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流水账之江南之巅虐人赛

赛后第6天...终于下楼梯的时候不会一瘸一拐,蹲下来的时候也不会龇牙咧嘴,虽然大腿依然一捏就痛但是能够跑起来了.

对于比赛时候的记忆已经开始逐渐模糊,趁现在还有一丝丝的记忆决定写一篇人生第一篇赛记,以作纪念.

以下正文-纯流水账,想到什么写什么,图片也懒得插,随便搞几张意思一下

事情起因于我那个被我带入越野坑,跑的却比我勤快的多的姐夫~



他本来报了江山100的60K越野赛,无奈工作原因去不了,把名额转给我,我是差不多哭着跑完,以男子倒数第二的成绩完赛离终点关门时间还有2分钟,一天经历了暴晒暴雨齐腰的蹚水个中滋味自己知道,约4700的爬升也算是破了自己的历史最高爬升纪录

赛后跟几个江山跑友聊天时,他们说江山还不是最虐的,只是因为今年天气恶劣,导致完赛率低的可怕,浙江的最虐赛事是丽水龙泉的江南之巅天空越野赛,感觉那会儿我这个受虐狂的心里已经悄悄埋下了种子...

回家第二天就跟姐夫碰面,聊了一下发现他为了弥补江山没有去的遗憾居然正好报了这个比赛,立马查了一下资料,55公里精英组,爬升5205,华东第一虐!蹭的一下心里那颗种子就长成了大树!于是没多少犹豫我就去报名

了,感觉这个赛事的变态程度可以更加提升我完赛后装逼的分量?



我算不上是越野老司机,不过跑过的越野赛也有7788,距离绝不上百爬升也大都没超过3500,怪自己月跑量基本没超过50公里,一直在20-30公里徘徊,怕报长距离提前结束自己的运动生涯,不过脑子里对于60公里以下的赛事

还是不怵的,毕竟以前有过一次跑崇礼天路65公里越野的经历,虽然也是硬熬到终点关门前15分钟完赛的

自从在江山100体会了用杖的好处以后,我心里开始把自己可以承受的赛道爬升提高到了5000,大不了速度慢一点关门前能完赛就好,我一贯这样安慰自己~

报名后的日子是忐忑不安的,除了每天在官方赛事群里接受各种各样的“恐吓”,一群人都在说完赛有多难,赛道有多可怕,还有各式各样的烟雾弹,身边的跑越野的朋友也都不大看好我能完赛,给我的祝福基本都是“活着回来”


后来我才理解了,他们说的活着回来的含义,这里暂且不表

21号早上,搭姐夫的车,捎了2个外地来温转车的跑友,一起自驾去了龙泉,领参赛包,听技术说明会,聚餐,回宾馆理装备,拍定妆照,睡觉~



当晚组委会工作人员一直在群里刷屏强调半夜的山顶晚上风大,温度低至3摄氏度,让大家一定要做好保暖工作,我那时候还真没当回事儿...



22号一早,4点半自然醒了,估计睡了3个半小时,在外跑步,貌似没有一次是睡的非常舒坦的,认床的毛病实在有点厉害,印象中有几次跑马拉松差不多是通宵没睡,悲哀~

去酒店吃了早餐,坐上赛事大巴,感觉一小时不到的样子就到了比赛的起点,大赛村

下车的时候,我是震惊的,以至于都忘了拿出手机来拍个照片,去爱燃烧相册翻了几张大家随意感受一下






两排村民手持小的国旗还有球花夹道欢迎,还有鼓乐队,那配置跟农村里姑娘出嫁差不多,感觉自己是十九大党代表正在步入人民大会堂,主席台上还在表演舞狮,这么浓郁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的越野赛还是第一次,哈哈哈哈

做完热身操以后,就赶紧去起点排队了,按照以往的越野赛经验,还是跑在前面的好,尤其是在华东一带,有的赛道只能允许一个人通过,碰上慢一点的选手就要排队挪了,非常影响对整个赛程的时间把握,跑前面的人基本

实力都比我强,不用排队,后面有人想超过我的我都提前让位,从一开始的千步梯到最后,我的赛程都很顺畅



爬完千步梯,就是一片比较陡的竹林,到CP1前笔直爬升好像是1500吧,这次我登山杖从一开始就没离手过也没折起来,因为全程不是上坡就是下坡,基本没有平路

一路上也没啥好讲的,只是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跑到半山腰的一个估计是临时补给点听到后面有姑娘叫,你好你好等一下,我回头一看,是个记者,那个手是朝我的方向挥的,一阵暗爽,以为是叫我采访,结果我旁边走出来

另外一个人.....一阵暗不爽,正要走,发现那小伙子不会讲中文,是个日本跑者,名字叫小林俊介,然后那个记者拉着他说,你好可爱啊,我们能采访一下你吗?好像一脸花痴的样子,实在是有趣。碍于语言障碍,俩人看着

都比较急,我就留下来帮忙翻译了一下

1.姑娘指着小林俊介胸前那只尖叫鸡问这个是你的吉祥物吗?小伙子说是的

2.姑娘问你每次比赛都会带着这只鸡出来跑吗?小伙子说是的

完事儿,就此别过,小伙子一下就跑没了,后面碰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是瓯江源折返回来的地方,快了我3个多小时...



到了CP1打卡点,那个阵势又是把我吓了一跳,一群志愿者敲锣打鼓给你喊加油,搞的我好像已经完赛了一样,这种感觉真棒!抛开赛道不讲,志愿者绝对是江南之巅越野赛最出彩的地方!

随便吃了点水果,补了下水我就出站了,对自己还是很没信心的,出站的时候离CP1的关门时间还有1个半小时,打算着前面跑快一点,多积累一点时间优势,后程无力的时候可以多点时间磨

其实赛前我没做什么攻略,每次给自己订的计划就是一个字,干!



在能力范围内,尽快的跑,不多停下来休息,不拍照(反正别人一定会拍的,到时候盗图就好了

每碰到一个志愿者我都会问一下,离下一个补给点或者打卡点有多远,让自己心里有个盼头

爬到黄毛尖,也是忍不住激动的心情,找游客帮忙拍了照,算是不虚此行吧



接下来的台阶下坡路段是我最喜欢的也是最擅长的,估计超了十几个人吧

进了CP2,又是一群热情的志愿者敲锣打鼓高声呐喊,心里有点小激动

找了个凳子坐下来,小腿感觉有点抽筋的前兆,就问一个志愿者帮忙喷一下云南白药,喷完她就主动帮我按摩放松,心里感动的不行!

还有一个摄影志愿者,从包里拿出2大袋零食,她说自己在这里要待一天,这是她给自己准备的,我们要的话拿去随便吃,当时我就想下次我也要做一次志愿者,让别人也能感受到这份爱心!



吃了2碗方便面,补了水拿了2包葡萄干就出站了,接下来的CP3是烧香岩,没有补给,到CP4才有,出站前志愿者极力让我们多备一些吃的,以防不时之需.,因为下面这段是全程最难的赛段

其实CP2到CP3烧香岩之前这段路我的记忆已经模糊了,身体没有什么不适,赛道也没有让我记忆深刻的地方,就是觉得走着走着就到了

打完卡,志愿者让我从国旗处下坡,或者先去烧香岩那块石头拍个照,我没多想就先走了,不过这是我这次比赛最大的遗憾了,那地方拍的照片不要太好看!!官方的宣传照就是那里拍的!一万个后悔!

烧香岩下去要经过大天堂小天堂然后才到瓯江源,路上陆陆续续碰到很多35公里折返的选手,互相喊一声加油,也是一种力量支撑着我们继续跑下去。

过了35公里的折返点,继续前行,这个时候路上的人就比较少了,前后那么长的距离可能就5,6个选手,我的状态还算可以,可能全程用登山杖,省力了不少,按照我的实力,参加那些爬升有3000左右的,我不带杖跑的越野

赛都已经抽筋抽的欲仙欲死了

这段路一直和一个老大爷前前后后在走,他给我的印象是不怎么说话,找他聊天很少搭理,偶尔蹦几句出来,看的出来走户外经验很丰富,大天堂和小天堂的下坡都是小碎石路,暗藏杀机~我滑到好几次,因为心疼衣服裤子,

后面都是慢慢挪下去,而他下坡基本不停的,不过上坡的时候又被我超回来,毕竟年纪大了,一直到CP4前一段可以跑的下坡土路我才甩开他,最后见到他是在终点了,关门前完赛,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大爷!回家后跟人聊起

来原来是日本人,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他为什么不大说话了.



大天堂和小天堂不知道为什么名字起的这么好听,但是赛道真的是让人咬牙切齿,翻过一个坡前面会又看到一个大长坡望不到尽头,上坡还好有登山杖,一直撑着上去,我对参加这个比赛不带杖的人表示100分的敬佩,因为这

个碎石路上下坡都是滑,角度又陡,脑子里浮现了多次黑人问号,那些不带杖的人到底是怎么上去的...



约莫在烧香岩和瓯江源的中间的时候碰到一位跟我连号的选手190号(亚军王八八)迎面走来,我楞了一下,我说哥们你怎么在这里退赛啊,前后都还有好远的距离,坚持一下吧~依稀感觉他也是满脑子黑人问号,回答说我是第一名就擦肩而过,我还没理解过来以为他已经到终点又回来的那种,然后马上就看到最后55公路组的冠军李海丰紧随其后,我还是没搞懂,问他我说终点没有接驳车么你们要往回走?他说还没到终点呢...

这个时候我脑子里才反应过来,MMP这原来是折返的赛道!怪我赛前都不看地图也不看什么攻略,一个干字贯穿始终每一场比赛



然后路上迎面就不断的碰到折返的大神,当时想了想这么恶心的赛道还要重新返回爬一次,我的心里是慌的

在下到瓯江源的临时补给点的时候,碰到了我姐夫,我是真没想到他这次比赛会这么快,当初来参赛的时候我们可都是说好目标是完赛不关门,但他那时候名次是第14,也就是紧跟着那群精英特邀选手后面...

我问了下跟他差距有多少小时,他说2小时,后来才知道那是在安慰我,我计算了一下后来折返到遇到他的地方,有差不多3个半小时

在瓯江源临时补给点,志愿者告诉我锅帽尖这段路不好上,而且马上要天黑了,那时候大概4点45的样子,我吃了罐八宝粥又拿了几包葡萄干补了水戴上头灯就出发了

那段路的确不好上,在一片竹林里往山上爬,有2段还比较危险要用绳索辅助,其实没什么路,哪里能落脚就走哪里,坡度又陡,还没到山顶天就黑了,到了锅帽尖山顶马上就明白为什么叫锅帽尖了

像是一个锅底朝上的大圆碎石堆,一个接一个连绵不断....这段路是我赛道上走过最难的下坡,滑了无数次,小腿肌肉崩的紧张死了,时刻感觉要抽筋

半路上看到一对估计是情侣的跑者,女的也是不敢下坡,我看那个速度真是为他们捏把汗...还好最后在关门前他们冲线了,为他们感到高兴!

路上我估算了一下,CP4是9点关门,终点是12点关门,手表没电了不知道那会儿时间,计划如果8点前能到CP4那还有希望!不过一想到要返回大小天堂还有烧香岩就头大,路上的志愿者都说我们的关门时间比较紧了要抓紧,

所以到了CP4以后看到一群人在那里吃吃喝喝有说有笑还烤着火我也是蛮诧异的,一问才知道都是打算退赛了!真的很可惜,我问了一下当时在CP4的时间是7点10分,完赛的信心大增

匆匆忙忙补了水,吃了点葡萄干以后就不敢久坐了,一口气磕下最后2条能量胶就出发了,按照我倔强的脾气,只有被关门,绝对不退赛!

出了CP4,迎面陆陆续续又碰到7-8个往回跑退赛的选手,应该都是被大小天堂无穷无尽的上下坡给吓的,赛后有选手跟我说,如果前方的路是未知的,他一定会继续跑下去,哪怕有可能被关门,但是他想起这个回头路,斗志马上就被击垮了...

花了半小时,走到了瓯江源的路口开始在一片小树林里爬坡,上去的时候有杖比下来的时候简单许多,速度虽然慢但是我没有一刻停下,前后都没什么人,第一次这样跑越野赛,也是一种不寻常的经历

上到坡顶,就是开始爬大小天堂了,这个时候情况比我想象的要差100倍!第一是风大,好多次在上坡的时候被吹的横着走,根本站不稳。第二是温度低,这就是为什么赛前赛事微信群刷屏告诉我半夜的时候烧香岩是多少温度的原因,其实就是跟我们这些跑渣说的!高手在天黑前就已经到终点了!

我在开始爬坡的时候就穿上了冲锋衣,加上一直在动没停体内热乎乎的,所以防风和保暖这俩问题都算是解决了.

有多陡那些我就不讲了,就是怀疑人生,纯机械一样的往上爬往下滑,埋头苦干,根本不敢抬头看坡顶,怕自己意志崩溃,这也导致我有2次走错路进了一片小树林,还好赛道上的反光标示明显,原路返回就又看到了

爬到一半,肚子饿的不行,停下来找了块石头,抖了抖鞋里沙子,再拿了一包葡萄干吃起来,总的时间估计也就半分钟,突然整个人浑身发抖,停下来以后因为温度低风又大,体表热量被迅速的带走,我估计我再坐一会儿马上就要失温了,赶紧收起东西顶着最大心率的速度跑了起来,终于在1-2分钟后缓过来了,身体开始发热,不过又发现了新的麻烦,我的左脚小腿感觉要抽筋了,右脚倒是一点事儿没有,思考了一下,发现自己跑步和爬坡都是用的左脚发力,右脚支撑,以前从来没注意到,于是刻意的改成右脚用力,左脚支撑继续爬,继续熬!

顺便提一下,参加江南之巅越野赛一定一定要戴防沙套,我一路上脱鞋抖沙子好多次...失策

印象中我在大小天堂的中间是碰到几个志愿者搭了帐篷在一个坡底的,所以我一路上直在找那个帐篷,看到帐篷的时候我就知道离烧香岩应该不远了,可是怕到绝望还是没有看到。。。终于在一段坡顶我看到一个戴着头灯的志愿者,在指印我们脚下的路,到他身边以后我随口问了一下,烧香岩还有多远?他说这里就是烧香岩!你们真是不知道我当时有多激动,苦日子熬到头了,就差热泪盈眶了!

赶紧的爬了上去打了卡,进了志愿者帐篷躲风然后吃葡萄干,一问时间是晚上10点出头,这下我的心终于是放下来了,2个小时不到要跑3公里下降1000米,我爬都爬到终点!

吃完匆匆就上路了,最后这个速降赛段其实挺难的,很多下坡滑的哭起来,摔了2次以后我就淡定了,慢慢的走下去,反正时间充裕的很,还是衣服裤子比较贵,不着急!

估计走了40-50分钟以后,终于看到台阶路段了,这个时候终点也已经可以看到在山脚下了,我把自己最后的力气全用掉了在台阶上跑了起来到了山脚,终点拐角处碰到有人上来,以为是志愿者,想问还有多少米到的时候发现是姐夫,感动的快哭了,他等了我5个小时,我们一起并肩冲线,然后在终点的石头我按照之前朋友圈里约定的话合了个影。





他没有告诉我23号是他的生日,我是看到他的赛记才知道,我也没有告诉他24号是我的生日,奖牌是我们俩今年最好的生日礼物了吧




2018 江南之巅天空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98515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6c50a9435f1abc77f613e04d973869f1
    咚尼个咚Lv.2
    2017-10-31 23:26:53
    细细读完了,觉得笔者跟我一样是个幽默乐观的人!加油,我们一起在路上!

    回应

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