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人为什么不快乐 —— 且听 Mountain Calling

当米修说起,要在苏州办一场比赛,我不以为然,这能办出啥花样来?苏州灵树线——灵岩山经白马涧花山大阳山到树山村——是我们来来回回跑了几十次的路线,只能权当拉练了,并且真是比赛,那简直是给TNT量身定制的了。

之后的日子,只见得米修周周进山——当然不办比赛时候,这货也几乎是周周进山——甚至住到了苏州六日连刷,为了探路和设计比赛方案。而我尽管是受邀请报名参赛,还是乖乖交钱,99块良心价,必须捧场!

当黑色的存衣包“脊岳启语”四个字2x2 方阵排列,我竟然不知道怎么念,想想才明白这是“Mountain Calling”的中文版面,简直逼格满满 —— Salomon城市越野跑 上海站!

咬文嚼字一番,苏州的山,称不其为Mountain,连不上任何山脉,至多称为Hill山包,最高的大阳山剑阙峰不过330米,即比赛出发后走过木栈道,出了景区铁丝网,爬上的第一座山头;如果有留步观察,会见得一小面石壁,刻有“剑阙峰”三字。联想一下苏州著名的虎丘剑池,此处山峰旁边一道沟壑,恰似被宝剑劈开来,这大概是名字的来由。


比赛的起点设在树山脚下的农家,竹林掩映,绿树成荫,有些许小小的池塘;到初夏,杨梅成熟的时节,这里鲜红的果子,让人垂涎;那时候过来跑山,肯定是迈不开脚,因为村民会封山摘杨梅!

比赛作为Salomon社区精英选拔赛的上海站,男女前两名,可以参加下一阶段的精英选拔赛,受到了Salomon的支持;召集了上海以及苏州周边的深度爱好者,同时吸引了多初尝越野的新手;亚玛芬中国的总经理,也是我们著名的跑友,咖啡勺子也参与了比赛。小小的院子安放了出发拱门,百名选手和若干志愿者,很热闹地挤在一起。


虽然,赛前养伤并没打算拼,但真正比赛开始了,我还是希望在自己真正意义的主场,好好的跑一下,哪怕只是跑一段。7点钟随着咖啡勺子摇响阿尔卑斯山的牛玲,选手们一跃而出。作为007号选手,我当然不甘示弱冲了出去。穿过村中的小巷,转弯过竹林和杨梅园,也就一两百米的平路,即开始了爬坡,“著名的树山坡”:坡度在一公里爬250米左右,有几个转弯,穿梭林间,上有树枝,下有树根,带青苔的滚动的碎石,雨季的时候还会有溪水;但好在路线还算开阔。这里是我最爱的下坡路线,反而很少反穿爬上去。

随着坡度在慢慢增加,呼吸也慢慢加重;好在路线熟悉,我知道这里的难度及之后的路程,所以尽量控制着呼吸节奏,一点点的超过同行的选手;也碰到有从背后超越我的,听到那急促的呼吸,我都为他担心随时会爆掉。抬眼看看前面,TNT和蛋哥,早看不到踪影;很少越野的光光姚,一身骚绿和虎!走!鞋!竟然也看不到踪影;能见到的只有电漫,和两三个不熟悉的选手。

出了树山的树林,太阳晒了过来,早已出汗,遂脱掉皮肤衣,背在背包上。之后是山脊的小缓坡,慢慢爬升几级泥土的台阶,过了一个小铁板桥,下到山腰,穿过铁丝网,再是一小段铁丝网边上很陡的土坡,终于进到大阳山景区里面。记得一年前,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下雨,试图下这个坡,对铁丝网的胆怯,历历在目。

景区的木栈道,跑起来舒服,但近视看不清,我不紧不慢的小跑着,当时还有位金发的外国友人在我身后不远。说实在,大阳山的景区,并没有太多景致,反倒是这样一个个土石山,是市民们锻炼健身的好去处。所以即使再层层铁丝网,终究阻挡不了驴友们的热情,封锁终被突破,串成了此线路;周末里驴友很多,也碰到过西方人和一小队日本的朋友,山的呼喊号召力不一般。木栈道尽头,再下一个土坡,穿过破了洞的铁丝网,我们就又出了景区。

再跑过最高的剑阙峰,一段山脊的土路,这时候,一直在养伤的髂胫束已经有点感觉,尚可以轻快的上上下下。这里有如老朋友一般,相信它一定也熟悉了我们的汗水,就像我熟悉它每一个小的转弯和山石。仁者乐山,存在这样一个心理因素:山于你我,它是静态的,是伟大的,甚至是永恒的——在大山Mountain里面,这样的感觉更明显——“山无棱”对应的甚至是“天地合”;Mountain Calling,每一次投入山的怀抱,它都是一样的接纳你,让人放松和平静;变化的是山里的风雪雨雾,花草枝叶,当然还有山上白色的垃圾 —— 脊岳启语,宅心仁厚的人们,请善待它!

大阳山顶上,是棱棱角角的石头交错着,慢慢走很不方便,有些狭小的间隙都不好放下腿脚,甚至会卡住鞋子;正确的通过方式,踩着棱棱角角的石头顶上,一步一巅地掠过去。翻过山头,来到大阳山水管坡——有一条水管自山脚直通山顶。这个坡有多赞?首先相对比较直且陡,一公里的距离高差在280米,其次是路面是大石块,小碎石,很干燥,当然也就很松动,再者跟树山不同,这里狭窄的小道两边都是低矮的灌木野茶树之类,没有可以抓的地方,也几乎没有可遮阳的地方,名副其实头顶大太阳的大阳山;就此三点成就了跑友口中的绝望坡。而比赛中往返这个坡,需要上下各一次,真是虐的可以!

常常有人说,下坡是一门艺术。在这项运动中,下坡是最吸引我的地方。相比较,爬山上坡,是在努力克服重力,在对抗,去亲近山;而飞奔下坡,则是真正借助山,在享受,与山融为一体。来到大阳山顶,准备下坡处,007号选手,终于不淡定了,顾不得髂胫束的伤,开启快速下山模式,连蹦带跳,偶尔一蹴溜,超过了三四个选手。半山腰,意外的见到帅哥志愿者飞萌;快到山脚,能跑起来的小段土路,望得到电漫,打声招呼,顺势没减速,侧身过弯,超将过去。埋伏在山脚的摄影师,拍下了这一瞬间。感谢摄影师,照片很赞!


这里回到赛记提出的问题,人为什么不快乐?读到过,是因为生活中缺少一种叫做“创造性”的存在。越野跑中,每一次路线的选择,每一次落脚和移动,维持精准的平衡,都是一闪而过的灵感,激发出本能的创造性;相对于其他的运动,每一次晃动转身投篮,每一次假动作传球过人,每一记跑动中击球变线,无不是创造性的体现;之于我,越野跑这项运动的更深层含义,是让人与山之间的结成这样的创造性的关系,释放人类自由的天性;于是,在这样的下坡快速奔跑中,我感到了深深的快乐,在这样的灵感迸发中,感觉是与山一起在舞蹈,甚至感觉到上帝就在身边。OMG!

待跑到山脚下,连接了段两三公里的公路,可以作为过渡和缓冲;整个赛段33公里,去除往返的两段公路差不多6、7公里,那剩下的就是26公里左右山路,爬升2500米;可以想象基本上都是陡升陡降,最后只剩抖腿了!

我放慢脚步,身后的选手也陆续超了过去。我只觉得自己已经跑好了,不想再勉强跑下去,导致赛后髂胫束的伤痛更厉害。于是,到了CP1,我便退出了比赛。而此时,米总监正在此服务选手。对于我的退赛,他不意外,并且很高兴的说:正好缺志愿者,你在这儿帮我看着,我去后边的赛段引路!于是乎,我便成功化身比赛的志愿者。

说起这位赛事“技术总监”(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抬头)米修,算是新人,却是实力相当的跑手,去年的柴古和追狼领奖台选手;其他的一干志愿者,几乎都是上海越野跑圈的深度爱好者,很多是百公里完赛选手,配置颇高!



CP1是刚刚经历了港百风雪大帽山的小林子在打卡;帅哥Eric在山上山下拍照;另外有两位姑娘在补给站负责切水果,端茶倒水,妹子说,以后再也不会玩水果切切的游戏了;不远的山头上,还有飞飞在顶着太阳,在岔路口给指路,光光的脑袋,连个帽子都没有,活脱脱一个小和尚。而我在补给站也就打打下手,招呼一下进站的选手,打气加油;并提醒接下来的路段和天气的影响。

服务选手的同时,我还关心着TNT多久可以返回这个卡点,多久可以完赛。在我的认知里面,这量身定制一般的比赛,TNT必须是冠军;而我也非常希望他能够参加之后的Salomon精英训练营,甚至可以登上更大的舞台;TNT对我来说,是身边不折不扣的大神,真正爱跑山的汉子,山里长大的孩子,现在也是保持少参赛,多训练。去年首届三峡168的比赛,由于路况太危险,他在夜里放弃自己的配速带一位跑友,却在140多公里的地方选择退赛,原因只是后边20多公里的公路,不想跑了;退赛的时候竟排在第6名的位置,志愿者甚至告诉他你睡一觉再跑都跑的完!他就是这么任性!

另一位精英选手,蛋哥,也是我们的好朋友,去年同样是Salomon的社区选拔赛,在宁波九龙湖遗憾落选。蛋哥参赛多,很多人认识,非常温柔,是个人见人爱的暖男;但他却说自己是不善交际,需要关爱的孩子。(蛋哥,么么哒!)


之后的比赛进程,TNT一路领先蛋哥7分钟左右,却在最后返程登大阳山的时候,可能是当天的太阳威力太大,TNT收获了人生第一次抽筋,并且是双腿抽筋,不能动弹!当时我知晓这个消息的,最最担心的是,别抽太厉害,走不了,连第二名也丢了;毕竟这个选拔只是选男女前两名!好在最后的结果是,蛋哥第一,TNT第二。


跑友电漫和其对手对于三四名的争夺也很激烈。电漫在领先进了CP3之后,知晓后边追的紧,也匆匆出发;果不其然,几分钟之后抵达的苏州本地选手,也紧跟不放,我们几个志愿者,在山脚下远远的看到上坡上两个身影,慢慢靠近,心里紧张的要死;用林子的话说,好想打个电话告诉电漫,快一点快一点,要追上了;但想想电漫又何尝不知道呢!

当我一旦以旁观者,关心比赛,在看待这些跑手们,便跳出了自我,发现身边一个个鲜活的个体,跟自己相近,却又带着不同个性。更多的新手,慢慢经过我的补给站,有的是第一次参赛,甚为严肃保守,大汗淋漓了,却不愿脱下外套,仍旧担心山上会冷。有的是乐呵呵的参赛,走到哪儿就是哪。还有的,为了超越自己挑战自己,一路鸡血不断。当然,少不了漂亮的妹子们;这些跑山的妹子,着实是山里的一道风景!我爱山,也爱这山里奔跑的妹子们,姑且用最近比较火的一句来形容 —— 我恋一座山 奔走可忘年 奈何见君颜 怦然落大千!



虽然没有跑接下来的CP2的路段,但我想象得到,选手们如何在一个个陡峭的岩石上或走或爬,在跐溜滑的砂石坡上尽量保持平衡,还有五峰山那孤鹜的翘角亭边上寻找Sky Running的感觉。




作为一个有良好奔跑能力的志愿者,我同时很好的履行了上上下下给路口的飞飞,以及摄影师Eric送水送吃的任务。在返程的队伍中,在路口等到了佳佳;虽然希望她也能进前两名,但此时她已经双脚起水泡,并且过去的第二名已变成“遥远的她”了。午后的大阳山水管坡,威力巨显,太阳火辣辣的直晒着,温度直逼25度,仿佛一下过到了夏天。这区区30公里的比赛,活脱脱跑出了百公里的感觉:前面没人,后面没人,而自己在慢慢挪!我陪着佳爷,就这样一路走完了最后的10公里的路程,从CP3到终点,收获了女子第三名!

终点,终究是令人欣慰的;即使作为一名CP1退赛选手。因为有这么多的小伙伴,迎接,拥抱,合影,伺候吃喝。当我看到青鱼、TNT,牛牛,还有Fly、琴、二叔等等,无论是选手还是组织者,一直等到最后一名选手归来,我们欢呼,拍手相庆,每个人脸上都乐开了花;我再次想到了那个关于快乐的答案。这活动本身,何尝不是我们一起创造性的体现,我们组织参与分享交流,呈现了一个完美的Party,一个愉悦的创作。



而此刻,写下以上文字,也是我一次愉悦的创作,谢谢你们,留给我的回忆。

2016.03.09

2016 Salomon城市越野跑 上海站(Mountain Calling)第1期 – 苏州树山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69614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青鱼 青鱼

    谢谢院长,憋了许久的情感此刻被你的文字释放

    2016-03-10 00:03:52 回应

  2. Fenrir Fenrir

    谢谢院长,万人敬仰

    2016-03-10 10:40:14 回应