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重庆吃火锅南京玩泥巴

去年六月攀登四姑娘山阿妣峰惨遭折磨,其后开始跑步锻炼体力。七月胆囊手术后开始,从10月杭州正格31公里越野近六小时到12月上海马拉松全程进四,坚持奔跑成为生活习惯。由于重庆马拉松报名日期一再延后,确定南京山地马拉松后发现两场比赛仅相隔一周。放不下火锅的诱惑,决定尝试背靠背。


重庆,周五晚抵达酒店,和几乎一同赶到的好基友夫妇立马杀奔附近排名top50的水产火锅店大快朵颐,火锅的香味令人完全忘却第二天的艰辛。作为没有胆囊的后遗症,第二天一早起床立马在洗手间呆了半小时尽力排空自己。吃了几片面包即出发去赛场,等到发令枪响时却突感腹部隐隐作痛,昨晚一时之欢的代价。出发后,按照上马的经验,尽量压制自己兴奋的冲动,避免跟着人流冲锋。十公里后,开始不停超越气喘吁吁的人群。10公里到25公里跑得非常轻松惬意,但最终证明,前一天的火锅虽然吃得饱,但补充的热量有限。30公里突感撞墙,举步维艰,饿着肚子跑步是最大的噩梦。感谢热情的重庆群众,及时补充了三根香蕉、两块士力架。最后五公里还不忘与热情的啦啦队保持互动,高喊“重庆姑娘最美丽”。终点前两公里,随着比赛气氛愈加热烈,反而放慢脚步,试着享受比赛的乐趣。不断有选手龇牙咧嘴拼命加速冲刺着超越我,但窃以为跑马只是爱好,与名次无关。


冲线时我和好基友的家人都在,试着摆弄略有些僵硬的腿做几个舞蹈动作。事实证明,照片看起来比广场舞效果还差。最终成绩355,和上马一样。考虑到赛前跑量不足,赛道高低起伏,这个成绩还是比较满意。喝一杯热咖啡,回酒店洗澡,接着吃了三顿地道火锅,回上海。

重马前训练量明显不足,略担心是否能坚持下南京马拉松。工作加班之余,周三慢速跑了五公里,周五慢跑三公里适应。天气预报称周五周六南京有雨。周五的阳光稍稍打消了我的担心,周六一早从酒店出发时淅淅沥沥下起小雨来,大巴到赛场时更是滂沱。想起老婆叮嘱,雨天不许跑,以防寒气侵入有伤身体,心里有点小彷徨。但转念一寻思:反正跑起来汗水湿透衣服,雨水汗水都一样,顿时宽心扎进起跑点。


发令枪一声响,大伙蜂拥出发。仍然按照自己的想法,一开始尽量慢。自元旦开始在南京出差,周末有空去跑紫金山来回15公里,对上下坡节奏的把握有些体会。出发即上山,慢慢雨小了,雾大起来。在竹林穿行感觉非常棒,空气一级,尽管看不到什么风景,却心旷神怡。一开始小心避开水塘烂泥,为不小心溅起水打湿鞋面小懊恼。很快,在CP1两脚全湿后,这种担心被放肆踩踏泥塘的快感冲得无影无踪。过了CP1,不再坚持跑,开始在上坡行走。感谢salomon的speedcross3,轻松掌控下坡的烂泥和碎石子路,不必担心打滑。说到这里,有些心理阴暗地同情穿Virbram的同学:那么薄的鞋底要驾驭没完没了的碎石子路,那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忍耐力。CP2到CP3之间一段连续三、四公里的上坡,蜿蜒经过树林和数个湖泊,那清澈碧绿的水让人有冲动跳进去畅快游泳。吸取重马教训,在CP2和CP3,简短停留盛半壶水,每四五公里补充一根能量胶。在CP3和CP4停留时间较长,可乐、运动饮料、香蕉吃个半饱。停留时间虽长,但保证了体力状况。CP4过后完全领略了南山马的烂泥塘。很长一段前后都没有选手,一个人在泥地上撒了欢儿地野,越跑越兴奋。接近CP5的一段水泥路,雨又大起来。想着离终点不远,打起精神抬动双脚。到CP5,志愿者指向水泥路边的泥泞山道,忍不住惨叫一声:每次跑马最后三公里都是我最痛苦的体验。泥水早已湿透鞋袜,仗着鞋子抓地力好,无所顾忌地下脚,还不用担心误伤别人。下了泥路上公路,看着不远处的终点,反而放慢了脚步,笃悠悠地缓步跑。虽然最后两三百米被四五个奋力冲刺的选手超越,但跑步不就是和自己玩的运动吗?


冲线,4小时49分。找着在半程和全程奖牌中翻检的志愿者讨了块奖牌,领到参赛包,在洗手间换衣服,休息区狠狠喝了两杯咖啡两份炒饭,满足地坐上大巴回南京,晚上到上海。身体感觉反没有重马后的疲惫,看来我还是喜欢在山里野。回来查成绩,居然排名29。托第一集团跑错路的福,心里不免又阴暗地小得意。


明年不会跑重马,但期待再一场南泥马。

2014汇添富·南京山地马拉松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92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