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记-首百和最后一次港百



此刻,我已经把装在背包里两天的快馊掉的参赛的脏衣服,统统丢进洗衣机。但是,上海的冷天气把水管冻炸了。放在平时,我肯定烦炸了。可是,我特别开心,回到家(吕总家)特别安心。水管爆炸掉,都觉得是生活在真实中的幸事。

出发参加港百真的是内心无比激动、紧张的。赛前就一直和小分队的朋友们讨论赛道、爬升、装备、补给,看五花八门的港百攻略、看来自世界各自发来的比赛当天天气预报。一直知道香港比赛那今天要降温,甚至是下雨下雪。比赛当天上午一查天气,上午6-7点有小雨外,后续就是阴天,外加降温。不用雨战,把我们都乐坏了,却不知道有比雨战更可怕的天气等待着我们。

出发去起点北潭涌的时候,出租车外寒风肆虐,透过窗子看着道路两旁的树被吹地东倒西歪的。在起点看见部分参赛选手穿着短袖短裤,看着我冻地牙齿打颤。想着自己带着抓绒衣服裤子手套防风衣前后半程分别一个水包装着俩头灯外加一个手电筒两双袜子胶能量棒坚果榨菜棒棒糖等等一堆补给,一时间觉得自己好不专业啊,整一个上山徒步郊游的。但是,还是那句话,这些东西让我有安全感。

比赛开始。我和尖尖牵手过起点,Z和大腿也在身边调侃追总,妮子依旧美美地。一小段堵车后,我按照自己的节奏跑起来。第一次参加超长距离越野赛,我整场比赛下来都处于很兴奋的状态。入夜之前,我所经历的港百赛道,和我印象中刷过的港百后半程针草帽赛段,即使在狂风呼啸中,都是美好的。每个CP的志愿者都非常热情,补给超级给力,以至于我刚刚整理装备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补给,一大半都没有动过。特别在入夜以后,到达CP点前听到CP点飘渺又接近的音乐声,还有可爱的童子军在入CP站铺下的荧光棒,等待参赛选手入站和你击掌,说well done!为参赛选手切橙子、泡泡面、装热汤。看着小朋友们也都是在寒风戏虐中为参赛选手服务,非常感激,也让奔跑下去更有动力。记住,他们是港百志愿者。



过了CP5后,我一直对自己说,天黑之前一定要多赶路,尽量接近CP6。后续的赛段自己相对熟悉,跑起来心里也有底。攀几座山,下几道坡,了然于胸,甚至让一个人夜战的紧张情绪缓解。第一座马鞍山的垭口,真心觉得自己要被风吹跑,那时候天空已近昏暗。CP7-CP8没有太多印象。一直到大帽山,我觉得自己在参演一部灾难片,狂风呼啸中艰难行进。大帽山最顶部无树木遮挡,你只能听到呼啸的风声。这时候,山上已经开始下雨夹雪,气温骤降。在此之前的赛段,即使有风,因为一直在奔跑或行进,所以我的手在手套中都是很暖的。而在大帽山,我的手指就感受到刺骨的冰凉,那时候我已经穿上羽绒服。我告诉自己,挺过大帽山雨夹雪中逆风行进,马山可以下山,不远处就是天文台,一个左转盘山公路就可以到终点。

终于,天文台左转,我收杖准备跑回终点,可是万万没想到,这时候由于气温骤降,雨夹雪已经让盘山公路部分赛段地面结冰。几次打滑,好在平衡感太强都没有摔在地上。之前比赛滑倒的经历在我的心里有很大的阴影面积,于是我拿出杖,选择快走下山。盘山公路下山,有很多市民迎面上山,路边搭起了弱不经风的帐篷,公路两旁的车子越来越多,将道路堵了个水泄不通。这时候的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大帽山顶上赛段两边的石头乱堆里,支着很多帐篷,原来都是去看霜看雪的。

到达终点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四点。大兵因为来终点的道路交通拥堵,根本无法前来。茹姐带我去了烤火的帐篷里休息。因为身体有些不适,我想和茹姐先回酒店休息,一直在帐篷里等待组委会安排的返回荃湾的大巴车。而那时候,冰雹开始击打帐篷,哗哗作响,感觉帐篷要被撕裂。当我们从帐篷里出来,到赛会终点旁边的简易帐篷里等待大巴车的时候,我看到那时候返回的参赛选手,身上全部都是厚厚的结冰。

那时候的我,真的吓傻了。看着那位女参赛选手惊魂未定,坐在帐篷里瑟瑟发抖。身上的冰块结结实实,棱角分明。我哭着告诉茹姐,我们再等等Z、大腿、尖尖等朋友。这样恶劣的天气,没有看到他们回来,实在是不能安心的回酒店。就这样在帐篷里,哆嗦着等待着。尖尖、妮子、波神披着一身冰霜,陆续抵达终点,相见得场面真的是唯有泪千行。一直到早上九点左右,大兵告诉我大腿和Z马上下山了,让我在终点迎接他们。大腿也给我发了信息,问我在哪里,然后就没有任何信息,因为山上信号太差,后面重要的告诉我们他们位置的信息,一条都没有发出来。我也一直都认为,他们一定是在盘山公路上向终点靠近了。此时雨夹雪越来越大,风越刮越大。终点的几个帐篷几次差点被吹翻,都是志愿者拉住支架,拼劲全力稳住。陆陆续续抵达的参赛选手,均是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一些参赛选手跟志愿者说,山上有很多人不敢下山,路面结冰,非常滑很危险。他是东北人,有一定的滑雪户外经验,才敢从山上下来。

我让茹姐去帮忙问问那些从山上下来的参赛选手,有没有见到Z和大腿,一次又一次,都没有他们的消息。微信持续失联,只希望盘山公路的路口,可以看见他们的身影。可是,那边的路口出现的都是下山的市民和往返的救护车、消防车。终于,近11点左右,终于收到Z的微信。此时才知道,他们被困在山上的政府废弃石屋里。一时间真的是头脑一片空白。我抓住一位现场貌似是主办方朋友的人(之前在帐篷里听见他与参赛选手交流的言谈举止中猜测)。我哭着跟他说,你能不能帮帮我。我的两位朋友被困在山上。能不能安排消防员上去救他们。他还是很热心的帮我找到了主办方负责人。我告诉这位负责人,我的朋友在山上的石屋里,请帮忙联系消防上去救助。她非常淡然的告诉我,有参赛选手被困在石屋的情况,她已经知道并且已经安排消防车辆上去救援。然后,我看见她走到消防车辆那边交涉,紧接着两列队的消防员上山了。那位貌似主办方朋友的人,还指着上山的消防员告诉我,你看,消防员上山去了,他们会没事的。

寒风中又是等了一个钟头。考虑到当天傍晚的飞机回上海,在茹姐的劝说下,我们回到酒店收拾行李简单吃过午饭后就往赶去机场。由于比赛一夜未睡,我们三个妹子后在后座昏睡过去。隐约听到大兵在打电话,仔细一听原来在报警。那时候Z微信又发来信息,消防员上去了,但是没有救他们下山。和她俩在一起的还有不同国籍的参赛选手,部分参赛选手失温低烧。山上气温零下五度,风力10级,参赛选手准备再充分,也抵不过这样突如其来的气温骤降。从凌晨6点半开始报警求救,到下午3点。近十个小时困在极端恶劣的气温下,没有补给、没有救援物资、仅有的只是上午消防员点燃的火,而这些柴特么的还是参赛选手自己在石屋里窗子门上扒拉下来的!

大兵当即表示,如果没有见到人站在他面前,他放心不下,他要回去找Z和大腿。简单和尖尖交接行李后,我和大兵打车回到比赛终点,与同样准备上山寻找Z的欢哥、Tony汇合。这时,欢哥手机里收到Z 的一条信息,高山救援来救他们了。这条信息后,Z的微信又失联。因为考虑上山的路面结冰,大兵上去也怕有危险,考虑到Z最后发来的那条信息,我劝大兵暂时先不要上去。如果Z、大腿被救下来,而他又在山上相互错过。大兵的倔强脾气,这个世界就没有什么可以撼动吧。在欢哥的指引下,大兵带着应急装备、食物、急救毯等从盘上公路旁边的野路爬上山。我则和Tony、强哥在山下车里等待着。而与此同时,所有关心Z的朋友们,都在微薄、微信、Facebook上扩散消息。另外,很多朋友不断地想香港警方报警,以致后来上山救援的消防员进去石屋就点名Z和大腿。

大兵在警察的第三道防线被发现,并将其遣回到山下的救援中心。大兵想确认救援名单上是否有Z和大腿,结果赛事方的回复是,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他们俩就已经离开了。也就是说,Z和大腿实际在山上,但是,救援的名单上没有他们的名字!后来Z回忆的时候,就说这是最可怕的事情,你明明还在危险中,但全世界的人都说你获救了。

由于终点下山的路与主路交叉口有警察严守,Tony的车子不能停留,因此我们在附近一直来回行驶。终于,在晚上7点左右,再次收到Z的微信,告诉我们高山救援将他们救下山了。后来,我们从新闻中看到了大兵、欢哥见到Z和大腿相拥而泣的画面。Z和大腿在急救车里看见大兵和欢哥拍打窗户喊着他们的名字时候,应该觉得是回到了人间。

在等他们从救援中心回到车山的时候,我们在路边看到了其他获救的参赛选手,依旧是穿着单薄的衣服,寒风中瑟瑟发抖在拦出租车返程。他们没有拿到寄存在终点的更换的衣服行李,因为下午3点多,我亲眼看见赛事志愿者将两拖车的参赛包丢进货车,并告诉我们会运往领取赛事包的地方。

接到Z和大腿,送回酒店。大腿平时多高冷的一个人,居然在手机开机后,看到那么多人为着他们的生命安危在四处想办法救援,当着我的面哭了。

晚上10点多,欢哥在酒店附近找了一家餐厅一起吃饭。腿哥带了一瓶酒,原本是为庆祝完赛庆祝Z生日的酒,拿来庆祝劫后重生了。

港百,遭遇50多年来最冷,这是天灾,我们不能因为不可控因素去指责赛事主办方。但是,赛主办方在知道天气恶劣的情况下,做好紧急预案了吗?参赛选手被困山中,试问主办方竭尽全力去救援了吗?对受困的参赛选手有表示过最基本的人道关怀吗?当腿哥责问主办方负责人,你知道被困在山中的参赛选手十几个小时没有睡觉没有食物吗?她的回答是,我有没有告诉你,我也一个晚上没睡觉?WTF!杭州一百越野赛,朋友迷路跑错,主办方通过戈壁之眼查看并立即电话通知参赛选手,让其返回;柴古唐斯Plus越野赛,主办方一直等到最后一位顽固霸王跑到完赛的跑友到达终点才放心结束比赛,赛事主办方说,选手的100%安全应该始终放在第一位。相比之下,赛事主办方对参赛选手生命安全的重视程度,高下立判。

同时,很多朋友提到要自救。当早上6点多开始,受困的参赛选手选择自救,在赛道上稍有遮蔽的地方抱团群暖,并联系主办方请求支援。主办方给到的回复一直让参赛选手相信,不久就会被救援,坚持一会儿就好。当迟迟不见救援人员而天气状况愈来愈差,原本勉强可以行走下山的路边草地和水渠凝结成冰,参赛选手们并不知道他们错过了下山的最好时机。当饥寒交迫之时,参赛选手们选择自救,寒冷中寻找到可以稍微遮蔽寒风的石屋,继续依靠着断断续续的通讯信号联系主办方和警察。当30多人的参赛选手中,有出现低烧、想睡觉的情况,参赛选手选择自救,相互聊天尽量让大家提起精神来。也许又有人会问,距离终点只有3公里的路程,为何不能自己自救下山?第一气温,山上温度零下且风力强劲,参赛选手衣着单薄且体力不支;第二路面结冰如果擅自单独下山,也许因为持续低温而受困于半途中,也许不小心滑出结冰的倾斜的盘山公路摔下山崖;第三,高山救援队用了近5个小时才从距离三公里的地方将参赛选手救下,试问参赛选手如何“自救”?

写到这里,愈发心寒!遇到几十年难遇的天灾,参赛选手并不会责怪主办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蹴而就,不可抗力不能避免。令人无法原谅的是,主办方在知道参赛选手受困濒临生命危险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处变不惊”甚至傲慢的态度。

想起那无边的山、呼啸的风、冰冷的身体,都是阴影。

这是我的首百,也是最后一次港百。对参赛选手生命安全不负责的比赛,谁特么爱去谁去!

2016 Vibram香港100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68374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Yuwa Yuwa

    1. "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他们俩就已经离开了。" 說的是離開CP9還是終點?
    2. 根據香港山友的記敘, 消防人員到達小屋有確認有沒有人有生命危險.
    3. 你知道主辦單位在很努力核實每一位參賽人士的安全狀況嗎? 最專業的消防跟民安隊山嶺搜救隊上去了, 主辦單位還能做甚麼? 自己派人上去嗎?
    4. 行李的安排可能是因為要將場地交還政府部門(租用場地的時間有限制)
    5. 我也有朋友被困, 但我選擇相信香港的救援力量.

    2016-01-26 12:49:33 回应

  2. orange730 orange730

    在这种情况下,责问主办方总是没错的。
    主办方是什么?即使是特首,他也不能给你解决所有问题,更何况是个民间赛事。
    选择越野跑,就是选择了户外,就是选择了承担风险。
    可以理解楼主的心情,但是组委会的处理一定是在有限的资源下照顾到大多数人,可能有时候就怠慢少数人。

    2016-01-26 14:34:02 回应

  3. JOE17 JOE17

    算啦,从港马到港百,充分体现了港人孤傲但又无能的大赛组织能力。就让他们自得其乐吧。不过多评论组织方的能力,100个人有一千种看法,但是基本人和善的关怀我是没怎么看到。

    2016-01-26 16:24:23 回应

  4. Yuwa Yuwa

    算啦,从港马到港百,充分体现了港人孤傲但又无能的大赛组织能力。就让他们自得其乐吧。不过多评论组织方的能力,100个人有一千种看法,但是基本人和善的关怀我是没怎么看到。      JOE17
    其實某程度上來說, 祖國同胞吐槽渣馬/HK100, 不來參賽, 本地山友應該是無任歡迎的, 說不定比賽能更容易報上名, 可以自得其樂. 話說回來, 本地跑友也認同渣馬友很多地方都做得不好. 但是, 渣馬跟HK100是兩回事, 請不要隨便混為一談.

    2016-01-26 17:31:38 回应

  5. sansan sansan

    1. "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他们俩就已经离开了。" 說的是離開CP9還是終點? 2. 根據香港山友的記敘, 消防人員到達小屋有確認有沒有人有生命危險. 3. 你知道主辦單位在很努力核實每一位參賽人士的安全狀況嗎? 最專業的消防跟民安隊山嶺搜救隊上去了, 主辦單位還能做甚麼? 自己派人上去嗎? 4. 行李的安排可能是因為要將場地交還政府部門(租用場地的時間有限制) 5. 我也有朋友被困, 但我選擇相信香港的救援力量.      Yuwa
    首先我们没有否定组委会不作为,其次对于消防救援的专业性始终没有抱有任何怀疑态度;作为大帽山结冰后第一批下山的人,我亲身感受了山上环境的恶劣和救援的不易!
    但是我们愤怒的是组委会在灾害应变,事件沟通,善后处理上的一些令人费解的做法,信息公开严重失衡导致了最后不可控的结果,我们可以庆幸选手们都安然无恙,但就因为这样而没有人出来承担责任吗?

    2016-01-26 20:34:36 回应

  6. Yuwa Yuwa

    首先我们没有否定组委会不作为,其次对于消防救援的专业性始终没有抱有任何怀疑态度;作为大帽山结冰后第一批下山的人,我亲身感受了山上环境的恶劣和救援的不易! 但是我们愤怒的是组委会在灾害应变,事件沟通,善后处理上的一些令人费解的做法,信息公开严重失衡导致了最后不可控的结果,我们可以庆幸选手们都安然无恙,但就因为这样而没有人出来承担责任吗?      sansan
    的確有需要給個交待

    2016-01-27 00:39:34 回应

  7. Instyleuk Instyleuk

    这次确实天气太恶劣了!

    2016-01-27 08:30:03 回应

  8. 咲猫 咲猫

    从渣马就看出来了,的确是天气太恶劣了,今年冬天不适合在祖国任何地方参赛。。HK准备的再充分,也不太可能完全化解以个从没遇到过的危机
    任何的经验,都是从一波波的灾难中,总结经验,才能得到的。事后说说很容易,事先如果想准备,太难了。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你会遇到什么。冗余如果做的太多,反而影响了实际的处理效率
    我是结构工程师,正如地震和大风下的房屋,谁都知道如果想防风,房屋应该结实,但是如果过度,则反而会加大结构响应,反而对大震下的结构安全不利。
    任何赛事都是同理,一般来说,应急方案,也只是准备正常情况下的突发情况的应急方案,当实际几十年一遇的灾难来临的时候,我们要做的,只能是总结,而不是预防。因为你没有经历过,又如何预防?别的国家的知识并不一定适用,只有真正知道灾难如何降临后,才能在下一次预防
    而能做的,就是临时救助。而香港政府,这方面一向不快,但是高铁,又如何?

    2016-01-27 12:37:55 回应

  9. iJerry iJerry

    最后一句真是霸气...

    2016-01-28 13:47:35 回应

  10. JOE17 JOE17

    其實某程度上來說, 祖國同胞吐槽渣馬/HK100, 不來參賽, 本地山友應該是無任歡迎的, 說不定比賽能更容易報上名, 可以自得其樂. 話說回來, 本地跑友也認同渣馬友很多地方都做得不好. 但是, 渣馬跟HK100是兩回事, 請不要隨便混為一談.      Yuwa
    蛮好港人比赛港人来跑。用上海话读出来非常贴切。

    2016-02-02 09:14:50 回应

  11. Yuwa Yuwa

    蛮好港人比赛港人来跑。用上海话读出来非常贴切。      JOE17
    ^^

    2016-02-02 11:43:30 回应

小笼包小笼包 的最新原创

更多

相关原创活动

香港一百
写下你的香港100越野赛原创赛记,赢Suunto Ambit 3 R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