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纽约马拉松 | 纽马女神韦茨:九度夺冠,三破世界纪录

她在纽约第一次跑马拉松,就夺冠并打破世界纪录;此后两年,这一奇迹又两度重演。

六大满贯中的压轴戏纽约马拉松,本周日(11月6日)将在“大苹果”隆重揭幕。

纵观这一全球最盛大马拉松赛事的46年历史,有多位大牌明星留下了自己的印迹,包括:

  • 女子世界纪录保持者拉德克里夫(Paula Radcliffe),2004和2007、2008年三度夺冠;

  • 莫法拉和盖伦拉普的教练萨拉扎尔(Alberto Salazar),1980至1982年三连冠;

  • 四度夺得波马冠军的美国名将罗杰斯(Bill Rodgers),1976至1979年四连冠。

不过,如果和格丽特·韦茨(Grete Waitz)的纽马战绩一比,以上这几位都难免相形见绌。

在1978至1988年11届纽马期间,这个挪威女子总共9度夺得冠军,而且其中有三次打破世界纪录(她总共打破四次,另一次是1983年伦敦马拉松),创下世界马拉松史上令人难以企及的神话。

今年是韦茨去世五周年。笔者认为,对这位马拉松传奇人物的最贴切称谓,莫过于“纽马女神”四字。

纽马“九冠女王”

1978年,25岁的韦茨迎来她的人生首马——纽约马拉松,结果不仅拿了第一,还顺便创造2:32:29的世界纪录!

第二年(1979),韦茨再次出征纽马,又是夺冠+破世界纪录(2:27:32)。

1980年,相同的奇迹第三次重演!这次她创造的世界纪录是2:25:41。

1981年韦茨缺席纽马,1982年她卷土重来,又把金牌收入囊中,只是没有再破世界纪录。

此后直到1988年,韦茨年年蝉联纽马冠军,只有1987年是唯一例外。她总共九度捧得纽马冠军奖杯。纵观世界各大马拉松赛事,迄今没有第二人——无论男女能望其项背。

韦茨优雅的跑姿和飘逸的金发马尾辫,成为当年纽马的一道著名风景,观众远远就能辨认出她的身影。她在纽约家喻户晓,连的哥和流浪汉都对她直呼其名“格丽特”。

有趣的是,韦茨虽然首马一鸣惊人,名震天下,但她不仅没有感激怂恿自己参赛的丈夫兼教练杰克,反而把他恨得牙痒痒的。

据《纽约时报》报道,杰克把她“骗上贼船”的方式,是许诺她纽约之行将成为他们的第二个蜜月。

两人于1975年结婚,杰克在一家报馆当会计,原姓尼尔森(Jack Nilsen)。结婚时他们达成妥协:用杰克的母姓Waitz,作为两人婚后的共同姓氏。

当时的韦茨虽然两度创造3000米世界纪录,对马拉松却毫无经验:从未跑过半马以上距离;赛前餐吃的是菲力牛排和大虾鸡尾酒,而非当今菜鸟选手都知道必须使劲堆积的碳水化合物。

1978年10月22日上午,对马拉松懵懵懂懂的韦茨,佩戴代表无名小卒的“1173F”号码布(水平越高数字越小),站到第九届纽马的起跑线上。

怒冲冲的冠军

当时跑马拉松的人和现在的差别很大。那届纽马只有8937人参赛,其中女性仅938人。他们全是竞技型选手,穿的是背心短裤之类田径服。

而今纽马已发展成世界第一大全马赛事。在5万多名参赛者中,女性比例超过三分之一。很多只是“重在参与”的欢乐/酱油跑者,穿着也是五花八门。

马拉松果然不是那么好玩的。26公里过后,韦茨越跑越难受,在心里把自己害惨的老公骂了个狗血淋头。

“我浑身疼痛,又气得要命。我很生气。我告诉杰克:再也不跑了!”据美联社报道,时隔30年后的2008年,韦茨如此回忆说。

不过,她化愤怒为力量,仅用时2小时32分30秒率先撞线,将西德选手瓦伦西克(Christa Vahlensieck)一年前在柏林创造的世界纪录(柏马诞生的首个世界纪录)缩短了两分多钟。

获胜并没有让韦茨消气。“她跑完那场比赛,对我不大高兴,因为她遭受了很大痛楚。”杰克去年10月告诉《今日美国报》,冲过终点线后,“她脱下一只鞋子朝我扔过来,幸好周围的人不多。她真的不很开心。”

据《纽约时报》记载,当时她还向丈夫大吼一声:“我再也不干这种愚蠢的事了!”

“不过,一旦怒气消散、疼痛减轻并领会了那次胜利的意义之后,我意识到这是自己事业生涯的一个里程碑。”她事后透露说。

纽马之后,仍在考虑退役的韦茨又被说服赴加州参加另一场路跑比赛,从此迷上这项运动。

1979年10月21日,韦茨二跑纽马,以2:27:32再次夺冠并再破世界纪录,成为第一个马拉松跑进2:30的女性。1980年10月26日,她将这一纪录缩短至2:25:41,这也是她的纽马最好成绩。

需要说明的是,后来经重新测量,自1976年开始采用、串连纽约全市五个区的纽马赛道实际距离短缺151米,因此1976至1981年的纽马成绩有水分。

不过,韦茨破纪录的幅度最少也有2分钟左右,即便以完赛时间2:34:43的平均配速3:40计算,跑完150米也只需33秒,因此她三破世界纪录的事实应该都没有疑问,只是幅度大小的问题。

女子长跑第一人

除了纽约这个福地,韦茨还有一个幸运年份:1983年。那一年,她总共收获四枚份量很重的金牌:纽马冠军;伦敦马拉松冠军,并以2:25:29最后一次刷新世界纪录;首届世界田径锦标赛(赫尔辛基)马拉松冠军;世界越野锦标赛冠军。

她的辉煌战绩还包括:1986年伦敦马拉松冠军(2:24:54,PR);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马拉松亚军;1978至1981年世界越野锦标赛四连冠;1988年斯德哥尔摩马拉松冠军。

比上述成就更重要的,是韦茨对世界体育的巨大影响:她改变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处于萌芽状态的女子长跑,激励了无数女性加入到这项运动中来。

“她是第一个世界级长跑选手;她为所有人打开大门。要不是有格丽特,女子长跑不会有今天。”韦茨的苏格兰徒弟,曾获纽马、伦马、东京马拉松和半马世锦赛冠军的莉兹麦考根(Liz McColgan)向《卫报》指出。

在韦茨的青少年时代,长跑比赛几乎都对女性说不。直到1972年,波士顿马拉松才接受女性报名。奥运会更是迟至1984年,才增设女子马拉松项目——比男子晚了88年!

而此前距离最长的奥运会女子径赛项目,不过是1500米,连这也是1972年才新增的。当时年方18岁的韦茨,正是奥运会女子1500米项目的首批参赛者之一。

咱们还是从她的身世说起吧。

1953年10月1日,格丽特·安德森出生在挪威首都奥斯陆郊区(韦茨是她的夫姓),在三个子女中排行最小。父母都不从事体育,他们的职业分别为药剂师和食杂店员。

韦茨从小就和两个擅长体育的哥哥在家附近的树林里奔跑。进当地的田径俱乐部接受训练后,她夺得400米和800米全国少年组冠军。但由于当时女子体育普遍不受重视,父母一直不赞成她跑步。直到1970年她出国参赛之后,他们才改变态度。

1970年,17岁的韦茨以4分17秒创造1500米欧洲青年纪录。两年后的慕尼黑奥运会,她入围该项目预赛,可惜以4:16的成绩遭淘汰。

为了给将来留条后路,韦茨进奥斯陆一所师范学院学地理,但没有撂下跑步:她坚持每天两练,每周平均跑120公里。

直到1980年代初,韦茨才辞去教师职位全心跑步,此时她挣的奖金已经足够维持生活。

1974年在罗马欧洲田径锦标赛,韦茨以4:05获得1500米铜牌。1976年她出征蒙特利尔奥运会,止步于1500米半决赛,成绩是4:04。这一项目她的最好成绩是1978年在布拉格创造的4:00:55,它至今仍是挪威国家纪录。

相比战绩不够理想的1500米,韦茨在3000米上的表现亮丽得多。1975年,她成为第一批参加这一新设项目的女子选手之一,当年就在奥斯陆以8:46打破世界纪录。第二年又将纪录改写为8:45。一年后在杜塞尔多夫田径世锦赛上,她以8:43夺冠。

韦茨的3000米个人纪录是8:31(仍是挪威国家纪录),5000米是1982年在奥斯陆创造的15:08——当时的史上第二好成绩。不过,你查不到她的万米径赛PR,因为当时根本没有这个女子项目。

最后一战

韦茨没有参加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因为苏联入侵阿富汗,那届赛会广遭抵制。

1988年汉城奥运会,她仍然作为马拉松选手出征,结果因膝伤不得不在29公里处退赛。但时隔不久,她又以2:28:07第九次赢得纽马胜利。

1990年,韦茨又一次跑纽马。这次的成绩2:34:34还不如12年前的首马,也比最后一次夺冠时慢了将近6分半钟,仅获第四名,不过她仍博得最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37岁的她这时意识到,自己的时代结束了。此后她改行当教练,她的门下高足麦考根1991年赢得纽马冠军。她还创办了奥斯陆5公里路跑比赛。

1992年11月1日,韦茨在纽约跑完她的最后一场马拉松。那次她是陪好友弗雷德·勒波(Fred Lebow)跑的,两人的完赛时间均为5:32:35。对她来说,跑这么慢实在很不适应,但她后来经常说这是自己的第十场纽马胜利。

出生于罗马尼亚的犹太人勒波,正是纽约马拉松的创始人,也是1970年在中央公园举行的首届纽马的55名参赛者之一。

韦茨就是勒波的邀请下,第一次跑纽马的。她原本打算等1978年赛季一结束就退役,专心教书。但熟悉她的径赛成就、对跑步人才一向看得很准的勒波和她丈夫杰克都认为,韦茨在长距离上大有可为,至少可以当一只出色的兔子。

1992年纽马也是勒波的马拉松绝唱。那年年初,他被诊断出脑癌,两年后辞世。

韦茨也没有逃过癌症的魔爪。2005年,她被确诊并接受治疗。具体是哪种癌症,至今仍是个谜,因为她一直不肯说。

“这不是我的性格,我一向是个不爱谈论私事的人。”2005年11月她表示,“当我越过终点线、赢得这场比赛时,我就会说的。”

当时她对自己能战胜癌魔相当乐观,2007年还效仿勒波生前创办Fred's Team(弗雷德团队)的先例,在挪威创建了“运动抗癌”(Active Against Cancer)基金会。

2011年4月19日,韦茨终于没有赢得与癌症的比赛,在奥斯陆Ulleval大学医院去世,终年57岁。她终身没有生育。

“如果说Bislett是她的摇篮,那么纽约市就是她的百老汇大舞台。格丽特一步入马拉松,就改变了这项运动。她使它成为一项女性参与的严肃运动。”长期担任纽约路跑协会(缩写NYRR,纽马主办机构)总裁的玛丽·惠滕伯格(Mary Wittenberg),2008年在挪威国王为韦茨授予勋章的仪式上致辞说。

Bislett是韦茨从小参赛的奥斯陆田径场,那里早在1984年就树起一尊她的铜像。她的头像还出现在挪威邮票上。

韦茨去世的消息传来,惠滕伯格吊唁说,纽约路跑者俱乐部“为失去一位亲爱的朋友和我们获最多金牌的冠军而悲伤”。

美国名将琼·贝诺瓦·萨缪尔森也深感惋惜:“我失去一位导师和榜样。”此前一天,53岁的萨缪尔森刚刚以2:51:29跑完波士顿马拉松。她说自己正是受到韦茨的勇气激励,才在最后一刻决定不顾腰伤,参加波马的。萨缪尔森1984年在洛杉矶奥运会上跑赢韦茨,1983年又在波马刷新一天前韦茨刚在伦马创下的世界纪录。

马拉松女子世界纪录保持者、英国选手拉德克里夫(Paula Radcliffe)发推特帖称,韦茨是“一个神奇的冠军和更神奇的个人”。

曾获波马冠军的《Runner's World》杂志主编安比·伯福特(Amby Burfoot)写道:韦茨是“世界上最谦逊的马拉松巨星,她从不把注意力引起向自己。通过她的努力和以身作则,她将马拉松转变为一种风靡世界、对女性友好的都市奇观”。

当时的国际奥委会主席雅克罗格(Jacques Rogge)评价:“她将作为她的时代最优秀的马拉松选手之一被铭记。”

NYRR将2011年纽马定为韦茨纪念赛,韦茨的丈夫杰克(下图中)也参加了。最终他克服夏季训练留下的伤痛,以四小时不到的成绩完赛,也算将妻子的精神传承了下去。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realmj realmj

    冲过终点线后,“她脱下一只鞋子朝我扔过来,幸好周围的人不多。她真的不很开心。”。。。这是什么素质啊!。。。这老公够憋屈的了。。。

    2016-11-04 16:39:18 回应

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