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奔跑在地狱与天堂间,完赛2015香港100

        距离上周末的港百越野已近一周,有些赛中的感受已经开始模糊,诸如身体上的疼痛以及赛道上的种种不适;但有些感受却是愈发的清晰起来,诸如沿途的美景以及在精神上获得的种种愉悦。难怪听许多人都曾说过,在超长越野跑结束时,都是各种诅咒以及发誓,诅咒赛道的艰难,发誓再也不参加如此的比赛,但往往是身上的伤痛还没痊愈就已在计划这下一次行程。

        不再年轻,应该早已是过了血气方刚争强好胜的年龄,况且我也并不算有着狂热的运动激情或超人的运动天赋,无论怎么看似乎都很难与百公里越野关联起来。虽说大学毕业以后也始终保持着运动的习惯,但运动量是怎一个酱油能够形容,系统的开始跑步,也就是2011年头,还能清晰记得第一次在跑步机上的1.8公里,只把自己跑到累得像条狗。当时将近一年的锻炼,年末参加了上马的全程比赛,右膝盖痛到难于弯曲,左膝痛到难以伸直,呲牙咧嘴挪过终点线的情景也仍是历历在目。但跑步就是这样一个最诚实的项目,只要付出终有回报,随着日常跑量的增加,我无论是锻炼还是比赛开始愈来愈感觉轻松并真是喜欢上了跑步时心无旁骛、脑子一片空白的感觉。渐渐地,跑鞋也成了我出差时必备的行李。

        2013年去黄石公园,在路上偶遇了当地的100英里比赛。这是我第一次听说这样疯狂的赛事,参赛选手在山地的赛道上孤独奔跑的身影,给了我极强的震撼与冲击,或许就从那时起在我的心底埋下了一颗要完成超长越野跑的种子,随着日常的积累,这颗种子在心底渐渐地开始生根发芽。为了稳妥,我先在2014年初参加了一次大连的50公里越野赛,虽说小有波折,但还算是顺利完赛。就此,100公里越野正式排上日程计划。按部就班,很快就选定香港100作为首个赛事,随后的报名、抽签、机票、酒店很快都准备妥当。我也踏上了第一次百公里的征程。

         1月17日,刚刚迎来日出,我站在了香港一百的起点。心中竟然没有太多的忐忑与不安,有的满是对完赛的渴望和对慢慢路途的期待。望着来自全球各地的跑着,拍了一张照片给朋友,回复道“疯子还真不少”,是呀,这就是一群疯狂的人参加的疯狂赛事,至少我是这样认为。8点准时出发,在经过很短一段的路跑后,比赛立马就显现了它越野的特点。有过在密林中的穿行,期间甚至听的见鸟儿的啾鸣;有过在山脊上的奔跑,张开双臂感觉自己几乎就能飞翔;有过在山崖路上的爬行,看着崖下的沙滩,心中充满了前行的渴望;有过在沙滩上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进,心中幻想着在海滩边树荫下看着无敌海景喝着啤酒的惬意;有在湿地小径中的行进,奔跑时甚至觉得自己是自由的小鱼;有过无尽的上坡台阶地折磨,默默地在心里爆着粗口。在各种地形交替变换中,我接连跑过前三个检查站,虽说速度不快,但却是我喜欢的节奏,上坡快走,下坡平路慢跑。按照时间进度计算,并考虑上后半程的难度体能等综合因素,我开始幻想,是否应该把赛前制定的“确保完赛,力争小铜人”的目标改为小银人,甚至计算出争取银人都还有点保险余量。但很快,我就意识到,这百公里的比赛远远还没有迎来正真的考验,还有着太多问题和不确定的因素等着我去面对和解决。

        就在我离开CP3伴着一路的美景缓缓爬坡时,在我擦去额头和眼角的汗水时,突然觉得眼前一花,我的隐形眼镜呀,竟然被我揉出来了。望着狭窄的赛道一时还望不到头。无奈之下只能继续独眼前行,好在上坡速度不快,虽说看清乱石路有点费劲,但好在深一脚浅一脚的也能赶上大家的速度。终于到了稍宽些的地方,赶紧拿出备用的隐形眼镜窝在路边,稍稍用水冲洗了一下手指,想赶紧戴上眼镜。这在平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由于没有镜子,竟然是如此费劲。开着手机的前置镜头当镜子放在地面,撅着屁股,由于强烈的光照,还是模模糊糊,望着身边鱼贯而过的跑者,不知用手指捅了眼珠多少次后,我终于红着眼睛又戴上了隐形眼镜,汗水直浸得眼睛火辣辣的,感觉生疼。看看时间,几乎浪费了十分钟时间,好在眼睛没有大碍,一段时间适应,我又恢复到了熟悉而且让人愉快地节奏。

        就在庆幸时,我的脚底又开始感觉慢慢有了些状况。离开CP4后,我已经分明觉得脚前掌生出了水泡。由于害怕长时间跑步冲击让我膝盖受伤,我和以前跑大连50公里越野一样是穿着我的Kayano20路跑鞋,应付大连的路面状况没有问题,让我想当然地以为在香港也没有问题。但是不曾想在香港有着太多的大小乱石路面,路跑鞋底偏软的缺点被无情地放大,在大小石头不停地蹂躏下,我开始觉得脚底发烫。

        忍着疼痛终于到达CP5。领取了在起点寄存的补给包,找出替换的装备,席地而坐,我终于得以看了一眼脚底,果然半个前掌都是水泡。心中不由得掠过一丝不安,我还能完赛吗?赛前的憧憬和先前的满满信心难道要就此终结吗?心有不甘!果断换上夜间装备,戴上头灯套上新袜子,穿上准备的另一双Kayano20。这时心里满是悔恨,为啥要带两双一样的鞋子呀!真是一条道走到黑,一棵树上吊死的节奏。天知道前52公里就已是前掌起水泡的双脚,怎样去完成后半程更多的山地爬升,以及从未有过的夜间越野。伴随着满心的忐忑,我几乎是在没有太多感觉的状况下吃完两杯泡面。好在新换的干爽衣服让我多少感觉到一点温暖,抱定跑哪算哪的想法,我几乎没有太多犹豫离开CP5,并就此开始第一次的夜间越野行进。

        踩着两脚的水泡,在刚开始时我只敢在着地时尽量侧着脚掌、弓起脚背,避免水泡与鞋底有太过亲密地接触,但是最多也就是一公里路程,我就发觉这样不但速度奇慢,而且渐渐感觉到小腿伴随每一次迈步而产生的颤抖抽搐。我清楚地知道,这样下去即使不受水泡的困扰,我也会因为小腿抽筋退赛,或者会被挡在关门时间之外。如此勉强完赛,也不是我所希望,实在太难看。没有太多的迟疑,我决定就用正常的跑姿来面对这一切,能跑就继续,没法承受就退赛。刚调整回正常跑姿,伴随着每一次落地和迈步,我分明感觉到了脚底水泡内液体受压后在前后地流动,分明还有些弹性,真不知气垫鞋是否也是由此来的启发?但同样伴随着每一次的着地与迈步,还有的是随之而来钻心的疼痛,仿佛在脚底有一根直达心脏的神经,每一步都在揪动着心脏。赛后,和朋友聊起这次港百的体验,我开玩笑道,千万别和一个踩着两脚水泡还能跑50多公里越野山路的人较劲,你会扛不过他的。当然,这是后话,当时我还是在努力做着调整和适应,即希望水泡快点破掉,以免让我每一步都能感觉到水垫的存在,又害怕水泡破裂后会有更加难以忍受的疼痛。就伴随着这样的纠结,我竟然慢慢地发现疼痛减轻了,水泡也不再那么明显了,顾不上去细想水泡是否已经破裂,趁着疼痛程度减轻,我赶紧加快了前进速度。毕竟,CP5至CP6有着整个赛程里最长的13公里路程的赛段,亦有着将近900米的赛程最高爬升赛段。即使要退赛,我也还需要自己跑到CP6。行进在马鞍山上,周围一片漆黑,终于,头灯水平扫过,我看不到任何参照物,夜晚的冷风肆无忌惮的从袖子衣领的缝隙处钻进身体,我不由紧了紧袖口并戴上帽子,该是到山顶了。很快,我看到了65公里CP6处的灯火,拖着越来越疲惫的身躯,终于又算是迈过一个坎。望着各种补给,我却似乎再也提不起啥胃口,白天有力争小银人想法时在补给站胡吃海喝的豪迈此时已是荡然无存,还是吃碗泡面吧,希望能稍微暖和一下身体。

在面档前站了许久,终于志愿者拿来刚烧好的热水倒入杯中,谢过志愿者双手捂着杯面,我在路边的石头上顺势坐下。这才注意到,可能是要杯面人太多来不及烧水,我手中的杯面的水勉强能算上是温水,面条完全还是僵硬的。胡乱往嘴里塞了几口面条,喝了两口面汤,突然感到一阵恶心,差点就把刚吃的面又吐出来。调整一下呼吸,稍稍喝上两口水,慢慢的,不再有恶心的感觉。我准备起身继续,或许是坐在石头上太冷太久,刚起身我一阵趔趄,小腿感觉抽搐发紧,完全没法迈步。是否这是要退赛的节奏呀,我又开始了自我评估。但当听到志愿者告诉身边已决定退赛跑者收容巴士要到晚上12点半才来时,我再次坚定了继续前进的信念。要知道,当时还不到十点,在这荒郊野外,挨饿受冻2个多小时,这煎熬应该不比继续向终点前进会好过多少。

        踩着水泡,拧着小腿,呲牙咧嘴的,我离开了CP6。小腿随着慢慢前行热身后感觉不再有太多抽搐发紧的感觉,或许这要得益于我一路过来注意补充电解质盐丸,有效降低了抽筋的可能性,或许刚才小腿的不适只是因为长时间运动后突然停下受凉,导致肌肉收紧。但我清楚的知道,在接下来的三个CP点,我要注意压缩停留时间,避免再发生离开CP6时的状况,因为那几乎是难以忍受和克服的疼痛。迈向通往CP7的路上,我不由得问自己,这样来折磨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家人和朋友都劝我量力而行,别勉强,不勉强自己也一直是自己的生活态度和习惯,我怎么就会在此时此刻忍受着各种疼痛在各种黑夜山地的路况下完成越野跑呢?好在身体已经适应了这些疼痛,而且我知道这些还只是皮肉疼痛,对身体机能没有大的影响。就此下去,我应该能完赛。

        显然,我还是低估了这赛事的难度,还在自己暗暗窃喜身体逐渐适应了脚底与小腿的不适时,身体内部的不适却也就在此时不期而至。或许是CP6着凉了,或许是从早上开始这一路没有好好吃过东西,或许是长时间运动的正常反应,或许是太多的能量胶在肚子里作祟,我清晰地感觉到了肚子一阵阵的胀气抽搐疼痛,是拉肚子的前兆,我非常清楚。到CP7还有4-5公里的距离,我意识到,需要找个厕所或是合适的野地解决一下问题,好在带了一包餐巾纸,真是有备无患呀,心中还是不忘安慰下自己。但这一路的行进,不仅没见厕所而且两边都是高大的密林,很难走进去。终于,看到一条岔路,赶紧顺着岔路跑开,不远处就跑入树林,赶紧关掉头灯,一阵愉悦舒畅,整个人立马就舒服了。整理好衣服,打开头灯跑回赛道,正好碰到有人路过,先是好奇地看着从岔路跑出的我,随后是会心的微微一笑,没有太多的交流,但一切尽在不言中。一阵连续上坡,喉咙发干,赶紧多喝几口水,随着几口水下肚后没一会,肚子立马又开始一阵阵的不适。这时,我意识到,这将是我接下来赛段要面对的主要困难。将近晚上12点,我终于到达了73公里处的CP7。再没有胃口吃下太多东西,勉强塞下两个饭团补充好水袋后,看着边上的篝火和围着火堆取暖的人们,心中有着无限的冲动想过去坐下,我似乎还闻到了烧烤的炭火的香味,烤肉冒油滴在炭火上滋滋作响的声音,以及飘来的一阵阵啤酒香甜的味道。我想,我大概是有些幻觉了,再三告诫自己,不能过去,这一坐怕就再也跑不起来了。简单自我评估了一下身体状况,应该没有大碍,继续前进应该没有问题。继续!但就在看篝火停留的这一小会时间,再起步时,我又感觉到了小腿的不适。好一通小碎步的调整,才将这种离开上一个休息站时同样有过的不适控制住。离开CP7不到十分钟,肚子的不适持续快速加剧,好几次后面有人尾随时,我也没能忍住一通响屁,实在难堪!此时,我意识到两件事。第一,我需要马上找地方解决问题;第二,进到肚子里的食物和饮料目前在我肠胃里奔跑的速度远远超过了我在赛道上的速度,所有进到嘴里的食物,一定都会在最快的时间跑向它们的终点。我需要控制饮食,否则后面会受累于此。赛后有看到其他人在差不多在同样的时间地点开始吃啥吐啥,想想其实和我的状况都差不多,只不过他们吃的东西是在体内完成一次往返跑,而我的是一次穿越跑。但如果当时让我选择,我宁可选择让它们来次往返跑,那至少不需要找地方解决,而在当时,我一路上有件相当重要的事情就是寻找各种合适解决问题的地方。而且这种困扰几乎持续到比赛结束。

        伴随着肚子的不适,来到83公里处的CP8,不敢再多吃东西,也不敢多做停留,在路边移动厕所解决问题后,决定在这里补充好后面所需要的所有饮水,然后在最后一个补给检查站不再多做停留,因为我怕了停下后在起步时小腿的抽搐,我怕了吃进去的食物迫不及待跑向终点要喷薄而出的感觉。剩下的17公里,我需要一口气完成。

        爬过针山,翻过草山,吹着湿冷的夜风,我一次次感受到自己孤独地走在无穷无尽爬升山脊上的凄凉,无数次问自己为什么。抬头向高处远望,是一盏盏晃动的头灯不见尽头,让人奔溃无比;回首向下看走过的路,也是前行赶路的一串灯光,不由感慨万千自信满满;低头看路,自己只能继续走好眼前的每一步。到达90公里的CP9后,我按照计划没再多做停留,取出折叠杯稍稍喝上两口运动饮料,随后倒上一杯热咖啡就继续上山,希望这热饮能帮我缓解疲惫并提神。但不曾想一口咖啡下肚,嘴里和肚里几乎同时都感觉到了不适,五味杂陈翻江倒海,立马倒掉咖啡,坚定了自己的2个多小时前离开CP8时定下的策略,不能再多吃多喝任何东西。我整个肠胃的新陈代谢已经是完全紊乱了,它需要保持清洁。我只能再补充必需的水分与能量。就此开始,我每次都是直到实在口渴难耐才嘬上一口水,而且尽量在口腔内含上一会再咽下,以免冷水它再惊扰到我的肠胃。好在夜晚山上湿冷,我前进的速度不快,没再出太多的汗,不需要太多水分补充,这时已实在没有任何胃口再吃下能量胶,勉强塞到嘴里的两小块巧克力应该也够我的能量补充。最后的十公里,就算爬到终点也能拿到小铜人,每每感到疲乏时,我总是这么鼓励自己。这一路上看到有在摔倒后坐在路边石头上喘着粗气如耕牛的;有躺在路上一动不动让头灯照向无尽夜空如雕塑的;有在上坡路上左右晃悠如醉汉的;有一路骂娘的;有默不作声的。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的努力。大帽山,近一千米的海拔,翻过去就是终点!“翻过大帽山,就有大帽衫。”赛前就听到过的一句话此时的体会是如此真切,是的,每迈出一步,我离第一次百公里越野的终点就进一步,就离我的小人奖杯和完赛纪念大帽衫近一步。此时的我完全被山顶的寒冷的浓雾包裹着,内心想象着冲过终点时的激动,竟然没有丝毫寒意。将近早上6点,路边不时能看到已架好相机等着日出的游客。渐渐地,我感觉已经是连续下坡路,看看被带了一路已经被揉烂的海拔图,我知道,就剩下最后4公里左右的连续下坡路了!从4点半起床8点起跑到现在,我已经连续跑了近22小时,终点就在不远处的山脚下。迈着轻快的脚步,我向下奔跑着,完全不觉得脚底的疼痛以及小腿的不适,唯一的感觉是肚子在不停上下晃动,就像是喝多了水时的感觉。但我分明已经很久没有大口喝水,而且即使之前不多的水分补充应该也都留在山野间了。突然,我意识到,不是肚子里的水在晃动,就是我那空空如也的胃在晃,再收紧一下背包腰带,感觉立马好了许多。听着路边上山看日出游客的加油声,我甚至有了一丝不舍,这就要结束了!时不时的,我会收住脚步改为快走,我知道,不是跑不动,只是希望能多点时间享受这最后的一段路程,回味这一路过来的愉悦与痛苦。

        终于双手高举登山杖,我跑过了终点。这一幕在整个赛程中不知在我脑海里放映过多少回,眼下它是如此真实地展现在我眼前,我竟觉得有些虚幻。领好奖杯,换好衣服,我再次感到脚底钻心的疼痛,几乎不再能迈出脚步。这时我才真切地感受到,确实完赛了!

        赛后有朋友说我完成了挑战和超越,我仔细想想好像太过肤浅而且很不准确。也有朋友问我感悟是什么,是呀,这也几乎是我问了自己一天的问题。或许只是为了体验一下从未有过的感觉,或许只是为了圆在黄石公园许下的一个愿望,或许只是为了能够站在别人站不到的角度和位置观赏一道风景。

        或许,只是简单地为了这一次穿梭在白天与黑暗间,游离在虚幻与现实间,奔跑在地狱与天堂间的一次百公里越野跑。

2015 Vibram香港100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250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胡胜 胡胜

    真汉子!

    2015-02-19 18:43:33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