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来自幽州古道的“不友好” 让我思念到如今

江南山上植被较高,如同穿梭在丛林,跑惯了江南这边的山,去到北方自然是被那份雄伟壮观吸引的。

感谢组委会给予特邀名额,让我体验了幽州的赛道。讲真,看到“古道”两个字就有想要探索的冲动,魔幻而神秘。


在幽州之前,北方的赛事我只去过崇礼和崂山,一比较,江浙一带的山好比白嫩俊俏的书生,北方的山便是狂野彪悍的武士。如果说在南方越野似是被拥在怀中般温柔的呵护,那在北方越野便是成长后那独当一面的考验。

幽州100的赛道数据是102K爬升4500,所以我并没有太过于紧张这场比赛,连装备也是出发前一天半夜才整理的,以至于漏带了很多原本计划要带的东西。而漏带的结果就是晒伤+失温。

Excuse me?晒伤+失温??你没看错我也没写错,预知详情如何请看下回。


太阳暴晒的不友好

嗨~大家好我是下回。

抵达怀来已是傍晚五点,丝毫没有天黑的迹象。有点小晒的太阳、微凉的湖风吹拂,显得特别舒服,让人对第二天的比赛完全放下戒心。



100K组别早上9点起跑,这时间对我来说再满意不过,住的农家离起点也就1公里多的距离,边走边啃面包,接受路边警察“哇~跑100K好厉害啊”的敬佩之声,昂首挺胸走去起点。

早上9点的太阳晒得我开始犯困,没带防晒霜没带围脖,想了想自己属于很难晒伤的那一挂,也就放心了。

起点在官厅艺术小镇内,起跑后沿着湖边一直跑出艺术小镇,过了马路之后就是一路的石头,这很北方。




第一座山就是大爬升,不高,但是挺陡。那天状态来的比以往快,头一低,哼哧哼哧就上去了,拍拍照,爬爬坡。还没爬到山顶就刮来一阵阵大风,大太阳底下吹着大风,这感觉还蛮奇妙的,又冷又热。


这一段大部分路段都能跑起来,只是小石头挺多的,跑得我东倒西歪,外加坚硬的树干在两边猛刮腿,庆幸自己穿的是长裤,不然腿必定被割得惨不忍睹。

赠送一段大风吹的短视频


下山后那一望无际的草原,边跑边四处张望,兴奋不已。


由于太晒,出发时灌的1.5L水都喝完了,SP1装了一瓶的量就出发了,离CP1距离4k。


路上遇到好多30K和50K的,想想曾经,我只有被100k大神拍肩的份,如今…我居然能拍别的组别的肩了!然后就一路表面谦虚内心嘚瑟的来到了CP1。

进入CP点第一眼就瞄到了大西瓜,这天热的,只想吃西瓜!于是上前一顿猛吃,大西瓜巨甜无比,吃到不想出CP点…

接着就听到志愿者说“50k的不要再吃啦!你们就要被关门啦!”低头看看自己的号码簿,嗯,100k的还能吃。结果出发的时候一跑起来就感觉喉咙口的西瓜要溢出来了,秉持着浪费就是犯罪的原则,硬生生咽了回去,扶腰慢行。

CP2前是一段公路,而在CP1出发后的那座山里,依然可以拍到些不错的照片,路段以土路为主,能跑起来。



可能是赛道给到我的新鲜感一直很充足,所以在跑公路的时候也是满心欢喜的。


并且CP2来的有点突然,于是欣喜交加,因为又能吃到超甜的大西瓜啦!

不过考虑到之后那段路将近15k,就硬塞了一个小豆沙包,就着榨菜西瓜可乐,再一次把自己的胃撑到鼓起。

离开CP2的时候天气已转阴,看了看手臂,半天的时间居然已明显晒黑,想着脖子是不是更黑呢,挠了一把,疼!!回去后洗澡时证实了确实被晒伤的事实…想当年,我不涂防晒霜不撑太阳伞,在大长山岛海边闲晃两天都没有被晒伤,这次幽州半天就…嗯,一定是变嫩了。

面对赛道之后的不友好,晒伤只是小菜一碟,仿佛在说,开胃了吗?


长城遗迹的不友好

北方的赛道有一点不太好,上厕所没地方躲,而且CP点没厕所。出了CP2之后有一公厕,进去瞄了眼,毫无勇气脱这裤子,夹紧裤裆逃了出来。

此时与一大哥一前一后的走着,当发现有个地方能躲起来上厕所时,我脸皮一厚,让这大哥给我守着…想必大哥也是见过世面的,很爽快得走到转角处帮我看着路口。

解决完之后大哥说“你比我快你先走吧”,我当然不好意思先走啦,于是和这位大哥开始聊了起来。

CP2出发后是很长一段盘山路,一直通往长城遗迹,在山脚下往上看的时候,长城是如此遥远。和大哥边聊边走不知不觉来到半山腰,大哥说要歇一歇让我先走,于是我又开启了边走边拍模式。

不要以为我和这位大哥就此分开了,我之所以没失温死在山上就是多亏了他。



抵达长城遗迹后迎面扑来一只热情的金毛,摄影师还给咱俩拍了照,但是在幽州官方相册里没找到…

耍了会儿狗子之后开爬古长城,emmmm…总觉得和我想象中有点不一样,确实是这样没错吗…

刚爬上长城,那位大哥就赶了上来。

起初,我还觉得古长城挺好玩的,风景也赞,一直拍拍拍。


直到……

顿时头皮以下全瘫痪

然后,我是坐着,一块石头一块石头挪下去的(保持微笑)

也是在这里,那位大哥渐行渐远…




这段长达近10K的长城遗迹,花了我很长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从最初的兴奋到后来的欲哭无泪。因为胆小恐高,几乎没怎么跑起来,虽然没有摔倒,但膝盖正中央硬生生撞击在石头上而趴在古长城上很长一段时间动弹不得…不能承受的膝盖之痛。

傍晚时分开始下起了雨,才想起冲锋衣居然误存去了换装点,要知道,去年江南30度的天我也随身带着冲锋衣…穿上皮肤衣,一直祈祷雨不要下大。

在看到CP3的时候,雨突然变大。

守护我在野外如厕的那位大哥一直在CP3等我,黑夜将至,他担心我一个人走夜路会害怕。讲真,柴古一个人的时候丝毫没有害怕,所以当时觉得一个人也无所谓,但后来身处大峡谷谷底的时候,头一回觉得野外这么可怕。


大雨降温的不友好

到达CP3的时候,体感有些冷了,没再吃西瓜,要了碗泡面吃。当时有一位选手给了我们一件雨衣,大哥本来是要给我的,我想想自己有皮肤衣,于是让大哥穿了那件雨衣。

CP3后要爬的那座山据说不难,但不好跑。嗯?我有点理解无能…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真的有不难但不好跑的路。因为…树干都横在眼前!不同于浙江这边,横在眼前的是树枝,跑过的时候用手在前面拨开基本能跑起来,但这边横在眼前的是硬生生的树干,用手根本拨不开,只能弯腰钻过去。遇到的每一位选手都在抱怨这路完全跑不起来啊我去!然而我一直专注于看脚下,导致N次身体过去头没过去的画面,顺便再惨叫几声。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在爬这座山的时候失温了。

里面短袖T,外面皮肤衣,原本就怕冷的我被风吹雨打到手脚僵硬,不得不掏出保温毯。

这还是我第一次用到传说中的保温毯,但并没什么卵用。于是那位大哥掏出了他的羽绒背心给我穿,穿上羽绒背心的那一刻,我感觉我的身体要融化了,原来这个世界是如此温暖。

我把自己裹得像条木乃伊似的迈不开腿,控制不了身体的平衡性,连摔跤的时候都是直挺挺呲溜下去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冻僵的关系,摔下去一点都不疼,我只知道我躺地上了,裹着银光闪闪的裹尸布般的保温毯,跟条硬邦邦的便便似的躺在那个下坡上。要不是下雨外加手指冻僵了掏不出手机,我一定会让大哥给我拍张照留念,标题我也想好了——木乃伊归来。

抵达大峡谷的时候天色已暗,大哥说幸亏天暗了,不然估计你又不敢跑了。我问为啥,他说离你一步之遥的左边是万丈悬崖。这话说出来我还敢动?贴着右边又是一顿慢挪。

我也不记得是怎么挪到谷底的,刚放松了一会儿大哥说,接下来这段就是河床。我问什么是河床呀。大哥说,山上的水流就是从这儿过的,比如大暴雨的时候,山洪爆发啦。我…………………………说这雨没事儿吧?他想了想说,嗯,如果继续下的话就不知道了。我当时想哭。

河床都是大小不一的石头,也挺难跑起来,一直崴脚,不过此时谷底没什么风,整个人缓过来很多,也就慢慢走了。

这段路挺长的,我们就一直在闲聊各种比赛,不经意间回头看了眼,后方两盏头灯,移动平稳。

我迟疑了一下说,终于有人了。顿了两秒我又说,为什么他们走得这么稳。大哥也回头看了眼,脱口而出,是人吗。说完咱俩异口同声的尖叫了起来…我立马转身加速朝前走,大哥鼓起勇气朝灯的方向问“是100的选手吗”,没人回答…别说什么空气凝结这种话!我他妈当时希望自己原地爆炸!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虽然我们有头灯,但是空旷的山谷谷底,两边垂直的崖壁锋利无比,望不到天边,望不到出口,静寂无声,没有任何躲避的地方,只能往前或转身向后,头灯的那点亮度已经安抚不了内心的恐慌。

过了很久,后方传来一个男声“你们是100的吗”。我说这位兄弟你就不能早点出声吗!气得我说我还以为你们不是人!那位兄弟看了看我,从包里掏出保温毯幽幽地说,冻死我了,看见你披着才想起来我也有。我………………………………

哦,还有一个灯是一位女选手,大家互不认识,我们问她冷不冷,她说不冷,于是就各管各走了。

走出河床之后是公路,过了桥就是CP4换装点。

我在换装包里备了条干毛巾,以防下雨可以用来擦身,但是漏带了干的运动BRA,所以换上干衣服后没多久,就在补给的那段时间里,干衣服又湿透了,由内而外的,于是我又失温了。

而这次我还漏带了轻薄羽绒。在边吃补给边发抖的那段时间里,我考虑了很久很久,曾经的我只会考虑要不要继续从来不会考虑要不要退赛,但这次我却一直在想要不要退赛。可能是因为这次的状态不错挺不想退的,但是在体感越来越冷之后我说,我还是退了吧。


温馨小贴士的友好

我觉得自己挺要命的,在我不能给自己满分保障的时候不会轻易去冒险,尽管有时候可能危险系数不那么高。

然而这次的退赛有史以来第一次让我觉得遗憾,我觉得是自己的大意造成的,所以特别不甘心。如果随身带着冲锋衣,如果换装点放了羽绒,如果以上准备我都没做但仍然继续比赛…这种假设没有底也没有意义,这次不行,那就下次。

但也许正因为这次的遗憾,会让我在之后的比赛中能更细心面对吧。


必备品推荐(最高指数5颗星)

  • 防晒霜

    怀来的太阳真的挺毒的,才半天的时间我就晒黑+晒伤了,必备指数5颗星

  • 围脖

    脖子是最容易晒伤的地方,如果有条围脖,能更有效得防止晒黑,并且可以用来擦脸擦汗

  • 防沙套

    幽州的赛道石子偏多,在南方跑的时候我从来不会半路脱鞋倒沙石,但是这边就会一直有石头跑进鞋子里

  • 长袖长裤(臂套腿套)

    这边树干横在路中间的情况非常多,而且非常硬,我穿着长裤也被划破皮,如果实在实在不想穿长裤,至少要有袜套,但你的大腿…

照片来自幽州100官方相册

  • 冲锋衣(轻薄羽绒)

    不要被白天的太阳迷惑,早晚温差非常大,尤其是平时比较怕冷的,建议在换装点放件羽绒


交通&住宿

其实怀来还算比较方便的,驾车从北京出发约1个半小时就能到官厅。组委会安排了大巴,单程2小时内。

住宿方面,我订的是农家,只要80元一晚,离起终点1公里多。

记得我入住的第一晚,可能是洗澡用水的人多,导致我洗的时候没有冷水。对,没有冷水,只有开水,所以我第一晚洗了个开水澡。但好在有开水,比赛失温那晚回去后我又洗了个开水澡,裹了两条被子,天快亮的时候才缓过来睡着。


组织

从参加过的这些比赛来看,幽州属于仍在成长发展中的赛事,毕竟今年才第二届。并且从群里的聊天内容能看出,第二届组委会已经改进了之前的一些不足之处,不像崇礼越野的某个组委会,态度差的一逼,赛事也只能呵呵,当时流传这么一种说法——第二届崇礼是我参加过的第二差的比赛,第一差呢?第一届崇礼啊!

作为选手,我不会要求组委会给予五星级的服务,毕竟大家都有自己要忙碌的事情,不可能一个个去招呼。

在我看来,有两点是组委会应当做到的。指引清晰(领物、路标)、不欺骗不隐瞒(数据,曾遇到过赛中突然改路线未通知选手的情况,一直到偏离了轨迹然后问志愿者才被告知改了路线,但表示不知道原因),除此之外我觉得其他都是附加分。赛中遇到的志愿者都很热情,赛道的路标也挺多的,基本可以只看路标前行。但领物时的指引可以再加强,问路上志愿者哪里领物的时候她们一脸茫然什么都不知道…

至于补给,有西瓜和泡面,花样不多,但能吃饱喝足。自从港百回来后我对国内补给的要求只有一点——吃得下。磨炼自己的肠胃,才能爬得更远。

虽然幽州100现在还不是一个非常成熟的赛事,但你要问我明年还去不去,必须去啊!去捡回在古长城碎了一地的膝盖,去跑那未继续的后半程,去欣赏和平日不一样的山野,去终点拿下那枚复仇的奖牌。

哦,对了,据说在终点前10几公里的地方,有一处峡谷,喊一声,回音缭绕千百回。

明年组团去吼一吼可好?


* 本赛记发表于个人公众号贰叁

2018幽州古道超级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201536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