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犇”在波士顿-波马人物 姚白云

这个女孩从中国跑到了美国波士顿,4月波马她又来了…

2016-03-29 白云 BEN

编者按:为慈善而跑

近年来,Lingzi慈善基金的波士顿马拉松吸引了越来越多跑友的注意,身体力行来支持慈善无论如何都让人感觉非常有意义。

美国波士顿大学的Lingzi慈善基金来源于一名中国女孩——吕令子




吕令子奖学金


吕令子曾经是一位美丽的沈阳姑娘,从北京理工大学本科毕业后到美国波士顿大学攻读统计学硕士研究生。2013年4月,与同学一道观看波士顿马拉松比赛,在波士顿爆炸事件中不幸遇难。美国波士顿大学为纪念在爆炸案中遇难的中国女留学生,以她的名字设立“吕令子奖学金”(Lingzi Foundation)。



http://lingzifoundation.org/


每年犇都有队员入选Lingzi慈善基金的波士顿马拉松团队为慈善而跑。犇的队员也都会真诚捐款。今年入选的是我们的两位资深队员姚白云和肖伟耀。请和我们一起支持为慈善而跑波马的犇队员。



今天我们要讲的不是吕令子

而是为慈善而奔跑的“犇”队员——姚白云

她的奔跑故事

姚白云


会奥数会跑步,我就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

我叫姚白云。小时候,我是学校田径队的成员,先跑短跑,后跑长跑,得过第一名,创过市记录。

那时,跑步对我来讲,是一种荣誉。在一个还不知道什么是世界和平,什么是金钱粪土,甚至连爱美的心都还没有的小孩的眼里,家长和老师的赞美就是全部。

我记得很多家长都这样议论我:“会跑步的小孩多,会做数学奥林匹克的小孩也多,可是既会跑步又会做奥数的,还真不多见。”那个时候的我是骄傲的,每一次跑向终点都给我增加了自信的砝码。

我爱跑步,但这时候仅仅爱的是它带给我的荣誉。
那几年,我的字典里没有跑步

后来慢慢长大,生活也渐渐展露出了立体的姿态。跑步给我带来的荣誉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豆蔻年华的我更加看重时间,看重内在修养,看重美丽的外表,也更加被这个精彩的世界所吸引。

我 努力的读书,拼命的旅游,订很多看过或者没看过的杂志,买很多的看得懂或者看不懂的影碟。那时的我,耳朵里永远插着唾弃世界的摇滚音乐,日记本里永远流淌 着诉说哀伤的儿女情长;那时的我,交很多的朋友,参加很多的适合或者不适合的业余活动;那时的我,变得特别的爱美和敏感;那时的我,也变的特别看重成绩。

因为我发现,想要和优秀的人在一起,自己也必须变得优秀。我享受着豆蔻青春里每一丝的蠢蠢欲动,也挥霍着锦瑟年华里无法抗拒的热血沸腾。那个时候,和这样热闹新鲜的世界比,跑步这种枯燥无味的原始运动方式,被我彻底的抛弃了。

那几年,我的字典里没有跑步。
北邮的操场,让我回归跑道

再后来,上了大学,正值青春期的女孩子都会不择手段的保持身材。我需要一个对器材没有太多要求的,时间灵活自主的,效率高的有氧运动。跑步,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就 这样,我又半将半就的回归了跑道。北邮的室外场,每天下午5点左右,金色的夕阳斜斜的洒在红绿相间的操场上,挥汗如雨的大男孩们追着足球嘶叫欢呼,草地边 一两三群结伴的女孩子们,跳跳跳绳,传传排球,时不时的尖叫着躲闪飞出场外的足球。这时踢球的男孩们会集体向她们挥手示意,然后离得最近的那个飞奔出球场 跨过跑道去捡球。很多次,捡球的男孩子刚好经过我的身边,斜照的阳光将那张腼腆的,带着歉意的,红扑扑的却有着刚劲轮廓的脸勾画的异常清晰。这个时候我很 想停下来,可是却万分的不好意思停下来。我会不由的放慢步伐,使劲呼吸他掠过空气中留下的汗味。那个味道,我觉得特别的好闻。那个时候的北邮,是一天中最 美的时候。

渐渐的,我忘记了每天数圈完成任务的形式,我完全的跑入了放空的状态。就像我的一个朋友在文章中写道了,他刚开始跑步,只是为了不想什么。看着操场上那些活泼的人群,我就可以一直跑一直跑,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会想,但却幸福满满。
这次,是奔跑拯救了我

再后来,我本科毕业来到美国,到现在。身体上的疾病(长期坐在电脑前,导致严重的颈椎和腰椎不适)和精神上的压力,都需要一剂良药,一个发泄的出口。

奔跑,这次是奔跑拯救了我。现在的我,跑步已经成了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我跑步再也不是为了放空,而是为了找到唯一属于自己的时间,那种没有悲喜没有打扰的时间。
跑步,让我具备“钝感力”

一个跑友曾经说过,跑步的时候就不再寂寞。

我 在跑步时会想很多关于自己的,关于别人的东西。有时会背诵打搞,有时会自说自话,有时会反刍最近对某样事物的感受,有时会在心里大声的唱歌,甚至有时我能 感到深深的群体归属感,尤其是在和身边的跑者擦肩时,抑或是想到那些论坛上一起跑步的同伙们的调侃。 “The reason we race isn't so much to beat each other, butto be with each other.” 我相信这句话对跑步非寂寞给出了最好的诠释。
跑 步,能让我具备“钝感力”。尽管钝感力这个词听上去会给人非常负面的感觉,但它并不等同于“迟钝”。渡边淳将它解释成“有意义的感觉迟钝”,是一种“为我 们赢得美好生活的手段和智慧”。我是一个感性的人,多部分时间处在敏感状态,劳神劳心。机械运动的过程和生理产物,能增强我对外界批评和情感伤痛的抵抗, 能让我对消极的声音不介怀于心,仍坚定地朝着自己的方向前进,如此才能更容易获得成功。
跑步,也给我带来了生活中最凡俗的快乐。任何让你全心投入,尽情燃烧的东西,都是快乐的。跑步不仅仅是一项运动,它是一种生活态度和品味的总体概念,是一种自我解放,解救。运动过后的一身汗,清晨醒来的一杯茶,都能让我拨开阴暗,重拾阳光。
我 朋友曾经在他的文章中说过,有哲学意味的生活可以归纳为三种:游戏、修行和朝圣。于我,可能只能演绎其中两个,游戏和朝圣。我从来都不是一个才情出众的 人,也没有什么要做大事的想法,对于自己的人生,只能报以一种游戏的态度。当然,这种游戏的态度并不代表我不认真,抑或没有责任感,只是我会有选择的把有 些事情看得轻,放得下,得过且过。而生活中,我一直以一个朝圣者的卑躬姿态,怀着一个虔诚的心,向上天祈福,希望世间的疾苦可以因为善举而减少,希望生活 的坎坷能让人变的更加智慧的惜福,希望所有平凡的愿望能够实现。
“红尘千变万化,我们必须以踉跄的姿态,在熙攘的市井探寻一种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跑步的人生,这种效率甚低的营生方式是我们选择的,不一定是最好,甚至不一定是好,但是是适合我们的别无选择的选择。
最后,拿一句话和大家共勉: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写于2012年8月)

一起支持Lingzi基金吧

我和我的好朋友Shuheng 决定今年还要以慈善捐助的身份,为Lingzi 基金跑波士顿马拉松。

我 和Shuheng 是通过2013年加入Lingzi 团队认识的,并且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今年我们都将从波士顿大学毕业,Shuheng 提议我们一起再为Lingzi 基金跑一次,算是我们对波士顿大学的回报,更重要的是我们希望这个基金能一直有人支持并且传承下去,去年已经有一个同学拿了Lingzi奖学金来波士顿大 学念书了。


悲剧过后人们不应该一直生活在悲痛之中,但由此事产生的那些善意和好的影响不应该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希望大家和我们一起支持Lingzi基金,一起支持想要读书的孩子的梦想。


说实话,由于最后一年学业压力,我已经一年多没跑步了,我起初是很担心我是不是能完成的。不过就算跑得再慢,我们也会以最大的诚意踏出每一步。

这个链接是为Lingzi基金筹款的网页,如果你是学生,还没有独立收入能力,那么请你为我们振臂加油;如果你已经工作了,有独立收入并且觉得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请为Lingzi 基金捐款。2016年四月十八日,我们起点见。也真心希望大家能把这个基金的链接分享出去,希望以后的每年都有人为了它而奔跑,希望每年都有学生受益于此。

我从小就想做个闪光的人,可是后来意识到自己的平凡。但我爸妈告诉我,good will是可以让每个平凡的人都闪闪发光的。

联系我们:ben.boston2015@gmail.com



长按下面二维码关注犇微信公众号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70422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Instyleuk Instyleuk

    Good will truly does!! All the best wishes!

    2016-03-30 15:04:17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