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二马

我的二马不是老舍笔下的《二马》,而是我的人生中第二场马拉松。有时人第一次做一件事的时候会投入更多的激情,周围人也会给你更多的鼓励,而当你第二次再去做时,可能所有的因素都会打折扣,这时候的坚持其实比第一次更加来得难能可贵。

今年的训练量没法保证,训练计划总是与生活冲突,其实,我已经把比赛预期成绩降到了4小时。不过,有时候艰难的时候还是希望有人鼓励一下,但是你知道找鼓励你跑马的人该有多难,一般的人你张不开口,万一跑出了问题牵连到人家,谁愿意冒这个风险?身边的亲人其实还都不怎么赞成。好吧,自己鼓励自己。直到手机屏碎了,才坚定要认真完成比赛的决心。

比赛前夜,我失眠了。是真的失眠,从没有过的那种。翻来覆去,一点、两点、四点……只三点的表盘没有看到,妻子被我搅得睡不着,最后居然如拍婴儿入睡一样轻拍我,第二天她右眼充血,也是有生第一次!我很是过意不去。

睡不着就想事。比赛前连着看了几篇文章,都是写比赛出状况和猝死的文章,看了很心塞。就想:如果我出了状况,是不是还有机会说最后一句话?如果我还能说最后一句话,打最后一个电话,我打给谁?说什么?无论打给谁,都好像很对不起其他人。人活在世上,大多数时候是为别人活的,不是吗?有时候认为马拉松是浓缩的人生,其实与人生相比,一场马拉松真的算不得什么,你只需坚持三、四个小时而已,而漫长的人生是需要你始终如一去坚持的,对人、对事,坚持自己不随波逐流。

好不容易熬到早晨5点,索性起床,把定好的5点20的闹钟取消,然后洗脸刷牙,吃早饭,硬逼着自己吃了面包、喝了饮料——我一直不喜甜食。5点45分出门,6点上地铁,10号线始发站等了很久,6点11分开车,6点44分到达南京东路站,下了地铁小跑去存包,再去出发阵营,之前做了功课,路线很熟悉。为节省出发等待时间,尽量往前移动,听着出发枪声响起,又等了三四分钟的样子才到了出发点,正式开始我的第二个马拉松征程。

这次比赛,不像第一次很快找到自己的目标兔子,这次一直找不到自己的目标兔子,于是加快步伐,实际上是有些急,快到静安寺了才看到4小时的兔子,可是我的速度已经明显比兔子快很多,索性不理他们,继续按自己的速度跑。过了10公里赶上了345兔子,正好来劲,不理他,继续超。

今年是上马二十周年,上马形成了自己的品牌,正式开始商业化运作,市领导也更加重视了,杨市长亲自参加开幕式,途中的演出、助威团队此起彼伏,许多大叔大妈穿着盛装,放开喉咙喊着“加油!”着实让人兴奋不已,这些都是前年和去年的上马无法比拟的。

过了20公里便有了疲态,但脚步尚能跟上,节奏速度尚能控制,这时才想到应该找个速度类似的人跟跑,找来找去看到两男一女,速度和自己差不多,便尾随在后,准备不动脑子跟跑了。可是没跑多久,女的腿抽筋了,男的照顾也放慢了,于是我又没有了目标。继续找,看到四个人一排,每人后面写着一个字,连在一起是“点滴为善”,跟着他们跑吧!可是没过多久,四个人出于做广告效果好,居然停在路边休息了!两次一搞,我的情绪可能受了影响,再加上进入困难期,过了32公里,掉速很严重,看着一批一批的选手从我身边经过,包括抽筋的两男一女,包括“点滴为善”……这时“猝死”的阴影又向我袭来,我已无力再去追赶他们了,心想:只要不停下,跑过终点就是胜利。手中握紧了签字笔!

过了37公里,我的大腿和小腿都开始有些抽筋的迹象,我尽量调整,不让抽筋发生,面对剩余的5公里,默默告诉自己:只剩下5公里了,体育公园一大圈,你经常跑的,小意思!但小腿抽筋还是在进入八万人体育场大门后出现了,幸好已接近终点,抽筋能耐我何?我笑笑向终点跑去。

这次的比赛感觉始终处于梦游状态,魂不守舍,找不到兔子,控制不好速度,32公里后步伐的沉重,脑中的空白……就差问自己“Who am I?”了,也许是一夜的失眠吧?如果把比赛比作一场弥撒,也许我开始就不应成为信徒。最后10公里,至少二、三百人超过了我。这就是我的“二马”,乏善可陈。妻子不同意我再跑马,说这是最后一次。其实,马拉松于我,如同吸毒,不小心一步迈入,想要走出,真的好难,就如想要戒掉毒瘾,必然经历痛苦的折磨,我领教过了。

2015上海马拉松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63631

您需要才能回复

相关原创活动

“侬好上马”上马原创有奖活动
参与上马原创赛记活动,赢Salomon,Sunnto精美礼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