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和我的北马

我和我的北马,一刻也不能分割。

D702次列车,19:09上海火车站始发,次日早7:12到达北京站。

动车卧铺与传统软卧不同,每个隔间分为上中下三层六个床位。当我们在车上看到一群群穿着花花绿绿跑鞋的人们,彼此交头接耳,互道寒暄,或直接在洗手间门口的宽敞处做起了拉伸的时候,你就知道北京马拉松要到了。与很多人兴奋期待的情绪不同,04车厢06中铺的刘哥,还是不适应狭小隔间:“哎哟,早知道卧铺这么挤,真不如买张机票飞过去了。跑马拉松,真就是花钱买罪受啊!“   到今年,北京马拉松已经39年了。39年来,几十上百万的人,都想花些钱,遭一次罪。   

冲线前夜

逃离挤破头等上数小时的马博会,跑者们多趁着赛前空隙的半天,在四九城里好好转转——前门大街,似乎是跑马人最中意的京城据点。

  顺着街头望去,各类新派菜系、咖啡厅、艺术馆在这条中轴线上,古朴又崭新。街头正阳桥牌坊下,拎着参赛包的跑者们相继留念,偶尔经过一位精英高手,大家还会围上去求张合影并送去祝福。一位穿着摇粒绒卫衣与牛仔裤的中年跑者,只身前来,想请我们帮他拍一张手机留念,拍完见他意犹未尽,便彼此攀谈起来。

“我跑了9年,跑马拉松是第3年。”老哥操着一口山西口音,“那时候胖不行了,就开始跑步,每天一根香蕉一个苹果,外加一盒酸奶,半年瘦了30斤。”我们正感叹他是如此自律时,老哥叹气道:“哎,我在北京工作好几年,压力太大了,要不是跑步,真不知道是怎样挺过来的,后来还是回了老家。北马我第二次来了,17年来一次,18年没中签,在北京跑马拉松,就想起来在北京工作的日子。”

11月的北京,似乎没有往年初冬那样冷,但天也已经黑得很快。这一晚,是鸟巢畔大赛前,最后的一丝安静。    

国歌唱响

清晨6点半,北京淋漓下着小雨,湿润微凉。此刻天刚蒙亮,地上的砖略显湿滑,跑者们从2号线前门下车,沿着曲折拥挤的通道,涌向天安门广场。  

比赛起点在天安门广场东侧,地上砖还未干,走起路来略湿滑。远远望到天安门,国庆70周年庆典的装饰还屹立在此,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与大会堂国徽在阴沉的天气下显得格外红。人民纪念碑高耸在广场中央,与毛主席纪念堂、人民大会堂共同关注着3万名享受孤独的跑者。

跑者们活动着身体,相互打着招呼。看到镜头走来,无论是否相识,都愿意站在一起,竖上一个大拇哥。马拉松就是有这样的魅力,即使二人素昧平生,只要共同站在跑道上,总能如多年知己一样聊几句。

“我从30多岁就开始跑啊,整了几十年了!”东北话总是那样亲和有穿透力,一位年近六旬的老大爷,正在跟周边人挥舞着胳膊交流。 “现在岁数大了,过去东北嘎嘎冷三九天,我照样跑,我老伴老说我大冷天你出去跑啥啊?她不理解,其实跑起来,一点也不冷!北马我是年年报,老也选不上,今年运气太好了!哎呀,在首都,天安门城楼毛主席像面前跑过去,光荣!”

起点形形色色的跑者,来自祖国五湖四海,北京马拉松,就是有这样的吸引力。别看都是外地人,说起北京哪好玩好吃,如数家珍。其实也不奇怪,北马的今天,北京的今天,从来离不开异乡人。

91年出生的李美岐,刚跑步没几年。她说自己不上相,回避了镜头,可也与我们交流了几句。在安徽老家大学毕业后,抱着想到大城市看看的念头,她成为北漂一族。北京节奏很快,截止比赛前,她已经连续加班半个月。自嘲已经人到中年的小李,说自己跑步就是因为已经过了怎么吃都不胖的年纪,一方面保持身材,一方面也可以缓解工作压力。不是没想过回老家,家里人总是劝她太累了就别再坚持,不过来都来了,人总不能放弃,北京虽然压力大,但也有家乡比不了的资源。她享受在北京这种迷茫又充实的生活,参加北京马拉松,也算是她心中融入北京的一个方式。

“能不能帮我拍张照?”一个腼腆的声音在我们后面传来,转过身去,一个精瘦干练的小伙子略带拘谨望着镜头。快门按下,他敬了一个军礼,当问到他是当过兵吗?小伙子笑了笑低声说:“我是伤残军人。”

跑步是孤独的,而一群孤独之人共享孤独,就是跑团存在的意义。同样是军人出身的高哥,参加了老家的一个“老兵跑团”,这些年从南跑到北。他说自己是退伍军人,退伍之后就爱跑步,和这些战友们一起跑,就好像回到了军旅时光。“当兵的时候没机会在天安门参加阅兵,今天参加北马,跑过长安街,就好像自己也参加一次阅兵一样。用北马,纪念自己的军营生活,给战友敬礼!”

  距离鸣枪时间越来越近,现场的嘈杂逐渐安静下来,因为下一个流程,是唱国歌。三万名跑者共同唱着《义勇军进行曲》,这一本就是重大赛事必备的环节,今天在天安门广场更显得意味深长。跑者们风格各异,年龄不同,但在此刻融为一体。是啊,我们怎么能不热爱自己的祖国呢?

伴随枪响,跑者们从起点出发,向42.195公里的终点线进发。他们雀跃欢呼,绽放灿烂,这一天他们等了太久。

观光团的路人们也停下脚步,或拿出手机拍下瞬间,或喊上几声为跑者加油。“这北京没白来,还赶上跑马拉松了!”来到北京旅游等待发团的老大妈感叹道,“这些人是真厉害,一跑跑那么远。”  

六道口的路人

相比庄重肃穆的历史文化建筑,柴米油盐,才是这座城市的主体。学清路、石板房,光是听名字,就知道这里汇集了读书的大学生和可爱“朝阳大妈”。他们停下脚步,站在路边,边等边问着志愿者:“什么时候才能跑到这儿来啊?”话落没多久,领跑车队从远处驶来,打破北马记录的肯尼亚军团,从这里经过。这意味着两件事:北马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一大批跑者即将到场。“这帮人跑的可真是太快了,从天安门跑到鸟巢,我别说跑了,走都走不下来。”一位北京本地的老大妈,在路边感叹道。

“我老乡同学在里面跑,我们在这等着给他加加油!高三那年为了艺考,大家一起来北京,租在地下二层,那日子太苦了。”路边给同学加油的年轻人念叨到:“明年研究生毕业,肯定要留在北京找个好工作,但是买房是真不敢想,北京房子冲不动啊。”

看着这些北马年轻人,不由感叹恰同学少年,无限美好。一旁观看比赛的观众小刘,同样无比羡慕:“当学生真是太好了,没那么多烦恼。北马我去年跑的,今年没中签,我看网上写十几万人一起报名,太难了。去年是和女朋友一起跑的!”话至此,不由得引来一片羡慕眼光,可小刘却峰回路转“但是今年夏天黄了,想快点再找一个吧,家里催结婚了,明年看看能不能找到个女朋友一起跑北马。”   从石板房南路爬上桥,是北马难得的“海拔”地段。跑者们一个个消失在最高点,他们向着北马决战地段鸟巢,发起冲刺。   

鸟巢那条终点线

鸟巢,2008北京奥运会主体育场,中国体育胜地。多少年来一次次注视着北马,从夜里搭台的寂静,到选手冲线时的激动人心。

奥林匹克公园的地面,不如公路赛段那样平坦,尺度较大的奥森显得重点前最后这段直线格外宽。终点处,志愿者与拉拉队为每一位冲线的选手送去祝贺,径直走去,就是诺大的赛后服务区。相比于起点人声鼎沸,终点线选手们大多独自一人。每个选手水平、状态不同,自然成绩也不一样,不过无论你跑出怎样的水平,领过完赛包的那一刻,终将释然。

与跑团其他队员们春风满面不同,跑者小白哭了。“脚很痛,越往后跑越难受,真的是想退赛了,坚持不住了,咬咬牙跑下来的,太难受了。”队友们给小白送去拥抱,安慰小白完赛就好。不知道有多少跑者,也曾像小白一样为奔跑留下激动的泪水,相信跑者世界里,从不缺性情中人。

对于每一位冲线的跑者来说,领取完赛包是他们为北马画上句号的标志,而这个句号画的圆不圆,除了跑者自己,也离不开每一位志愿者。与42.195公里一样,为三万多名选手服务,就是志愿者们的马拉松。

“太忙了,每一位选手咨询,我们都要细心讲解,有些话说几次还可以,说个几百次,真的是考验耐心。”一位路边休息的志愿者说。他们从选手到场前,就开始忙碌的工作,直到关门后,也不能休息。即便如此,当我们向志愿者询问,他们还是永远洋溢着灿烂笑容。“能够成为北马志愿者,这个经历对我来说很难得,我是北京孩子,北京就是我的家乡,能为自己的家乡做贡献,我挺高兴。”另一位没有被我们记住姓名的志愿者,低声对我们说。

从最初86名选手,到如今16万人次报名;从环天安门,到工人体育场完赛,再到鸟巢终点;39年来,北京马拉松——这个中国最早的城市马拉松,见证了北京这座城市的日新月异,见证了来来往往于北京的家人过客,见证了新中国70年来灿烂光辉。而这一切幕后,离不开我们每一个人为北马、北京、中国留下的汗水与足迹。这是我们热爱的北马,这是我们热爱的北京,这是我们热爱的中国。 

 北马再见   

不知道现在看到这篇文章的你在哪里?领完完赛包看着奖牌欢呼雀跃?还是早已踏上完赛的归途?或只是在家中,用心灵去感受北马?39岁的北京马拉松,一只脚已经迈进了不惑之年,不论此刻你在哪里,我们和我们的北马,共同成长,永念心中。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60dff3b575afa48868d30fc74ca36fe3
    yb,Lv.20
    2019-11-03 20:03:22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

    回应

  2. 17d86042374159d5de81ba7fcb6bed11
    跑友31637651Lv.2
    2019-11-04 10:04:52
    希望明年能中签吧

    回应

  3. D97c3daaa249b6e5670d8ce0744393f9
    irs_f9377aLv.3
    2019-11-09 20:38:51
    好文章,写的真好,很实在,我今年跑了,轻松跑,明年不报了,已连续跑了三年,把名额给更需要的人吧,北马,作为一名马拉松爱好者,一生真的值得跑一次,希望祖国越来越强大,希望北马越办越好!

    回应

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