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的首马~2014北京马拉松

2014年10月18日,收到北马组委会温馨提示:18日夜间至20日白天,可能有轻至中度雾霾出现。请注意天气状况,根据自身情况采取相应措施。看完笑了笑,收起手机。并不是不在乎,而是从做了跑马拉松这个决定开始,报名,等待审核结果,缴费,领号码牌,期间的锻炼,一直在期待,所以雾霾就雾霾吧,中度就中度吧~ 为何跑步,不免落入俗套,因为他去年跑了北京的半马,今年打算报全马,而我不想落后他太多,所以也一鼓作气报了全马。都说北马报名挺难得,报名等待结果时,总是非常担心,不时会问他,如果没通过怎么办?他总说没事。其实我当时最担心的不是我没过,而是他过了,我没过。没想到如此幸运,第一次报名就成功通过了。不过报名成功了,我也只能自己一个人跑了。 刚开始对他的热衷要高于对跑步的热衷。所以训练也是拖拖拉拉,没有当回事。 2014年8月27日,第一次开始跑步训练,根据“跑步控”提示,基本是走几分钟,跑几分钟,大概跑了持续了40多分钟,无累感,所以觉得自己状态还不错,下次可以直接开始5km练习。期间有过一到两周休息,不是自己想休息,各种原因吧。 开始认真跑步是在他走后过了一周。还记得在《重庆森林》里金城武说:“每个人都有失恋的时候,而每一次我失恋,我都会去跑步,因为跑步可以将你身体里的水分蒸发掉,而让我不那么容易流泪,我怎么可以流泪呢?在阿May心里,我可是个很酷的男人。”那个时候觉得自己眼泪根本流不完。因为他用的是“咕咚”,还没走前,推荐给我使用,我一直没用。可在他走后我开始用了。每一次跑完,看着自己的运动轨迹,配速,里程,很有成就感,虽然汗流浃背,但是非常痛快。从这次之后,坚持每周至少三次的跑步练习,每次5~7km,配速大概6'38"~7'10",状态时好时坏,跑步的时候,有时候什么都不想,有时候却一直在想,有时候泪水和汗水一起流,这就是夜跑的好处。有段时间,夜跑的姑娘总出事,我也有点担心,但同事安慰我说,没事你很安全,你想多了。本来计划在9月底去奥森来此40km练习,但没有成行,“十一”还在长沙休息了一个假期。当长沙的朋友知道我要跑19号的北马时,现出了很诧异的表情“你这个月19号跑马拉松?现在还在这呆着?” 假期回来后的两周基本就是调整,本来不应该跑太长的,但还是跑了一次10km,找自己的节奏。赛前两天停跑。赛前最后一天,领号码、衣服,已经没有合适的衣服了,拿了L号的。 晚上吃的面包、花生酱、葡萄干、香蕉、牛肉干,第二天早餐也是如此。基本已经拿运动饮料当做水来喝了。买了巧克力、士力架,但根本不想吃,太甜太腻。从网上查可以备能量胶、盐丸,但是当时已经来不及了。 整理好装备,跑鞋、芯片、号码布、快干衣、发带、存包袋,钥匙、手机、手表、零钱、干粮、外套,简单洗漱就休息啦。 但我只睡了6个小时,并没有满足至少7小时睡眠,早上还起晚了。排空肠胃,吃完早餐,7:00出门往天安门赶。在地铁里就能看到很多参赛同仁,从出站就开始缓慢前行,检录。 不太有方向感,虽然早就看了半程和全程的存包点,但进去后就转向了,去了半程的存包点。此时临近存包结束还有10分钟,开始着急。当我慌忙找到全程存包点位置存好包时,离开赛还有不到20分钟,排队去组委会为运动员准备的移动卫生间。 女生都比较慢,队伍比较长,一边排队,一边做热身,或者跟着领操员的口号跳一跳。8:00鸣枪,全程运动员起跑,我还在排队上厕所。当半程运动员跑过身边时,我还在排队,用这个时间照了两张此次参赛仅有的照片(有幸把悟空拍了进去,因为他就在我旁边的男士队伍中排队)。鸣枪开始我已经打开咕咚软件,但此时离起点还有一段距离,所以后面跑的时候,咕咚报距离会有偏差。 因为错过了开始的起跑,在上万人的末尾处,我只能缓慢前行。8:12分,跟着队伍来到起跑点,开始慢跑起来。 人虽然多,但是一直在不断调整自己的节奏,达到平常锻炼的配速。但因为之前浪费了12“所以心里能比较着急,第一个5km速度快了。在5km打卡点,看到了罗马圣斗士,穿着这身装备,手里还拿着武器,很佩服这位老兄。 放慢速度后,在10km左右的时候看到了赛组委安排的5:30的兔子,跟跑了一段,但感觉比自己的配速要慢很多,因为是第一次参赛,所以不知道他们在后半段会怎么跑,所以想趁着还有体力,按着自己的节凑跑,就果断放弃跟跑了。 过了半程终点的时候,看到半程运动员结束了自己的比赛,开始休息,还是有些羡慕的,因为这个时候身体已经感觉到累了。可能是因为这段半程运动员速度比较快,所以我的速度也受到影响,明明一直告诉自己,要慢点儿,还是快了,不过这都是后来看成绩时才发现的,比赛时感觉不明显。也因为24km时,手机没电,咕咚也没有了,配速完全靠自己了。 坚持在每个水站都喝口水或饮料,27km左右已经开始有实物补给,但是因为在后面没有吃到。在第二个食物补给处,吃了一小块儿香蕉,但不吃还好,吃完肚子开始岔气,在31km左右,已经疼得无法继续跑,正好遇到上坡,就改为大步走,但这个时候一停下来,改为走路,身体的各种痛感就开始叫嚣。岔气慢慢缓解,觉得可以继续跑了以后,慢慢跑了起来,但这个时候已经跟起跑时完全是两种概念了,举步维艰,不知道用在这里是否合适。其实赛程全程都在搜寻着他的身影,不知道他的号码,不知道他是否穿着比赛服,人太多了,特容易眼花,有时候觉得那个是他,但仔细一看又不是,或者一晃,人就不见了。从”咕咚“上看过他的配速,5km,大概4‘40”/km,所以也知道他一定在前面,至少比我快10多分钟,我是追不上了。有些路总要一个人走的。 在这段过程中,比较痛苦的是,早早的就看见奥森,围着它跑,就是不让进啊~等到终于可以进奥森的时候,已经有从奥森出来的运动员和我们擦肩在景观大道,他们迈向的是42.195的终点,而我们还有6km未完成。都说奥森比较恐怖,其实也还好,就是走着的比跑着的多,可能使我们这个时间段的原因,走走停停。这个时候又看到了5:30的兔子,但此时我已经跟不上人家,只能望尘莫及。不过好在,有两只兔子也是跑跑停停,我总能在50m外看见他们,估计他们是故意的,因为他们是5:30兔子。终于熬出奥森,我追上50m开外的兔子,在距离终点200m的时候开始加速跑,冲过终点,比赛时间5:30:20,后来看净时5h18'。终点处,到处都是拍照的,成群结队的,我只感觉自己的腿、脚都不太听自己的使唤,机械的在向前走,领了奖牌、补给,取包,找个地方坐一坐,抻抻腿,喝点饮料,穿上外套,这个的时候保暖还是很重要的。稍作休整,就奔着8号线地铁站走去(这段路也蛮长的,当做赛后整理了),打道回府。 赛后第一天起来,一句话形容就是怎么动都疼。从脚底一直到胯,走路肌肉僵硬,上下台阶,恨不得用手去搬。直接导致上班迟到。一有空闲时间就自己抻腿,做按摩,缓解酸痛。 第二天也是如此。虽然这两天没做什么恢复运动,但是短距离(2km)的走路每天都会有至少4次,所以可能对我恢复有很大帮助。所以第三天我基本又满血复活,突然感慨能活蹦乱跳的生活真好! 跑步,开始上瘾。他,可能终将戒掉~

2014北京马拉松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54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