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需要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跑越野 ——参加2015大理100越野赛50公里项目有感



        按照最近一年的习惯,每参加完一次重要的比赛,我都会写下参加比赛的感想。但是,顺利完成的比赛就确实不知道写什么,比如10月18日的长沙马拉松,个人PB,3小时45分完赛,接受大家的祝贺,心里甜蜜地得意,之后呢?也就没有什么了。

        但是,这次不一样啊,真的不一样啊,从赛中一直到现在,巨大的挫败感折磨着我,心里翻过来倒过去,想的都是比赛中的细节,自己内心的变化。反复思量下,现在归结为一个问题:一个人到底需要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跑越野跑。

        要回答这个问题,还得从头说起。

        大理100越野赛,已经是第三年举办了,比赛分100公里,50公里,25公里和10公里等四个项目。在一个激情燃烧的夜晚,我这个只有两年跑步经历的跑者,被一群狂热的跑友邀约着,脑子一热,就在此前几乎没有越野跑经验的情况下,报名参加大理100越野赛的50公里项目,以至于第二天早上醒来,我以为那只是个梦。

        交完报名费,我开始认真思考,我将要做的究竟是一件什么事情。

        这个比赛的线路设置在大理的苍山洱海间,线路长度为55公里(赛前两周,改为了51公里,但跑完后,跑友说,还是有55公里左右,这是后话),海拔爬升累计2238米,最高点海拔为4093米,赛道特点包括台阶、山地、碎石、乡村道路等。


        既然报了名,我就不愿意轻易地放弃,我开始认真地准备。第一件事,把线路图的照片设置成电脑桌面,每天一开机,就浏览一遍,让线路图深深地刻在脑子里;第二件事,准备装备,越野鞋、越野背包、头灯、手套……新的玩法就意味着新的投入;第三件事,制定一个训练计划,这件事情最难,看遍了网络上能搜到的文章,也没有能够总结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向前辈求教,自己摸索;第四件事,开始记录训练日记。现在翻开这一整本日记,心头的滋味很复杂,原先满满的期待,现在都换成了挫败。






        六月,参加完兰州马拉松后,开始每天跑步三公里,中间间或地跑过25公里,21公里,10公里不等的长距离,七月中旬开始跑山,参加过一次垂直马拉松赛。八月开始,把每天跑步的距离升级到五公里,每周两次十公里,每周末跑长距离,即使是出差途中,也跑过一个30公里,8月,还参加了大神之路的42公里越野。爬升不知道练得如何,倒是速度越来越快,到十月份长沙马拉松前,跑出过五公里21分钟,平均配速4分17秒的速度。但是,然并卵,后来,后来,我才知道啊,越野跑中,速度其实是排在靠后的影响性因素。

        记完训练日记的最后一页,我独自驱车320公里,赶在技术会开始前,到了大理市奥体中心,领取参赛包。技术会上没有透露比我此前在网站和赛会通知中知道的更多的信息,之后,吃东西,住酒店,洗洗睡下,没有任何状况,睡得很好,早上六点准时醒来,一切都顺利得超乎想象。










        一百公里的选手们从奥体中心起跑,我们在赛道上目送他们远去后,乘坐大巴前往我们这个项目的起跑点——天龙八部影视城。

        接近九点时,280多名参加50公里项目的跑友一起出发了。我知道自己属于慢热型的,所以,不妨碍别人,没有冲到别人前面起跑,但在上千级台阶的赛道上,我已经超越了无数人,大约跑到了前二十左右的位置。

        右转上云游路,速度开始加快,第一个沉重的打击就出现在4公里左右的地方。从这里原本该左转上台阶继续上山了,可是,在志愿者的指挥下,所有的人顺着云游路径直地跑了下去,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两位志愿者为什么要这么指挥。我是跑出去四五公里后,才觉得出问题了的,首先是没有见到路标了,其次就是所有的跑友都在往回跑了,但是,大家都说得很含混,没人能清楚地说明出了什么问题,我只好停下来,固执地打了号码牌上的应急电话,这才确认了跑错的事实。

        那一分钟,我真是欲哭无泪了,大神之路也跑错,可是只是一公里左右,现在错得离谱了,不敢多想,赶紧往回跑。然而,所有的人都离我而去了,我孤独地在云游路上纠错,那种滋味真是百味杂陈。回到跑错的岔路,里程显示已经跑了十一公里了,距离开跑也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终于,站在岔路口相机架前的那位志愿者肯开金口了,问我是什么项目的,我说五十,他说,要从这边的台阶上去,我一骨火直冲脑门,质问他,刚才我从你面前跑过,为什么你不吭气,就那样看着我们所有人跑错?来不及等他的回答,我迅速转上台阶开始爬升。几百米后,我见到了大约仅有的两三位不曾跑错路的选手,因为慢,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跑错。我心里感概,好吧,再来一次,我开始超越吧,看看今天究竟能超过多少人,反正我已经是最后一个了。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挫败的感觉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有了。因为长沙马的成绩,自己的期望比较高,赛前的一次“7+4”(七道山梁加四座山峰,爬升累计1800,里程四十公里左右)训练中,我跑出七小时四十六分的成绩,这更让一众跑友们惊讶,觉得大理赛上的成绩一定进前五,我倒不敢如此奢望,但跑进十个小时,确实是自己的目标。可是,现在,因为纠错就用了一个小时,这让我觉得,十个小时恐怕难以跑完了,心里的挫败感油然而生。

        但我其实还是不甘心的,我想再拼一拼,看看结果究竟如何。然而,面前的状况让我上天无门,入地无路。因为九成以上的选手跑错,纠错之后,事实上,跑得慢的在前,跑的快的在后。上山之后,很快就进入有石块的窄道。窄道仅容一人勉强通过,即使有心让,都得找机会,更别说无心让的。很快,一百公里项目的选手也追上了这个缓慢爬升的队伍,大家还是自觉地给一百公里的选手让路,但同在五十公里组的就别指望了,我无望地游在队伍中一步一歇地往上挪。那两个小时里,深重的挫败感一直在心头盘旋。

        终于,完成了海拔1860米的爬升,13点06分,我到达了洗马潭索道站,这是五十公里项目的CP2。天空飘飘洒洒地飞舞着小雪花,美是真美,冷也冷死。我不敢在这里呆久,服务站里的志愿者和赛道上的完全是两样,那些大学生们超级热情地给选手们加油鼓劲,忙碌地给选手加水、补给,递各种食品。要为补给赞一个,饮料、水果、面包、泡面、热粥,甚至姜糖水,一个都不少,我那因为跑错路而拔凉拔凉的心情得到一些安慰。

        然而,温暖是暂时的,艰苦的跋涉是持久的,我迅速补给完,一头又冲进风雪中,继续向前了。一小段栈道后面,又上了石块、碎石路,经过大风垭口,沿着一段美到令人折服的山脊小道,向龙泉峰顶的大理电视插转台进发。4093米,这就是无限风光的顶峰啊!深秋的季节里,层林浸染,五彩缤纷,天阴着,光线是均匀的,极目远眺,层层峰峦弥漫在天际。我却一心想着赶路,甚至来不及掏那已经不能正常提示里程的手机。匆忙问了方向,开始下山,跨出第一步,我就惊出了冷汗,陡坡好像一面倾斜的墙,下山的小道呈之字形延展在山坡上,没有植被,甚至连牢靠的石头都少,不慎滑倒,千万往后,要是往前栽……呵呵,那就真的要血染苍山了。

        好在我很快下到了有台阶的山路上,情况好一些了,植被茂密起来,道路也平整了,起码不用担心滚下山坡了,但是,追求速度的同时,训练不足的问题暴露出来了,就在台阶路快要结束时,我的右腿开始抽筋,只好停下来两分钟,揉、捏、拉伸,稍微缓解一点,继续跑,幸运的是,此后这个状况再没有出现过。

        然而,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噩梦的开始。台阶走完后,赛道的路面倒是宽了不少,差不多可以走机动车了,但是,路面却是碎石块,全是碎石块,差不多到了找不到地方下脚的地步。这样的路面在整个赛道上绵延了20公里左右,我如今做噩梦,梦里都是那些要把我的脚崴断的碎石块。最令我不解的是,在赛前,所有的前辈都强调了赛段前半段的艰难,却很没有人提到过后半段的痛苦,难道别人都很轻松,只有我这么艰难吗?至此,我是彻底地被打败了,我甚至对能否完成比赛都产生了怀疑。在CP2,志愿者热情地鼓励着,我茫然地吃了没有彻底泡软的泡面,心里想着刀说的,多喝点汤。旁边的一位外国选手已经坐了很久了,还没有要继续出发的意思,我想,我可不能象他那样坐那么久,不然,我就一定不用往下跑了。

        出了CP2,志愿者的一句话,直接把我扔进了冰窟:接下来的14公里都是这样的路啦!我的天,真是噩梦不到头啊!如果不是天色还早,如果不是遇到秋梦和小鲜肉,我也不知道我会在那一段上磨蹭到什么时候。在秋梦的鼓励下,我一再坚持地走着、跑着,跑得东倒西歪,跑得心神俱疲。

        事后,我对比了一下我在每两段CP点之间的用时和赛前的计划配时,真正超时严重的还真不是跑错路的第一段,就是自以为还比较顺利的第二段。所以,事实是,我真的被这碎石路打败了,或者说,我被自己的放弃打败了。

        噩梦一般的14公里终于结束了,17点55分,我和秋梦还有小鲜肉都到了CP3的中和服务区,除了热水,我什么也不想吃,但还是勉强自己吃了两根香蕉。水壶的水几乎没怎么喝,但我还是把饮料加满。休息了十多分钟,与王子、秋梦一起出了服务站,继续向前,过了小溪,一段下山路,很快,上了平路,谢天谢地,我的脚不用再受石头的折磨了,奔跑、奔跑,穿过古城,上大丽公路,折进村道,向洱海边进发。在古城南门,又遇到小鲜肉(抱歉,忘记了问帅哥的名字,这里只好这样代替了),此后,我们就一路同行。

        从中和服务区到CP4,说好的只有7公里,可我在保持配速5分半左右的情况下,跑了将近一个半小时,即使去掉在服务区休息的十五分钟,我也跑了一个小时零十分钟,怎么会这样,到现在,我也无法解释。

        CP4,我和小鲜肉没有做过多停留,他因为咳嗽,我让他多喝些姜糖水,五分钟后,我们就出发了。漆黑的夜里,有人陪着跑,心里真的踏实了很多,所以,我虽然从头到尾什么都没有说,但我其实一直很感谢小鲜肉的陪伴,特别是遇到几个喝醉酒的人。

        在我觉得已经跑完五公里的时候,遇到一个志愿者,她说,还有六公里就到终点啦!额,神啊,十公里减去五公里,不是应该只有五公里了吗?真的跑不动了啊!小鲜肉咳嗽得越来越厉害,暗夜里,有长达几公里都看不到比赛的路标,让人心里一直不踏实,路总是在前方蔓延,怎么走也不到头。小鲜肉说,我们走路的配速都保持在每公里八分钟左右,可是为什么走了五十分钟了,还是四周一片漆黑,连终点的影子都看不到呢?

        心里真是绝望了。已经过了九点了,我的小银牌,再见啊!那我们就安心拿个小铜奖吧,我和小鲜肉互相安慰着。我的腿酸,脚疼,连背背包的双肩都快被拆开了,浑身的零件都要散架了。

        看到湿地公园了,应该快到了吧;听到终点的音响了,应该快到了吧;看到终点的门啦!终于到了啊!。鼓起所有的勇气跑起来,虽然一路上都很狼狈,但过终点时总要潇洒一点吧!

        冲过终点了,有人在祝贺,光线不好,看不清都是什么样的人。我向大家鞠躬,谢谢大家;我向赛道鞠躬,谢谢我所有的遇见。

        情绪还在谷底,心情很失落,没有以往完赛的开心、兴奋,什么也没有,深重的挫败感彻底笼罩了我。






        12小时16分钟,女子组第16名。这就是我的第一次50公里越野。

        赛后的几天,我一直在反思,我为什么没能按照预定的计划跑,我为什么早早地就放弃了自己?也许是比赛中的挫折让自己的斗志全无,可我为什么没有能抵御住比赛中遇到的不顺呢,也许是我把比赛想简单了,种种的出现都出乎我的预料,节奏被打乱,计划无法实现,情绪低落,恐怕这些才是失败的根源。

        所以,亲们,听我一句忠告,在你要参加一个超长距离的越野赛前,你一定要问问自己的心,是否足够强大,是否准备好面对一切的挫折了。

        看着成绩表上那些排在我前面的神们,我不禁有些嫉妒:你们是够快,但你们没有我跑得久啊?呵呵,当然,还有比我跑得更久的,我膜拜一个先啦!不是玩笑,只为了那珍贵的锲而不舍的坚持。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3664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萧潜 萧潜

    不错,能坚持就是胜利

    2015-11-05 14:06:23 回应

  2. 杨林8361 杨林8361

    女子这个成绩已经很不错了!恭喜完赛

    2015-11-07 11:09:55 回应

  3. 海燕 海燕

    不错,能坚持就是胜利      萧潜
    谢谢,所以,正在期待下一次的挑战!

    2015-11-18 13:24:49 回应

  4. 海燕 海燕

    女子这个成绩已经很不错了!恭喜完赛      杨林8361
    谢谢!希望下次表现更好些!

    2015-11-18 13:25:24 回应

  5. 就要叫小鬼 就要叫小鬼

    我要是在去年看到这文,我就会对那段碎石路有点心理准备了,我今年差点在这路上上放弃

    2016-10-26 09:27:07 回应

  6. 海燕 海燕

    我要是在去年看到这文,我就会对那段碎石路有点心理准备了,我今年差点在这路上上放弃      就要叫小鬼
    哈哈!

    2016-10-26 17:10:2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