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记我的首个百公里(蓝色的风)

歌德说过:人生重要的事情就是确定一个伟大的目标,并决心实现它。跑100公里乃至100以上的超马,相信是每个马拉松爱好者的终极目标。已经跑过20多场全程的我,早就跃跃欲试跑个百公里,挑战一下身体极限了,因此,我把北京门头沟100公里定为超马梦想开始的地方。

报名花絮

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就在我苦苦寻觅报名入口时,偶然在跑吧发现此赛事早就于3月份开始报名,并且很多人已经通过审核开始缴费了,我吓得不轻,一看还可以报名,以最快的速度递交了资料并且等不及他们审核就致电咨询,因为我的马拉松成绩还不错,所以没到一天时间就通过审核了,立即缴费,此刻,终于将心放回胸腔了,因为我赶上了100公里的末班车。

经过我的游说,朱哥和海鲜也报上了100公里。兰姐因为没有400成绩资格证,只报了30公里,四人成行,欧耶!

积极准备

事实上,在6月份报名门百时,我因为腿伤还在休息。并不能肯定自己到那时能够恢复好,挺忐忑的。这一休息就是37天。7月8日起,开始训练,10天跑了76公里后去参加康保草原马拉松,为了不让伤势加重,跑跑走走玩玩,玩了5小时10分的成绩。经过近一个月的系统慢跑训练,8月15日再次参加乌兰察布高原马拉松,取得了354的成绩。这两个马拉松的成绩虽然不理想,但是达到了我的目的:把它们作为100公里的长距离拉练。接着,8月30日,我顶着烈日跑了47公里,感觉状态很不错。为此,三个40+训练为百公里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马失前蹄

就在我感觉准备充分、信心满满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赛前10天突然出现逆生长反应,得了儿童才易得的疱疹性口炎,溃疡疼痛得一塌糊涂。医生建议输液。老老实实输液4天后,在赛前三天下班骑电单车途中,一只横出来的野狗追着我的车轮相撞,因为速度快躲闪不及,立即人仰马翻。“你是折翼的天使,可惜脸先着了地”!是的,此时的我就是衰透顶的脸先着地的那款“天屎”,太悲壮了。捂着鲜血横流的脸赶去医院,吓坏了我的医生同学,拿起针就嗖嗖地缝补起来。补完后问其几针,回答:10针。天屎呆住了:会毁容不?回答:不会!心安些许!

拎了大瓶小瓶的药回来,看着自己花猫似的脸、肿得跟猪一样的嘴巴,欲哭无泪。跟徒弟陈医生诉说难情,他建议我继续输液,说好转快。于是带晚去输液2瓶,之后又连续输液2天,每天于疼痛中辗转难眠。赛前一周我是这样度过的:天天输液、吃药,每天夜里2点多醒来睡不着。即便是这样,我还是在陈医生的鼓励下带着花猫脸北上了。

自认为准备得比较充分,突然舍弃,心有不甘!除了挺进,我,别无选择!

赛前激励与镇江三木森老顽童他们俩在火车上会合抵达北京后,老顽童要我好好跑,说可以进前10,8-10名的奖金是2000,有点小诱惑。我连连摇头:我从没越野过,比起人家经常跑山的同学来说差远了,能完赛就很满足了。老顽童说:像你这种330左右的女子,来越野的不多,肯定会拿奖!三木森也一直用很坚定的口吻说:你肯定进前10。他们俩已经跑过好几个100公里,我仅限于完赛的信念开始动摇,暗自决定比赛跟着感觉走,如果状态好就搏一搏。

 激情奔跑

9点多睡着凌晨1点多醒来,开始辗转反侧,各种担忧涌上心头:如果汗水横流过多脸上缝针的地方发炎导致破相怎么办?连续吃了大多药、物输液一周体能不够怎么办?山上那么多石子、那么多大坡冲伤膝盖怎么办……各种胡思乱想到3点起床做准备工作,因为我经常把皮肤磨破,所以把同行的跑30公里的兰姐姐叫起来给我全身擦凡士林,3:30吃早餐,4:00,黑暗中第一次检录。5:00去起点领取gps腕表开始热身。5:30枪声准时响起,100多名选手纷纷出发。天还没大亮,好在有路灯。

我、师傅、朱哥、海鲜一直一起前行,前面10公里山路起伏不大,用时间1小时不到。不断有女选手超越我而去,我很淡定。在经历一段小碎石头路爬坡以后,我突然感觉乏力,力不从心。于是,停止奔跑开始走路。路上我分析,这10几公里的赛道跟我跑乌兰察布时相似,那时能飞奔而现在却衰竭于此,估计与最近体能有关,身体内有病毒,又连续一周大剂量的用药,脸上有伤也不能痛快擦汗降温,导致才13公里就灰心走路。到了玫瑰峪,合影拍照,四个人走走跑跑聊聊,到第一个打卡点16公里处用时间1:36。

接下来的4公里是全程难度最大的45度的斜上坡,走路都气喘得很。我对自己的前10的信心瞬间瓦解,当时心里只求安全完赛,不求其他。这一段我视线范围内所有的人都在走路,不时有一些登山高手越我们而去,包括有女子。生活在平原的我们看见人家轻盈前行,感觉真心伤不起啊。跑山,是我们的硬伤。也不知道是怎么熬出这段魔鬼之路的,居然区区的四公里用了近1小时。出现了羊肠小道,可以小跑跑了,我开始跑起来。虽然之前的4公里相当消耗体能,但是跑开后越跑身体越轻松,从开始的8分的配速提到530、520、510、445。

由于赛前一天晚上刚下过大雨,20几公里处下山时居然摔倒,好在是一屁股坐地,手撑起了地面,没有受伤,爬起来继续迅速狂奔。这一路虽然是下山,但是路况相当差,坑洼多,石子多,需要跳跃着前行。在25公里大补给点我拿了根香蕉和一袋牛奶,没作片刻停留,直奔前程,边跑边吃了根香蕉,牛奶拿手上跑了几公里以后才喝掉。25公里以后我超越了好几个女子,我听见那个紫色衣服的女子对着我说:路程还早着呢,跑这么快干什么。我充耳不闻,跟着自己的感觉跑。20公里以后基本我领跑,我嘱咐2个哥哥将身体放松了跑,一定要跟紧我,可惜到了32公里,2个哥哥说我奔得太快了,容易摔倒,得小心点,他们俩离我渐行渐远。

下山是我的强项,我舍不得在这样的好机会面前牺牲时间,跟师傅一起并肩作战。团队只剩下2个人,感觉安静许多,我也不用回头照看着他们跟到哪,开始安心疾驰下山。左腿膝盖感觉隐隐作痛,我不敢多想也没告诉师傅,鞋内有小石子灌进去了也舍不得停下来倒,任由它们虐待着我的脚趾。突然脚踩翻了一个大石块,这个大石块跳跃起来后重重地砸在我的大拇指上,痛得我大声哀嚎。好几次因为路滑差点摔下山,但是大胆的我并未因此而降速,好一个惊险同时又爽歪歪了得啊。

终于走出了沙子碎石路,来到40公里处,换腕表,倒鞋内石子,用水将大腿、脸和胳膊擦洗下降温。工作人员告诉我是第八名。师傅邪邪地笑着说:今天你不想拿名次与奖金也难了,已经第八了,只要保住前10即可。那时我感觉状态还行,回应道:努力吧。

路上依旧是小碎石子很多,跑起来不舒服。出了山大太阳明晃晃的照得人心里发慌。42公里时因为喝水不小心被石子绊倒,直挺挺地扑向大地,当时的本能就是保护住刚缝针未好的花猫脸,头始终昂着,结果2手掌鲜血直流,膝盖肯定也破了渗出了血丝。最悲催的还不是这,小腿居然抽筋厉害站都站不起来,我带着哭腔叫喊着:我抽筋了站不起来。师傅拉起了我,我按摩小腿,抽筋缓解后想都没想继续奔跑。跑了几百米感觉除了皮肉伤,韧带、骨头没受影响,又提速飞奔。看见手掌不断出血,心情突然大糟,从那时开始跟师傅乱发脾气。师傅周到地问:要不要喝水?我则蛮不讲理地说:就是你给我喝水的,让我摔了,还想让我摔?师傅无语。路上我告诉他,到前面补给点一定要把我刚摔倒掉地上的魔术头巾上碎沙子洗掉,不然没办法擦花猫脸了。要知道,脸上因为有三处伤,不能用水痛快洗脸只能用头巾沾水轻轻擦拭。

45公里补给点,要医护人员给我清洗伤口,我嫌他们动作慢浪费时间,也跟他们发火,要他们速度快点,并且抱怨他们:你们行动太迟缓,要快点,理解我们追赶的心情。好在医护人员可能理解我血淋林的心情没跟我计较。吃了香蕉喝了牛奶,继续上路。一抬头居然看见越野大腕张谦,她被跑圈人称为极简跑者,只穿着背心短裤,赤手空拳,什么精良装备都没有,包括背包。我问她:你怎么会在这里?最近比赛密集了?受伤了?她不太想解释,小声地不知道说了什么转身就跑。我心想:你跑吧,我才不会追你呢。跑了5公里,感觉热得发慌,还要吐,貌似中暑征兆。

47公里时我要吃第3根能量胶,师傅表示没有矿泉水,我又开始发脾气了:都47公里了,我才吃了2根能量,你还不知道给我补给,我拿什么跑啊?这时路边有路人手上拿着矿泉水,我示意他去索取。谁知道腼腆的他居然不好意思要,气得我不轻,又乱七八糟责怪了一通。并且以罢跑开始走路为惩罚。你不给我吃喝,我就不给你跑。

走了1公里,掏出电话,给老张打了个电话报平安,告诉他已经到51公里了,目前排前10内,请他放心。虽然那时排在第8,但是没敢说,怕万一到最后被刷了难为情。从没有跑过100,不知道后面的50自己会是什么样的表现。打完电话,调整休息了会,开始奔跑居然追上了石妍秀,停下来与她走了一会。她说:你现在的境界比较为难,要么追赶前面的成为第七,要么就这样保住前10。而我那时候因为意外的摔倒心情一落千丈,表示只想完赛,不想名次了。走了一会儿,有女子越我而去,不为所动。我不想这样一直耗着晒,告别了她开始小跑。

跑到第60公里的大补给站,开始调整休息。又吃了根香蕉,喝了牛奶。然后用水降温。还要医护人员拿来剪刀帮我把鼻子上因为汗水浸泡而翘起来的伤痂剪去,翘着影响我的视线了。医护人员心疼地为我剪去,说我真不容易,伤成这样还来参赛。突然之间我无限感伤起来。是的啊,摔得丑不是我的错,但是知道自己丑还出来吓人就是我的错!此时,赛道上最丑的就是我了,这对于爱美的我来说是多么沉重的打击。就在我为容貌暗自哀伤时,后面那个曾经被我超越的紫衣服女子追了上来,为了争抢时间,她居然没有补给,转身折返了就跑,看得我目瞪口呆。全程一共才4个大补给点,怎么可以错过呢?没有补给哪来力量跑?她跑出500米后我休息完毕开始走路,消化食物,调整下状态。

师傅有点着急,因为我们的名次已经变成第10了,再不努力就保不住了。我第3次给师傅做思想工作:咱们来求完赛的,不是求名次的,就这样走走算了。走了一会,看见紫衣服女子也走路了,师傅说:看,人家也累了,你累她们也累,我们跑跑吧。我开始跑起来,与她不断超越与反被超。64公里看见海鲜与朱哥过来了,他们在56公里,慢我8公里,看见他们在一起,我的心里安定了。他们给我加油,我苦着脸不动声色苦跑。不一会儿遇到三木森,她告诉我排第九,要我加油。挣扎到大概67公里,太阳依旧明晃晃,没有树荫,没有风,我热得实在跑不动了,又开始放弃,这一放弃,走了有6公里都不想跑。紫色衣服又超我而去,我很淡定。

关了MP3开始聊天,责怪师傅为什么要带我来跑这个要人命的100,数落他路上不尽人意的地方,恨他一路上最让我讨厌的一句话—快点跑,后面那个女子追上来了,痛恨他为了名次把我逼这么紧。数落完他开始数落前面的2个离我很近的女选手:不要命吗,连补给都放弃这么疯狂地跑,就不能慢点么?就不能跟我学走走路么?然后又讨厌后面的穷追不舍的选手:追什么追,这是要把我逼疯的节奏么?唧唧歪歪,唠唠叨叨地跟师傅碎碎念个不停,师傅也不生气,估计心里在发笑我的孩子气。走到72公里,拿出手机上qq,告诉他们跑到72了,那时晒得很。也发短信给兰姐汇报进展。走到73公里,火发完了,气消了,体能也恢复了。

向命运大声叫骂抱怨又有什么用?命运是个聋子。脑子里突然蹦出这句话,继续奔跑吧。此时发现自己很强悍的地方在于,不管何时,只要跑起来,速度都能维持在5:30-6:10。跑了2公里又没力气了,继续走路,走到76遇到老顽童,他要我跑起来,说还可以保住前10,我有气无力地说:我现在连走路都不想走了,名次不想了。不一会儿,遇到张谦、邢如玲,我给她们加油。她们都要我努力,不能放弃前10。好吧,大腕都给咱加油了,还是跑起来吧。我拖着疲惫至极的身躯开始跑动,到了80公里打卡点,停下来走路,才走200米,发现后面2名追兵追了上来,离我一前一后只有500米,心里那个急啊。可是那时候我还不想跑,继续走。

一个穿红色tnf100衣服的女子超我而去,我给她加油,告诉她我走路都难不会追她让她好好跑,她好心告诉我后面一个追兵很近要我当心。此时,我排在了第10名-----极其苦逼的位置,进一步,体能不允许。退一步,立即与名次无缘。不管怎么样,既然跑到80了还是努力搏一下吧。于是我跑了2公里,在经过一大大陡坡时我彻底歇菜走上了坡,边走边观察敌情,发现第11名走路了,视线一公里范围内没有找到她。那时候是我全程体能最衰竭的时候,我又做师傅思想工作:咱们不要名次了吧。师傅对于我的思想动态一直保持沉默,既不敢逼我,也不甘放弃。只能用默默的周到的服务来表态。

走走跑跑到87公里,追上了紫色衣服女子,她告诉我膝盖伤着了不能跑了,看她走路都难,我心想:何必拼那么厉害?健康第一啊!我顺利晋级到第9。后面的女子还是没追上来离我至少一两公里。师傅说前10应该稳妥妥的了,我不认为,百公里变数比较大,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走到最后一个打卡点,我又嫌他们打卡动作慢发了脾气,这是我赛程最后一次火脾气,嘻嘻,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自己真的够蛮横。90以后,开始下山坡。我的幸福时光来临了。我吃了能量胶喝了牛奶,稍作休息后开始奔跑,我跟师傅说:我们先连续跑5公里再说。因为是下坡,很容易抽筋,于是,我让师傅在我后面跑,因为他在前面会影响我让我跑快,速度快容易过度衰竭不能连续跑。

事实上证明我的这个决定非常英明。我用530的配速稳稳地下坡,95公里处看见了tnf红衣服女子,师傅逼着没有胃口的我吃了最后一个能量胶,她那时配速估计有7分,而我530配速很轻松就在96公里多追赶上了她排第8,此时,第7名女子也出现在我视线范围内。我的思想立即斗争开来。追,很容易因为加速而抽筋,不追,心有不甘。且追且小心吧。97公里主动跟师傅要了水喝了几口继续发力追赶,我提速到510慢慢接近她,师傅后来告诉我说,在追赶她的时候只看见我pg扭动很厉害,kao,这莫非就是动用了传说中的臀部肌肉?近了,近了,终于在98.5公里处超了她,我继续扭动pg飞奔,甩了她足足有300米才开始减速冲刺。

这时只听见耳边传来既亲切又激动的呼唤“兰妹妹、兰妹妹”,我知道是兰姐接我来了,可惜我连看一眼她的力气都没有了,不敢分心,双腿使劲向终点挪去。经过长途跋涉终于在11:11:59过了终点。当志愿者给我披上浴巾,挂上名次牌,我的意识一片模糊,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走走,不能停止。感觉身体贮存的能量全部被掏空了。我就如同那燃烧到现在的香烟,弹指可催。

走了大约有5分钟心情才渐渐平息:我完赛了!我只用了11:11,我还是第七名!无论成绩还是名次,对我而言都是莫大的惊喜,莫大的收获,同时也是莫大的艰辛。

人的潜力是无限的,一个人就像橡皮筋一样,需要不断地拉,在这个过程中挑战自己的极限,不断扩展自己的能力。一个人不狠狠逼自己一下,压根不知道自己的实力。一如我的首个百公里,如果不做最后的冲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精疲力竭抵达90公里后,还能将最后的10公里跑得那么酣畅淋漓,那么鼓舞人心。特别是最后5公里的提速,秒杀了二名选手,将名次提前。这是我赛前想都没有想到的,因为,我最远的也就在平地公路上跑过47公里而已。

人生如同马拉松,精彩尽在后半程!我一直相信自己,会在最艰难时刻,遇见最美、最帅、最神勇的自己,果然!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经历赛前摔伤,赛中摔伤,我依旧顽强如初,也许,我真的是师傅所说的那种越挫越勇型的吧!

北京国际山地徒步大会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39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zhongcheng zhongcheng

    好厉害!佩服~~我也争取先跑个TNF50~~

    2015-03-18 19:19:59 回应

  2. zhongcheng zhongcheng

    你好。给你新浪微博私信了。。。你好。非常感谢!在爱燃烧找到几张照片。如果方便,把原图提供给我发邮箱好吗?我是福建福州的,无锡是我第五个全马,又一个PB.邮箱:370801399@qq.com 30公里10:31-10:39: IMGP0120, IMGP0119,IMGP0118 号码4703

    2015-03-18 19:21:12 回应

  3. rexwoo rexwoo

    你好。给你新浪微博私信了。。。你好。非常感谢!在爱燃烧找到几张照片。如果方便,把原图提供给我发邮箱好吗?我是福建福州的,无锡是我第五个全马,又一个PB.邮箱:370801399@qq.com 30公里10:31-10:39: IMGP0120, IMGP0119,IMGP0118 号码4703      zhongcheng
    照片你可以点击大图进行下载

    2015-03-18 19:35:1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