的比赛头一回见识

莫干山日落马拉松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31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HYDBK HYDBK

    哎,我就是那个开着安徽牌照的司机。。。

    2014-09-02 20:33:00 回应

  2. 章大官人 章大官人

    哎,我就是那个开着安徽牌照的司机。。。      HYDBK
    哈哈哈哈,以后这种不靠谱的比赛不能去了。。。

    2014-09-03 15:31:01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