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马拉松-铁三发烧友,总理级的

近日,澳大利亚政坛弥漫着一股浓厚的杀机。

这股“风刀霜剑严相逼”的杀气所指向的,正是澳大利亚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


澳大利亚总理:全马进四,能玩“大铁”

原来,澳政坛有一种冷酷的“弑君”传统:一旦执政党民调支持率持续低迷,明显落后于反对党,党内就会出现逼宫的骚动。很多国会议员会觉得,这样下去没得混,下次大选时自己的议席可能不保,于是便鼓噪举行党内选举,由人气更旺者取代现任党主席兼政府总理。

保守的自由党党魁兼总理阿博特,目前就是被逼宫的对象。2010年,他的工党前任、那个中文很溜的陆克文,也曾遭遇类似的“宫廷政变”,被党内大佬撵下台,他手下的副总理、和理发师男友同居的朱莉娅吉拉德则被拥立新主。谁知风水轮流转,仅仅过了三年,吉拉德自己在大选前不久也惨遭“弑君”,被迎立的“新君”是……陆克文!

提起阿博特,看官可能不陌生:去年11月G20峰会召开前,他扬言要“shirtfront”(胸撞,多数媒体误译成“抱摔”)俄罗斯总统普京——因为老毛子撑腰的乌克兰叛军涉嫌击落了马航MH17班机,导致众多澳大利亚乘客不幸丧生。

当时俄驻澳大使馆派二秘出来回应:如此说法“有欠成熟”;阿博特虽然健壮,是个自行车好手,但别忘了普京拿过柔道冠军。

这位二秘的功课做得不够好。在搏击方面,比普京小5岁的阿博特(1957年出生于伦敦,3岁时随父母移民澳洲)绝非泛泛之辈。当年他拿罗兹奖学金赴牛津大学留学时,曾是校拳击队的重量级拳手,两次荣获最高奖。如果两人过招,普京未必占得了便宜。不过,现在阿博特最热衷的不是打拳,而是铁三。

2010年4月6日,已当选在野的自由党主席一年的阿博特,从墨尔本向悉尼骑行,最终在行程上千公里、历时9天后抵达悉尼大学,为一家土著医疗中心募得20万澳元善款。

而在此前的3月28日,他刚刚参加了在新南威尔士州举行、澳大利亚最著名的麦考瑞港(Port Macquarie)铁三比赛——不是奥运标准距离三项赛哦,而是令多数跑者闻之腿软的“大铁”——3.8公里游泳+180公里骑行+42.2公里马拉松!

那是阿博特第一次挑战大铁。此前两年,他参加的都是半程比赛,完赛时间分别为6:19和6:34。为了迎接这场硬仗,他每周训练10个小时。

阿博特赛后透露,当时他的备战训练安排是:在议会开会期间,每天清晨5点起床,骑车上下堪培拉红山四次;每天议会质询时间结束后,到议会健身房游泳1000米(半小时);议会休会期间,每天晨跑8公里;每周末有一个早晨,长途骑行90公里,至少也要骑四五十公里。

据报在比赛当天,第一个项目游泳还没完成,阿博特已经出现伤痛——游泳是他的弱项。这位反对党领袖担心一旦无法完赛,必然有损自己在选民心目中的“行动家”形象。“我尽全力避免DNF(退赛)的结局。”他回忆说。

最后他的完赛时间是14小时不到(13:57:01,其中游泳1:17:27,骑车6:43:06;跑步5:28:02),虽然和专业选手的8小时左右没法比,却比17小时的关门时间提前不少,在1500名参赛者中排名第1169。

针对当时工党政府官员的指责——他花太多时间锻炼,“不像一个要当总理的”,阿博特回应说:“我认为这是一记腰下拳(卑劣攻击)——断言如果你要做这个,就做不了别的任何事。这不是应该发出的正确信息,我们本应鼓励锻炼才对……”他否认自己健身成瘾,称只是觉得每天有必要做些运动,以保持头脑敏锐。

时任总理的陆克文倒是表现大度,对阿博特赞赏有加,说:“如果是我,大概在第一项就会瘫倒。而他要面对如此多的强劲对手,真不容易。”(据澳《信使邮报》报道)

2013年9月击败陆克文上台后,阿博特继续保持经常骑行的习惯,为此被一位专栏作家撰文劝谏:据统计,骑车和足球并列澳大利亚因伤住院人数最多的体育项目;不妨学学自由党前辈约翰霍华德(2007年败于陆克文)的榜样,每天早晨健步走就好。对此总理府的答复是:“总理尚无停止骑车的打算。”

早在大学时代,阿博特就开始跑步,当时喜欢打橄榄球的他每周至少跑两三次,以保持体能状态。毕业后他不再打球,但跑步的习惯却保留了下来。截至2010年,他已经跑过7个马拉松、6个悉尼City2Surf 14公里比赛和一些短程赛事。

2009年悉尼马拉松前一个月,他得了髂胫束综合征。比赛中跑到25公里处,他说自己“双腿像灌了铅,最后17公里半走半蹒跚,成绩是差到令人难堪的4小时51分”。

如果正常发挥,阿博特全马可以跑进四小时。笔者搜索了下,2002年他的悉尼马拉松成绩是3:46:14,2004年是3:57:26,2012年是4:26:22。

由此看来,他的马拉松实力和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相当——后者1993年曾在休斯敦马拉松跑出3:44:52。不过,阿博特并不是现任世界首脑当中,唯一能跑马拉松、也不是唯一能玩大铁的。北欧有一个更厉害的总理,在这两个项目上都完胜阿博特!


芬兰总理:全马PB 311,“大铁”挺进10小时

这位强悍的角色,是去年才当上芬兰总理的亚历山大斯图布(Alexander Stubb)。出生于1968年愚人节的斯图布,自称“欧盟控兼体育痴”(EU nerd and a sports nut)。他最热衷的体育项目正是马拉松和铁三。

2008年,斯图布先后参加赫尔辛基和阿姆斯特丹马拉松,成绩都是3小时31分——业余选手中的中上水平。2009年在柏林,他将个人最好成绩(PB)大幅提高到3小时20分36秒。

2010年在法兰克福马拉松,时任芬兰外长的斯图布更以3小时17分53秒完赛。其实他的赛前目标是3小时10分——马拉松的一个重要门槛,相当于中国的业余二级运动员标准,可惜因后半程出现胃部不适而未能如愿。

他冲过终点线后,正巧赶上颁奖仪式。在他收到的第一批祝贺短信中,有一条就是他的东道主同行、德国外长韦斯特韦勒发来的。

那是斯图布的第八个全马,赛后他向主办方赞不绝口:“赛道又平又快,对提高你的最好成绩非常完美;气氛也很棒。你们的组织是世界上最好的……套用约翰肯尼迪的一句话,我只能说:Ich bin ein Frankfurter(我是法兰克福人)。”(注:冷战期间,肯尼迪曾在柏林墙下用德语说:Ich bin ein Berliner[我是柏林人]!)

斯图布还表示,”法马“在芬兰知名度不高;芬兰跑者的最爱是斯德哥尔摩马拉松(“跑的人比赫尔辛基马拉松还多”),其次是柏林马拉松。他愿意在回国后替法马多多美言——或许可以从游说自己的妻子开始。

斯图布的英国妻子苏姗,也是个马拉松爱好者。2008年在斯德哥尔摩第一次尝试马拉松,她便跑出3小时46分的惊艳成绩。苏姗是个英国出生的律师,在北欧最大的媒体集团Sanoma工作。夫妻俩育有一子一女。

斯图布还数度参加一般马拉松选手不敢问津的“大铁”:游泳3860米,骑车180.25公里,最后跑一个42.2公里的全马。

2013年8月在瑞典Kalmar大铁比赛中,他以9小时55分47秒完赛,比四年前在德国大铁的成绩10小时35分缩短了40分钟。他的推特账号自我介绍于是又多了一条:“10小时内铁人”(Sub 10h Ironman)。

2009年法兰克福马拉松赛后,斯图布曾表示:为了继续提高马拉松PB,他将把每周训练量增加到65公里。


顺带说下,斯图布堪称智力和体力双料奇人:

●通晓芬兰、瑞典和英、法、德五种语言。

●拥有欧洲三大名校文凭:巴黎索邦大学(法国语言与文明专业证书),欧洲学院(欧洲事务学硕士学位),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哲学与国际政治学博士),外加美国南卡罗莱纳州弗尔曼大学的学士学位(政治学)。

●在政坛一帆风顺,从政10年便登上权力巅峰。

●极其国际化,在国外(美、法、英、比四国)学习和工作长达18年,占其46年人生的将近四成;太太是英国人。

普通人很难想象斯图布是如何挤出时间训练的:他不仅身居高位,公务繁忙,还要定期为多家杂志写专栏(始于1997年)、维持多个社交媒体账号——博客、脸书和推特俱全,且天天有数条更新,绝非只是装点门面。

斯图布曾在欧盟工作多年,担任研究员和顾问。2004年他以芬兰第二高票当选欧洲议员,40岁生日那天被任命为外长(提名获全票通过),2011年以第二高票当选芬兰国会议员。

2014年6月,芬兰前总理卡泰宁辞去总理和民族联合党主席职务,斯图布参加党主席竞选,最终击败两个对手获胜,随后组成五党联合政府。6月24日,他被总统任命为芬兰总理(芬兰政府的实权在总理手中)。


同年9月,刚当上总理3个月的斯图布再度征战柏林马拉松。政府最高职位的重担,完全没有妨碍他的发挥——他一举将4年前创下的原PB大幅提高6分钟至3:11:23,距310的目标仅剩一步之遥。

赛后他发推特帖上传自己和柏马冠军丹尼斯基梅托的合影,并不无自豪地写道:“我们俩都创造了个人纪录。一个破了世界的,另一个可能破了总理的纪录。”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奔跑的EASON 奔跑的EASON

    在这样的领导人身上可以看到希望呐~

    2015-09-01 10:16:0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