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2d2ff4d8916b4f0bf3da319f916f1ff2

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朱雀50赛记

《序》

“马拉松的终点有两个,一个是越野,另一个是铁三。”

忘了是哪位大神对我说的这句话了,犹记得那是2017年,我还是刚刚接触全马的小白,42Km路跑都是个遥不可及的梦。但这句话就像一粒带有魔力的种子,在心底深深地埋藏了起来。

一年之后,我相继完成了三场标铁和一场70.3,也深深地爱上了铁三这项酷酷的运动。


三年之后,是时候准备踏入越野的大坑了。

《艰》

2020年是多灾多难的一年,不仅仅是全球蔓延的新冠疫情,让原本已安排了十几场的赛事接二连三的取消,同时我也遭遇了不少的伤病。在这种情况下,我最大的渴望就是能健康的再次踏上赛道,不计成绩、只求酣畅淋漓的跑完一场比赛。

但出师未捷的是,2020年第一场国内赛事就泡汤了。9月19日的UTHZ杭百,由于自身准备不足,加上赛道难度极高,导致在CP2就体能不支、断水、抽筋,不得不放弃比赛。

这让我对2020年的比赛蒙上了又一层阴影,特别是对于充满上坡下坡这种我极不擅长的越野赛。

然而我从来也不是能认怂的人,烟台朱雀山的50Km,是时候证明自己了。

《备》

朱雀,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天之四灵之一,源于远古星宿崇拜,是代表炎帝与南方七宿的南方之神。

烟台这个朱雀山,虽不及吉林的那个闻名遐迩,但冲着“朱雀”二字,足矣证明其霸气。

打包好行囊,10月2号踏上从杭州出发的火车,历经8个小时终于抵达烟台。

领物的地方稍显简陋,但工作人员还是非常专业和热情的。参赛号是自己选的(抢到了我的生日),这一点要给组委会大大的赞,相当的人性化。



在UTHZ失利之后,我在装备上面好好下了功夫。一是多备了一个2L的水袋,即便跑的再慢也足够在两个CP点之间补水了;二是准备了保暖上衣,后文会有提到;三是有买一副越野手套,现在看来真是非常明智;四是从轻便的短裤换成了长裤,避免再次把大腿划出一道道血口。

与铁三不同,往往铁三大神们的装备都非常高端炫酷,而越野大神们则总是轻装上阵,能减少负重带来的负担。作为越野菜鸟,越是能力薄弱,越要重视装备,一是完赛用时是pro们的2-3倍,耗水量也会多出许多,二是完赛时已日落西山,山里的气温骤降可不是用意志就能抗住的。

唠叨一句,越野这堆装备可也真不便宜,虽不及铁三烧钱,但也甩出马拉松装备好几条街了(心痛的捂住钱包)。



《赛》

10月4日凌晨4点半,揉揉惺忪的睡眼,起床准备吃早饭。

这次是带着家人一起来的烟台,比赛的同时也能度过一个合家欢的十一假期。这就意味着,伙食水平有了极大幅度的提高。老妈从天津带来了地道的早餐—【大饼夹一切】,大饼夹着煎蛋和酱牛肉,保证了足足一上午的充沛体能。(这里要提一句,UTHZ的准备不当,其中一点就是早餐吃太少了,三块小面包还不够爬300级台阶的)

住的民宿离发枪点30Km,地图显示开车要将近40多分钟才能到。结果在九转十八弯的山路,和横冲直撞的村民的耽搁下,这条路愣是开了一个小时。

万幸是没有迟到,下车拉伸了一会儿,看了看表已经是6:50了。此时天朗气清,几朵薄云散落在天上,体感温度17度左右,正是最适合长距离比赛的温度。距离发枪还有15min时间,准备出发!



3,2,1,比赛开始!

身处队尾的我,一点都没有着急提速。这次比赛的目标就是安全完赛,并不想因为一开始的莽撞提速导致后期体力不支甚至受伤。

穿过狭窄的村庄小路,1km之后很快就来到了苹果园。放眼望去,一颗颗苹果挂在树梢上,或是裹着纸袋,或是已露出红灿灿的外皮,俏皮得很。地上铺着锡纸膜,本来还以为和我们的救生毯一样,是用于给树根保温的,后来听当地人介绍才知道,那是因锡纸反光,用来给苹果上色用的。孤陋寡闻的城里人,除了拿手机点个外卖,还真是啥也不会……


开跑后的两小时,一切都出奇的顺利。原计划是12个小时完赛,算起来平均4Km/小时的速度就可以了。谁知道第一个赛段如此平坦,7Km到达CP1,仅用时1小时7分。这7Km全都是平坦的土路,除了5Km处有一些坡需要拿出杖爬一爬,剩下的路都用8分配速小跑完成。

到达CP1后看了看桌上的补给,只有一些苹果橘子和水,堪称简陋。摸了摸身后的水袋,水还非常充足,所以在CP1没有做任何停留,直接冲过去了。

之后的3Km依旧是相对平缓的土路,这不禁让我有一些骄傲和懈怠。北方的山,比起南方的竟是如此简单吗??

或许老天就是要惩罚我这种自大的心态,10Km开始突然进入手脚并用的路段。不过这倒也在我预料之中了,没有爬升哪能叫越野。

11Km用时28min,12Km用时14min。在爬升时,杖插在了一个松软的土块上,人立即失去重心趴到了地上。本来松软的黄土地,摔一跤应该不痛不痒的。可是好巧不巧,地上有一根凸起的小树干,有小臂般粗细长短,摔下去正好在我的腹部下方,这要是插上去可够我喝一壶了。好在眼疾手快,连忙用手和膝盖做了支撑,万幸没有撞到腹部,只是左臂略有些挫伤。

拍拍尘土继续前行,很快来到14Km的CP2,在这里第一次看到山上的风景。风光不算旖旎,但爬过了一众黄土坷垃之后,远眺向前方的群山,也称得上心旷神怡。

看了看手表,CP1到CP2的7Km用时1小时39分,同样比预期的速度要快一点。




CP2的志愿者非常热情,主动帮我灌水灌能量饮料,还拿来大包子。闲聊了两句,继续出发。

不过这里要吐槽一句,朱雀的沿途补给相对略逊一筹,除了素包子就是水果,热乎的面条饺子和肉类全都吃不到。

吃了一个大包子,两块西瓜进肚之后,重整旗鼓继续出发。临走时看告示板上写着,到CP3的赛段要爬升908m,比前两个赛段加一起都要多,我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果不其然,过了CP2之后马上遇到连续的台阶路,放眼望不到头的那种。赛前已有心里准备,把杖收了起来放在腰后面,一步一步的往上爬,不再同往常两步并做一步那样,以避免大腿抽筋。

上山容易下山难,在向上爬过了不知多少级台阶之后,要面临更加艰巨的下山任务。下山的台阶要难上不少,除了关节受到巨大压力会有些不适之外,一向恐高的我在下山时更不敢往前多看,不然腿一软就寸步难行了。

途中爬一个缓坡时,一个不小心抓到了一颗灌木,尖刺一下插进了右手中指,伤口不大,但是扎的非常深。幸好身后就是一个医疗跑者,非常娴熟的帮我消毒和包扎。看似微小的擦伤、扎伤,都有可能在未来的漫长路程中惹出事端,一定要消毒包扎到位。



9.5km的路程,在908m爬升的加持下,变得异常艰巨。除了台阶之外,也夹杂了不少陡升陡降的爬坡,总用时3小时4分。比预期时间多出了将近一个小时,只得感叹自己确实不善于爬坡,平时缺练是主要原因,重心高体重大也确实是个先天不足。

但整体上来说,这近10Km的路程还算是比较友好的。坐在CP3的水箱上环顾四周,都是些熟悉的面孔,相比先头部队已经甩开我们不少距离了。索性就多休息一会儿,已经快下午1点了,肚子饿的咕咕叫,狂吃了两个大包子才缓过劲儿来。

重新装配好补给品,继续出发!



到CP4的这一段路可以说是异常轻松了。柏油公路使得紧张的脚板底得到了充分休息,沿途的水库景色也让人的心情从密集紧凑的台阶中解放出来。看到水库的感觉就恨不得一头扎进去----当时的心情就是,以后能玩铁三就不玩越野……



到CP4已经是临近下午3点了,脚上手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擦伤。在CP点用了5个创可贴、一小截纱布做了下处理,问题不大。

距离太阳下山还有2个半小时,后面还有17km,我心里在盘算着。如果按照计划的速度,应该是避免不了在天黑赶路了。天黑走山路的危险程度,每个人都很清楚,能做的就是尽量趁天亮时多跑一点。

这个时候风已经逐渐变大了,不得不把冲锋衣穿回来,避免失温。此时的风就像是阴魂不散的妖孽,时不时拨弄一下我的帽檐,仿佛在挑衅着说道,每条越野赛道它都是一道从不缺席的障碍。

离开CP4的时候看了下,后面有570m的爬升,按理来说难度算是适中的。之后的5Km都相对平坦,每公里都是11-14min的速度跑完的。但我心里逐渐开始不安,如果前面如此平坦,那后面一定是有垂直爬升的。

果不其然,噩梦,是在第39Km处开始的。

39Km,用时58分:

接近45度的下坡,着实难住了我。下坡需要非凡的勇气和过人的技术,这两点我都没有。陡峭的岩石缺少稳定的落脚点,土坡也同样并不友好,需要侧身横向下坡。【屁降】,顾名思义,就是坐下来,几乎是用屁股往下滑。这一招是从一个姑娘那里学来的,虽然不太好看且颇为费裤子,但不失为是个办法。

40km,用时42分:

这一公里几乎就是玩徒手攀岩。一块大石头堵在小路中间,要抱着时候侧身,踩着脚丫一样宽的崖边,而悬崖下面就是峭壁。说真的,这两公里几乎把我的恐高症治好了一大半。

这两公里如果可能的话,真想用影像资料记录下来。奈何实在是太危险了,就让那些艰险的画面刻在脑海中吧。

攀岩,屁降,再攀岩,再屁降,两公里走了一个半小时,大大出乎了我的预料。而天色,逐渐就暗了下来。

到CP5之前的最后2Km,仍旧是困难重重的上下坡,特别是走在山脊上,羊肠小道的两旁都是陡峭的山坡,每一步都要非常稳重。山风越来越大,空顶帽时不时都会被吹飞起来,不得不把冲锋衣的帽子戴在头上,活像个土拨鼠。

历经千难万险,终于抵达了CP5,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这9Km走了足足3个半小时,而后面等待我的还是未知。

万幸的是,在CP5终于吃上了一口热乎的泡面,而且这是补给站的最后一碗泡面!后面的选手就只能吃一些生冷的瓜果了。从未觉得一碗清水泡面,能有这么香……



头灯这个时候派上用场了,黑不溜秋的夜路全靠这一盏头灯。太阳落山之后的山野,会不断刺激人内心的恐惧。头灯只能照到眼前20m的路程,两边的重峦叠嶂失去了清晰的轮廓,只剩下黑洞洞的影子,想要吞噬掉每一个勇气不足的越野跑者。除了可靠的头灯,还有从CP4就并肩作战的一个大哥,就叫他昂哥吧。我们哥俩轮番带路以节省体力,时不时的聊聊天作为消遣,更重要的是天黑进山要有个照应,安全第一。

CP5名叫采石场,顾名思义就是个乱石岗。最后这7Km的一段路难度没有前一段那么大了,但是有一段记忆犹新的“拉大绳”让我到现在都脊背发凉。

那是在45Km处,坡度接近60度,光靠屁降都无法下山。如果没有绳子,我这种越野小白根本下不了山。一根比拇指略粗的绳子拴在大树上,转过身去面朝山坡,像速降一样手脚并用的下山。这种下坡共有三段,一段比一段长,一段比一段险。

在最后一段下降时,差点发生意外。当时我正在绳子上,一点一点的下降。有一男一女的组合突然冲了过来,要在绳子处超车。我怕危险,错身让女生先下,可软绵绵的绳子怎能禁得住三个人同时用力,女生下到最底时,上面我俩在反作用力的驱使下,双双撞向山体。幸好我用胳膊挡了一下,不然撞到的就是脑袋了。后面的选手大喊“一根绳子只能让一人下!太危险了!”我这才缓缓地下降到平缓处。我差点破口大骂这一对狗男女,这么黑的天,这么陡峭的赛段,等不了这三五分钟?又不是能拿成绩的先头部队!

惊魂略定的我,跟昂哥在昏暗的月色下,不紧不慢地继续前行。

跳跃在乱石岗的大石块上,好像是微信的小游戏“跳一跳”。这已经是平坦路段前最后的难点了,我们逐渐看到了平缓的土路,看到了笔直的公路,也看到了万家灯火。

这一刻,恐高的战栗,陡壁的危险,山风的呼啸,鏖战的煎熬,体能的流失,黑夜的恐惧,低温的侵蚀,都不复存在。

终点。

冲线。

用时14小时15分。



图片里左边是精疲力竭的我,右边是一路并肩作战的昂哥。手拿奖牌,我俩临别最后的一句话竟然是-----

“TNF长白山见!”

《归》

坐在老爸的车上,向民宿极速驶去。简单拉伸后躺在后座,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用疼痛来呐喊,拒绝再听从我疯狂的发号施令,拒绝再经历一次又一次虐待。但大脑已经在盘算,下一场铁三的到来了。

不似铁三一般的混血名模,也不像马拉松一样的邻家女孩。越野更像是蒙着黑纱的中东贵妇,明知有风险还很彪悍,却异常想去靠近。

这次比赛过后,对山野的敬畏多了一分,对训练的认真度也多了一分。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387121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0ec051f87c2197f4273bab0ed1e1333f
    凝川Lv.8
    2020-10-24 01:27:02
    越野不是马拉松的终点,很多越野大神后来都回归了马拉松,竞技性更高,荣誉也更多。

    回应

  2. 34db92be42c95d604e91f568bc45051e
    卢小胖Lv.8
    2020-10-26 10:53:45
    越野不是马拉松的终点,很多越野大神后来都回归了马拉松,竞技性更高,荣誉也更多。      凝川
    当时是有聊天背景的,没考虑成绩和速度,单纯聊的距离和耐力消耗,半马全马之后就要越野和打铁了。不考虑速度的“耐力”都是耍流氓,马拉松是正儿八经有竞技性的,这个确实

    回应

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