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下一站天后

香港,于我曾是符号化地存在于影视作品中的;青春热血有如铜锣湾扛把子,爱情迷惘莫过于重庆大厦,变态杀人魔常常出现在雨夜的屯门,最熟悉的肯定是天星小轮--绑匪常常会指挥送赎金的警察搭乘不同的方向。年少时的自己,多少的时间挥洒在了电影院和后来的录像厅,透过这记符号这扇窗,窥探着外面的世界。

天星小轮,借夏米的图

天后位于香港东区,属于铜锣湾东部。1985年香港地铁港岛线通车,并于维园东部设一车站,根据附近的铜锣湾天后庙而命名为“天后站”。公元2016年的1月1日,我顺利过关,名义上的踏上香港的土地,乘上港铁,一个个熟悉的地名蹦了出来,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再下个车站-到天后-当然最好”。 BUT,我今日要去的地方却非此地 - 因为下午就比赛根本没时间逛了!
回首2012年刚刚接触跑步的时候,听闻某胖参加了香港100公里越野赛,当时真是感觉脑洞大开,心中何止万只草泥马奔过!而时间拨到2015年下半年,自己也歪打误撞完成了个人首百,传闻中的“桃李不言成蹊径,唯有港百扬其名”以赛事服务和体验著称的港百,便成了我下一个目标。 BUT,我今日要参加的比赛并非此赛 - 因为报名的太多,没有中签,泪奔啊!
轻轨抵达荃湾,落车,按图索骥,沿着跑友萧潜的指引来到了荃湾天地,刚刚结交的跑友以及他的女朋友,我们三人落座,点餐,用毕;顺带讨论了一下比赛的大致安排,便取了装备,步行前往起点荃湾游乐场 -“TTF荃打火(荃灣-打石湖-火炭) 環大帽山周邊的郊野公園和自然保護區跑三分之二圈” 距离115公里,累计爬升5382米。这是我今日的2016开年赛。

2V3

起跑的地方是公园一处小小的空地,幸好是小规模的比赛,不足百人参加TTF组别,而全程UTMT165公里组的近200位勇士,已经在途,赶赴抑或已经通过了我们所在的荃湾卡点。在赛前拉伸的时候,碰到了三个高大的西方人,港人称其为“鬼佬”,过江猛龙,应该实力不俗,稍稍打了招呼;见过群里的小伙伴河边草,拍照合影;另有注意到一对男女青年,从妹子的说话的嗓门和口音上,很容易辨别是北方的妹子,号码簿上印着“匣子”。 这个名字有点熟悉,但没反应过来哪里碰见过;跟我“欧特慢”一样有个性,以网名示人;不过我的号码簿是背在背包上了,超人的时候,是为“望其项背”,吊!

小小的起点,比国内很多比赛起点要小气很多

下午4点,枪响,环山的公路慢慢的攀升;我时跑时走,落得个轻松,仍旧慢慢超过很多人。待到有段台阶路上升的时候,已经挺靠前了,也把萧潜抛在了后边;这个跟预计一样,自己的水平应该保持前10%-20%的样子。超过那三个鬼佬,紧接着一小段土路的上坡,再超过一个哥们的时候,这个“望其项背”的作用出来了,他对着我的号码簿,叫唤我名字;聊起来,原来这小哥XPP(熊鹏鹏)是看过的我文章,最主要是那篇对Salomon的大红鞋的测评。我心里偷笑,这算我的一个受众吗,还有那篇真的不是软文!吐槽一下,现在比赛节省成本,只提供一块号码簿,挂前面,方便查找相片,但没办法放背后,便失去了于赛道上互相认识的便利性;希望能从这点上考虑,保留两块号码簿;或者自己特制一块自己专属的比赛名片,good idea!


缓坡跑跑,1010有机会上镜

XPP之后,跑在公园的林荫道下,追上了UTMT组的天路大哥,我希望按自己的节奏跑下去,道别了天哥。这时候,那三个鬼佬已经跟我跑在了一起,也很快的来到了CP1。


天路大哥状态不错,同旁边入镜的老哥,对比鲜明

三个鬼佬在前,我在后,大家相对无言,他们之间也很少说话,一路节奏跑。其中个子最高一个身着SKINS A400压缩长裤,步伐很大且很轻,从背后看得出没有穿小内内,额,这样真的舒服吗?最年轻的一个号码簿上印着Salomon Team,这个估计是送过来训练的。没多会儿,年轻的这个稍微加速跑前面去了,我没犹豫,继续跟着跑,一路跑过转山的背阴,潮湿的土石路,还有些积水,超过多人。快跑了大概两公里,Salomon主动停到路边方便去了。我又剩下一个人往前,心中不免纳闷,这个算是团队作战,破风的吗,或者是探探我的实力?顿时感觉被高看了!
再被三个鬼佬追上的时候,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同伴——出发时候碰到的年轻男女中的男子,名曰王乐,强调此王乐非彼王乐;北京的哥们儿,能聊,环山公路,我们边说边跑,跑过的比赛、训练计划、今年的目标是波士顿等等;从奔跑的节奏,我看得出其路跑水平远在我之上,是位严肃的跑者。这样我们2V3,五人小队一起跑开去;缓坡慢跑,平路430左右,下坡快跑,碰到陡的上坡,大家互相谦让着,you can you up! 唉,还是老老实实的大步走吧!
天慢慢黑下来,我和王乐都是近视眼,而王乐为了准备波马,不希望受伤,保守起见,决定主动降速;于是,又只剩下我跟着三个鬼佬。我在弱光条件下,眼神很差,中间停下处理头灯的一会儿,三人跑开了一段距离;考虑到他们确实节奏很好,并且能够三人一直一起跑,那么水平肯定是在目前的节奏之上,所以我没有刻意的去追。偶尔在转弯的时候,能够看到他们的灯光,恍如彼岸,指引我向前。这样一直跑到31公里CP2深井,可以吃烧鹅的地方,用时3小时15分,我进站碰到他们出站,招呼着分别!
长距离的比赛,难免会有状态的起伏,包括情绪和体能,最好能够保持头脑清醒,情绪稳定,清楚的判断当下的状态,少受外界影响。同一组别,在比赛过程中,能碰到,但很难一起前行,因为节奏和状态起伏各不相同;这一段,要谢谢王乐,还有这三位外国友人,在我状态好的时候,带着我尽量跑,但自己一直克制着没有很兴奋;我这个路跑渣,如果自己跑,肯定不会比这个结果好。


“快”锅 OR 欧特“慢”


这场比赛TTF115K组比UTMT165K组晚出发8小时,刚好是比赛中段冲出来,带一带全程的选手。我跟王乐分开的时候提起,是否有望追上大海以及秀爷,当时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她们太快了!但CP2往CP3的途中,当我追上快锅的时候,不可能变得有可能。
菜郭,杭州地区的跑圈名人,也被称为快锅。在追上他之前,我刚刚超过一位香港的女选手;快锅告诉我那是全程的女子第三,大海和秀爷在前面;并且之前好长一段,大海一直跟快锅一起跑的。哈,真是个意外!
我和他一前一后,黑暗中的我们偶尔聊几句话,很惬意的;快锅状态不是太好,被我带了段,略有提升;我们沿着一个好似水渠在跑,跑过堤坝的平路,偶尔听到水声,转弯爬台阶,如此往复不停的穿梭其两侧,一直到48公里CP3大榄涌路,也即全程的95公里CP7换装点。在进站之前的好一段路,身体的渴望,变的非常明显,我一直在想着进站吃西瓜,没有西瓜,橙子也可以,反正是多汁的水果,甜的最好!终于在休息站得到了满足,我们吃了好多橙子,鱼丸还有果仁;CP4也是我胃口最好,吃的最开心的一个站。


快锅吃鱼丸


我状态正好,带着轻松的心情上路。快锅换装并希望多休息一会儿,主动招呼我先走,不必等他了,当时他是全程的大概第8、9名;没想到,休息换鞋之后,一双不合适的鞋子,导致了他在之后的卡点退赛!
CP3到CP4,经过屯门公园,而这记忆中符号化的屯门,在我经过的深夜,天色正好,望得到山下的万家灯火,一片安静祥和;这山中奔跑着三三两两的“神经病”,在追寻着自我,或者其他或深或浅的意义。想起《西班牙旅行笔记》的一段话:“多多少少,或早或晚,我们都被生命的冲动、被莫名的精神和情绪的汹涌潮水推动过。在看不到意义的时候寻求人生的意义,在不同的时候,因不同的位置,出现不同的幻想。有时,我们给自己的人生以理由。这些理由是我们希望自己相信,也希望别人信服的”
我拍了照片,微信给群里的小伙伴!鸡血如斯,竟然回复:你还有空发微信?赶紧去追前面的老外,你们只相差4、5分钟!咳,快还是慢?何必着急!我虽不知道你们在哪里,毫无疑问在我前面不远处,而我只要守住内心的节奏,一直跑,总能碰的上。


万家灯火,实际看到的要更视野开阔


果不其然,在到这段赛程的难点,一座陡峭的山尖前,我抬眼望去,好陡的坡!再往远处看看,忽隐忽现的两三束灯光!这不是就碰上了吗!
爬坡之前,看了眼随身的地图,海拔297米公庵山,也就是一个大阳山的高度,而大阳山的陡峭可是达到一公里280米的攀升。估摸着翻过这座山,我应该追得到前方的灯光,未必是西洋三人组,也可能是大海和秀爷,谁知道呢!
这段路是草坡土坡,并且有明显的水流冲刷以及行走形成的沟沟壑壑,有些崴脚;饭一口一口的吃,山一步一步的爬,看起来陡峭的山坡,爬过去也只觉得短短不过如此!对比比赛后程的四座大山,爬升率相当,只是后边的更高距离更长,我如此积极地做着心理暗示。到山顶的时候,已经能够听到前面说话的声响,不真切,但肯定是在说话。应该不是西洋三人组了,很可能是大海她们!追女神去咯!

下一站,天后

下到山下的平地,跑过段公路,追上了两位香港的选手,双杖,在快步的边走边聊天!午夜时分的公路,灯火通明,偶有汽车驶过,突然一阵急促的汽笛声,马路上躺着个人!我刚要叫唤好危险,这醉汉,没想那货刺溜一下翻身起来!额,竟然穿着比赛的橙色风衣,竟然是大海!!这个以混混自称的跑步天后,表现的也还真是像个混混,又拖了根棍子,幕天席地!


大海 山间奔跑的精灵


大海爬起来,原来她一直跟着这两位香港同胞一起在跑或者走,那么我在山上见得的灯光和说话肯定也就是他们了!可是秀爷呢??“秀秀呢?秀秀是不是在后面?”大海也禁不住问我。“前面我们一直在一起跑,她应该就在我后边不远的地方。”我也很是奇怪,一路追了过来,除了在屯门公园Sub卡点的附近,碰到有个双杖的香港选手要超我,后来被我反超回去;我这一段就再没碰到过人。秀爷莫非在刚刚在小山尖上迷路了,就此擦肩?

65公里CP4,这是TTF115K组的换装点,因为女神降临,我也把这里当作是“天后站”!我于12点36分到达,用时8小时半,比预计的时间10-12小时,早了差不多2个小时!身体依然感觉良好,唯一不适的是脚底板的酸痛,在之前爬那尖尖山的时候,沟沟壑壑把脚底硌得厉害;而这双薄底NB1010,我也基本只有能力跑这么远的距离。我脱了鞋子踩在地面上放松下双脚,并第一时间拿出充电宝给手表充电,这只老旧的310铁三表,最长只能用10到12小时了。


天后站

大海在补给站也得到了“天后”般的待遇,毕竟目前是第一位到达的女子选手,去睡会儿,志愿者主动给她盖上毯子。有那么一小会儿时间,我没明白她为何一直叫快锅快锅,并且跟我说等等她,我们还一起走!原来,她错把我当成快郭了!直到后来,我们再上路,聊起来,她才发现我是欧特慢,遂说道:“兄弟,我们一路从括苍山跑到这儿了!”

我吃了面回补了体力时,那位曾经超我被反超的香港选手进站,我猜到肯定是我同一组别!这哥们,穿一身黑灰色的压缩衣,身材略壮,双杖,进站果断,动作迅速;我眼见着他吃喝灌水,收拾离开;不知道他有没注意到我,无法揣测其当时的想法,大概是位有明确的计划和目标,心无旁骛的竞赛型选手!赛程过半,这是第一个追上并超过我的选手,或者说对手;我几乎是毫无竞争心理的跑了前半程,没有跑崩,没有太过兴奋,一切都很好,还追上了大海,虽然错过了秀爷,但也堪称完美!但是这突然冒出来的冷冰冰的对手,带着明显的竞争意味出站,留下的我还在吃面,我被刺激到了!好吧,我只暗暗对自己说,暂且放你过去,后程迟早会追回来!

CP4到CP5的这段13公里,要翻越四排石山。四排石山,并非是四个小山头,可以忽略“四”,是一排山头。在比赛前于佛山游玩,西樵山上有个“四方竹园”,到地儿一看,四面八方的不同品种的竹子,汇聚一园,我大呼上当,不过这中间真的包含一种四方型的竹子,还是佛山地区的特产,可谓一语双关,颇有意思!

我们一行四人,基本是我打头,两位香港选手居中,大海在后;大海因为前面睡了一会儿,身体冷了还没能进入状态,而我猜这段应该是她的状态低迷期。我时而停下来关了灯等等,以免队伍拉的太开,毕竟是凌晨一个姑娘走在野外,还是挺危险的。我们还在关心着秀秀的情况,我甚至猜想秀爷不会退赛了吧!

慢慢的翻过一两个山头,大海的状态有回升,我们两人也脱离了另两位跑到前面去了。一旦状态回来,大海也不再是让人担心的需要照顾的小姑娘,她开始进入竞技模式:“秀爷是好厉害的,下坡超快!”“咦,后边的山头上,那个下坡好快,好拼!” “是不是秀秀追上来了?我能感觉到!”“我们要快点跑了!”变身之后的大海,快得能够带走了每条河流,却没能带走我的哀愁——我跟不上了!!这段路很窄小,依旧有沟壑和碎石,并且矮草丛生,灯光打过去甚至都看不清脚要踩的地方;加上换的这双Wings本就偏大,在这样窄小的路况下更难下脚。这一段,我走的比较吃力,眼见着大海轻飘飘跑走,之前她还说志愿者借她头灯不够亮,膝盖不舒服,额!

我独自一人,不知道又翻过几个小山头,终于来到一处铁栏杆旁边的水泥的沟渠上,沿着极其陡峭的沟渠下小段,还要贴着身子避开边上的荆棘。我情绪有起伏,开始骂街,这tm也是路!!好在没走多远落到了平地公路上!走走跑跑,CP5也就近了。

放大招

在78公里CP5,我也停留也比较久,充电,休息调整情绪;不爱吃泡面,补给站提供的瑞士卷等糕点,我也没有胃口,吃了一个;志愿者给了我一个梨,我啃了一半。终于磨蹭到后边有两三个结伴的115组别的选手进站,我才出站,时间大致是早上4点钟出头。

平缓的跑了半宿了,终于等到你,现在开始干大活了,四座大山!从义工处得知,之后虽爬升大,但是比前面的四排石要好走;580米的攀升,也就是一个大阳山加上一个加餐坡;这些可都是我院日常的训练科目,正常也就半个小时。考虑到现在的疲劳,打个折扣,上下各45分钟;那么基本上一个半小时翻一座山,四座山六小时;再考虑到休息和其他,再打个折扣,八小时应该可以;所以有望在中午12点前结束比赛,那可是20小时内的成绩!吊!

圭角山,跟前面跑公庵山时候的节奏差不多,甚至略快,到了山顶有小段山脊可以跑一下;我披着皮肤衣,热的时候挂在肩膀,实在再热就塞在腰间;山顶吹风的时候,再及时披上;不怕麻烦,不想再出现失温的问题。下山的途中超过两个全程的选手,很顺利的下到山底。用时跟预计的差不多,一小时三十分出头。

在上另一座山之前,经过SCP6 卡点,此次比赛设置了多处Sub Check Point,为了防止抄近道;此处一位志愿者在打卡的同时,记录选手号码和时间,我心血来潮,想知道前面的选手过去多久,因为自己还有那个念想,迟早会追回来!这包括大海,更多是那位领先我出站的“对手”!查看计时表格,我大概也没有看清楚,竟阴差阳错的以为前面的选手刚刚过去5分钟! 5分钟,那还不分分钟就追回来了!这一剂强心剂,下料太猛,我彻底兴奋起来,近乎,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现在对比想想,同样是5分钟,而上一个跟鬼佬差距5分钟的消息,没有打扰到我,而此时的自己的节奏完全乱了。

我几乎是开启了狂暴模式上坡,大口呼吸,大步向上,节奏明显加快,但同时出汗也好厉害!我背了水袋,随时喝水,但总体来讲,出CP5时候,水加的不多,我喝的也比较节约!在爬了大概一半的山腰,我再次追上了大海,她也有点小兴奋,高兴的跟我讲,刚刚在卡点算了下时间,有望26个小时左右完赛,那将会是很好的一个成绩!我这次没有停留,告诉她我感觉能追上前面的,道了声加油,先跑走了!依旧是台阶爬坡,我继续狂暴向上。

清晨六点行将破晓时分,应该是一天最冷的时候,我却忽然觉得好热;看得到身体散发的热气,向上蒸腾,冷热交叠,把眼镜都模糊掉了。我顿感不适,稍稍停下来,缓了缓,把先前没吃完的半个梨子吃掉,但依然觉得好热,接着就是汗水刷刷的从额头脸颊流下来;也就分把分钟的事情,浑身乏力,有种虚脱的感觉,我不得不停歇下来。如此挣扎了两三个回合,我索性坐在路上的台阶上,这时候大海上来了;我没有说明,只是告诉她我太困了,要眯一会。就此分开,我再没能追上她。哭笑不得,我颇为克制,酝酿了十几个小时的好状态,为了最后的放大招;没想到,只是燃了一座大山,就用力过猛,而成功拉爆了自己!

第二座山大刀刃的山顶是颇为壮观的一个山脊,很陡峭,如果跑的起来会很舒服;但直到现在我都不太记得,我是如何爬到那山顶;有印象的只是天色慢慢亮了,我在山顶停留拍了几张照片,在过了山顶的缓下坡下面,我索性在路边草地上躺下了,迷迷糊糊,似睡非睡。有选手陆续经过,有的关切问我怎么样,我也只说困了,睡会儿;直到有个声音告诉我,卡点快到了,起来去补给站休息吧!我才起身,继续挪下山,转到公路,进补给站。


大刀刃的山脊,可惜没能跑起来

93公里CP6,嘉里道农场,我于8点41分进站,比之前攻克四座大山的预计的7点一刻左右,晚了一个多小时。 补给站的义工,很尽职地问我的需要,倒水冲汤,我连喝了四碗热汤,虽然不太美味,但也回补体力;瑞士卷,我还是没怎么吃。我瘫坐在椅子上,心里想着,要不要在这里退赛??还好,我虽然疲惫,脑袋还算清醒,想到TNT在三峡168的140公里处任性退赛,也想到了志愿者跟他说的话:大把的时间,即使睡一觉,走也走的完!我想好了,睡一觉,不求成绩,走到终点,安全拿下三分;于是,把椅子挪到后边,找了条毛毯盖在身上,睡过去了。

醒来,再次出发,已是10点10分,这比理想的赛时计划,7点半左右出发,晚了近三个小时。之后的故事,按理很简单:走到终点,完赛!但没想到,还有下一站天后。

匣子

当我看到大帽山郊野公园的牌楼,不由感叹,这跑了快100公里,终于跟大帽山占着边了!我沿着景区的小路慢慢往前走,近乎散步的节奏;前面有个选手模样的姑娘,白色的皮肤衣,在回头张望!近了才认得,这是出发时候跟王乐一起的那姑娘;我本身兴致不高,随口道了句:咦,是你啊!她显然是没认得出我,楞了下,有几分抱歉,只是在问我认得路吗,好久没路标了。待我也停下回头,试图去看看走过的路,她突然大叫了出来“欧特慢,是你啊!一直有听到,终于见到真人了!”这回,轮到我楞住了!

原来我的“望其项背”又奏效了,她看到了我背后号码簿上的网名!这时候她以为我认得她,她也终于认出我,化解了尴尬,而我并不像她以为的那样认得她,我反而更尴尬!我拿出手机导航,确认我们走错了,一路往回走,一路聊起,我才慢慢搞明白,她是我加过的一个北京的群里的姑娘!难怪我在起点的时候觉得匣子这个名字有几分熟悉,真是失礼失礼!走回大帽山公园的门口处,我们才看到那个路口很明显的叉叉,右边一条上山路,挂了很多路标。哭笑不得,这么明显这么大的路口,我们竟然能走错,不过,我们各自走错,却碰到了一起,真是山水有相逢,聚散终有时!


匣子 小美女一枚

四方山海拔780米,这段有将近700米的攀升!匣子拄着单杖,慢慢的往上爬;我走在前面,时而停下来等等她,我彻底没有时间追求,只打算跟着她走到终点好了!即使是这样,我们路上还是追上了一对全程的男女,还有一个姑娘。

四方山顶,有处比较开阔Square一样的山脊,我猜大概因此才叫四方山吧!山上游人很多,多是本地徒步散步的,有些会主动给我们打招呼:早桑!见我们挂着号码牌在比赛,还会关切的问是何比赛,让人倍感亲切!


开阔的山脊,左下是匣子在爬山

四方山的下山,是一段极其无趣的穿草丛路线,在比人还高的草丛中来回穿梭,没办法跑,走了很久,海拔也不见下降,还有倾斜的竹林,几乎要歪着身子走过去。我们边走边吐槽,而我不知何故,一路一直在打嗝。终于下到山下,进105公里处CP7。我心情好了很多,胃口也回来了;见有炒饭,开心的吃了起来!匣子在打卡的时候,义工给她讲,你现在是女子第一个。我还是没有清醒,嘟囔着,怎么可能,大海老早过去了!直到没多会儿,我们先前上坡超过的那姑娘,也进站打卡,未做停留,只是加了水便离开。匣子赶忙跑过来跟我说,“我不吃了,我要走了!”我这才意识到,她们俩是115公里组女子第一和第二啊,竞赛的紧张感又出来了!这一卡点,原来也是天后站!

结局

最后的一座草山,很好爬,都是宽阔的景区台阶路和环山公路。没走多远,我便碰上了刚刚的女子第二的香港女选手。她叫下我,希望我帮看看她的杖,四折的杖,拉绳抽不起来;我看了半天也没搞定,而她跟我说起,匣子刚刚超过了她,似乎不怎么理她。我没好意思再说什么,道别继续赶路,跑了起来,但直到终点也没有再追上匣子!这姑娘,肯定也是开了狂暴模式!


终点处,西洋三人组和匣子同时入镜

最终,匣子22小时50分,TTF组别女子第一,她告诉我最后的下坡她都是4分多在跑,果不其然,是狂暴模式!大海28小时25分,UTMT组别女子第一。西洋三人组差不多21小时整,列7/8/9名,他们后程有掉速,大概是因为其中一个受伤的缘故,很难得能全程一起跑,厉害;而我执念要追的对手,实力太强悍,18小时26分,TTF组第四,即使我没出状况,也是追不上他,时间差距在一小时开外;怪当时太意气用事,忽视了其从后边追上来的实力,以及本土作战的优势。王乐大概在我睡觉的时候,超过了我,也在匣子之前。跑友萧潜脚踝受伤,但为了首百的荣誉,仍然坚持完赛!


赵老师 & 混子棍子 在终点

我自己以23小时04分完成比赛,跟最初的预期22-24小时吻合。我算是猜中的结尾,没能料想过程;这一路下来,我原本有机会跟UTMT的天后,携手冲线,我没有把握;还有机会跟TTF的天后,携手冲线,我也没有把握;而自己也很有机会获得前十,甚至更好的名次,我也没有把握!呵呵,呵呵!但这次是我跑过最舒服的长距离比赛,除了那个爆缸宝贵的经验,过程中几乎没有不想跑的时候,赛后也几乎没有酸痛;同时,也是开心的一场比赛,见证了两个冠军,给2016开了个好头,而我也相信,只要还能跑,一切仍有机会。

对了,秀爷没有退赛,32小时52分完成UTMT,还是很强大的!希望,下一站,天后!

最后简评一下赛事:
组织很好,赛道标识清楚,迷路的可能性很小;义工到位,认真负责;补给站设置还算合理,有些赛段略长17公里,需要自己合理配置水和补给;补给不算丰富,但不同的卡点各具特色,烧鹅,鱼丸,炒饭;赛道风景一般,环山公路比较多,可以奔跑的山脊较少,后程爬升集中厉害,且路况一般,有部分路段不适于越野跑(文中有提及)。

最后的最后,称赞一下实时追踪系统和数据统计,很赞!







2016 环大帽山越野跑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68290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Yuwa Yuwa

    在深井CP支援朋友的時後見過你進站, 名字印象很深刻^^

    2016-01-15 09:42:06 回应

  2. 欧特慢 欧特慢

    在深井CP支援朋友的時後見過你進站, 名字印象很深刻^^      Yuwa
    握爪 :)

    2016-01-15 09:44:53 回应

  3. 鹏鹏Xiong 鹏鹏Xiong

    一直在等你写,我是你的受众,呵呵。

    2016-01-15 16:45:13 回应

  4. 纸巾越野 纸巾越野

    让天后们来得更猛烈些吧,欧特慢变身奥特曼!

    2016-01-15 16:47:11 回应

  5. 欧特慢 欧特慢

    一直在等你写,我是你的受众,呵呵。      鹏鹏Xiong
    哈哈~多谢 :) 欢迎来捧场

    2016-01-15 17:00:22 回应

  6. 欧特慢 欧特慢

    一直在等你写,我是你的受众,呵呵。      鹏鹏Xiong
    鞋子穿的怎样?那篇真不是软文 :) 虽然是送的鞋子 哈哈~

    2016-01-15 17:04:56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