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热点 | 张培萌:对速度上瘾 喜欢缩短记录的感觉

在一名已经转战冬季项目的前百米运动员跑五公里之前,我们采访了他。

还记得去年5月份在意大利蒙扎赛道的Breaking2么,基普乔格对人类马拉松的破二的挑战以及奔跑中的神秘微笑都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很多观看Breaking2的跑者也被激励去突破自己的极限,昨天,耐克把跑道搬到上海F1国际赛车场,邀请各种不同领域的跑步爱好者,加入了一场突破速度挑战赛。

F1是地面的最快速度的象征,而对于跑者而言NIKE ZOOM VAPORFLY 4%也有着一样的意义,用创新科技推动跑者不断实现速度的突破,用“Fast Meets Fast”来形容,最准确不过了。

这几个月国际各大马拉松上穿着4%夺冠的运动员也印证了这点。

昨天出席活动的还有中国著名男子短跑运动员张培萌,我们和他聊了聊关于“速度”的话题。

对2013年未进世锦赛决赛念念不忘

去年全运会之后你正式宣布退役,2004年开始运动员生涯的你在田径场打拼了十多年,能说说你印象最深的一件事么?

张培萌:印象最深的其实也是我最遗憾最痛苦的事了,2013年世锦赛上,觉得自己没有全力以赴,第九名没进决赛(只差千分之一秒),虽然创造了全国纪录,但是那次比赛之后接受采访也哭了,真的是挺遗憾的。

转战冬奥会项目并非冲动

你在从田径场退役之后,是什么原因让你做出决定转战钢架雪车了呢?

张培萌:我在没有退役的时候就有转战钢架雪车的想法,准备了其实也有一年的时间。

之前钢架雪车的国家队,去了我们北体的训练基地训练。和他们的队员随便闲聊,他们说你也适合这个项目,可以以后转战钢架雪车。当时比较敷衍的答应了一下,但回去之后自己真的去了解这个项目,才有了想法。

最开始本来想练的是双人雪车,因为是钻到车里,看起来比较安全,但双人雪车的选手体重要达到100公斤,我这个达不了标,而且双人车很沉,虽然我跑得快,但是我推不动。所以最后才决定练单人的钢架雪车。

很多人不太了解钢架雪车这个项目,能和我们讲讲和百米相比,有什么不同点和相同点么?

张培萌:这两项都是速度的项目,钢架雪车最快能达到每小时130公里的瞬时速度。钢架雪车有几个关键点,一个是通过控制身体来让雪车走线,让速度达到最快,还需要你有一定的体重让你达到加速度,还需要在启动的时候有很好的速度,这点我已经具备了。

跑百米的紧张程度比钢架雪车大很多,站在起跑线前的紧张程度肯定比钢架雪车出发前高。钢架雪车因为有安全的因素在里面,可能会刺激吓人,但这些恐惧我觉得我都是可以克服的。

对速度上瘾,喜欢不断突破

今天你也穿了这双NIKE ZOOM VAPORFLY 4%,你对这双鞋的感受是什么?

张培萌:刚穿上这双鞋就觉得它很不一样,连走路都有一种向前性,有种面对着下坡的感觉,总是想往前冲。

百米和钢架雪车都是需要比拼速度的项目,你对速度的理解是什么?对你来说,不断追求速度意味着什么?

张培萌:其实这两个项目对我来说都是在最短的时间来完成比赛,然后看着自己每一次缩短提高自己的记录,看着每次自己缩短比赛成绩,一次次突破,一次次进步,有一种成瘾的感觉。

对长跑没有太多耐心,自己也喜欢简单粗暴的高速感。

对于那些一直不断追求速度,突破自我的跑者,有什么话要和他们说吗?

张培萌:保持信念,不断地追求自我,突破自我。我就是这么一路走来的。

采访结束之后,张培萌与众多跑者一起挑战了他自己并不擅长的5KM——对一个百米运动员来说这已经很长了。

最后,我们祝愿张培萌在冬奥会项目上达到自己的期望值,不断挑战自我,不断突破速度。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