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挑战”并“享受”一场百公里越野赛 ——2016香港100越野赛极端天气下完赛记及思考

2016年1月24日午后的北京,天蓝蓝的,没有风,走在城市的街道上,阳光照在身上暧暧的。


微博、微信各种媒体上不断刷新着大帽山上的救援信息,利好的消息是全部得到有效救助,比较圆满。老马回到北京,非凡之队的各位队员都圆满地完成港百的征战。

2016港百赛道的大风、低温、降雨敲打身体的承受能力;

赛事过程中的脚底痛、大腿根的摩擦痛、腰酸痛、低弱的体能考验意志有多坚强;

港湾、沙滩、绿地、冰霜、不夜城的夜色,总是有美景值得人流连;

赛事组委会的精密组织、摄影师敬业、志愿者热情与周到服务、路人的加油鼓劲不会让跑者孤单;

自己的坚强、隐忍、拼搏,下大帽山又是一路狂奔的5公里下山,终于保住了银奖,为自己喝彩;


极端天气下,跑一场越野赛,自我保障,带足装备,即要挑战一场比赛,也要享受一场比赛,面对一场赛事,一定要知已知彼,有备无患,具有自救能力。把自己交给自己来保障,前进的同时要找好自己的退路。大自然不会怜悯或是眷顾任何一个人,无论你是强大还是弱小。


赛前训练与自我评估

2014年首次参加HK100,19小时25分得到小银人;2年多的时间综合能力得到了一定的提高,但不同的100公里越野赛完成的时间与效果并不一样。14年与15年先后完成大连、大理100都在20小时以内,2015北京TNF18小时26分,崇礼100公里完赛25个多小时,一贯以边拍边玩的方式去比赛,赛后恢复也比较快。路跑能力也有一定提高,虽然艰苦却也完成了奥森100+挑战,完成了三峡168公里越野赛。

分析HK100赛道特点和4500的爬升,即使有一些意外,在20小时内完成比赛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在做赛事完赛时间计划时,把目标定成18小时,同时内心有个小期待,如果跑起来的状态好,也许可以冲击一下小金人,不过,根据自己的能力怎样计算,似乎都不可以达到,只是那一点点的诱惑或是侥幸的愿望(赛后结论这是不现实的)。

基本上是以赛代练,平日里练得比较少,但是也不敢懈怠,至少要去爬一下山,有一些路跑。11月25日三峡168公里赛后,在12月份赤脚香山四攀一次,雾霾天跑了个奥森半马,阳台山徒步21公里,香山2号线训练28公里,野鸭湖冰雪半马一次,效率也不是很高,能够保证身体有一种应战的状态。如果没有一点点的训练,真的不敢冒然就去跑个100公里,也是对自己太不负责任。

非凡之队赛前交流

2016年的港百是以“非凡之队”队员的身份去参加的,我是其中的FiveFingers五指鞋队员。赛前还有一些队里安排的任务,也是与其他队员还有Vibram国际队的大伽们认识交流的好机会。


21号非凡之队队员与一同要参加港百的Vibram测试队员到港百赛道CP6至CP7赛段中的狮子山郊野公园去拍摄。这里有去年港百成绩国内参赛者排第三的新星小将韦文中,还有佳得乐、正杰、第六人、8600、安迪、小朋、进杰、KEN、george等一众高手,我是这里年龄最大的,也是成绩最差的,他们的目标都是小金人。女将里古艳、菜哥、芦苇、阿伦特也都是技术能力很高的。在一起拍片的过程中可以从这些年青人的身上看到激情和拼搏的精神,也可以学到一些他们的技术。


拍摄过程中,大雾弥漫到了整个山峰,能见度也就50米,从狮子山向下看,看不到香港的高楼大厦,全是白茫茫的一片。时而会落一些雨,没有风,温度比较适宜,但是天气预报是有低温和大风的,大家也在议论着赛时到底是什么样的天气,该怎样保障自己安全参赛。


22日到极地长征取装备,同时参加了Vibram越野跑团队聚会,到场的越野跑大伽分享了越野跑经验。

除了非凡之队队员到场,四位欧州队员Gediminas grionius,Sebastien Nain,Carlton Rowlands,Marco Zanchi都到现场,G2也是夺冠的热门人选。Anne-Marie人称下坡女王,也分享了速攀乞力马扎罗Umbwe路线的经验。赤脚高手日本的吉野刚也来参赛,也会穿着五指鞋参加赛事,只是语言不通,不然也会多交流一些。非常感谢加入非凡之队,才有这个机会与大神的近距离接触,学到好的经验。


比赛日安排

22日下午老马招呼非凡之队在丽豪附近的月光光聚餐,大家都很欢乐,吃饱喝足(没喝酒哈,赛前喝酒不好的啊),老马告诉大家要休息好,准备明天的比赛。大部分人都住在了丽豪,相对集中也比较方便,这里基本上就是香港100的大本营。也有队友去起点营地住宿,吃过饭就早早过去了,那样就更方便,就是起点边上,不用起大早。


提前把赛事服装、背包、强制装备、鞋子准备好,哪些是出发前就穿上的,哪些是需要装在越野背包里,哪些需要寄存到中点和终点。这次除了拾非凡之队配发的OSPREY REV6极速越野款背包,还带了一个需要测评的ORPREY TALON6越野腰包,多次越野赛我也是背包和腰包配合,因为腰包取东西非常方便,两个包把该带的全部装备都带上后,还有空余的空间。


一夜休息的不错。

6点钟起床,穿好服装,去丽豪附近的车仔面馆买早餐,只有这家餐馆提供24小时的面。出楼门的时候正好遇到龙飞,也是去吃早餐,一块小跑到餐馆,米粉加菜打包回酒店吃。

6点半丽豪大堂已经聚满了人,有预定大巴的,有排队坐出租的。拉小文中一起出了酒店,去跑边拉了个出租,直接就出发去起点了,这样不用去排那么长的队。外面的风好大,无雨。好多出租车已经送完人回返了。

7点多一点就到了起点,树枝飘摇,横风肆虐,已经有很多人,收拾装备、避风、存装备、热身、排队上厕所。赛事总监夫妇亲自检查巡视起点拱门,做赛前检查。

非凡之队队伍结伴拍照,摄影师和赛事组织团队都到了,这是一个很happy的环节。

临时决定超轻棉服和防水冲锋裤装在背包里,不寄存任何装备,全程背着,看这阴沉的天气,100公里的时间雨是有可能的,风6、7级也不会停的样子,保暖很重要,即使重一些也不大紧。

起点的运动员穿什么的都有,有穿一次性雨衣的,也有短袖和短裤的,毕竟是个长距离,我是无论如何做不到。这次出发前装备和7天前北京零下10几度半马的装备的对比照。

赛事历程


倒数发枪,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

随着人群跑起来,原来可以不穿越拱形门。

短短的800米公路缓上坡,也可以把队伍拉起来,有的人拼命的向前冲,我按我的能力,想快也快不起来,进山路前的上坡处,已然开始降速,前面应该有300多人。

开始进山的小路,开始堵车,虽是堵车,其实速度也并不慢,再慢的人,有能力来港百的,这段路能跑的地方都能跑起来,持续地跑着上升、下降、上升,尽量跑起来。路面的碎石还是有一些,BIKILA EVO WP原则上是冰雪款的公路跑鞋,只是被我钟爱地用来跑越野,而且跑了很多场,落脚的时候要看清路面,躲开石子。


这刚开始的几公里,小腿照样开始开酸,是少练的缘故,盘算着,得到5公里后的公路才会缓解。感觉跑的时间挺长,14年前11公里用时1小时20分,这次本来计划要1小时,但根据进度来看,希望不大。

下山进入公路后就上了万宜水库大坝,处于风口位置,把空顶帽接下(风很容易吹掉),换上魔术头巾。库区的浪头很大,激起浪花,深蓝色水面,景色非常的美。

公路跑得并不轻松,也不是我的常项,基本上6分配速行进,一些认识的跑友陆续超过去,打着招呼,鼓劲加油。

振宁老弟在起点没有见到,在上坡路段追上来,拥抱打招呼。一起跑过多场比赛,让他先行,我只能慢慢跑。

一个背包和一个腰包基本相得益彰,腰包很贴合,外面的束缚系统一点不摇晃。背包也完好地贴合背部。

按理说穿着超轻防水冲锋衣,跑上5公里后就该湿透,可是大风的天气下,还好,带着手套也非常不错,进而会把帽子带上,尽可能地保护一下。这段路也是不断地有人超过去。自己的能力并没有多大提升。非凡的队友大多都在前面。

在东坝补给站简单吃一点,加了一壶水,队里的摄影师和刘洋还在,拍照、加油、鼓劲,继续上路。这段用时1小时16分。

实际上在这里出站后,有一个计时点,为啥非把这个叫SP,而下一站没有计时的叫CP点呢?

过了计时点就上一个小山,看见美丽的浪茄湾,不是一般的漂亮。很喜欢这段的赛道,这次没有带摄像机,于是从腰包里拿出手机,偶尔拍几张照片。不忍让这美景就这样过去,只是取景的时间极短,有时边跑边拍,也不想因美景耽误太多时间。


风不断,在美丽的沙滩行走时,赶巧风沙会吹过,阻力很大。

一位坐在海滩上的摄影师对着运动员拍照,一阵强风吹过,专注他下意识转身90度,保护好自己的相机。隔不远在必要的地方就有志愿者守护在风中,指路、加油,凡是经过必说声谢谢,赛事总监赛前讲的,没有这些志愿者就没有香港100。

西湾山虽不高,但是这段比较难的,还是费了些时间,超过的人更多了,CP1站没有补充多少东西,匆匆上路,经过海滩、树林、台阶。过CP1不久见到振宁,脚伤有些不适,需要缓和一下,自己便先上路,能跑的地方尽量跑一跑。上升可以持续不间断,下坡可以在巨石上跳跃,但是速度上为什么就没有什么提高呢?后来看赛会计时,过东坝时排名334,而到CP2的时候就到了539。看来水平高的人太多了。

跑累的时候对距离就没什么感觉了,感觉跑了很长似的。海拨图贴在了左小臂上,由于穿得层比较多,想看看也比较麻烦。

CP2意外看到小付和大连老孙,虽然跑了那么远一看牌子才28公里,但看到亲人有热咖啡喝是多幸福啊。好好调整一下,装好水,吃好补给上路。

CP2到CP4可以跑起来的路很多,在这段路又开始懈怠,路上小朋超了过去,吉新黎穿着五指鞋也快速跑过去了,中间一段下山的时候古艳超过去,跟了一段路,后来还是跑走结合到达CP4的。

整个港百赛道前52公里看着容易,其实并不然,好多有能力的选手都是可以跑起来的,反面能力差的一样要付出很多的努力。然而这断风光却是最好的,转转就在了海湾,总能听到波涛声,但显然这次的波涛声有些过大,还有风吹山林的呼啸声。

在要到CP4之前有饿的感觉,吃了一些随身带的夏威夷果,可是刚吃完没一会儿居然就进站了,相对来讲这8公里9公里一个站还是受欢迎的。

CP4向着CP5要爬鸡公山,才7公里,基本上是慢慢持续爬山,寒风中喝着可乐口感还是不错的,时而换换背包里的水。背包里的水是温的,来源于背部的热能。记忆中是一个长长的下坡到CP5,可是小臂上的海拨图显示经有一个上坡才到,感觉神经错乱了。最终还是在长长的下坡后进站。

进站就有melody和小付的迎接,在这里见到于雷的大鱼。

古艳和KEN先后进站。见到展颜进站。

在这一站把棉服穿在了冲锋衣的里面。由于背包里也没有啥东西可装了,把腰包里的一个水壶放到背包右侧的前袋里,腰包就放在站里。

出了站就开始爬升,这断路是赛程中最长的13公里,爬升也比较多。没有带登山杖,一步步向上量。这段开始出现腰酸的感觉。赛后总是会忘记,可是赛程中,腰酸的厉害,不时弯弯腰,在行进中也是把手抵在腰与背包中间缓解一下。

温度开始下降,大风下,穿上棉服都不觉得热。经过漫长的爬升在马鞍山山脊处才赶上于雷和他带的伙伴,他的此行目的是带团队伙伴在20小时内完成首百。

我先行了,后来想想不如跟着他一起走,还能学到好多。因为后来不知啥时候他们超过去,比我完赛早很多。

港百后半程就是爬山了,上山也不能追什么速度了,下山由于更多的台阶比较高和峭,很多地方技术型山路,不好通过,要付出更多的时间。按这段路的进度,感觉原计划目标18小时可能无望了。

除了腰发酸影响前行外,这段路开始感觉淹了屁股(也就是摩擦腿跟)开始严重起来,前面轻微的先兆立刻就转化为疼痛,随身没有带湿纸巾也没有带凡士林,以前赛程中都会遇到,从来没有抹过凡士林,最多用湿纸巾擦过,也是极痛的。这疼痛是钻心的痛。

行进了60多公里后,脚底也开始不适,右腿膝盖外侧也有些不适,纵然不是那种损伤性,也不感轻易发力用飞跃式下山了。在去年12月份香山四攀时,一攀用的五指鞋,后面三攀赤脚,石板太凉,似乎就是那次之后,左脚脚常中心处就有一个大大的硬核,走路着地很不舒服,月余有些好转,但对五指鞋跑山还是有些影响。

腰酸,脚掌的伤,腿根处的摩擦,三大痛处开始折磨自己,原来可以飞跃下山,有时都变成了两步一个台阶,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这次带了一个头灯,没带备用电池,天开始黑后没有立即用上头灯。前后的人都打开了头灯行进。在没有其他光源照射时,我可以清楚看清路面状况,而当后面头灯照到我,我的影子反而使路面不清晰,我就尽量让后面的人过去,整个赛事包括天黑前,我主动让路让过去的就不下200多人。

下降大老山公路去向狮子山郊野公园的路段,古艳飞一般地冲下去,快的不得了。

在进山口我坐在石头上歇了半天,志愿者说还是慢慢上吧,会冷的。

这段路比较熟悉,赛前就是在这里拍的片,那时可以飞跑着上下,而此时却是步履维艰。正好在拍片的地方遇到了DORA和摄影师,他们一直等到这个时候,真是不好意思,到的太晚了,在美丽的夜景下,狂拍了几张照片后,继续缓慢上山。

CP7是一个温馨的地方,提前就是荧光棒散在路上,还有圆形的路灯,依然有音乐、有篝火、有按摩,本想在这里要睡一会儿,怕耽误太多时间,就像赛前安迪说的,不要被这里的舒适所吸引。

本想要按摩一下腰,有人在治疗,也放弃了。喝了好喝的番茄汤,临走拿到小志愿者送的传统的祝福巧克力。港百的志愿者,你们棒棒的,非常感谢你们的付出。

这次终于看到了猴子,不过我没有带吃的,没有时间逗他们。其实我真得想养一只猴子,不知道能不能与我和平相处。想起孩子带回来的一只暹罗猫,我从小带大的,无论怎样对它,它对你即怕又粘。

腿根痛的有时横着走,这需要坚忍的力量。最后摘下一支手套,塞到档处,先擦拭一下,痛死人。就这样接下来一直夹了20多公里。

近乎裸足的鞋感受着港百的赛道,那样真实的路面。我是独喜欢这种鞋子的。并不是穿着这样种鞋在别人看起来有多牛,而是,这样极简的方式非常适合我。

针山、草上就是爬升,不过也只有7公里,路上还是休息了几次,坐在那里不想起来,在CP6的时候就把防水冲锋裤穿上了,全身保暖非常好,不受大风的侵袭,头灯也很明亮,照亮前行的路,而阴阴夜幕中,有全港的灯光映照,不用头灯也是亮的,在行进水泥路面时,我喜欢感受自然光下的行走。

中间行进时,一位杭州的姑娘也是时而超过去走在前面,时而我赶到她的前面,交替前行,后来应该是赶在前面提前到终点了,CP7后我掉速更是严重,到CP8已经晚上11点多了。

进CP8进行装备检查,急救毯和手机是强制检查的装备,过检。

摄影师还在这里等待着,还帮我准备补给,用留着的杯子给我倒了热茶,让人暖心。等我出站后,一直跟跑了有500米远,在夜色中进行跟拍,让我很是感动。

针山段的下山路时,前面一位女性跑友也穿了五指鞋,功力也是了得,而且在我前面,速度也不慢。

下了针山,回头看着陡峭的山锋,从山尖一路向下排满了明灯之路。

而草山连续的水泥盘山路却是无穷无尽,怎么也走不到头,印像中到头后要转下山路,可是迟迟不来。空中天始飘小雨,冲锋衣裤足可以应对,包里的雨衣也没有拿出来。

按着自己的行进速度看,似乎20小时之内完成希望不大,后面还有10公里的大帽山,真的要比首次的19小时25分还要慢吗?真的就只能拿小铜人了吗?可是如果只超出20小时一点点儿,那也太可惜了。然后这无尽的上坡却无法发力,而终于到了山顶转而下山后,依然没能提速多少。

CP9补充了泡面,装满一杯热咖啡,不去想更多,上路就好。

我喜欢大帽山的路和大帽山的景观,有巨石有草甸。上山时风太大,雨不大,草上似乎是白色,但不滑,路头都很好。遇到平整的路,尽量跑两步。

远远的除了看到路上星星点点的头灯,就是远处大帽山顶的灯火通明。那是指路明灯,那也是希望。只是这条路看起来太长。唯有一步步地迈进。

等下到水泥上升路段时,是一个非常陡的大坡,这时已经到了2点30分,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前面的路比较熟悉,只要到了至高点,给我30分钟就行了。于是加快了脚步。

天文台下灯光处围了好多人,早就听说香港市民会在几十年不遇的低温来临之际到大帽山顶享雪。我没有时间去看那么多闲事,转过天文台,拉紧了背包,调整了一下衣服,双脚自然地跑了起来。

这一刻,脚、档、腰三大疼痛都不存在了,而有的只是奔跑,我知道小银人没有问题了。

路面多少有一些结霜,头灯有一些昏暗,WP冰雪跑鞋很适应这种路面,急速下降的转弯都不需要降速,前面不断出现行走中的跑友,跑过时喊一喊加油。对面行走过来的登山的市民,有的排成排,还要从他们中间穿过去,喊着借过、谢谢,穿行。

在一个平台应该是进山口处有栏杆,拦住了上行的车,这里聚集了很多车,很多人,路边也搭起了很多的帐蓬。

提前知道有可能后面5公里会改路,改成TNF路线,可我并不知道哪里是TNF路线,只知道这段公路。也没有见到指引的人员,前面不断出现跑友,于是沿公路狂奔。

穿行在人群、车流中,奔跑是我的使命,奔跑是我的希望,就这样又是不间断的狂奔5公里奔到了终点。

终点前喊了起来“我回来了”,心中不尽感慨万千。只是一激动想把帽子摘下来,拍个好看的照片,却把头灯甩掉了,还回身捡了一下。

老马在终点给我竖指点赞,给我拍了照片。虽然没有达成18小时目标,虽然比首次港百时间还长,可以还是回来了,在不可能的情况下,保住了小银人。而且自己也认知基本上也就是这个水平了。


由于还有更多的市民或开车或打车来登山赏景,道路瘫痪,到达终点的运动员很难返回各自己酒店,必须等待。

我是不喜欢等待的,我没有那么冷,状态还不错,和古艳一起向下行走1公里远打到车回到丽豪。

后来诸多信息都是醒来后通过微信、微博知道的,更多的跑友遭遇了极低湿天气和结冰路面的影响,CP9也提前终止了比赛。其实我真想体验一下那种极端灾难性环境,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够安全通过,但以我当时的携带的装备,应该可以应付,但我不一定有能力协同更多的人安全返回。

赛后反思

装备篇(我是如何应对极端天气)

从前面两场比赛的不同装备来看,面对将要进行的比赛情况,要合理评估自己的能力是否在相当的时间里应对赛程中的环境状况。

零下10几度6、7级大风下的北京可以光猪跑21公里半程马拉松,那不一定在零上几度的香港以短裤T恤完成一场100公里。据说短打拦的龙飞也因为失温状态丢了冠军。



本次装备中的服装主体为凯乐石为Vibram非凡之队提供的越野跑服装包括2.5层超轻防水冲锋衣和防水冲锋裤和Primaloft保温棉制造的保温棉服,以及超轻薄T恤。压缩装备方面有compress提供的压缩小腿套和压缩短裤。

在出发前,上身内穿了一件透气较好的普通紧身运动衣,套了短袖T,最外面是轻薄冲锋衣,下身压缩短裤,外套凯乐石运动短裤加小腿套。开始头戴空顶帽,手上戴着棉手套。


结果是WP在这次表现良好,沙滩路、泥水路、尤其大帽山上的结霜路都非常良好的通过性,其icetrek配方的鞋底表现非常好,也只有它才能胜任,让双脚保持舒适。

补给篇

比赛一贯不吃能量胶和能量棒,赛事补给足够合理时完全满足自己的需要。港百补给这次最喜欢的是橙子和干果,CP4和CP8各吃一桶面。Cp7的番茄汤很好喝,临走时灌了一壶代替饮料。

前几站加了可乐,开始虽有冷风,还不算太凉,糖分大很快补充体力。但cp5后,就没有再喝可乐。

背包里的水由于背部的体温变得暖和,所以喝一些背包水袋里的水对身体很好。过程中有两次快到补给站前有些饿,吃随身带的夏威夷果,喝水袋里的水,非常不错。


任何一站都停下来进行了补给,尽量吃些喜欢吃的东西,没有急着抢时间,但也没有停留过长,太留恋,势必影响前行的勇气。

赛事志愿者很尽心、也很周到,进站时,总会有志愿者迎上来,询问需要什么后,很快就把补给送过来。港百的志愿者是大赞的。

小人的诱惑——是挑战还是来享受比赛的

我的排名是一路下降的,现在想想,一开始是自己是不是太快了。虽然那样的速度不足以还不足以拿到金人,还是有很多人超过自己,但相对于自己的能力可能是快了,所以导致后面掉速更严重。

私下里想,是有对小金人的渴望,我的本身也是来挑战这个比赛的,也是对自己能力的一个检验,能交一份什么样的答卷,要看赛事过程中的表现。



可是前方有一种“诱惑”,就要为这诱惑付出代价。就像我所列题目的命题,我是来挑点还是来享受这个比赛的。

挑战是需要给自己一个交待,我既然来参加了,就是要有一定的成绩,要不然那么多成本,我来干什么,就为跑一跑这山路吗?对得起自己的训练吗?别人拿金人,我为什么就不能拿呢?

然而对于这么极业余的跑者,挑战还是挑战自己。不像庄主、龙飞、G2,他们是冲着冠军来的,他们有自己的使命,即为自己,也为自己的东家。而我也多少有一些压力,加入非凡之队,我对非凡之队也是有一份责任,至少不能太差。我的目标是不能退赛,不能超过20小时是底线。

所以一开始我也想拼一拼,然而这诱惑适得其反,反而排名一路下降,以至于CP8后,根据自己当时情况都要放弃小银人了。

享受比赛本身是一个伪命题。尤其是面对一场自然环境相当恶劣的比赛,你要前行就要克服自然条件带来的影响,这就需要一个人坚忍和意志力,怎样去享受呢?

我想,每一个人在赛程中,无论是慢速完成的,还是前几名,都会有着痛苦的过程,没有谁是轻松完成的。就是去完成一个半马,我都有过痛苦的经历。

还好。每一场比赛除去一个人跑在路上的时候,每进站,每遇到人,我都是快乐的,示人的都是微笑的,因为他们感染着我,我也同时感染着他人。那个时候就不痛苦了,或是把痛苦隐藏在心里。

寻找自虐是享受比赛吗?一定程度上或许是的,通过身体挑战极限而获得快乐,但这是极少数。

我想经历过这次港百退赛或经历过教援的跑者,依然对越野充满期待,认为这个经历是一场财富,而没有怨这怨那,那他虽然经历痛苦,但也是享受比赛来的。那些经历了,开始漫骂、传播负能量的人,口里说再也不参加港百的人,其实不了解越野,对山野没有敬畏之心,对他人付出没有感恩之心,那还不如早早退出越野跑。

只有自己才能为自己负责

无论是马拉松比赛还是铁人三项还是越野赛都有选手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我坚信的一点,只有自己才能为自己负责,你出征任何一场赛事,你自己是怎么准备的,按自己的能力自己的准备是否能安全到达终点。

尤其是一场长距离越野赛事,更需要自己对自己负责,一个跑者要对比赛有足够的认识,在遭遇特殊情况时,不要指望组委会的救援,那些救援即使会有,但不可能那么及时,你要有足够的自救能力,你携带的装备要足够保障你应对,或者足够保障你等待救援的到来。

越野跑不是保姆式的赛事,组委会提供的都是最基本的东西。万事还要靠自己。自己把自己的生命放到第一位。

我想再好好练一年,我也想明年去拿个小金人,但一定是在有一定能力和安全的基础上。要不,我还继续保留小银人吧,去单独享受一次也好。


2016 Vibram香港100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68405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biubiu biubiu

    五指鞋还是很厉害啊

    2016-01-29 10:23:51 回应

  2. 新云 新云

    哥,野鸭湖马拉松时,我问你是东北人吗?哈哈 没想到再一次看见你,真棒!

    2016-01-29 15:32:03 回应

  3. 终极跑者2014 终极跑者2014

    老洪v5

    2016-01-29 16:20:42 回应

  4. 天舒 天舒

    穿五趾鞋厉害

    2016-01-29 17:07:43 回应

  5. 骑车老洪 骑车老洪

    哥,野鸭湖马拉松时,我问你是东北人吗?哈哈 没想到再一次看见你,真棒!      新云
    只要经常跑,咱们就会经常遇到。跑到老。

    2016-01-29 17:12:26 回应

  6. 欧特慢 欧特慢

    赞,自己对自己负责!

    2016-01-30 14:35:59 回应

  7. bati_61 bati_61

    很棒的赛记,很赞的赛后总结!

    2016-02-04 11:07:21 回应

相关原创活动

香港一百
写下你的香港100越野赛原创赛记,赢Suunto Ambit 3 R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