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的首百之旅(nüè) ——凯乐石2017南京国际越野跑挑战赛小记


        2017年11月5日,上午7点58分,距离完赛凯乐石2017南京国际越野跑挑战赛(以下简称“南野”)已经整整一周,我的首百。

(106KM和4040m D+,别骗我)

        2017年10月29日,上午7点58分,我没有兴奋的冲线,尽管终点志愿者为我拉起了彩带。我平静的走过去,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所有的感受,在经历了24小时58分钟的长途跋涉之后,是的,24小时的目标没有完成。当然,也可以稍稍安慰自己,这是由于有买有送的惯例,实际上到达CP10完成101.07KM的时候,大概用时23小时23分钟,那时,我已经累的一步也不想再往前迈进,但是“据告知”距离终点还有5.53KM。

        2017年5月19日,南野报名信息出炉,说实话,当天看到这个信息的时候,我并没有报名的想法。毕竟自己4月受伤,还没有完全恢复,跑跑马拉松马马虎虎,越野那就是找死吧。

        2017年5月31日,南野公众号发布了“南野全面升级 从百公里奖牌开始”的文章,不得不承认,完赛奖牌官方靓照让人惊艳。那一刻,我的大脑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要不报个名试试?

(官方靓照就是好看啊)

        2017年6月14日,深夜23点14分,在反复考虑的日子中,在距离南野早鸟价还剩一周的时候,在详细看了三遍报名信息和奖牌推文后,我选择了报名100公里组。原因无它,水晶球奖牌确实吸引人,容许我骨子里的虚荣放肆了一把。当然,这个理由可以说有些单薄,那就再补强一下。跑渣的马拉松到了330的瓶颈,转来越野缓解下厌跑情绪。说的装13一点,我是跑马拉松的,偶尔参加下越野放松下。嗯,另外,鉴于最帅群主九虎哥年初在港百拿了小淫人,榜样的力量不容忽视,为了不丢人,决定先在周边参加一个百公里体验体验。

(半夜报名也是可以的嘛)

        报名南野百公里后,自然不能太鲁莽参赛,此前唯一的参赛还是2016年11月杭州追猎者50公里,为了完赛,为了水晶球,必须撸山。于是,在6月、8月、9月,先后四次前往苏州、无锡、杭州各撸了20公里左右的山头。江浙一带的夏季,在白天去跑山,那种虐,跑了就知道,所以虽然每次只有20公里左右,但自我感觉可以达到秋冬50公里的训练效果。

(强制装备,保命用的)

        时间兜兜转转,眼看距离比赛仅剩一周,强制装备还没有备齐。百公里组需要的越野背包、冲锋衣是大问题,所幸在618的时候承蒙京东优惠收入UD的一款背包,对冲锋衣毫无经验,网购恐怕来不及的情况下,干脆去迪卡侬拿了一件。出发前一天,感谢大成姐塞给我一包牛肉干,也感谢蕊蕊不远千里的想着要给我寄吃的过来。

        2017年10月27日,中午12点15分,抵达南京。先来一波感谢吧,感谢国际周的双杖,感谢飞哥从武汉送来装备,感谢沈阳兄弟的周到安排,飞哥来的着实不易,沈阳兄弟帮忙挺多。

        10月28日,早上6点的闹钟,尽管比赛7点就要发枪,尽管酒店距离起点还有20公里,正常情况下,应该4、5点就起床吧,但我们仨就是从容的睡到了闹钟响起,大概小白们完全不知道前路的凶险。

        6点50分,赶到起点,不慌不忙地整理了行装,简单地拉伸。

        7点2分,南野在赛事总监李总的简短致辞后发枪开跑。

(出发时,感受下)

        由于缺少经验,对于自己是否能够完赛心里没底,赛前约了南京本地一妹子,计划跟随跑,虽说妹子也是首百。开跑不久就追上了妹子,一路不紧不慢的随人流往前涌去。没料到,跑完5公里就到了第一个400m爬升——天井山,几百人的队伍,堵车无可避免的发生。2公里的爬升花了近40分钟,眼看CP1关门时间在即。队伍中开始有人呼吁,百公里组选手该加速了,可以加加塞借道了。恐慌感随即涌上心头,难道我的首百竟然要在CP1终结?算计着所剩不多的时间,我只好自己跑了,加塞、借道,好不容易过了山顶,也顾不上太多,撑起双杖鼓足劲儿地往山下冲。直下到山脚,踏上公路,马不停蹄地继续一路超人。

(堵车咯)

        8点35分,赶到CP1隆兴庵。严格讲,百公里组这里应该是8点30关门,我忐忑地询问志愿者有没有被关门,是否可以继续比赛。得到肯定答复后,我那悬着的一颗心才放回肚里。

        短暂补水,出站,迎面又是400m的爬升。确实因为出发晚,到CP1用时过久,前面已经有大量的30公里和50公里组的选手,堵车如约而至。速度慢到20分钟以上每公里,持续了两公里。被关门的恐慌感再度袭来,心有不甘的我再度借道,万幸的是,爬完450m的大刺山,30公里组不再和我们一同前行,加之下山的土路足够宽敞,我开始放心的迈开脚步跑起来,整个下山是之字形路线,大约3公里,跑出了5分半的配速。

(兜率寺上面)

        10点15分,抵达CP2兜率寺。还好,比关门时间早了15分钟。当然,仍属于比较晚到的,以至于热粥已经没有了,担心馒头不好下咽,吃了点水果,喝了两杯姜汤压压惊。

(姜汤可口啊)

        兜率寺在狮子岭半山腰,出站继续爬山,由于太陡峭,300m的爬升也难到了不少跑友。我借着双杖使力,还比较轻松的爬完。狮子岭爬上再爬下,接着全是公路,我也没敢懈怠,持续不停地以5分左右的配速奔向下一个打卡点。

(这个果果,老山遍布啊)

        11点10分,远远望见CP3响堂水库。近处是水波荡漾的水库,远处是苍翠的山岚,难得宽下心来停下拍照。此时,距离该点关门时间尚有将近1小时,心里暗暗庆幸后面总算不用急着赶路了。CP3后面仅仅爬过一个200多米的大马山,50公里和100公里组正式分开。

(青山绿水蓝天)

        12点15分,溜达到CP4不老村。由于前面好几段公路,大概合计有15公里,又接近中午时分,到这里大腿已经有一些抽筋的迹象。于是,趁着饭点,在不老村好好吃喝了一番,又坐下拉伸了一阵,距离关门时间已经省出一个多小时。自不老村出来,经过一段健步道,来到一条新修的水泥路,满路树荫,加上盖有一层薄膜,一下子感觉甚是凉爽,就躺了下来,这大概是真个途中最舒服的时候吧。当然,这不是睡午觉的时候,几分钟的休息已经相当奢侈。随后过象山,绕一个运动广场一大圈,再来到一个小型水库,青山绿水给人的感觉总是格外美好。绕完水库大半圈,继续爬山,途径300m 的中椅子山,这一段也就告一段落。

(群主同款百公里群服,就问你服不服)

        14点40分,慢跑到CP5七珍线。打卡点和补给点差了个百来米,没有好好补给,就赶着去打卡。到这时,手机也没啥电了,就关掉轨迹充电。跑了近8个小时,累了,后面就和几个慢慢晃悠的跑友一起爬山玩。这期间两个比较陡的爬升,又逢下午阳光直射后背,我们一个个累的够呛,爬升中多有休息。下坡是竹林,本应该是很舒服的路线,但确实不适应用竹子拦砌的台阶,台阶的距离和高度设计可不适合轻松的开跑。

        16点40分,天黑前到达CP6-1三顶山。预示着全程将近一半,而且这里有全程最丰盛的补给,也是换装点。时间上已经省下了两个多小时,所以,大伙都计划彻底放松下再出发。热气腾腾的皮蛋瘦肉粥、玉米、姜汤、泡面、葡萄干、水果、饮料等补给,我可不客气的尝了个遍。这时候,男子第一名恰好已经返回到三顶山,已经比我们多跑了近20公里,不愧是站台选手。

        吃饱喝足,17点前出站,为了避免肠胃不适,我选择了步行下山,心想着反正时间充足,后半程哪怕快步走也要完赛,仿佛完赛水晶球已经在向我招手。下到山脚,天黑了下来,穿着短袖散步,已经有了几丝寒意。我想这大概就是换装点的设计之合理处,大多数人跑了十来个小时,衣服多少已经湿过几回,在天黑前换装,后半程跑起来肯定舒服不少。天黑以后,对我们普通人来说,山路上就别想跑多快了,能快步走就不错,我和两个跑友自发地组队打开头灯就爬上了山。

        19点30分,冲到CP7张家洼。这里是指最后20米冲刺,志愿者太热情,一公里外看到我们的头灯就大喊加油了,最后不跑起来都感觉不好意思了。简单补给,出站,依然自发组队,有缘的是再次遇到从CP5到CP6-1段一起前行的跑友。CP7出发后,全程没有大的爬升,公路占了一半。最大的问题是路标,走着走着就没了路标,找好久发现在远处路边的小棍子上,此是败笔。

        21点45分,回到CP6-2三顶山,天冷了更多,吃过香菇鸡肉盒饭,喝下姜汤,冲锋衣该派上用场了,这是第二次来到换装点,后面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虽说我压根没有在换装点存放衣物,全背上了。CP7出去后的公路,脚底已经开始疼痛了。22点从CP6-2出发,遇到一妹子步行前进,我也就偷懒跟随她一起走了。

(鸡肉蘑菇)

        我预料,后面30多公里,即便是走,也能够在关门前完赛,至于赛前的24小时计划,已经越来越渺茫。当然,也不能掉以轻心,后面到CP8、CP9的两段路,据说难度可能是全程最大的。果不其然,黑灯瞎火的,没有开轨迹导航,也不知道走到了那里,仅仅根据号码布上的轨迹图来前行,黑夜中感觉路途格外遥远,爬升下降似乎都比轨迹中多了不少距离。我们一行7、8人的队伍,只剩徒步。

        10月29日,凌晨0点58分,终于熬到了CP8老鹰山。白天里就看到,有一座山,上空很多老鹰盘旋,印象中也不远,但晚上走了好久。冥冥中,时间和距离都拉长了纬度似的。

(如图)

        出了CP8,一段之字形盘山公路下降,尽管似乎没有走错路的可能,但沿途以公里为单位看不到路标,让人心里多少有些不安。下到山脚,过宁滁快速通道,旋即上山。一个大概300m的陡峭爬升,多亏了手中的双杖,否则膝盖恐怕要遭不少罪。在这个爬坡中,追上了跑步下山的跑友,然后一起结伴前行,大概都太累。

        到凌晨2点半之后,我在前面开路,突然一脚踩空,险些摔倒,那可是在山脊上,顿时惊醒。那会意识已近恍惚,我觉得不能冒险,于是提议先休息会,跑友也很困,我们就找到一块石头坐下关掉头灯,眯了起来。山上太冷,5分钟的闹钟响起,我们挣扎着起行,预计行程过半,商量着去CP9再睡觉。现在回来看地图,原来距离我们上山很近的地方是伏龙山墓园,不禁一阵后怕,幸好赛前不知道这个情况。

        重新出发后,再爬上一个350m左右的陡坡,就到了最高点,站在怪石嶙峋的山顶,可以俯视四方,不过山风可不好受。接着遇到了可能是全程最陡的下降,左边是铁索通往山下。好些米是垂直下降段,只能双手抓紧铁索,双脚试探着去找落脚点。大半夜里,适逢大家又累又困的时候,这段路考验颇大。同时,好不容易结束手脚并用的下降,再次遇到路标的问题,来回找路标,远距离没有路标,这对于晚上在环境较差的路段,可以说是大的漏洞了。

        3点40分,坚持到了CP9狮平线。在还剩最后十几公里的地方,终于见到了赛前宣传的南京本地特色小吃——鸭油酥饼、盐水鸭(腿),不过,因为不是热的,也就尝了一下,感受不到多么有特色了。唯有蛋汤,让跋涉了几小时的我们好受一些。我们吃完、装好水壶,依然困顿,就按计划去帐篷里睡了十分钟。这一站志愿者不容易,一大晚上的,就等着为我们几十号人服务,而且电源不足,不得不临时断电。

(盐水鸭腿,补给就是这样)

        6点23分,走到CP10凤凰山。从CP9出来,借着休息过后的些许体力,趁着双脚的麻木,在下坡时小跑了两公里,剩下8公里左右就完全步行。实在难以忍受,双脚前脚掌疼痛难忍。脚上的鞋不应该超过50公里使用,可惜平时没有屯到一双合适的越野鞋,临时充数就来了。从天黑走到微明,再走到天亮。这一段全程公路,适合慢跑,大约一小时左右,走路将近两小时。

(已经不行了,管不了造型了)

(鸭油酥饼)

        CP10处标示牌上告知距离终点也就5.53KM了,和已经完成的100公里相比,真不算什么嘛,我竟然信了。当然,这要搁平时路跑,也就25分钟之内的事,但这是越野,看号码布上的爬升图,大概100多米,也不高,那就计划1小时结束吧。实在是高估了自己,事实上确实几乎没有感觉到这最后一个100多米的爬升,还以为是组委会的彩蛋。但一段泥路,一大段石头路,彻底击垮了我。

        本来从CP9后半段开始,我还能跟上南京跑友“小喇叭”的步行速度。由于路标有问题,“小喇叭”迷路多跑了两个多小时,加上崴脚,所以最后到了我们这种比较慢的完赛梯队。CP10出站后,又一起前行了两公里左右,我就再也受不了脚底的刺痛了,“小喇叭”尚且鼓励我说也就剩下半小时而已,但我的双脚已经不能维持速度了,由他先走了。

        7点58分,挪到终点,看到“小喇叭”,我问他感觉这最后5公里如何,他也是连连摇头,这绝对不止5公里啊,以一个跑马两年多的跑渣来看,这妥妥的有8、9公里了。这大概就是最后的槽点吧,越野小白,伤不起。

        好了,无论如何,最后拿到了属于自己的完赛纪念,一路支撑着我到终点的水晶球奖牌,嗯,凯乐石完赛服也是很给力嘛!

        最后简单说两句,南野这种直上直下的路线,锻炼效果无可挑剔,但小白还是不太适合了,多练练先易后难吧。南野,布标、巡线好好完善吧,不是自导航赛事,跑渣我只能说再见了。对了,还有补给,中途也多一点干货吧,外地跑友还是很期待呢!

        越野有风险,入坑须谨慎。

        欧了

        最后的最后,再次感谢凯乐石,感谢赛事赞助商,感谢组委会,感谢志愿者,感谢为此次赛事提供支持的单位与个人,感谢关心与支持我的朋友们,毕竟嘛,这是我的首百哈,嘿嘿嘿

(如图)



(CP1志愿者)



(CP10志愿者)


注:图片取自官微,和部分拙作。

凯乐石 2017 南京国际越野跑挑战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98598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