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山谷两日

那些坐着火车和大巴来参加2014年歙县山水画廊半马的选手,日后回忆起这21公里的路程,印象最深刻的也许并不会是贯穿3个小时的大雨,不是新安江两岸青黛的山色,不是绵延起伏于道路两侧的枇杷林,最先从记忆库里冒出的,也许是那一句极不标准的普通话,加油,最后一个坡了。

做为一个土著,我深知这些站在坡顶笑呵呵的农民,他们善意的鼓励大雨里跑到想哭的城市人,并没有一丝一毫欺骗的意图。这句话之所以在赛后引发大规模吐槽,只是因为我们人种不同。是的,对每天在公园,操场和马路上训练的城市人来说,那些虐死你们的45度大坡是一个有x、y、z三种轴度的空间,但于我那些惯于在高山上种植玉米、油菜和山核桃的父老来说,世界是平的,海拔落差三十米的坡和门前一条30厘米的水沟并无区别。他们站在歙县的城楼上远眺,甚至能看到南极,视线里仅仅只有一点不能察觉的起伏。

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赛事,借着忽然爆发的马拉松热潮而起。作为一个本地居民,我也仅仅是在赛前一个月获悉此事。群里的土豪们,跑惯了国际大都市的比赛,对这种偏于一隅的山寨赛事毫无兴趣,因此虽然我卖力的吆喝了挺久,但漠视的漠视,婉拒的婉拒,鸽子的鸽子,在歙县徽园的起点上,最终我们只站上来10条好汉。下了一夜的大雨,浇灭了不少人比赛的热情。

待续

续了72小时没续出来的缘由在于,现在已经很反感前文那种浮夸的文风。所以,草草续完吧,有时难免觉得,写下的任何一个字都是脱离了自身的表演。

大约10人的相聚,以周五晚dd和小徐从杭州赶来为起点,周日喝完鸡汤,送走山鬼和angel为终。期间人陆续来到,未曾谋面的,已熟识的,借着偶然来的尚好的天气,去游历了30公里外的阳产土楼。村中群狗吠日,蹒跚的老妇喃喃的跟我们说话。石阶上遍是青苔,有人滑倒,沾了一裤子绿色,这里的房子,与地面之间还有约1米高的地上层,几平米一小间隔起来,探头看看,里边空空荡荡,似乎也不是畜养家畜的场所,大概是存放红薯这些东西的。村里没有壮年,甚至纯种土狗都极少。我们爬上村后的山坡,才发现,真正的阳产还在一两公里外的山上。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山里黑的早,暮色似乎都已经开始从四面掩来。讨论了一下,还是决定开车去看看,于是又赶过去。村外有停车场,刚下车,农家乐的主妇们就已经上来揽客。阳产这个歙县山里的穷村,这一两年也开始为人所知,我们到的时候,有中巴正准备离去,也有和我们一样刚来的,看样子竟是要住下来,翌日好好拍一番了。阳产的土楼,比我们去错了的下产,规模和形制上都好了很多,顺着山坡的弧度一字排开,上上下下很规整的三排,天气若好,于摄影者确实是练手的好对象。站在村头的观景台望下去,有户人家门口摆着流水席,门上贴着绿色的对联。跟着我们不舍得离去的农家乐主妇说,那家有老人过世了。是了,驱车来时,一直有咿咿呀呀的音乐,是那种只见于乡间红白喜事的唢呐,顺着盘山路,一直缠绕着我们。

第二天的比赛,大致如诸多参赛选手的吐槽,一夜大雨,一上午大雨。穿着一次性雨衣的选手噼里啪啦踩着泥水冲出起点。21公里的路,一直在山道上上上下下,主办方的文案或许是我的同乡,他写到:赛道平缓,无明显起伏。跟着飞鱼5分配速跑了3公里,受不了一再散开的鞋带,干脆停下来等大部队,其后一路说说笑笑。一路穿村过户,每个村子都只有老人和孩子,挤坐在门前,大声的给选手加油。也许是因为在自己的家里,我好像难得的放松,竟然笑容满面的跑了一路。

跑完,喝了姜茶驱寒,一行人按原定的计划赶去屯溪喝鸡汤。我特地要了两份,这个决定事后看来无比正确。几乎pb的飞鱼一个人就喝了八碗。并且,每个人在之后的24小时里,一直在念叨这两锅鸡汤。所以,卖个关子,我不会告诉你们这么美味的鸡汤在哪能喝到。作为一个黑车司机,我总得有点宝藏着。

2014中国•歙县新安江山水画廊国际马拉松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222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雲雲里 雲雲里

    八碗啊!
    另,马上拿驾照,我也来当个黑车司机。

    2014-12-04 17:31:14 回应

  2. 东黑黑 东黑黑

    图是百度上找的,不会摄影,自己的照片无法体现景色之美。想说的是,这些地方确实有这么美

    2014-12-04 17:59:08 回应

  3. 飞鱼在天 飞鱼在天

    地陪地陪我爱你!

    2014-12-04 20:58:35 回应

  4. 君子想哭 君子想哭

    嘿嘿 我老家的比赛 我都没有回去参加 主要是回去一趟不方便,不过话说真的有那么神奇的鸡汤么。。。。

    2014-12-05 15:33:48 回应

  5. 乱世愚人 乱世愚人

    一直很喜欢歙县,自己去过四五次了。。。希望会越来越好吧。。。

    2014-12-05 16:10:44 回应

  6. 嘉兴越野 嘉兴越野

    赛道有点起伏我没意见,碰上下雨也是没办法,可是组委会没让大巴接驳车把运动员送回起点,把刚跑完半马又饿又冷的运动员放在离起点两公里的地方!组委会的意思是不是反正你们21公里都跑了,这2公里么随便走走好了?这样的低级错误不是一句没经验就能搪塞过去的。

    2014-12-05 16:34:50 回应

  7. 东黑黑 东黑黑

    嘿嘿 我老家的比赛 我都没有回去参加 主要是回去一趟不方便,不过话说真的有那么神奇的鸡汤么。。。。      君子想哭
    写东西的人说的话你也信啊,修辞嘛,我党还说xx年实现共产主义呢

    2014-12-05 16:49:03 回应

  8. 东黑黑 东黑黑

    赛道有点起伏我没意见,碰上下雨也是没办法,可是组委会没让大巴接驳车把运动员送回起点,把刚跑完半马又饿又冷的运动员放在离起点两公里的地方!组委会的意思是不是反正你们21公里都跑了,这2公里么随便走走好了?这样的低级错误不是一句没经验就能搪塞过去的。      嘉兴越野
    比赛我也跑了,接驳车到终点,两公里肯定是没有的,相信这也是你的修辞手法。我个人也觉得比赛烂,不过赛道那么狭窄,似乎接驳车直接停终点并不合适啊。另外,主办方是公司在南京的中华户外网,我觉得他们应该会很需要你的意见反馈。

    2014-12-05 16:52:47 回应

  9. 东黑黑 东黑黑

    地陪地陪我爱你!      飞鱼在天
    mua

    2014-12-05 16:53:12 回应

  10. 嘉兴越野 嘉兴越野

    比赛我也跑了,接驳车到终点,两公里肯定是没有的,相信这也是你的修辞手法。我个人也觉得比赛烂,不过赛道那么狭窄,似乎接驳车直接停终点并不合适啊。另外,主办方是公司在南京的中华户外网,我觉得他们应该会很需要你的意见反馈。      东黑黑
    哈哈,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自得其乐啦。我第一次去歙县,沿途的老乡可真热情啊!

    2014-12-05 17:22:38 回应

  11. 君子想哭 君子想哭

    写东西的人说的话你也信啊,修辞嘛,我党还说xx年实现共产主义呢      东黑黑
    是啊,有时候就是这样的一条软广告就带能来很多效应,像现在老街上的汪一挑馄饨就是一个炒作出来的玩意

    2014-12-08 09:21:52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