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5ce764e7a05339e824a8b7216c6b1e48

四载柴古,磨砺重生

谈古论序

       “柴古唐斯”——一个越野跑圈几乎耳熟能详的名字,一个有趣而又令人咬牙切齿的名词。只要你在雨天玩的柴古,无论你是菜鸟还是大咖,多少都在括苍山的泥道里摸爬滚打过,让括苍山中的烂泥抚摸过你的双手、臂膀,甚至是亲吻过你的屁股。四年来,感觉不下雨的柴古唐斯,就不是地道正宗的柴古,就缺点泥香味,如一道江南美景,不下点雨,不打上油纸伞,就无法真正体会江南的楼台烟雨。同样不跑雨天的柴古,你就不知道屁降还带湿身,不知道双脚最终在热腾腾地泥靴里拔出时,和浸了半年镇江老醋的卤爪有多少区别,色、香、味一应俱全,或许欠缺仅仅就是那撮泡椒,即可装盘上桌。

      “老板娘”——只要你有跑柴古意向时,这个代名词就会从你的鼓膜中来回震荡不下数十次。这位有着《新龙门客栈》中金镶玉般泼辣,有着《武林外传》佟湘玉般柔情的女子,便会出现在现场、网络以及你所知道的媒介里。感觉这是一个女超人,无所不在,无所不能。当然”可怜的娃!”、”完不成比赛是你缺练!”或一幅幅令人垂涎欲滴的CP点美食照从她口中蹦出后,就立刻能让一个自以为是的戏精显现原形,让一个弱鸡菜鸟打满鸡血,恨不能吃遍每个山头。

      “蔡天王”——其实如果你自我感觉即将进入或已经进入免机票免住宿的精英行列时,基本可以不用理会他的那些”高级”建议,当然身为菜鸟的你想在雨天的括苍山中活下来时,最好还是看下他剧末敲的那些重点。四年里中,除了在视频里会展现他硕壮的胸肌,结实的大腿,飞一般的下坡技术以及迷人的嗓音外,群里的言语惜字如金,感觉是在外星系给我们发来电报。

    从2016年参加柴古至今四载,除了2016是完赛62公里组完赛外,2017年、2018年的100公里无论是17小时折戟CP8车口溪,还是天气原因停赛止步于CP5黄家寮,均未能完整的跑下整个括苍山赛道,留下些许遗憾。一晃,又至四月,重来柴古,重入括苍,本想了却心愿,却也如此曲折波澜。



                                                               (一)
          “妈妈!妈妈!老爹把洗脏衣服、臭鞋子的水倒到你那些花里去啦!”大老远,便从过道中传来女儿稚嫩的声音,我赶紧把滴落在叶片和枝干上的浮泥除去,免得露出马脚。不一会儿,女儿领着妻和儿子便闻讯而至,看看我在摆弄着她即将绽放的月季,旁边残留着一些泥水的脚盆,慌忙道:”别乱倒脏东西到花上,过些天,花马上就开了。”我慌忙答道:”一点浮泥,括苍山的精华,让你的花尝尝鲜,到时候花开得更盛!”妻没说什么,悻悻地带着娃,离开了。
镜头回到4月19日23时临海米兰风尚酒店717房。此刻,本是我和春哥赛前大好的养精蓄锐之时。然,今日的春哥有些愤愤,口念咒语,一脚踩在窗台上,狠狠地抽着烟,烟头的星火随着猛然一吸,胸腔一鼓,瞬间由暗红烧成火红,淡蓝色的烟雾从他鼻腔中犹如两股喷气发动机的火焰般急速地喷出,在胸前缓缓变淡,慢慢地晕散开,与周围的空气搅匀。不远处的我,仍能感受到那两股烟雾喷涌的愤恨、焦虑和不爽。不多时,窗台的烟灰缸内已经挤满了一堆烟蒂。
      “东风,四条,七万,自摸三筒!”“哈哈哈!”“他娘的,老王今天手气怎么这么好?”随之伴随而来,又是一阵悉嗦悉嗦麻将子间摩擦声,敲击桌面声,咒骂声……
     “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暖暖的眼泪跟寒雨混成一块,眼前的色彩忽然被掩盖,你的影子无情在身边徘徊……”“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在你面前撒个娇……”

      “卧槽,撒你个鬼娇,赶紧赶紧继续总台电话。”春哥的烟嗓又是对着前台小妹一阵狂轰滥炸。然,没个卵用,自摸的仍旧在自摸,撒娇的依旧在撒娇。不知何时,春哥仰脖干了一瓶绍兴黄酒,在旁打起了呼噜声,我躺在床上,看着手机,依旧无法入睡,麻将声渐渐小了!撒娇声也似乎仅伴奏而无人声附和,但此刻手机的闹铃响了。我一看时间——凌晨2时整,我的脑子中一片混沌空白,一起身,那种头脑钝重感让人差点趔趄,思维告诉我,今年的柴古又算是完了。洗漱、早餐、整顿、穿衣,拿装备一顿忙碌后,时间已到3时,我唤了唤尚未完全醒来的春哥,他咪了咪眼,抬抬手示意我先走。

                                                                (二)
        凌晨三点半的兴善门广场前,人头攒动,绵绵细雨在五彩的霓虹灯照射下,格外棉柔,像春姑娘性感的唇,吻着你的发梢、面庞、从头到脚的每一寸肌肤。此刻的老板娘、珊瑚和沈乌贼三位大咖已经在舞台中央,卖力地调动着大家身上的荷尔蒙,四周的人都不断呐喊回应着来自“柴古唐斯”的热情、兴奋和歇斯底里,唯有我挤在众人的中央,像只被打捞上许久、缺氧的深海虾,耷拉着脑袋,不断的打着哈切。熟悉的倒计声又在耳边响起,我被大家拥夹着穿过了计时拱门,开始沿江滨路慢悠慢悠跟个大队伍挪动起来,前面的队伍速度带着很快,估摸着配速都是4分不到,我本就是跑渣,按今日的状态能活到一个卡点就是一个卡点,渐渐的不断被人超越,尚未到”雄镇东南”牌楼前,已经气喘如牛。 揽胜楼下慢慢俯身爬台阶,这条古城墙线路,四年前曾与家人游玩过一遍,所以也算熟路,但今日实在是算不了轻车。头灯的光晕打着前面人的脚,随着台阶上下起伏,晃得眼睛看不实眼前的路,好几次差点滑倒。夜晚数以百计灯光人流沿着古城墙快速流动着,让人似乎又回到明末戚继光的抗倭时刻,想必当年凶残的倭寇,看到如此的阵势也会心惊胆战,头皮发怵。

       四月的临海,小雨淅淅沥沥,像上天撒下一张巨大的蜘蛛网,罩着底下每个生物,挣扎、黏滞、无助,似乎想挣脱开,但立马又会被摁在原地,动弹不能。过了CP1龙潭岙便开始上坡爬往仙桃岩,我开始在有节奏的杖尖插入地面的”哒嚓”声中稳步前行。天气闷热异常,汗水早已浸透的全身,在面颊汇聚成一道湾流,不断地滴落地面,但你不会特别地去察觉它的存在,仅仅是在影响到视线或不适时,用手轻轻地抹去。连绵的阴雨,让仙桃岩都笼罩在薄雾里,像个羞涩的姑娘,犹抱着琵琶半遮着面,唯有驻守在上面的志愿者,热情似火地询问着每位经过这里的选手是否需要加水,感谢你们——山林那些最可爱的人!

         我和一位泰国选手,前前后后地相继走了十多公里,时常是我爬累了靠边站着,喝口水,吃点东西把心率降下来时,他从我身边超过。他搞了累了休息时,我给他加油,慢慢走在前面。我寻思着,这泰国的东南亚雨林气候和今日柴古极为接近,照理说对于他们来说,该适应得如鱼得水才是,然看他也走的并不轻松,估计也是印证了老板娘的那句话:缺练啊!想到这,差点没笑出声啦!正想着,背后即传来一句”Excuse me.”我回身一看,居然是 美国大神”小胡子”Hayden Harws,看着他八字黄胡须,微挺的肚子,典型上世纪美国西部垦荒者的形象,如果不是今日腰前挂着显眼的号码簿,实在是难以和ITRA(国际越野跑协会)积分第三,斩获无数世界级越野赛中短距离冠军头衔的美国越野跑国家队队员联系在一起。但大咖就是大咖,比我们110公里选手迟出发二个半小时,硬是在不到35公里便追上并超过我们。我和泰国人面面相窥,看着”小胡子”像只袋鼠一般,轻盈地窜上着满是烂泥的山径,几秒中便消失在眼前。

       下午4点,终于来到CP5黄家寮补给站,此刻的我,最迫切是想好好睡上一觉。双眼睑就像下闸的城门,不是下意识强抬起额部、面部的肌肉,撑开那眼皮,着实一停住便能立马睡去。见到几个志愿者便一一询问是否哪可以躺上一会,但均被告知:没地躺。一位大姐热心的指着装毛毯的大包说,坐那可以歇会。我瞧着不倒翁似的大编织袋,别说坐稳,这几乎与靠墙静蹲练下盘有的一拼,无奈,作罢。简单装了一壶咖啡,换下鞋袜,继续赶路。

                                                              (三)

       此刻的天也有些阴暗下来,但距天黑尚有近2个小时。距前面的大楼基站有八百多的爬升,所以打定主意趁着天未完全暗下来,尽量多赶些路。雨依旧没有减缓的趋势,打着头灯也仅仅是眼前3米内距离,我只是顺着意识机械迈步,前进,偶尔喝上几口咖啡提提神。越野跑对于我而言,有件趣事,尤其是长距离,就可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来思考自己当下的人生,思考哲学的三问——“我是什么人?”“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此时我便闪现出个把星期前的一次同学聚会,十五年前单位招考十名社会人员,现如今留守的也仅有四人,我尚在其列,其他的均已跳槽高就,不是部门一把手,也是混到个某局领导。聚会上几个”领导”相互唏嘘,惺惺相惜,讨论着下一次可往哪处履新,某君酒后一放话:此生若能混到副处,值矣!足矣!

      我闻之而思:吾入署充寮,自度菲才寡学,实难堪重用,滥竽十余载,混得俸银得以偷生,算主事不避浅陋也。拜迁之事亦无多想,且吾性情中人,对之不公之事,尝发不合时宜之言。今之规章森然林立,因言得祸者非鲜也。早尊五柳先生采菊东篱,悠然自得;又慕先辈霞客立”大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之言,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今之事求仁而得仁,求义而得义。衔觞赋诗,以乐其志,忘怀得失,以此自终耳。

       自我冥想着,思索着,不多时便来到一处“来到了大楼基,你就是人生赢家!”的横幅前,心中稍稍舒缓些。胃中撑了一肚的咖啡,此刻,似乎睡意减少了许多,简单补给即往”柴古”经典大V赛段盆化寮进发。夜晚,下着绵雨的括苍山,凄凉,阴冷,一团团雨水夹杂厚重的雾,迎面袭来。几盏忽明忽暗的灯火,间隔散落在数十米的防火道上,缓慢移动着,前面的路标须近到跟前时方能分辨,我仅仅是循着脚下隐约路迹来辨别方向。此刻体力似乎有些恢复,上坡可发力,下坡可小跑起来,感觉在这一赛段超越了一些选手,但到了CP点一打卡也才120名,红色小马甲也没什么戏了,索性就放下心来继续徒步。此时距离开赛已经整整十七个半小时。人一旦放松下来,倦意立马又爬上你的大脑,掌控你的思维。

       一路而来,基本是一个人独自行走,偶尔走上个把小时,背后有人会借过加速超过,当然前面也能碰到状况比我还差的选手,步履维艰。踩着这满是足印的和稀泥路,每踩一脚都在原先的落脚点滑上一段距离,且人都得弓着身子,紧绷着腰腹,努力保持着平衡,好几次下坡时,都几近踉跄,但都撑住,保住了包裹紧致双臀的“初吻”。
夜2时50分终于撑到了兰辽林场,实在是太困倦了,几次走着走着都闭眼睡去,差点儿滑沟里去。居然,在这站点看到了久违的床,然早有人裹着毛毯,惬意的打着呼噜。我无法撑下去了,调了下闹钟,靠着桌子,如个在课堂里打瞌睡的学生,转瞬进入梦乡。

       梦境中的我,一人独行在漆黑的夜中,疲惫不堪,饥渴难耐,几近崩溃。

      “锋儿!锋儿!”我定神细细地倾听,那声音太熟悉,却又许久没听及而如此的陌生。顺着声音找寻过去,一个熟悉的影儿在拍了我的肩膀,抚摸着我的头,一抬头,居然是逝去多年的祖父。

      “爷,你怎么会在这儿?就你一人吗?”我又惊又喜:
    “许久未见,甚是想念呀!”“吾来时一人,现依旧孑然一身。

“黄泉路前唱寂寥,凄凉惆怅奈何桥。

一世勤读两袖空,回身翻似烂柯人,

帝皇万古空余笑,香烛冢前我辈尊。

今日思孙亦见孙,暂凭杯酒长精神。”

      “来,来,来,锋儿带酒了吗,给我斟上一口?”说罢,伸手来向我讨酒。

      我摸了摸随身的口袋道:”爷!去年柴古换装点倒是放了一罐啤酒,今日着实是匆忙上阵,未予准备啊!”

      “唉!可惜啊,可惜!那记得端午给我送些来,要家酿的黄酒!回去好生用功读书,别负我的一片苦心!我就先去了。”

      说罢,他便头也不回地边吟唱边走了,黑夜空气里,传着小时候听老爷子时常吟诵的《神童诗》: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而曹,万邦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四)

      “嘀,嘀,嘀……”我猛然抬起头,四下环顾,周围静得出奇,除了进站口那几位工作人员在远处偶尔私语,医疗站的那位护士也靠在帐篷角睡了。床也空了,毛毯褶皱如只沙皮狗,静静伏在那,等待着下一位选手。

      站起身,似乎倦意消去了不少,整了整,是该往最后一个点法云寺进发了。这个卡点先前曾看过蔡总监发过的视频,可跑性较强。然而此时路已被成百上千双的脚,搅拌着雨水,混成一条烂泥条,而且此刻的双脚经二十多小时雨水浸泡,已出水泡,甚是不易。5点的天已经东方肚白,此时括苍山又露出可人的模样,东山上的太阳半个身子被云层遮住了,似个健硕的古罗马汉子,半披了一件白色围裹式长袍,露出了一半靓丽的肌肉在挑逗着西边即将下落的月亮,山林间偶尔传来清脆悦耳的燕雀啼鸣声,让人忽而忘记了这是参加一场越野赛。

       电话铃响了,是春哥。先前便想联系下这辆耐操的”桑塔纳”到底开到哪了?他悠闲地回应我昨晚便退赛了。此时,正准备来终点与我接风引路。看看时间,完赛是绰绰有余,但越接近终点越没有树荫遮挡,天热难耐,不免也加快了些脚步。

      已经进入临海盆地了,春哥悠闲的坐在山下小店的竹椅前,气定神闲地吐着烟,和老板闲侃着。见我也算状态不错,边调侃边引路,做着世界上最惬意的pacre。二人就这么时而并排散步,时而小跑,过了灵江大桥,此刻周围的人已经多起来了,时而有人投已好奇的目光,时而有人为你加油鼓劲。虽然此刻脚底水泡抵着生疼,但也顾不了那么多,便也慢慢跑了起来,。

       短短300米的紫阳古街,此刻人来人往,或许柴古唐斯的氛围感染,周围人群欢呼着,鼓劲着,与你击掌相庆。终于,历经29小时55分,在克服赛前没有睡眠的情形下,用自己的意志,撑到终点。然那一刻,没有任何喜悦,感动,拥有的仅仅内心的那丝从容。我寻思感悟着杨绛先生的那句话:

      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五)

        翌日清晨,我睡眼惺忪地推开阳台的门,看看外面的天气,被眼前盛开的花惊住了!一条硕壮的花茎沿着栏杆探出,墙内开满各色的花骨朵,玫红、淡粉、橙黄、牙白相互簇拥争春,数不清的花蕾沿着枝干散落着,点缀着。似乎向人展示最动人的一面。
       我蹲下身子,抚摸着被括苍山肥沃泥土滋养的枝叶、双手捧着那沁人心脾的蓓蕾,细细地倾听,静静地感受,似乎她在发声,她在发自内心的呐喊、歌唱:

       属于我们的荣耀,这一刻终于来到,奔跑在山川古道,找回尘封的心跳。天生狂野的我们,昂首睁开山林之眼……




2021 柴古唐斯括苍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s://iranshao.com/diaries/385099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17d86042374159d5de81ba7fcb6bed11
    沛沛88Lv.5
    2019-05-13 16:44:55
    有文采!今年跑80,看会不会上明年100🚴🏻🚴🏻🚴🏻

    回应

  2. 9b29d654aaa54952bcb44855a2841fdf
    平凡之心-云和Lv.9
    2019-05-13 17:22:57
    感谢关注点赞,80能完赛,110问题也不大!加油!

    回应

  3. D700a415666a0cf7f2d0b39ba52b2aaf
    AndyyomaLv.14
    2019-05-14 19:09:06
    能完赛的都是大神,赞一个!

    回应

  4. Bde2c6f988b290e94fa36dc18459b18d!small
    Lv.7
    2019-05-20 14:20:13
    很厉害!

    回应

  5. 17d86042374159d5de81ba7fcb6bed11
    熊熊叔Lv.5
    2019-10-25 11:07:10
    真的是好有才啊~

    回应

  6. 132
    柳如嫣Lv.1
    2019-11-12 09:23:21
    写的真好!

    回应

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